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曜雙手盤胸,滿臉不爽,見了隱形貓便語氣很沖的說道”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02.殘暴爭奪戰

「姊姊……妳好過分……」實實眼里積滿淚水,忍著不讓淚水滑落,在家中一向被受保護的他從來沒遇過這種情形,不安慰就算了,還把他罵的狗血淋頭。

見狀,隱形貓搖了搖頭,轉了語氣,她低喃著:「真是的,我認真得跟一個孩子講什么道理啊。」

她是個商人,而眼前這孩子卻不是,把自己的想法強行套用在別人身上,那未免太小心眼了。

也許是之前發生的那件事,讓她不知不覺變的執著了吧?

隱形貓苦笑了下,一股歉意涌上心頭,她蹲下身,抬起實實臉蛋,輕聲說道:「別哭,你看臉都變丑了。」

實實眨了眨眼,盯著忽冷忽熱的隱形貓,微張小嘴,正想說些什么。

忽然一道聲音從旁插入。

「隱形貓,妳在這啊?」

轉頭一看,血霧傭兵團其余四人皆站在不遠處,從他們身上的裝備破損度來看,顯然才剛走出副本便直接傳送來城鎮了。

千曜雙手盤胸,滿臉不爽,見了隱形貓便語氣很沖的說道:「妳在做什么,不就是去主城補紅藍水嗎?花那么多時間,死到哪去了呢。」

“千曜雙手盤胸,滿臉不爽,見了隱形貓便語氣很沖的說道”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隱形貓冷冷的將視線掃向千曜,說道:「千曜,你想吵架可以直接說。」

「冷靜冷靜,千曜只是擔心妳,不好意思直接說出口罷了。」刑歌好笑的出面調解,說道:「畢竟妳失蹤十五分鐘了哦,密語又連繫不通,大家都覺得有異狀,所以迅速的將副本打完了,出來看看妳的狀況。」

「看起來妳挺好的,沒怎樣嘛。」千曜冷哼了一聲,撇過頭去。

隱形貓揚起眉,相處已久,對于隊友們的性格她多少摸清楚,知道千曜這么說不帶惡意,但她也是性子烈的人,口頭上依舊不饒對方:「死傲嬌,你不直接點說,我還以為你純粹討打的。」

「妳想打我可以奉陪。」千曜冷冷的說。

「來啊,誰怕你。」隱形貓說。

「好了好了,別斗嘴了。」刑歌再度阻止,笑著將話題導正:「所以妳到底怎么了?」

隱形貓轉移視線,輕描淡寫道:「一點事情耽擱到,沒什么。」

席維斯特從包裹拿出一把紫階神器,奸笑著:「對了,妳沒參與到副本最后,所以王怪爆出的寶物沒妳的份。」

白淵說:「這次打到不少好東西呢,少了妳,每個人至少可以拿到三把神器。」

提到錢,隱形貓立刻撕牙咧嘴道:「什么?紫階神器可以賣到好價錢呢!我有參與前段,照理來說,應該要平分寶物,我堅持自己權益,我應該分到兩把神器!」

「一大半副本沒參與到的人,談什么平分?」千曜回道。

隱形貓堅持道:「至少要三七分成!」

「誰三誰七?」白淵問。

「我七,你們三!」隱形貓說的大言不慚。

「妳臉皮會不會太厚了?這種話也講的出口?」席維斯特駁斥。

「先搶先贏!」隱形貓不再硬坳,不管眾人一票反對,開始搜刮傭兵倉庫。

「等等,我的份呢?別搶走啊!」白淵著急挽回。

「傭兵一切靠實力解決,看來是拿出實力的時候了!」千曜拿起巨劍,也加入搶奪陣營。

「喂,留下我的份!」席維斯特吼著。

血霧傭兵團四人,就在主城門口進行殘暴的搶奪戰,周遭頓時陷入一片混亂。

路過玩家紛紛側目,為了幾把神器不惜當眾大打出手,血霧傭兵團,這是什么團隊啊?

刑歌倒是沒多在意,幽幽的在旁邊納涼,因為這種場景每天都在上演,領隊的她早就看習慣了。

血霧傭兵團的相處模式差不多就是這樣,偶爾打一打鬧一鬧,各懷心思偷偷暗藏寶物,還喜歡互揭瘡疤,以上行為純屬家常便飯。

不過,打完鬧完,就都沒事了,他們殘暴且利益至上,卻莫名的有著團隊共識。

要是周遭玩家知道,他們這群傭兵打完架,下一秒還能和顏悅色如常對話,再一起去解任務打副本,一點隔閡都沒有,恐怕又會驚訝一番吧。

卷四 04.帶練委託

疑惑歸疑惑,刑歌不忘正事,「有一個大問題,委託金。」

是的,血霧傭兵團的雇用費都是上百萬起跳,豈止是這位小新手支付的起,最基本的酬勞沒辦法付,根本無法提日后談委託內容。

「我推薦的人當然要算友情價,打個折扣吧。」隱形貓說。

「那就算十萬吧。」刑歌無可奈何的說,十萬在游戲中不算多,放水放成這樣了,想辦法湊一湊錢應該可行。

「價格勉強合理。」隱形貓瞥向實實,語氣變得柔和了些,她問道:「實實,你現在身上有多少錢?」

實實面色通紅,尷尬的說:「我有……游戲幣一千五千塊。」

一千五千塊在游戲中可豈止是用「少」來形容,如果換算成貧窮階級的話,他就是最低階的乞丐,簡直窮的要脫褲了!

聽到這個數字,令血霧團眾人無言沉默了一下,氣氛死寂。

「……」還是隱形貓臉皮比較厚,她說:「分期付款,分一百次,一次付一千塊,一個星期付一次,這樣如何?」

「行,都行。」刑歌眼神有些飄渺了,隱形貓這么明顯的幫他,其實就算付不出來也無所謂了。

一向嗜錢如命的隱形貓,居然破天荒不計較金額,寧可分期付款一百次也要幫助對方,這其中必定有鬼。

于是,傭兵們在私底下圍成一個圈圈,又往另一個方向推論。

席為斯特說:「我原本以為是新手本身有個秘密,不過這么看來,應該是隱形貓不對勁。」

「難道……隱形貓撞到頭,忽然改變人格了?」千曜說。

「或者是她生病發燒,腦袋思考迴路不正常了,生病就要休息啊,別勉強自己玩游戲!」白淵更夸張了,直接推論隱形貓病的很重。

隊友們私底下討論著隱刑貓種種,就是沒人往「這位商人難得想幫助別人」、「原來她還有良心」這個方向想,如果隱形貓有聽到竊竊私語,肯定會暴怒翻桌,大罵「你才撞到頭,你全家都撞到頭」!

刑歌自然有聽到以上談話,不過她把隊友們議論放到一旁,輕咳了一聲,認真的把眼前這位十等新手當成雇主,改變語氣,客氣的問道:「請問你名字怎么稱呼?」

「實實,十等人族。」他答。

「好的,實實,我們是血霧傭兵團,我是領隊刑歌。」她笑著介紹傭兵。

「系統頒布給玩家的需求,稱作任務,而玩家頒布給玩家的需求,稱做委託,專門做委託的玩家,即是傭兵。」

「任何在游戲中的困難都能交給我們傭兵辦,請問你有什么游戲愿望嗎?」

語畢,刑歌發送一道指令,系統叮咚一聲,一張牛皮紙懸浮在半空之中。

將契約單遞給眼前的新雇主,血霧傭兵團五人,一言不發的望著實實,等待他的決定。

實實茫然的接過牛皮紙,看著傭兵契那密密麻麻的資訊,其實剛進入游戲的他根本聽不懂什么是傭兵,什么是委託,他只聽到一項訊息——「有什么游戲愿望」。

「我想要……變的厲害一點,不再被人欺騙,成為一個不會被人欺負的高手是我的游戲愿望。」

實實低下頭,握緊了雙手說:「我想要成為游戲高手!」

刑歌盯著對方那堅決的小臉,不禁若有所思起來。

雖然抿著嘴,模樣扭捏青澀,可這新手的眉宇間散發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魄力,那是天生的氣場,他就像顆未經磨練的原石,仔細雕刻后可能會散發出耀眼的光芒,也許被這個特質吸引,讓隱形貓破例想幫助對方吧?

刑歌摸著下巴思考著:「成為高手……意思是等級封頂吧?這有可行性。」

實實一愣,問道:「可行嗎……像我這么弱的人,也有辦法成為高手嗎?」

刑歌愣了愣,不曉得這孩子曾發生什么事,竟不敢踏出第一步,正打算開口回應,此時隱刑貓忽然走上前,插口道:「你在說什么傻話,當然可行啦,每個玩家都是從一等開始練起,誰都有新手很弱的時候,要不要努力變強,全看你自己是否想去做!」

血霧團眾人互看一眼,心里了然,隱形貓這話口氣不好聽了點,但勉強算的上是鼓勵,這個商人也許真心的想要幫助實實。

實實認真的想著,從以前自己就是被過度保護的孩子,什么事別人都會幫他做好,這次進入靈魂之刃這款游戲,他不想再被躲在后頭,受人欺騙只能暗自哭泣,繼續懵懂無知下去了。

「我想要成為高手!請幫助我!」

實實咬了咬牙,下定決心,迅速的在牛皮紙下方簽上名字。

刑歌笑了笑,說道:「好的,血霧傭兵團將會傾盡全力,將你帶練到一百等,成為游戲高手。」

刑歌也簽下姓名,兩張傭兵契約單化為一陣光粉逍失,系統自動傳來提醒聲,此項委託單已成立。

至此,委託已確認完成。

「你的委託,我們接下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1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