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被男同桌用筆碰生殖器官_文筆好的長篇古言小說

CH3-1 一百。 事后想了很久,覺得我根本是發瘋,腦子撞壞了。怎么可以跟一個有女朋友的混蛋做這么親密的接觸?喜歡他是一回事,當小三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麻清允的態度根本不是男女之間的喜愛,而是一種物品的佔有欲。
「唐水柔,妳真的是瘋了……要把自己逼到什么地步才甘心。」瞧著鏡子里面的我,白皙的臉頰上有了因失戀而浮起的黑眼圈,眼袋很深,像是好幾百年沒睡覺似的,恍恍惚惚得感覺要暈倒。
這是我出院后的兩個多月,瀕臨暑假的到來,苦澀的感傷伴隨暗戀者卑微的甜蜜,日子過得飛快,最終到達人神分離的狀態。
麻清允絲毫沒有別人男朋友的自覺,也半夜一點手機總會響出屬于他的鈴聲。不厭其煩地跟我說他們有多恩愛、速配,徹底地把我當成零二零四,自顧自地講完就掛上電話,留給我無盡的嘟嘟聲。
拍拍略無精神的雙頰,從廁所走了出來。看見等待我許久的小學弟,高瘦的身子透過路光的照耀更加修長,他看到我的出現,露出陽光的笑容。
「學姊,快要放假,妳有什么打算嗎?」一邊做著暖身,小脩問著。最近幾天他都會陪我來社團練習,身手也有大幅度的進步,是個可塑之才。
「我們學習放假放這么少,出國什么的一半就過去了,不太劃算。而打工又太短期,沒人要。」皺眉回答,覺得一切都太感傷了。嗚嗚,警小的假期不是我要抱怨,真的是他奶奶的少!讓我們看到行事曆都會捶地板撞墻壁地抗議。
「學姊想要打工?」
「能有賺錢的機會當然好啊,畢竟能夠替家里分擔一點學費,也是很好的事情。」能夠讓我有多的錢買游戲點數才是王道!
「前幾天我聽住在海邊的叔叔說最近他們那裏在找合格的救生員,學姊似乎有救生員執照吧?」停止動作,小脩走到包包拿出幾張紙,上頭有寫資訊及聯絡電話。「這里風景很漂亮,救生員一般是住在民宿的員工宿舍里面,因為辦活動的關係,只要求兩週。」
「啊,我有執照沒錯。」拿著另外一張宣傳單,大概是海洋音樂節來,游客增加,還需要多的救生員吧。
「看學姊要不要考慮一下,待遇不錯,都寫在上面了。」
「你呢?你有沒有要去?」當救生員是不錯,但是一個人去這么遠的地方,感覺還是挺陌生的。
「當然,我從去年暑假就去那里當過一次。」學弟看起來就像是陽光型男,不難想像他有這種經驗。
垂下眼眸,認真地思索著。偶爾出去散散心應該不錯,雖然當宅女當慣了,不過為了要有金錢支撐我的游戲生涯,還是去打工吧。
「那我回去問一下我爸媽,明天再跟你說。這單子可以先給我嗎?」
「好,明天學姊再給我答覆。」小脩也挺豪爽,滾到一邊去拉筋放鬆。我也沒多說什么,兩人各做各的,直到晚上十點才分開,并且相約明天再見一次面。
回到宿舍,將東西放一放,洗一洗澡,還沒開電腦就聽到手機在震動的聲響。
「唐水柔,妳在哪里?」劈頭就是一個跳針的問句,這家伙管我比管他女朋友還勤,到底是哪一條線路接錯了?
「宿舍啊,干嘛。」
「喔,想說今天是星期二,妳通常都會在學校練習。怕妳還在外面亂跑,先打電話來問一下。」麻清允的思維向來都很難理解。我在哪里干他屁事!礙得著他嗎?
「回來了啦!還亂跑勒,你呢?你在哪里!」
「剛送媛芬去搭捷運,我要回家了。」電話那頭很吵鬧,使我聽得不是很清楚。但多耳包,也知道他剛剛跟女朋友去約會。而那個媛芬,就是他的真命天女。
「你路上小心。」從一開始的酸澀,到現在痛到面無表情。這幾個月來,我鍛鍊很大。
「今天是我跟她交往第一個一百天。」
耳朵轟隆隆的一片,內心抗拒這種討人厭的資訊。泥馬,管你是一千天還是一萬天,老娘就是不想知道!混帳東西!

CH3-2 逃脫。 耳朵轟隆隆一片,沒能聽清楚他在啰嗦興奮什么,頭痛地偏頭,明明知道我今天特別疲累,還在那邊分享這些瑣事!真的是有病,開心應該要打給女朋友吧,跟我講這些做什么。
「唉,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恍惚之際,麻清允發出不被重視的抗議,迫使我回神過來。
「什么?你再說一遍。」感覺到不妙,這廝若知道剛剛我都在神游,一定會從頭到尾重複一遍,而且完全不聽本人的抗拒,堅持逼我全部聽完。
「我講得妳都沒在聽,是嗎?」語氣十分低沉,讓我抽蓄嘴角,趕緊安撫。
「沒有!你不是說今天是跟媛芬交往的第一百天,你們去吃牛排,然后送她一條水晶項鍊,她很高興地收下。然后你們相談甚歡,因為喝了紅酒所以不能開車,便送她到捷運站嗎?」默背麻清允分享的約會行程,我對于自己的記憶力感到很驕傲。
「嗯……但我還有講別的,看來妳都忘記了。」還是不滿足的混蛋,以為他的話都是圣經,老娘要把它當成圣旨來宣讀嗎?
「請你再講一次。」靠,我愿意聽已經很自虐了,為什么逼我照單全收啊啊啊啊啊啊!
「我是問妳這個暑假要做什么?往年我們都有一起出去玩,這次呢?」原來講的是我的假日規劃啊,他大爺恐怕又會有意見。
「這次不行,我恐怕要去打工。」老實地告知,就怕他后來任性地耍脾氣。
「打工?打什么工?」好奇寶寶麻清允最愛刨根究底,沒有一次放過我這個小奴隸。難道我內心真的住著一個M?而且是那種不管別人怎么打、怎么罵都不退縮的戀愛小白癡?
「跟小脩去海邊當救生員,感覺待遇不錯。」才剛表明完,耳邊就傳來麻清允果斷的拒絕聲。
「推掉,太危險。」
「哪會!一點都不危險啊,我有救生員執照你又不是不知道。放心啦,那邊有員工宿舍,只去兼職兩個禮拜,當作度假。反正你也有穩定的女朋友啦,不需要我攙和你的暑假,好好地去談戀愛吧。」有時候我真的佩服自己大度的心靈。就算是千百個不愿意,也會說出這種口是心非的話。
我已經努力地想要忘記這個人,不要去想、不要去看、不要去喜歡,甚至是不再愛他。麻清允是我的初戀,承載四年,各種不同的悸動都因為他而產生。如今,他已有了真心喜愛的人,我沒有理由再逗留原地,請求他的眷戀。
雖然……要達到心如止水很難、很痛,我還是愿意去嘗試。
「談戀愛什么的妳不用擔心,只要準備畢業喝喜酒就好了。而妳這次不準去,那么危險,之前又沒有當救生員的經驗。」
默默地翻白眼,并且在心中反駁:「老娘不是擔心你上課被男同桌用筆碰生殖器官_文筆好的長篇古言小說!我這是他媽的客氣好嗎?喜酒最好喝給你垮,灌酒精讓你不舉!」
「我之前有去游泳池當過啊!干嘛這么不信任我。」不太高興地抱怨,覺得他真的管太多。
「游泳池是跟海邊一樣嗎?唐水柔妳不要胡鬧。」
「靠,我哪里胡鬧了!麻清允你不覺得你管太多了嗎?這是我的暑假,你干嘛限制我的行程啊。」明明他什么人都不是,卻老愛決定我的生活。這種霸道,讓人特別心酸難受。
「……唐水柔,妳聽話。」片刻沉默后,他吐出了這六個字。使我揪心到眼淚砰然掉落,一點一滴地渲染桌上的紙張。
聽話,什么聽話?我是他的傀儡嗎?
「我的事情你不要管,麻清允請你好好地過自己的生活,不要再越線了!」若今天是我的情人,我心甘情愿被愛囚禁,然而現在他什么都不是……我們只是很要好的朋友……一個朋友罷了。
麻清允看不到我無聲的淚水,因為他對我沒有半點真心。哪怕他會回頭,卻不會將心給落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28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