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吃奶一個下面吃b_文筆好的高質量總裁文

CH4-1 自信。 待在家里的生活過得很舒適,父母絕口不提那晚的飯局,兩位哥哥也沒再逼問我有關于麻清允的事情,多半只關心我的學業,及跆拳道的比賽事宜。只要張嘴吃飯、閉眼睡覺就是美麗的一天,徹底成為一只豬。
當然我也會去家里附近的游泳池練習一些標準技能,為之后的打工做準備,可惜我就算泡在水里,感覺很像漂浮生物,沒什么動力。忙碌的生活導致時間過得飛快,很快就來到搭車去南部海灘的日子。
一早回去學校,剛到門口就碰上等候多時的學弟,他露出笑容,對我指著一旁的箱型車,里頭已經坐上張芹跟楊臣岳,看來就差我一人。
「叔叔,人都到齊,可以上路了!」小脩坐在前座,開口跟駕駛者說道。果然有強大的血緣關係,學弟跟他叔叔五官長得十分相似,只差后者的膚色更加黝黑,應該是長期在海邊工作導致。
「唉?不是還有兩個同學嗎?」濃郁的鄉土口音,駕駛叔叔疑惑地問道。而我先跟他打招呼,才解釋麻清允的狀況。
「沒有啦,他們會自己開車去,不用麻煩叔叔了。」露出燦爛地笑著,我見他立馬轉頭對小脩秀一個拇指。
「小子的眼光不錯,這妹子個性還真好。」本應該是小聲的悄悄話過分地大聲,使得我尷尬地轉頭,面對張芹的竊笑。泥馬,這死三八,一定又在那邊猜測我到底有沒有跟學弟有一腿。我們的關係到底是跳到濁水溪也洗不清啊。
「叔叔你快點開車!別在那胡說八道了。」學弟也默默地露出紅暈,偷偷瞄了我幾眼,比我還害羞。
「哈哈哈哈,若我那哥哥知道,一定會很開心的。」一邊大笑,一邊發車上路,沿著濱海公路迎面向南,外頭的風景挺美麗的,陽光照射在海面,層層疊疊,各有顏色的不同。我眨著眼,跟車內的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天,享受難得出游的時間。
然而司馬叔叔個性很熱情,不斷地介紹他們那里的風土民情,還有調侃小脩的感情史,連他國小暗戀誰都被抖出來,實在是讓人無奈跟憐憫。
「叔叔你不要再講了啦!干嘛一直提以前那些事情啊。」學弟已經快要崩潰,眉毛皺起,阻止司馬叔叔的那張嘴。
眾人看到這模樣,又是嬉鬧又是搞笑,四個小時的車程很快就度過,下午兩點便到了目的地,海灘上的游客并沒有很多,我享受溫和的海風,伸展四肢便拿行李走進民宿的員工宿舍。
剛入大廳,或許是今天太早起床而有些恍神,不小心開門撞上了一個女生。瘦弱的身子若非后頭有個男生接住,就會跌到至地面。
「對不起!妳還好嗎?」慌張地詢問,低頭想檢查是否有受傷,卻被她搖頭避開。
「唐水柔妳怎么這么沒精神?該不會是因為昨晚興奮到睡不著覺吧?」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仔細一看站在前方的男生,就是相約要來的麻清允。
我愣了愣,霎時知道這被我撞到的人,就是他的女朋友……世界還真是有夠渺小的。太無言了,竟然是用這種方式見面。
「媛芬,她是我之前跟妳提過的水柔,妳們還真有緣耶,在這里也能碰上。」驚嘆不能化解我跟她眼神糾結的交流。清澈的眼眸盯得我心虛發慌,僵硬地扯開笑容。
「妳好,我是唐水柔。」伸手想要表示友好,而對方也用那白皙冰冷的手握上。
「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了,我是麻清允的女朋友,孟媛芬。」柔弱的美人,使我第一次有這么強烈的不安。
薄紅的嘴角擒著淡淡笑容,超群的自信,是我怎么比都比不上的。

CH4-2 溺水。 我些微愣了一下,直盯著她那精緻的面孔,瘦瘦小小的身子與麻清允有說不清的般配。心里不斷疙瘩,恍惚地神游著,直到有人輕拍頭顱,喚回我的思緒。
「妳干嘛,死命握著我女朋友的手,是想偷吃豆腐嗎?」語調調侃,麻清允先是寵溺地看了孟媛芬一眼,便將眼神直盯著我。
「哪、哪有!對不起,我太早起床,有點累得恍惚。」如果現在能有一面鏡子,一定會發現我滿臉尷尬紅暈。嗚嗚,老天爺啊!您怎么可以讓我暗戀暗到這么悲慘啊啊啊啊!給我一把劍,自我了斷算了。
「學姊,妳怎么還在大門口?不是早進來了嗎?」在媛芬回話的空檔,剛剛去幫助司馬叔叔放東西的小脩一臉納悶,伸手接過我的行囊。
「碰到我朋友,他們也來了。」指指一旁站著的情侶,對著他們介紹:「這是我的學弟,司馬緹脩,是我的救生員小組長。你們要出去玩了吧?這個時段人沒有很多,要多多注意安全哦。」
或許是之前痛到麻木,所以現在能如此平靜地說道。唯一的破綻是顫抖的右手,被學弟發現而握上。錯愕地回頭,見他燦爛的笑容。
「請問你們會回來吃飯嗎?如果會回來,我們會替你們準備精緻的餐點。」在車子里大概知曉這家面積頗大的美麗民宿算學弟家里的產業,不過多半都是他的叔叔、嬸嬸在打理,變得沒那么熟悉,只是三不五時會回來幫忙。
麻清允抿起雙唇,只僵硬地回答兩個字:「不會。」
怪了,他這大爺又發什么神經?臉這么臭不知道是誰欠他錢,干嘛這張臉?而且每次面對小脩都這樣,到底哪里有問題。
「允說是要帶我去逛逛晚上的夜市,應該就不趕回來了。先走一步,掰掰。」媛芬大概發現苗頭不對,笑語緩沖詭異的氣氛。
「好的,小心慢走,祝出門愉快。」小脩充滿禮貌地一鞠躬,與我目送他們離開,最終緩緩放開我的手掌。
我眨著眼眸,覺得眼睛有些酸澀,卻強忍住流淚的沖動。轉頭靠著小上面吃奶一個下面吃b_文筆好的高質量總裁文脩的肩膀,不想再看到他們出雙入對。然而卻有另外一種的恐怖糾纏持續一個禮拜。
說真的,救生員這個工作說要忙也不吉利,每天頂著毒辣的太陽,我掛著太陽眼鏡,涂著厚重的防曬油,汗水滴落,或許是平時有在運動,穿上統一的救生泳衣算是海灘正妹,連續幾天被搭訕得很多次。
但真正荼毒我的心靈,就是麻清允超級無敵喜愛出現在本人面前,明明就不會游泳,又不喜歡沙,寧愿掛著鼻涕,狂抽衛生紙地坐在我身旁。
「媛芬呢?你不是帶她來玩,怎么天天就只見你而已?」除了第一天他們搞到三更半夜才回到宿舍,其余他就像是一直礙眼的蒼蠅,真的很有事。
「她下水了,之前在附近的SPA做保養。唉……唐水柔這里真的不好玩,我們什么時候回去?」帶著口罩,麻清允幼稚得很徹底。
「白癡,老娘是來這里工作的,想回家就去啊,干嘛一定要膩在這里兩個禮拜?」
「我才沒有膩著……干嘛一直要推開我?」后面的話我聽得不太清楚,瞇起眼眸,就看他心虛地別過頭。
「不要吵了,我要巡邏。乖乖坐好,不要又過敏。」瞪他一眼,我從高梯上走下,隨后就邁開腳步。遙望附近的游客,發現有一處在喧譁,使我靈敏地沖向前,立即奔入水里。
「請不要過度掙扎!」吼叫著提醒,卻無法抑制她的舉動。看來是腳抽筋,沒有做暖身,才會這么驚慌。
我快速地游去她面前,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麻清允的女朋友,孟媛芬!
瞪大雙眼,死命把人抓住,在海浪平穩的時候往回游,不敢相信這種生死一線的事情就在前后兩秒發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29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