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被同桌摸下面放跳跳蛋_文筆好的穿越種田文

CH2-1 逃避。 聽到這種消息,我一時間沒有會意過來,神情恍惚地坐在沙發上,連電話另一頭在說什么,都沒有聽到。酸澀的感覺從心底發酵,眼睛都發酸了起來,摀住臉龐,任眼淚無聲地流下。
這不是他第一次交女朋友,卻是他第一次跟我報備。這份認真可想而知,我已經徹底的出局了。
「學姊,妳還好嗎?」悲傷的情緒使我忘卻身處在哪里,回神后就發現坐在我身旁的是上個月跟我在公車上一路糾纏的小脩學弟。
啊,這次朋友幫我舉辦的生日派對,有誰來都不知道,沒想到他也有出席。
瞇起眼眸,疲倦地嘆口氣,隨后撐起一個笑容:「沒事,你怎么來了?剛剛沒看到你。」
最大的豪華KTV包廂充斥著一堆我不認識的人,有些會來跟我祝賀,有些則是自己玩成一塊,更突顯我內心的孤獨。啊……張芹那三八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明明前幾分上課被同桌摸下面放跳跳蛋_文筆好的穿越種田文鐘還在這的啊。
「一開始就來了,只是學姊很難過的一直在哭,沒看見我而已。」這小子依舊陽光四射,稚氣的臉蛋有個可愛的酒窩。
「嗯……可以不要跟別人說嗎?」好險他看到的是我在哭,而不是我在哭杯。
「當然!這是我跟學姊的小秘密!怎么,要不要跟我講妳的心事?在生日這天哭泣,一定是很嚴重的事情。如果妳不想說也沒關係啦!只是關心一下。」嘿嘿地笑著,燦爛得很。
我點點頭,反正沒人能分享這份苦澀,不如趁這個機會抒發。「我只是失戀,有點難過。」
「失戀?是上次那個男生嗎?妳跟他分手了?」上次我去見麻清允的時候,正巧被學弟崩潰搭訕,現在想來真是欲哭無淚。
「我們根本沒有交往,是我暗戀他……嗯。」第一次開口跟別人訴說,連張芹我都不敢講的事情,竟然沖動地跟一個才見過兩次面的小子傾吐……真的是失戀失到發瘋。
「是嗎?原來學姊這么漂亮,也會有人拒絕妳啊。」歪著頭,語調有些驚愕。
「什么話,又不是大家都是外貌協會的人。」
「學姊很漂亮,但其實心地更美好。我知道妳每天早上都會幫附近的老婆婆做資源回收,如果太忙了,也會在下課后幫婆婆把瓶子載去回收場。雖然喜歡那個男生,卻只是守護他而已……學姊似乎是一個不太愛惜自己的人呢。」原本以為他是一個只會笑的小廢物,沒想到卻偷偷觀察我!恐怖!
「你怎么知道這些事情?」有點尷尬地抽著嘴角,深深地畏懼。
「因為我家就是開資源回收場的啊!學姊之前來,我都帶著口罩,看妳忙來忙去,還偷偷塞錢給婆婆,有點好笑。」
陰險的小人!戳破我的每日一善。
「這些事情你放在心里就好,不要說出來。」瞟了他一眼,想要叫他閉嘴。
「我會放在心里啊,這是屬于我一個人的回憶。學姊的心情有好一點嗎?我帶妳去一個地方好不好?」或許是話題聊開了,郁悶的想法開脫了一些。
「你要帶我去哪里?」想他一個人也打不倒我,便隨他去了。偷偷摸摸地避開他人的眼目,傻呼呼地坐在機車的后座,輕柔的夜間微風輕撫臉龐,頓時有種想哭的沖動。多希望載我的人是麻清允這個王八蛋……可惜他已經有了其他人了。
「帶學姊去投籃球機!」浪漫氣氛等于零,一般人遇上愛慕的女生,不是應該去看夜景什么的嗎?為何會是籃球機?囧。「發洩一下沮喪的負面情緒,明天又是新的開始。」
目的地沒有很遠,寬闊的體育館旁有兩個孤單的籃球機,我立馬投下錢幣,一邊掉眼淚,一邊地投球。
不難過,我不難過。麻清允跟誰在一起都沒關係,明天是新的開始,是新的開始……。
「學姊加油!」站在旁邊,也在努力的小脩成績一點都不如我,卻口口聲聲地為我打氣。
又是哭又是笑,我頓時覺得思緒混雜到快要爆發的地步,全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

CH2-2 弄丟。 又哭又鬧,一整個晚上都是情緒崩潰,揪著小脩坐在地板上悲訴,眼淚滴滴答答地吵得忘我,連學弟何時送我回宿舍,人都騎機車走了,腦袋還是一片空空,不斷重播一句讓我頭痛欲裂的話:「唐水柔,我跟那女生在一起了。」
在一起……在一起。媽的你們在一起干我什么事啊!沒事跟我講,是怎樣?打卡都沒這么勤勞了,混蛋家伙。
「麻清允是大壞蛋!王八羔子,祝你早日被甩,哭得找媽媽!」用力捶打床鋪,將臉埋在枕頭上,眼淚、鼻涕沾滿了套子。
迷迷糊糊,最終睡得很精彩。明明沒有喝酒,卻像是在發酒瘋,一下哭一下笑,直到隔天醒來,一種很黏膩的噁心感迫使我去廁所洗臉。哇靠,不看還好,一看我就被自己嚇到要收驚了。
「唐水柔妳真是太強大了,失戀還可以哭得這么有藝術,佩服佩服。」望著鏡子自言自語,本來標緻甜美的五官變成了大餅臉,水腫到我都以為是鬼附身。好可怕……真的太可怕了。
用力地洗澡沖洗,等回到床上,內心又受到更大的沖擊。床上亂成一團,衛生紙還滾落在地上,暗示我現在、立刻、馬上處理這該死的狗窩。
但人的情緒就是這樣,我冷靜完又開始矯情,扁起嘴眼淚掉個不停。以前還可以打電動紓壓,可是打從麻清允死皮賴臉地跟了我一個月的副本,光是看到電腦我就心痛,何況是上線?
麻清允真是太可怕,這個人不應該活著來禍害人間才是。
忍住奪眶的淚水,換了一套衣服便出門去租書店找漫畫來看。一套又一套的愛情漫畫,我專挑那種男女主角互虐虐死的。最好是男主角拋棄女主,然后跟配角恩愛在一起。可惜結局都是清一色地悔恨,挽回至高無上的真命天女。
我咬手帕,悲劇得除了哭,什么都不想管,反正現在人回到家,不用在乎形象那些狗屁的。從白天到下午,一聲門鈴聲打破了我悲傷的情緒。
嗯……是哪個混帳?
「學姊,妳還好嗎?」哇靠,竟然是昨天陪我放縱的小學弟,這下子我更不想開門。但又怕他會以為我想不開去報警,還是撐起一抹僵硬的笑容,打開我不想打開的門。
「你怎么會來。」好險衣服還算整齊,不然我真的很想死。
「怕妳難過得沒吃飯,特地拿披薩給妳。」拎起手里拿的食物,被他一提醒,我肚子就不爭氣地餓了。
好吧,就只有他一人知道我的悲慘故事,讓他關心關心我似乎也沒差。
「那個……學弟,我目前應該是不會喜歡上你哦。如果有其他的目的……」雖然是打算接受他的食物,話還是要說清楚。
只見他露出微笑,「我是以朋友的立場來的,請妳不要擔心。」
學弟講完,便真的很朋友地坐在地板上,在那把披薩拆盒、倒飲料。我接過杯子,突然覺得這小子挺善解人意,跟麻清允那王八蛋相差有十萬八千里遠。
「謝謝哦。」
「朋友之間有什么好謝的。對了,學姊今天手機都關機嗎?不然我怎么剛剛打給妳都沒接?」小脩一語點醒夢中人,此時此刻才意識到手機不在我身邊!
泥馬啊!我該不會是搞丟了吧。昨天聽到麻清允的垃圾話后,手機就不知道被我丟到哪去,跟小脩報號碼時也是沒去找它。難怪我覺得日子怎么會過得這么安靜!
「沒……我手機似乎是丟了。」應該在KTV的包廂里面,但我實在沒有臉面去找。畢竟昨晚我這壽星是偷遛,如今只能裝死。
懊惱到不行,小脩則是在旁笑著。
「有什么好笑的?」瞟了他一眼,幸災樂禍個屁!
「手機丟了,可以把心找回來。強制性地阻絕妳跟那男生的聯絡,不是一件好事嗎?」這話挺有道理,只會笑的小子竟然會有哲理!
摸摸鼻子,認同這不得不承認的道理。阻隔……我跟麻清允之間的聯繫。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28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