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璃歌搖了搖頭,想再多也沒有用,索性不想了,她看了時間差不多”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三 24.有所隱瞞

白淵頓了頓,冷淡的說:「這是我的個人私事,我們雖然一起住,但沒有必要一五一十奉告私人生活。」

白淵這人有著良好的禮儀,因此他不曾大聲說話,或是爆出粗口,即便是嚴厲的拒絕,他也會微笑使用一貫的溫和語氣說話。

語氣與態度不符,形成強烈的落差感。

「你說這話會不會太自私了?」沈曜憤怒的握著拳,說:「因為個人的私事,而把我們全都扯進去,你知道嗎,璃歌還被他們推了一把,難道你不應該負起責任,為此解釋一下嗎?」

「沒事,我沒受傷。」紀璃歌趕緊說。

白淵的表情產生一點動容,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罷了,他輕嘆了一口氣,說:「我沒有料到他們會湊巧在我不在時找上來,是我的失誤,很抱歉,我保證這不會再犯了。」

白淵絲毫沒有退讓:「這件事不是外人能插手的範圍,我不希望你們牽扯進來。」

「……」紀璃歌面無表情望著白淵,好一陣子說道:「白淵,你還有多少事情隱瞞我們?」

白淵面色訝異的回望著她,他相當清楚,紀璃歌的問題不只針對這件事,還有更深一層用意。

白淵說:「……是的,我對你們確實有所隱瞞,從一開始相處的時候就有隱瞞。」

紀璃歌神情複雜,「白淵,如果你愿意主動說明,不管是什么事,我們會站在你這邊。」

「不,我不會說的。」他垂下眼簾,眼里帶著一絲苦澀:「就當作沒發生過任何事吧,不要再管我了。」

他話講的不留余地,白淵也不等他們反應,說完后便頭也不回的走入房間。

客廳里,沈曜和紀璃歌面面相覷。

「嘖,平常很會裝熟,一旦遇到真正重要的大事,忽然表現的這么生疏,將一切排除在外的模樣,那家伙終于顯露出本性來了。」

沈曜撇撇嘴,用手忿忿的捶了墻壁,發出沉重的碰咚聲響。

「要我們裝做沒有發生任何事……這種話多虧他說的出口,別強人所難了,怎么可能辦到!」

今晚的這頓晚飯,大家吃的異常沉默,以從頭到尾冷場的氣氛結束掉。

紀璃歌不想待在客廳,吃完飯后她直接進了臥室,而白淵和沈曜也是如此。

她飛快的洗完澡,換上睡衣,躺在床上,抬頭望著天花板出神。

人人都有一段不愿意提及的往事,白淵選擇不告訴他們,那是他自己的選擇和考量,他們無法干涉,紀璃歌其實也很明白,若是執意探討別人的身世,這舉動未免太不成熟了。

儘管知道這些,知道自己應該表現的大度一點,可每當憶起白淵那排外的態度,說不影響心情,說不好奇,那是騙人的。

“紀璃歌搖了搖頭,想再多也沒有用,索性不想了,她看了時間差不多”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最主要的是,這件事帶給她沉重的無力感。

好像……她與白淵這段日子的相處全白費了,最基礎的信任逐漸瓦解了。

她以為彼此的關係有加深一些,可實際上這么認為的只有她,白淵還當她和沈曜是外人,他們的關係始終在原地踏步。

沈曜也對此表現得相當憤怒,大概也和她是同一種心情吧。

回想起初次見面時,沈曜和白淵兩人,一開始沈曜便表現出爭鋒相對的態度,不肯輕易配合,而白淵則是微笑以對,在適當的時機還會出言鼓勵。

但是當上隊友、室友,深入了解后她這才知道,比起沈曜,白淵這人更難相處。

沈曜的態度是明擺著的,討厭就是討厭,喜歡就是喜歡,不熟的人會覺得他有距離,但是混熟了之后就會知道,這人沒表面上這么兇狠,雖然有時候會口是心非傲嬌一下,基本上沈曜的心思是很好猜的。

而白淵不同,不論遇到什么情況,白淵的態度始終如一,他總是溫和有禮,有時候還會開一些玩笑話,讓氣氛緩和,能夠輕易和人混熟,只是這人會在最后一步劃出一道界線,再怎么混熟,最終都會停留在原地,無法進展。

這人即使動怒,即使不耐,表面上也會露出微笑,不會透露出任何想法。

黑衣人闖入這件事只是起因,紀璃歌開始察覺到,相處這么一大段日子,她依舊不了解白淵。

她以為靠近了一點,殊不知,自己完全不認識他。

「唉。」

輕嘆氣,紀璃歌搖了搖頭,想再多也沒有用,索性不想了,她看了時間差不多,調整姿勢躺在床上。

戴上游戲盔,紀璃歌進入游戲世界中。

卷三 25.提點

靈魂之刃online,上線了。

剛登上線的刑歌沐浴在光芒之中,幾秒后,光揮散去,她已經身在先前下線的地點——某個小城鎮傳送點中。

刑歌抬起頭來一看,千曜、白淵、隱形貓、席維斯特正站在她不遠處。

血霧傭兵團五人,已經到齊了。

刑歌走向他們,露出一抹淺笑。

方才的煩躁感已全然消失了,此刻的刑歌臉上已看不出任何情緒,游戲與現實做出區隔,她不會把現實中的情緒帶到游戲里。

身為傭兵團領隊,向來由她引導整個團隊運行,刑歌依照以往習慣站在隊伍中央,環視眾人。

她粗略將最近委託重新講解一遍,在最后她輕咳一聲,做出結論:「目前我們的雇主從水嫣然,換成逍遙本人,新委託內容是『助逍遙獲得獨角獸』。」

刑歌頓了頓,問道:「白淵,先前拜託你調查的情報,結果出來了嗎?」

白淵說:「出來了,我去查了玩家拍賣聽的交易記錄,逍遙在一星期內賣掉個人倉庫里的大部分私有物品,換取大量現金,粗略估計逍遙身上至少有五億元以上游戲幣。」

白淵是血霧傭兵團中最優秀的情報專家,擅長在短時間內精準的探出情報。

刑歌特別要求白淵深入調查,目的是確認雇主動機是否真實,畢竟逍遙想標下獨角獸送給老婆水嫣然,只是他個人單方面的說詞,逍遙有可能不想被發現外遇,或其他複雜的原因,故意編出一套浪漫故事,想塘塞他們的嘴。

身為一個有信譽的傭兵團隊,他們有必要調查清楚詳情,否則中途出了差錯,血霧傭兵團會在水嫣然和逍遙兩邊弄的不是人,名譽大損。

聽完白淵的調查報告,刑歌摸著下巴說:「看來沒錯,逍遙換取大量現金,打算去拍賣行競標獨角獸,這和他委託的內容相符。」

確認雇主的動機單純,沒有蓄意欺騙的行為,刑歌下了決定:「這個委託,我們接了!」

在此同時,刑歌收到一封訊息,寄件者來自雇主逍遙。

點開一看,內容是「獨角獸拍賣會,在十五分鐘后開始競標」。

刑歌站起身,朝隊友們宣布道:「準備入場,進行委託!」

他們離主城大約有五分鐘路程,血霧傭兵團一群人施展著疾行步伐,以飛快的時速朝著拍賣場前進。

「老大,我有個問題,方便私下問嗎?」

在行進的過程中,隱形貓忽然間密語給刑歌,同時擠眉弄眼示意她到安靜無人的地方進行談話。

僅管有些疑惑,刑歌簡單交代隊友們先行前進,她和隱刑貓隨后會到,便隨意的挑了一處無人街道走入。

刑歌挑了一塊碎石塊坐下,看向隱行貓:「特地把我叫來,怎么了?」

隱形貓神秘一笑,悄悄說道:「想問清楚一些事罷了,妳和白淵、千曜有點古怪,吵架了?」

刑歌一愣,對于隱形貓的觀察力感到震驚。

隱形貓見刑歌不語,解釋道:「很簡單,因為你們說話比平常還要拘謹,明顯避開對方,代表你們吵架了。千曜和白淵經常斗嘴,吵架不怎么稀奇,但是老大妳也加入這次紛爭,這就很奇怪了,我的直覺告訴我,你們非常不對勁。」

刑歌不想把現實中的瑣事牽扯到游戲,因此說:「沒有不對勁,我們很好,沒事。」

隱形貓不相信這番說辭:「鬼才相信沒事,你們之間的隔閡我一看就發現了。」

刑歌說:「妳想太多了,同樣身為隊友之一,席維斯特就沒說什么,不是嗎?」

隱形貓狠狠的說:「那個粗線條的道具研究狂,當然看不出來差別,但我不同,我是個專業的商人,擅長察言觀色,你們氣氛產生微妙變化,我全都看在眼里,老大,你們三個肯定是吵架了!」

「……沒有到吵架那么嚴重。」刑歌自知拗不過她,只得如實的說。

「不是吵架,那是冷戰?」隱形貓猜測的相當精準。

刑歌嘆了一口氣,點點頭:「差不多。」

「我就知道有問題!」隱形貓顯得有些無可奈何,這個商人雙手插著腰,用力的翻了翻白眼。

「我是不知道你們發生什么事啦,那是你們三人的私事,我不打算插手管閑事,只是,老大妳要知道,我們畢竟是一個團隊,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塊成為隊友,要盡量互相諒解,互相磨合,即使彼此之間出現問題,也要好好解決,不要把氣氛搞糟了。」

沒想到她居然被隱形貓提點了,刑歌無奈的笑著,隊伍之中最成熟的人,也許是隱形貓也不一定。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0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