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邊被同桌摸_文筆細膩的古言小說

CH12-2 羨慕。 當我們走出病房,就看到柳川輕摟著麻清怡,不知道在思索什么,瞧望他懷中寶貝的眼神,充滿溫柔寧貼,似乎很喜歡這樣的陪伴。我忍不住勾起微笑,他們的感情多么堅定,足以讓人人稱羨。
「要走了嗎?麻煩等我一下。」他聽到腳步聲就抬起頭,語氣溫和地問道。見他先是輕撫小怡的瀏海,再來輕巧地將肩膀挪開,彎腰使勁地把人抱起。這一連串的動作,使我微微驚愕。柳川并非很高大壯碩的人,頂多就是發育比較好的高中生,竟然可以把一個體態不瘦弱的女生以公主抱抱起,果真一絕。
「怎么露出這種表情?」麻清允發現我的癡呆,有些啼笑皆非。
「沒有,只是覺得小川應該對小怡付出很多感情,不然又怎會心甘情愿地替她扛下所有重量?」有感而發,轉頭對他說:「我們真是徒增歲數,實在是白活一場,情商竟然如此低弱。」
「嗯啊,柳川對我妹的真心,無懈可擊。之后一切都會變得明亮,不再陰暗。走吧,外頭的司機大概等得很不耐煩了。」拍著我的肩膀,早我一步走向醫院門口。有些人,看過一眼就認定一輩子,掏出赤裸裸的真心,就等對方怎么對待。麻清怡是像寶似地收藏,緊緊地握住柳川朝她伸出的手,而我跟麻清允,則是在面對挫折中,不斷地互相傷害,最終遍體鱗傷。
人嘛,總要經過幾次的大徹大悟,才能懂得退一步海闊天空。回頭一望,發現什么都沒改變,只是遺忘過去的美好,加深對痛苦的仇恨罷了。坐上車,又對上他們這對幸福情侶,有點感到尷尬,柳川像習慣眾人的側目般,沒有露出任何不悅的表情。
小怡依舊是一張沉靜可愛的睡臉,下意識地蹭著小川,甜蜜的粉紅泡泡在車內滋生。麻清允跟司機先生已經是見怪不怪,一路靜默,直到她睡眼惺忪地皺起鼻子,又往身旁的人靠了些,就聽到柳川難得的調侃。
「妳這小睡豬終于起來了。」這話把人給氣得羞紅了臉,麻清怡害臊地看了我們一眼,埋怨似地瞪了柳川一眼。
「睡起來啦!怎樣,我妹婿的胸膛好睡嗎?」向來也是落井下石的麻清允沒落得這機會,內心卻早認定他們的身分,沒有因為年紀小而阻擋這份感情。
「哥!」咬著下唇,她不滿地喊叫。
「我不就在這里嗎?別叫這么大聲。」
「是啊!妳就坐在這里,喊成這樣,是要震壞誰的耳膜?」我在旁看柳川繼續幫腔,覺得他跟麻清允根本是絕配,應該要相愛在一起才對,反正我身邊的人,十個有八個是一對同性戀,我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如今他們這對青梅竹馬能突破末咒地相惜相愛,使我久久感嘆一句。
「小川跟小怡的感情真好。」
「柳川可是咱家欽點的女婿,不好怎么行?」麻清允充滿自信的肯定,這模樣是我以往從未看過的。在家人面前,他顯得有點孩子氣,難怪他以前對我,總是帶著幼稚與黏膩感,都怪我太不了解他了。
「大哥!你不要一直女婿女婿地喊,講得我好像已經嫁了一樣!」
「有差嗎?瞧你們現在噁心的樣子,都已經整天親親抱抱了,騙誰你們沒有一腿。」兄妹兩的對話越講越偏,我聽得直搖頭,瞧著窗外的夕陽瞇起雙眼。這幾天變化得太快,快得都不能適應這節奏。
孟媛芬的離開、麻清怡跟柳川的敲門、麻清允及我的覺悟,像是一環扣著一環,最終顯露出十分精采的一天。

CH12-3下邊被同桌摸_文筆細膩的古言小說 感動。 「大哥你這樣說就不厚道了。」這回柳川可就聲張自己的清白,表情十分認真。麻清允一聽這話,連剛喝進去的水都快噴出來。
「怎么不厚道法?」
「我跟小怡『發于情,只乎禮』,講一腿實在太抹黑。」連抹黑都講出來,我嘴角翹得老高,覺得柳川的態度很有趣,小怡連臉都漲紅,不知如何辯解,有點欲蓋彌彰的感覺。接下來都是亂七八糟的猥褻對話,把氣氛搞得很愉悅。
簡單來說,就是小川跟小怡兩人都走守身如玉的路線,把心中的慾望降到最低。這種開心的感覺,充斥在心靈,半小時的路途也將盡,麻清允也收斂先前輕浮的態度,「說到底,你們幸福就好。」
相對于自己的不順遂,他怎么樣也想這對感情綿密的情人可以有更好的結局,人生的道路很長,我們在他們這年紀時,還不相識呢。一轉眼過了七年,已經二十四歲,感情卻更加混亂,宛如泥沼。太多的愧疚、補償,交織出一段又一段錯誤的戀情。
「嗯,當然。」高深莫測的笑容掛在臉上,柳川對小怡總是充滿自信,絕不會有半點猶豫。
「好啦,我們該下車了。晚點回家,你們先幫我跟媽講一下。」車子已經停在公寓門口,一早出來連錢包都放在麻清允家,也就只能跟他一起下車。
「小怡、小川,我也走了。你們路上小心!」踏在地面,我笑著說道,見他們揮揮手,做出簡單的告別,黑色轎車便緩緩開啟,直到消失在眼簾。站在原處,若有所思,想著要到什么時候,才能用有這么純真單一的情感。
「東西還在樓上吧?我帶妳上去。」拉住我的手腕,麻清允適時地把我的注意力拉回。溫熱的大掌,使我眼眶莫名濕潤,滿滿的感動,醞釀滿滿的淚水,低聲哭泣卻不敢讓他察覺。原來我只要他給予一點點好處,就會傻得對他死心踏地。
可是這種溫馨,是我期盼好久好久的,現在沒有人會跟我搶他,不會有人佔有他,我是他身邊的唯一。相信我努力一點,麻清允絕對不會選擇離開我。
「傻瓜,妳在哭什么?」他沒轉過頭,卻知道我滿臉是淚珠。
「沒有、沒事。」空閑的一只手,快速地抹抹臉頰,就是害怕他看到我這副狼狽愚蠢的樣子。又苦又痛的日子,終于告一個段落了嗎?我好想好想緊緊抓住這個人。
「對不起,總是讓妳這么難過。」類似的話,是第二遍聽他說。只是與當初的心境有所不同,此時的我,心臟都快跳出來。
「我沒有難過,只是開心。」不知不覺說出心里話,對幸災樂禍的心態頓時羞愧,慌張地抽出右手。開什么玩笑,孟媛芬早上才走,麻清允還難過到去醫院打點滴,我在犯什么花癡。
「東西放在哪里,我進去拿給妳就好。」他沒對我的舉動做出太大的反應,沉靜地轉身,揉揉我的髮絲,表情帶有對待妹妹的寵膩。真正跟他家人相處后,才知道他家人的定義是什么。是可以讓他任性、幼稚、好強的人,原來他對我一直都抱持這種想法嗎?難怪之前我們一直錯過、誤會,是因為我們基本上的認知就有所不同,又有什么好下場。
「在茶幾上,你去看看。」時間的確不早,再坐下去就太晚,麻清允也沒有牽拖,就這么去幫我拿東西,沒過多久就把手機跟錢包遞給我。
「唐水柔,妳的手機是不是壞了?剛剛摸機子的時候好燙。」一臉狐疑,他根本是神之手吧,用摸的就能摸出來,又不是在打麻將。
赫然想起自己手機的悲劇,尷尬地笑著,「對啊,可能是浸水之后,里面潮溼。」
「那明天下班后,我們一起去重配一只。」從善如流,麻清允替我做出了決定。然而這次,心中沒有半點想要反抗,乖巧溫順地點頭答應。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5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