上課的時候同桌看吸我奶_文筆好的現言都市寵文

CH1-1 半夜。 夜晚兩點五十七分,我頂著一雙充滿血絲的眼眸,艱澀地吞嚥口水,十指雖有些痠痛,卻依舊靈活地敲打鍵盤,飛躍滑鼠。屏息以待,打算一個按鍵就秒殺在里面的超級大BOSS。坑爹啊,為了這個副本,我已經坐在這位子快七個小時了,快點給我過關啦!
「您有一則通訊。」
鳥你是一則還是一百則!現在是關鍵時刻,如果被王砍到,我一定怒砍這個三更半夜騷擾人的廢物。咬著下唇,艱澀地吞下口水,擔心激怒快要躺平的怪獸,無奈擺在電腦前面的手機很不配合地大響,驚得我兩手一抖,游戲中的小李飛刀就這么不受控制地飛出去,擺明告訴那些暴力魔王我在這里,要他們快來殺我。
接下來的畫面我就無需多說,只見角色像是個待人宰割的肥羊,輕輕鬆鬆地返回重生點,并且贈送我一個「副本尚未破關」的該死訊息。
「呼。」重重地吐一口氣,深怕我等會接起電話會先問候對方的媽媽。
「妳在做什么,為何一直不接我的電話?」劈頭就是惱人的問話,氣得我想把這手機給剁成兩半。該死的麻清允,每次都愛在這個時候來個奪命連環Call,次次破壞我破副本的龐大事業,讓我超級火大啊啊!
「我剛剛在打副本。」誠實而道,希望這殺千刀的男人可以給我表現出一絲絲愧疚,可惜我還是高估了麻清允厚臉皮,從他那毫不在乎的口氣中,就可以清楚確認,他是一個王八蛋。
「唉,打什么副本,都多晚了。」聽!這話還算是人說的嗎?而且明明都很晚了,你干嘛打給我啊!不知道一個成年男子,在這種時刻打給一個成年女子,是一件很曖昧的事情嗎?
「我已經打了七個小時,就差那一點點。」認真強調最后面那三個字。麻清允啊麻清允,你把妖孽的本事發揮得淋漓盡致,沒有一點愧對于你的禽獸。
「拜託,在騙小孩呢。哪次妳說一下,馬上就給好的啊?上一次我等了妳整整三個小時!坑爹,不要再繼續沉迷電玩了啦!到底是有多喜歡打電動,為何每次我撥電話,不是在睡覺,就是過副本啊!」劈哩啪啦地反駁,顯然對我的時間觀很不認同。該死,我也很疑惑你這臭小子為什么如此地不會挑日子,次次吵得我副本沒過幾次。
我的一世英明,全敗在這半夜不睡覺的廢物啊啊啊。
「麻清允,你是吃飽太閑,打給我比打卡還勤勞,有沒有這么準時上工來吵人啊!」憤怒地吼,生氣得想要沖過去他家,痛扁他一頓。
「我是怕妳這表里不一,會因為情緒積壓太久,而神經分裂啦!唐水柔,妳不覺得把脾氣憋在心底很痛苦嗎?」
「痛苦你老師嘞,難不成要我天天把『干干干』放在嘴邊,嚇死那些外貿協會的男生啊。」讀警校就是有幾點彆扭,女人為了防止被當成男人,天天上演裝扮林黛玉,扭個腳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殊不知輕輕一翻身,就能給他們一個華麗的過肩摔。真心覺得那些只出一張嘴,什么都不會的男人是廢物。
而麻清允,就是那個嚐過我過肩摔、唯一看過我真實面目的混帳,從高中到現在大二,成為我人生清晰可見的汙點。呼……冷靜啊冷靜。
「男生才沒有這么膚淺,其實我們挺有內涵的。」
「聽你在放屁,你們有內涵,我們都開圖書館!麻清先生,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打來是要干嘛?」既然副本跟我無緣,那至少枕頭周公跟我的交情還不錯吧?
「我覺得我戀愛了。」簡單的七個字,使我眉頭一皺。
「你不是從來沒有空檔過嗎?」強壓內心的不滿,卻忍不住酸言酸語。
「是沒有空檔,但這次的女人,真的很特別。是我的真命天女啊。」聽聞,我突然覺得周公再次離我而去……。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出我喜歡麻清允這件事情,但我卻騙不了我自己。
非常喜歡他。

CH1-2 混蛋。 什么時候喜歡上麻清允,老實說我沒其他妹子那般細心,只是在某天某夜,突然意識到我對這個男人實在太上心了,幾乎像是一個等老公電話的賢妻良母,殊不知我們只是清清白白的好朋友。
維持這段友誼其實也不用太困難,畢竟麻清允對我一直都像是個黏皮蟲,在他面前也不太需要維持形象,等到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他,也來不及扭轉,就順其自然地交流下去。
「吶,對方長什么樣子?」揉揉眼睛,乾澀又疲倦,腦袋卻亂哄哄成一團。從他的語調,我多多少少都能察覺他的認真,連真命天女都跑出來了,下次會不會講什么天賜良緣?
「氣質滿分、幽默有余,笑起來彷彿世界都亮了起來,只要跟她在一起,我可以一整天都保持愉悅。唐水柔,妳說我是不是戀愛了?」這雀躍不是假的,我很明白麻清允不會唬我這個嘴炮知己,只是越清楚,內心就越難過。
「那你之前交的那些女朋友,都沒有被陽光照射的灼熱感嗎?」
「沒有,這個最特別。」
我已經聽不下去這種馬的發情,瞧見時間,已經悄悄地過到凌晨三點,看來他是不給睡了。
「敢問你以前是在游戲人間?」
「游戲人間后,才能感受真愛的偉大。就跟看過妳對人溫柔,就能襯托妳罵髒話的反差,奧斯卡沒頒給妳,我都覺得該重新審核,妳說是不是?」是你媽!頒獎你媽!有種就給老娘報名啊!
「親愛的,你愛誰就去愛誰,我管你是要勾搭哪個仙女。姊我明天還要上早八,記得你應該也有課,乖乖睡覺,別再騷擾我。」悶悶地回,心里很是不平衡。奇怪了,我好歹也是警大校花,網路上的大眼正妹,有胸有臀,聲音要多撒嬌就有多撒嬌,柔情似水得你忘了故鄉。為什么會被麻清允看出我的真面目?為什么!
泥馬的告訴我啊啊啊啊啊!
「靠,妳真的要睡啦?」看來這位先生還準備三小時的廢話要來跟我抬槓。
「不打副本,就去爬枕頭山,我要掛了,晚安。」不給他啰唆的機會,迅速地掛斷。
有些失魂落魄,喝下杯子里的白開水,冰冷得凍傷我的心。
不喜歡哭的,一直以來我都很堅強……為了留在麻清允身邊,接他那殺千刀的電話,我把自己最柔弱的一面給隱藏。
眼淚滴滴答答地掉落,我縮在椅子上,為自己的友情跟愛情哀悼。
而這牽扯不清的緣分,也是從我的小青梅——張芹給拉起。上課的時候同桌看吸我奶_文筆好的現言都市寵文說實話,麻清允除了他偶爾的正經、效率高、對情人有風度以及那張騙死人不償命的帥臉,其余皆是一個渣。
「可惡的混蛋。當初不應該只給他一個過肩摔,要把他打得面目全非才不會到現在還禍害人間!」越想越生氣,越想越糾結,煩得很想直接打電話過去痛罵他一頓。
若不是當初他欺騙小芹妹妹的感情,若不是自己控制不住脾氣去修理麻清允,我也不會陷入這種很感情的泥沼。
翻翻白眼,在接近清晨的四點三十八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快要失去意識。真心希望他所說的真命天女、命中注定,是一場不真實的夢。
「得不到的東西……誰想要讓給別人。」喃喃自語,隨后便昏沉睡去。
可惜人生不是童話,隔日麻清允依舊像個活力充沛的麻雀,對著我嘰嘰喳喳。從早安Call in 開始,明明是不同校,他卻可以把我們的距離,透過永無止境的廢話給搭上一座橋樑。
「你對別人分明就是很溫文儒雅的啊,為什么對我就啰唆個不停?」拿手機拿到累,撐著頭略做休息。早餐都被吵得沒胃口了。
「唐水柔妳在說廢話吧?對我來講,妳是最特別的。」
眨眨乾澀的眼眸,心情沒因為這句話而轉好,酸澀堆砌淚水,無聲地滑落在雙頰。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27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