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被男朋友揉胸吸奶_文筆好的高質量古代小說

CH3-3 在意。 沉默在彼此之間蔓延,我忍住滿心的悲傷,不讓悲鳴發出,害怕剛剛那些話,會讓他發現出什么。心里堵得難受,正想逃避掛電話時,麻清允開口阻止這個行動。
「妳真的很想去嗎?」
「什么?」皺起眉頭,不知道他要干嘛。記憶中,麻清允似乎不太喜歡海邊,因為他會皮膚過敏。
「我陪妳去。」天外飛來一句,驚得我下巴都要掉下來。
「你陪我去做什么,又不會游泳。而且你暑假跟我耗在那里,你的女朋友都不會在意嗎?」擦抹掉乾涸的眼痕,眼睛反而十分乾澀。
「帶她去就行了。」神回答!根本是神人的等級,存心逼人無言以對!難不成要帶他女朋友來看我工作?什么跟什么啊!到最后雞飛狗跳鬧成一團就不要跟我哭!
「可以不要嗎?我實在不懂你來干嘛。」瘋了瘋了,我的世界打從遇上麻清允后就開始不正常,徹底地混亂。閉上雙眼,知道他一定不會有所妥協,到最后退步的都是我這個沒骨氣的女人。
「為什么妳不讓我去?就當我去玩也好,反之妳把地點傳給我。媛芬很早就跟我說過想見妳一面了,之前沒時間,這次終于有機會介紹妳們認識。」
泥馬,老娘對你的馬子一點都不好奇!拜託不要帶她來跟我乾瞪眼。而且哪一個女朋友能夠接受自己的男人天天打給其他的女生?這擺明就是有鬼的鴻門宴!
「那你跟你的女朋友討論一下再跟我說吧。我明天就會跟學弟說我要做這份工作,不管你怎么說……這都是我的暑假。」很無力地補上最后兩句話,我這算是第一次反抗他的決定。心中沒有光榮感,只有一份錐心刺骨的疼痛。
如果可以,我不想有否決他提議的一天,獨自沉浸在暗戀他的世界,一點一滴地累積情感,并且有實現的希望。但是我很清楚麻清允有多認真,以前他從沒跟一個女孩子交往超過三個月,現在呢?還都慶祝一百天了。若非真的在乎,誰還會一天一天地傻傻算日子?
「嗯,知道了。明天再跟妳說吧。」兩人沒再多說什么,嘀嘀咕咕幾句就掛上電話。
看著墻上的時鐘,記憶里在四個月前,他在這個時間,告訴我他碰上真命天女,準備去追求真愛。
為什么心還是會痛?為什么我還是捨不得?麻清允真的有好到讓我流連忘返嗎?
我反覆地逼問自己,依然得不到一個正確答案。因為喜歡……沒有原因地喜歡上他,在無數個夜晚里,他曾是我情感的抒發與慰藉,但是我卻控制不住我的心,一昧地投入進去。
說到底我沒資格怪麻清允、怪媛芬,是我沒勇氣告白,怕最后連朋友都沒得當。可是事情衍生到現在,我這立場有比較好嗎?處境如此地尷尬。
若我真的是小三那也就算了,問題是我連當他外遇對象的資格都沒有!還要被人懷疑,這是招誰惹誰了?
摀住臉龐,頭痛欲裂得想要嘶吼。淚水上課被男朋友揉胸吸奶_文筆好的高質量古代小說再度崩堤,不知不覺中陷入睡眠。睡眠品質嚴重下降,哪怕多么疲憊,都無法睡滿六個小時。
隔日甦醒,拖著勞累的身軀去了學校,碰上正在門口等我的小脩。他勾著一袋早餐,陽光的笑容專門來治癒我傷痕纍纍的心。
「學姊早安。」這周是期末考周,大家都明顯得沒睡飽,唯有他還神采奕奕的樣子。
「早安,你等很久了嗎?」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領過屬于我的早餐。
「我有先晨跑才來,學姊看起來很累,是沒有睡好嗎?」
聽到這關心,我低下頭不知道怎么回答。是沒睡好,但說出來又能怎樣呢?一直對我盡心盡力的小脩知道我還在為麻清允操煩,又會有什么樣的反應?
我根本不敢想,更不想傷害他的真心誠意。

CH3-4 喜歡。 偏頭思索應該怎么回應這個問題,小脩摸著我的頭,打斷我的思緒。當對上那清澈的眼眸時,我知道什么秘密都藏不住。原來,在他面前我是如此的脆弱,因為他探知我最深處的祕密--喜歡麻清允。
「學姊,不用在意我,現在我們的關係是朋友。」能對自己喜歡的人講出這種話,是要忍受多大的心痛?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明明不喜歡麻清允這樣對待我,但是我又把小脩的關心放在內心深處的哪一個地方?
享受這份溫柔,卻不愿意給他任何承諾。這樣的我,跟麻清允有什么不同?不,應該是更惡劣才對,至少那個殺千刀的渣渣允什么都不知道。
「其實你不需要對我這么好,對不起。」艱澀地說出口,見他表情微微變色。
「這不是需不需要的問題,而是我只能對妳好了。學姊,我喜歡妳。」小脩抓住我的手,眼底閃爍著無盡的認真。就算之前曖昧已久,都沒有這次被告白的沖擊。「我不祈求妳要接受我,但可不可以不要把我推開?讓我守護妳,好不好?」
「不、這是--」
「我明白學姊在意什么,可是與其要我失去陪伴妳的機會,我寧愿讓自己痛一點。就像,妳甘愿陪在麻清允身邊,聽聞他跟他女友的甜蜜事跡,明明心痛到刺骨,卻捨不得掛上電話,卑微地眷戀他少有的溫柔。我也一樣的,學姊我真的只想當妳的朋友。」
眨著眼眸,腦袋亂成一團,話全梗在喉嚨。
「請不要拒絕,我給的溫柔。」
「小脩,你不要這樣--」不要變得跟我一樣,偷偷竊取這種微小的幸福。事后的空虛,總是特別煎熬難受。
「我們先不講這個了,學姊昨天回去跟父母講要去當救生員,最后考慮得怎么樣?」話題快速轉彎,陽光男孩就是有本事馬上轉換低落的情緒。搞得我也不知道是否要繼續糾結剛剛的問題。
「我們--」
「學姊,謝謝妳的好意。不過喜歡上妳是我的事情,不用妳的同意。」大概不想我再鬼打墻,小脩把我抵在墻邊,難得強勢一次。這種堅決,我該怎么拒絕?
喜歡是自己決定的事情,被喜歡的那個人又有什么資格阻斷這份悸動?
「我……決定參加。」暫時把這惱人的感情問題放在一邊,給予正面回答。「麻清允……可能會帶他女友來。」
遲早都要知曉,我也就坦白地說出口。而學弟的表情出乎我意料地平靜,「他有救生員執照嗎?如果沒有就只能當打雜或者一般游客。」
「以他這種有錢的少爺,應該只能在那里玩沙戲水吧。」想到麻清允廢才到不行的模樣,臉都黑了一半。
「喔,那他女朋友應該也是一樣吧?這樣還缺一個人當救生員,學姊還有比較好的人選嗎?我那邊全都問過了,似乎沒有。」警校的學生都還挺忙的,撇除打工,我們還需要去實習、自我培訓。有執照又能忙得過來的人……到底有誰呢?
咬著下唇,突然想到同樣是走十項全能、無敵路線的楊臣岳!記得他上次考試過關,應該有執照吧?
「你等我一下,我問我朋友。」跟小脩說道,頭馬上低下來撥打張芹的電話。沒過多久,那三八就接起電話,語調充滿了疲倦與崩潰。
「干嘛?妳干嘛要在我剛睡著的時候打給我!」張芹已經到了人神分離的狀態,大概是一個晚上都在讀書沒睡飽。
「唉,暑假妳要不要去賺外快?」
「賺什么外快啊!老娘現在是快要往生!」剛睡醒總是特別毛躁,我善解人意地壓下想要抽人的沖動。
「我要去南部的海灘當救生員,現在少一個湊數,想到臣岳有執照,妳可以不用賺,幫我問妳男朋友要不要去就好了。」
「靠靠靠靠!妳這不是擺明地拆散我們這對鴛鴦嗎?臣岳一定會答應的啊!可惡,妳都不知道老娘計畫多久我跟他的甜蜜暑假時光!」嘰嘰喳喳地吼,震得我把電話拿遠。連一旁的學弟都被張芹這氣勢給嚇呆了。
「好了,是妳說臣岳會去,我這就把他列在名單里。誰想拆散你們啊,大不了一起來海邊曬恩愛,還有薪水可以領,多么溫馨。」笑著安撫,成功得到一個有力的同事。
「嘖嘖,我先跟臣岳說,把地址跟活動傳給我看看吧?」
知道這小妞是妥協了,我勾起笑容,瞎聊幾句就結束這對話。見小脩給我一個拇指,不知不覺放寬了緊縮的心。
暑假,終究要到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28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