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出門來一炮12p_文筆好的高質量甜寵文

CH5-3 無辜。 其實各種職業的每個菜鳥,都有個共通點,除了真的很菜什么都不懂之外,就是出賣體力,供上級指使,不過當刑警有個好處,就是發號命令的人也沒有很多,因為刑警部門人數短缺,百分之七十的警大生一畢業,就瞬轉內部行政,聽說是工作安全、薪水又不低,完全沒有半點志氣!
依照我的腦袋,咱們辛辛苦苦地讀了四年的警大,每天按表操課,累得跟一只狗一樣,最后竟然縮在辦公室吹冷氣,那干嘛之前的培訓?雖然搞文書的確很偉大,做的工作也不會比刑警涼多少,但我就是想要揮灑汗水,把那些該死的罪犯繩之以法!
「兩位新組員好,我是重案組組長沈云,歡迎成為我們的同事。」掛著溫和的笑容,眼前這男人響亮的大名可是所有警察都知曉的。北區的破案天才,年紀輕輕就當上組長的位置,在兩區建立數不盡的人脈,更有傳言上級非常中意他的表現,可謂警界的明日之星。
「組長好,我是新報到的唐水柔。」
「我是新報到的楊臣岳。」
我們挺直身子,響亮地朝人數不多的重案組自我介紹。而沈云組長微微皺眉,隨后扯開一個笑容。
「來到這里就跟大家好好相處,工作方面切記小心,以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為最大目標。」兩手一拍,算是把他們當成自己人,也沒多客套,分配他們的位置后,便投入了案件。
說也奇妙,雖然這是重案組,還是會有很多緝毒組、掃黃組的事情,雜七雜八得一堆,大家都面露苦色,埋頭苦干,哪有腦袋去思索我那宛如泥沼的愛情?
當然在我忙的時候,善解人意的小脩依舊保持他的柔情,每天都會在警局門口等我下班,我若加班也會在對面的咖啡廳等待,惹得全警局的人都知道我已名花有主。面對這種攻勢,說不感動是騙人的,我又不是什么貞節圣女,內心也很期待總有一天能夠愛上他。
可惜,我很清楚我對他的情愫,頂多到喜歡,要再多,就是為難。更別提對麻清允牽腸掛肚的程度。到底還要多久時間,我才能回應小脩對我濃厚的愛意?
「唉,唐水柔妳真的很M耶!」在一個深夜寂靜的夜晚,剛回到家接到張芹打來的電話。難得,平常這時間不是跟楊臣岳甜甜蜜蜜,就是在床鋪上呼呼大睡的她竟然會打給我。
「怎么?妳又聽到什么消息。」默默地放下東西,在窗戶旁目送小脩的離開。今天又是他送我回家,我們交往快半年,這家伙從未對我做出什么圖謀不軌的事情。時間,真的過得好快,快到我都不知道怎么去適應。
麻清允,也結婚滿半年了啊。不知道他過得還好嗎?得到夢寐以求的孟媛芬,本該是幸福快樂的日子吧。
「聽說妳跟學弟交往了,怎么不告訴我!」質問的口氣帶有深深的不滿,我無奈地聳著她看不到的肩。
「都快半年了,妳怎么才知道啊?臣岳都沒告訴妳嗎?」
「靠,臣岳他每天回來都累倒在沙發上,你們刑警有沒有這么操啊!叫你們組長收斂一點好不好。」替夫抱怨,張芹像是獨守空閨的怨婦。
「妳這鑒識科的難道不知道我們有多忙嗎?拜託人員這么少,大家一個抵十個!」吼完,又跳回她最先說的那個話題,「怎樣?跟學弟交往算是抖M的表現嗎?」
「妳這是在自虐吧,依照妳死心眼的個性,還能喜歡得上小脩嗎?拜託妳大發慈悲地放過那孩子吧,這么愛妳,妳卻還掛念那個眼殘瞎掉、跑去結婚的麻清允!如果要爛就一個人爛,干嘛拖學弟下水?真的是瘋了。」
「但是我跟他已經交往半年了!兩個人都還不錯啊,哪是拖人下水。」懦弱地反駁,不想讓自己的愧疚感加倍。
下意識地嘟起嘴巴,無辜地不知如何是好。

CH5-4 案件。 可惜我這微弱的抱怨,張芹大姊根本沒聽進去,罵了幾句髒話,又開始叱罵我的脫序。
「妳腦袋是浸水了嗎?還不錯算什么毛啊!你們交往半年,沒有一點激情火花就是一種障礙好嗎?我真的不懂耶,麻清允到底哪里好,我跪求妳指點迷津,不要讓我這么迷惑行不行!」劈哩啪啦、劈哩啪啦,我被她轟得腦袋都快炸成碎片。
「不要再問我麻清允哪里好了啦!馬的,誰知道啊!老娘就是喜歡他,我就是愛上他了不行嗎?干嘛講得我好像不想回應小脩的感情,我也很努力地去付出感情,可是就是沒辦法,頂多能做到的就是喜歡……。」
「靠,別講得這么委屈。感情是妳自己選擇的,難道還有人拿槍逼妳嗎?不要因為一時的懦弱,就讓更多人受傷。說實話,我的確很討厭麻清允,但是更討厭妳這捉摸不定、害怕失去的個性!明明認識他的時間比孟媛芬還早四年,妳他媽的可以把自己搞成這副膜樣!」張芹又是大吼又是爆口粗,激動的程度會讓人有我是她殺父仇人的錯覺。
「我就是懦弱怎樣?妳就算吼我吼個千百回,我就是懦弱!張芹妳不是我,怎么會知道我多么害怕失去麻清允,如果今天是妳面對楊臣岳,我不相信妳不會為難。」失戀已經很慘了,泥馬的還一直被罵!若不是今天工作太累,我一定跑去張芹她家找她單挑。
「少在那邊,我若面對臣岳絕對比妳高段多了。至少不會處在于不是戀人、曖昧不明的『紅粉』關係,真的是有病耶妳。」
「妳這放馬后砲的,當然說得了閑話。」翻白眼,誰不知道這女人對上楊臣岳,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白癡。
「不跟妳吵這個了,浪費我的美好光陰。唉,你們重案組最近到底是在忙什么?為何臣岳每天都搞得這么累。」大概知道再怎么吼我,我這個腦抽瘋的都不太理會她。索性轉移話題,免得太傷感情。
其實我們這樣打打罵罵,感情還是挺好的,沒因此而反目成仇。開玩笑,老娘跟她認識超過二十年,若為了麻清允的鳥事而反目成仇,真的是太夸張了。
「最近緝毒組的老來找麻煩,說是北部有個新毒品,叫什么、什么--」
「思鈉。」還沒想起那高端的名字,張芹就幫我接話,「好歹我也是下一篇出門來一炮12p_文筆好的高質量甜寵文鑒識科的,妳說的那玩意我早檢驗過了。不過你們不是重案組的嗎?一個毒品干你們屁事。」
「這位太太,妳以為案件劃分跟切豆腐一樣簡單嗎?『思鈉』的案子搞太大了,很多年輕人都誤入泥沼,發生了很多用藥過量而致死的事件。」翻了翻白眼,自己對于最近的工作也是很無奈的。
年輕的生命,竟然沉浸、頹糜在毒品上,別說是看了,光是用聽的都覺得于心不忍,十分可惜。明明還有更多的事情,值得去揮灑青春的汗水啊。
「我知道了,妳自己也要注意安全。聽說你們最近常常往夜店突擊,萬一碰上了什么事情,就不好了。」
「妳說我還能出什么事?我可是跆拳道跟空手道的高手高高手。與其擔心我,不如把妳的精力投入在楊臣岳身上吧。」知道這妞罵歸罵,心底也是在乎我的安危,嘴角忍不住勾起,被關心的感覺很好。
「早點睡,別老這么讓我擔心。」張芹的語調充滿惆悵,其實她也只想要我幸福。
暗下眼瞼,柔聲地說幾句好,兩人便匆匆掛線。我抬頭看著墻上的時鐘,很想在跟某個人說說話,哪怕是一句也行。但人沒這么犯賤,再怎么賤也不可以那么傻。
聳聳肩,我拿起一旁的衣物,走入廁所沖洗。沒注意到放在桌上的手機,正微微地震動著。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29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