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14p上一篇11P_文筆好的h文古代馬上

CH7-5 新到。 吞下艱澀的口水,兩眼直視沈云,僵硬地點頭,「如果我當誘餌,可以使犯人現身,身為一個刑警,在不礙于生命安全下,我是不會拒絕。你應該很清楚,若我已站在刀口下,隨時都有可能受到傷害,我要求保護。」
「保護是一定給的,但我們之間的關係,也請妳保密。希望妳繼續扮演一個毒品的成癮者,這樣在暗地觀察妳的人,一定會出來給予誘惑及援助。由于這個案子已經連續死了三個人,上頭緊急加派了一位新上任的檢察官來偵查案情,除非值得信任,否則內幕一律不準提起。」不再扮演溫文儒雅的長官,此時的沈組長眼底閃爍不斷,顯露自己對于破案的自信。
「放心,我會的。」舉起要合作的手,他沒握上,率先朝我這里打一拳,練武的反射使我踢了他腹部一腳。力道不小,直接把他給踢跪了,我也逃不過那拳頭,左肩膀完全中槍。
泥馬的干,要打架都不說一聲的,好歹我也是一個柔弱女子,這么大力是怎樣?
「走吧,現在有很多雙眼睛正看著我們,太和睦反而不太好。」他沒有起來,就坐在地板,看起來有些狼狽。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我給他打擊,可是我知道,唯有大哥才能讓他倒地不起。我們都是心已淪陷的可憐人,只不過他更上一層地糾纏十五年。
「明白了。」拍拍身上的灰塵,轉身就離開。同盟、敵盟,何須多談,只要立場確定即可。深呼吸,還沒有調適好自己的心情,組長剛才提到的檢察官就已經站在辦公室,西裝筆挺地靠著桌沿,一臉笑意地看著我。
「唐警官,好久不見。」不敢置信世界如此之小,麻清允竟然出顯在我眼前,擺明是要來跟我們一同辦案。我瞪大雙眼,一時間找不到任何語言,只能呆楞在原地。「看到我太開心了嗎?不然為何不講話。」
「你怎么會在這里?」這個人是我內心的惡夢,糾纏著把我逼到最谷底,不讓我有反抗的機會。
「我是新調來的檢察官啊,真沒想到我們會共事,未來請多多指教了。」其他人可能尚未察覺我的異狀,但在他面前,我什么秘密都無法遁逃。雙唇顫抖,對他微微點頭。
「將來請多多指教。」吐出這幾個字,便回到位置上,強迫自己專心地工作。可惜兩手無法安定,失魂落魄中,看向麻清允依舊帥氣的外表,彷彿忘卻那一晚的事情,神色如此自然。原來,一直掛在心頭上的,只有我一個人嗎?他跟孟媛芬是不是又和好,不再需要我?
「水柔妳還好吧?喝杯水。」正當我陷入悲傷情緒,一旁的臣岳遞給我一杯水。從以前,他就很能觀察我的情緒,并且給予關心的疑問。
「謝謝。」我接過杯子,卻在下一秒接受麻清允的叫喚。
「唐警官,剛來到這里我很不熟悉室內環境,可否請妳帶我四處參觀?」不給我安寧,麻清允這人就是喜歡折磨我的敏感神經。
「知道了,臣岳這水我等會喝,我先帶檢察官去熟悉環境。」望著桌子上的那杯水,頓時想起組長所提起的事情,身為一個誘餌,總會有人來借此現殷勤。如今,率先表態的是楊臣岳?
暗下眼眸,不動聲色地走到麻清允的身邊,兩人視線交流,一前一后地走向警局的天臺。天空很藍,我的心情卻是陰沉。
「你到底是來干嘛的,為什么出現在這里?」靠著門板,沉不住氣地質問,右手更是不受控制地往前推了他一把。依照我現在的心情,不把他狠狠地摔在地上,絕對不會舒坦!
「那妳在這干嘛?不是才剛出院,為什么不在家好好休息?」躲過我的推打,麻清允手腳異常伶俐地抓住我的手腕,將我拉近懷里,低頭作勢要啃咬我的唇瓣,嚇了我一大跳。
頭皮發麻中甩過一巴掌,一抹清晰可見的紅印,使我們之間陷入沉默以及無與倫比的尷尬場面。

CH7-6 慶祝。 麻清允撫著略顯浮腫的左頰,露出狼狽的笑容,眼神流轉無止盡的悲傷,「我做夢,都想妳這樣打我。這樣我就不會,對妳感到如此抱歉。甚至猜想,妳可能會喜歡上我,或者是愛上我呢。」
最后兩句話,讓我忍受不住顫抖,眼淚自動溢出,滴答滴答地掉落在地板上。世界上最可笑的,就是我愛你,你卻懷疑這份愛。哪怕挖空心思,麻清允終究不會明白,我對他是什么情感。
「你現在給我聽清楚,確確實實地給我聽明白,在你不屬于我的那天,我絕對不會糾纏你、卑微地讓你碰觸。」撞過他的肩膀,想要離開卻被人從后面抱住。熟悉的體溫與香味讓我神魂顛倒,可惜這些都不是我的,不是我所擁有的人。
麻清允,并不屬于我。不下一篇14p上一篇11P_文筆好的h文古代馬上管是他的人或者他的心,都不屬于我。可是這個人我多愛啊,深深地刻在心里,我有多愛他啊。好想拋棄所謂的自尊,跟這個男人永遠牽扯在一塊,但我若這么做,就真的什么都沒有了。人無法得到愛,不能連該有的格調都出賣。
「麻清允放手,不然我會忍不住給你一個過肩摔。」
「我給妳摔一次,就原諒我一次,好不好?」似曾相似的對話,這次我打從心底笑不出來。我真想把他摔死,摔給他死,死了我就能解脫,順道解決這份該死的愛情。
「放手,我不管你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就算你跟孟媛芬離婚了,也不要來招惹我。」強行地掙脫,頭也不回地走下樓,靠在轉角墻壁,捂住五官地悲鳴,身軀緩慢蹲下,兩年半前的回憶蜂涌而至。那一晚,他跟我切斷了聯絡,不再打給我、不再來找我,我們形同陌路,在同一個城市,過兩種不同的生活。為什么,一切都亂了套?
閉緊雙眼,抹掉滿臉的淚水,將惱人的感情生活給放在一邊,回到崗位,繼續執行未完成的工作。刑警,又不只是單辦思鈉這案子,還有很多公文、檔案需要排定輸入,再怠惰,我的考績就完蛋了。
強迫自己投入,卻不自覺地觀察麻清允的動向,然而他似乎在天臺待了許久,直到下班前都沒看到蹤影。當然,我還沒自虐到去找他牽扯,淡定地收拾東西,出門就撞見等我下班的小脩。
「下班了?」遞給我一頂安全帽,他露出溫暖的微笑。自從我在旅館一夜未歸,每天載我上下班已成為他必要的行程。大概是真的害怕我跑掉吧,我沒有給他適當的安全感,有這種反應也是理所當然。
「嗯,下班。」坐在后座,兩手默默環住腰際,頭顱靠在他的肩膀。
「今天過得怎樣?」傍晚的風有點涼,小脩的聲音聽起來很飄渺。「妳就是不聽我的勸,剛出院也不好好休息,我一整天等得提心吊膽,就怕妳打電話來說病倒了。」
身為男朋友的他當然知道我住院的事情,不過最近課業繁雜,也就不讓小脩來看我,沒想到愛擔心的人還是愛擔心,永遠改不掉這毛病。
「就說我沒事,放一千兩百萬顆心。」看著四周的景物,不像是回家的路途,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們是要去哪?」
「我的畢業論文,教授剛通過,洽逢交往三百天,我帶妳去吃大餐!」
「吃什么大餐?」好消息當然會有好心情,腦袋也過濾掉剛剛的不愉快,只想專心一致地陪著小脩,哪怕我不愛他,該有的關心還是不能少,要快快樂樂地過每一個節日。
至少,在我們真正分開后,還有些美好的紀念,不致于以后回想,這都是一個錯誤。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0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