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13p嫩_文筆好的高質量言情文

CH7-3 姦情。 片刻的恍惚被爸爸發現,過度擔憂而顯得蒼老的臉龐微微皺起,拍拍我的肩膀,給予無聲的安慰。他知道多說無益,想讓我自己相通,并且對于警察這份工作有不同的注解。
沉默在我們之間蔓延,直到從軍隊休假,趕來探望的大哥打破寂靜,焦急地打量著我。
「妳還好吧?」平時雖接觸得少,但關心可沒有半點減緩。「是被嚇壞了吧,怎么不跟大哥我說說話?」
大掌在我眼前揮啊揮,惹得我啼笑皆非地抓住使我眼花撩亂的手,「大哥你不要這么緊張,沒事的。」
「都被人下了毒品,還說沒事!沈云在哪?竟然敢把妳調職,讓妳深陷危險,妳說我還能不生氣嗎?妹,妳等著,我去狠狠地教訓他!」莫名沸騰的大哥一改平常冷靜的模樣,我茫然地眨眼,最終目送高大的身軀離開。太傻眼了,我怎么不知道大哥跟組長認識呢?
「他們似乎是國中同學,感情不錯。」平淡地說道,爸爸向來都是雷人不眨眼的很角色。感情不錯的意思是,兩個人可能談判不成就惡言相向外加打架?男人不是向來都靠拳頭來比大嗎?
「真的不錯嗎?」
「妳不信就去看看吧,怕妳一直待在病房會悶壞,走走也好。」和善的笑容似乎包含了一絲狡詐,我不太明白爸爸的意思,便吞下口水,強忍暈眩得步行至走廊,還沒看清楚就聽到兩人爭執的聲音。正想上前勸架,就見到平時柔弱溫雅的沈組長突然抓住大哥的領子,抵在潔白的墻壁上猛親!
我的下巴闔不上,眨了又眨眼,一時間七魂丟失了八魄,好想仰天大吼這是什么鬼!
「水柔?」組長皺眉,似乎不太喜歡我瞧見大哥因親吻太持久,而臉上浮上紅暈的可愛模樣。老天爺啊,我終于知道為何爸爸那曖昧的笑容是怎么樣了。好可怕、太可怕、無敵可怕啊!
「你、你們繼續。」內心驚愕歸驚愕,身為一個二十一世紀的新時代女性,怎么可以對同性戀有任何歧視呢?當然是請他們投入,然后默默離開。可惜我兩腳抖到不行,徹底暴露出翻騰的情緒。還沒走遠,大哥宣天的吼叫就傳來,等我轉頭,他立即揮組長一拳,人就這么跑走。
泥馬啊,我之前還曾懷疑組長是間諜,看來他真的是我們家的間諜啊!偷偷滲入還渾然不知。剛那一幕擺明就凸顯他們的姦情!而且還不是那種普通的姦情。我想警界、軍隊的女粉絲們,若知道他們在一起,一定會崩潰。
「水柔,快回去休息吧。」抹掉嘴角的血絲,沈云人是被打,心情卻是美好的。想來這地下戀情大概是流傳許久,只是我天真浪漫得不知情。難怪他老早就知道我媽是分局局長,可惡!一點神祕感都沒了。
「組長,我哥其實很純情,你千萬不要始亂終棄啊。」大哥自己沒有意思,又怎會讓人親呢?唉,想這大嫂的人選非他莫屬。
「我們都在一起十五年了,還能怎么始亂終棄?況且一直始亂終棄的人是他吧!每次都偷偷回到部隊,老子日日夜夜地耕耘,卻連個告別都不給,什么跟什么啊!」嗯,我聽不到、我聽不到,我絕對沒聽見組長的崩壞抱怨,也不知道我大哥是接受的那一方。
「我,進去。」氣虛到不行,怎覺得我生病生得更嚴重了。腦袋轟隆隆得混亂,警局臥底又少了一個。
我想以他們的交情,大哥是不會選個罪犯當情人。身為預備家人,就該好好地相信沈云才是。

CH7-4 出院。 彷彿去了躺彩虹國度,大哥跟組長的事情實在太過震撼,回到病房還是魂不守舍,躺在床上,見父親趁剛才的空檔案補眠,想來他是累壞了。母親最近忙得焦頭爛額,身為丈夫,理所當然不會有足夠的休息時間,多半都在照顧人。
這就是我內心憧憬愛情的楷模,父母和諧相處接近三十年,至今彼此對看的雙眼還是能保有濃濃的愛意。而大哥跟組長,聽說也是交往十五年,超過年齡的一半,從國中就開始牽扯不清。多么讓人羨慕……反觀我,就是一片泥沼,深陷麻清允給予的溫柔、小脩提供的濃情,走不開也離不掉,最終像是困在蜘蛛網上的昆蟲,等候寂寞的腐蝕。
輕輕地呼口氣,余光瞟過床上的照片。蔣君的房間里充滿了與我相關的訊息,有些還用筆做上記號,仔仔細細地觀察我的日常作息。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除了對我下毒品,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原諒。這是一份愛,因得不到而扭曲的愛是多么沉重,使他愿意把靈魂交換給魔鬼。如果麻清允沒有結婚,我是否也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剪不斷、理還亂。這案件的主謀依舊沒有找到,已經連續死了三名警員,明天一定會登上更大報紙,我當初揹黑鍋的事情大概也是藏不住,把事情搞得更加模糊。快要發瘋了,蔣君對我下毒,又有誰會往他肚子上捅一刀?
雙眼閉上,不想面對這層層的謎團,想像自己漂浮在汪洋,緊繃的情緒漸漸紓解,走進深入睡眠中,一夜無夢。
隔日醫生一來,簡單地交代一些事物,說是我服量不多,只要多喝水及牛奶,早點排去身上的毒素即可。沒有繼續待在醫院,我回到了工作崗位,畢竟是新調回的刑警,連續請假實在不是什么好習慣。
臣岳見我人來,關心地詢問我的身體狀況,若不是張芹最近化驗思鈉化驗到快崩潰,那個三八肯定會前來探病,把病人吼聾才會滿意。
「怎么,我看起來很不好嗎?」淡淡地笑著,知道他在擔心什么。思鈉不是那么簡單的毒品,比海洛因還難戒去,很多青年都會陷入這種似天堂的地獄。好在我來不及成癮就即時接受醫治。
「看起來是還不錯,但妳怎么不在家好好休息,組里除了思鈉都沒什么重大案件,可以放心才是。」楊臣岳無奈地說道,很不喜歡我拿命來拼奪。
「待在家里太久,心情會更郁悶,還不如用工作來調適。」虛弱地笑笑,俐落地回到位子,快速地整理文件。臣岳見我這樣,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嘆完氣就繼續工作。
「唐警官,妳身體還好吧?」正當我完成一份案件入檔,昨天給我一個驚愕炸彈的組長終于歸隊,疲憊地開口。看他的嘴角傷口,有種難以言喻的趣味。
「還不錯。」
「有時間跟我去外面聊聊嗎?」組長提出的邀請,沒理由拒絕。我們倆在眾目睽睽之下,離開工作崗位。來到充滿陽光的迴廊,溫暖寬慰郁悶的想法。
「妳大哥昨天還好吧?」莫名其妙的開頭,他好像完全沒有打算隱藏這個秘密。
「不知道,昨天就沒再見到大哥。組長,你也沒找到他?」
「應該是惱羞成怒,又跑回部隊了吧。」狠狠地踢墻壁,發洩完又轉移話題,「既然秘密都被妳知道,我也不需要扭扭捏捏,之前我是保護過度,想說交通部會比較安全,沒想到竟然可以遇上變態。現在所有的事情大多跟妳相關,我想思鈉的主謀對妳有一定程度的牽掛,想要破案就要把妳推上成為祭品,勾引那個兇手。」
「你要我怎么做?組長,你憑什么要我相信你不是臥底?要我成為誘餌,也要給我安全上的保證吧。」冷冷地抬眼,經過一連串的事情,我已經不是那么純下一篇13p嫩_文筆好的高質量言情文真、呆滯,必要時刻還是要有所交換,畢竟我是用命來交換我的未來。
「的確,我也可能是臥底,也并非完全完全正義。但我愛著妳大哥,手腕上的疤痕,是我因他離去而割下。沒有他我會死……如果妳清楚這點,就明白我必定不會謀害妳。」
眼底顯露難以忽略的癡狂,猙獰的愛戀痕跡,提醒我們之間一種無聲的聯盟。我,必須幫他。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0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