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好濕好緊,腿張開_文筆超好看的古言小說

第三章 后宮補習班 第三章 后宮補習班
「喂!妳還醒著嗎?」陳曦伸手在我面前揮了揮。「嚇傻了?」
「怎么辦?我該不會這么快又要再死一次了吧?」
「別緊張。」她輕輕把我的手指從嘴巴移開。我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在咬指甲!「他們沒能得逞,知道妳定會有所戒備,不會馬上再次動手的。」
意思就是早晚還是會宰了我吧……我的心又涼了一截。
「在雅棠宮右邊的宮殿,住的是哪位嬪妃?」我問。我才不會傻傻等著任人宰割呢!先從最初遇到的狐貍精嬪妃查起,雖然他們殺的人是昏君不是我,我還是有義務查清楚這件事。畢竟說不定哪天我就那么「不小心」地代替他被暗殺掉,死得莫名奇妙這種事我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
「右邊的話……是桃妃。怎么,妳是在那里醒來的?」
「嗯,妳想會不會是她動的手腳?她今天一直跟我說些奇怪的話,像是她知道錯了什么的,還擔心我會不會發怒。」說完自己也覺得不合理。我想那桃妃大概不知道昏君已經死了,不然還會睡在一具尸體旁邊直到中午?她做的錯事,應該跟昏君的死沒有關係!
「不可能。桃妃不是那種不懂得避嫌的白癡。」她斬釘截鐵地否決了我目前唯一擁有的線索。「妳還有想到誰嗎?」
「沒有了。」我搖搖頭。「除了她和妳,我根本不認識任何人。」
「好吧,那就等下次又有人要殺妳的時候再深入調查啰!」
「喂!」雖然她說的沒錯,但語氣也太一派輕鬆了吧!有生命威脅的人不是她就這樣嗎?
「對了,妳是什么妃啊?就是在后宮的等級。」我眨著眼睛看著她。最喜歡聽八卦了!不知道她和昏君的故事會不會很精彩?她也是經歷過宮廷劇中那些鉤心斗角才存活下來的嗎?
她厭惡地努努嘴。「別那么興奮!如果妳以為我和昏君之間會有什么言情小說里的情節發生就別作夢了!我說過了,我根本就沒見過昏君幾面。」
「為什么?」
「才一穿越就成了兵部尚書的獨女被送進宮,兩年來根本沒出過皇宮,活像來古代坐牢!妳以為我還會給昏君好臉色看嗎?所以久了他自然不會來找我自討沒趣。不過看在我父親的地位上還是封了我嫻嬪的身分。」
「嫻嬪?『嫻』這個字跟妳還真不搭啊!」我冷冷地提出評論,還不屑地瞥了她一眼。
她用指節在我的額頭上用力敲了一下。「還不是因為這具身體原本的主人名字叫葉荷嫻!」
葉荷嫻……這個名字好美!跟長相一樣溫柔嫻雅、端莊大方,完全就是中國典型的美人胚子!結果現在形象竟然被大剌剌的陳曦糟蹋了個徹底,她如果泉下有知一定會想跳起來掐死她吧!
想著想著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妳笑什么?」
「沒什么!」我趕緊轉移話題。雖然我才認識陳曦沒多久,但我很清楚她有非常嚴重的暴力傾向!「我只是覺得這么漂亮的一張臉卻成了被冷落的妃子,真是可惜了!」
「哪有妳這張臉蛋漂亮?」她笑著捏捏我的臉,隨后蹦出一聲驚呼。「天!皮膚也太好了吧!」
「是嗎?」我也伸手捏了臉頰一把。哇賽!光滑水嫩又有彈性!要是到了現代肯定是搶手的化妝品代言人!
我開始懷疑昏君的全身上下到底哪里有缺點?
「欸,妳過來一下。」她拉著我進入一間大概是她寢室的房間,然后自顧自的開始在一個大木箱翻翻找找。
「要干嘛?」我邊問邊好奇地觀察她的臥室。沒有過于華麗的擺飾,所有東西都整潔地擺放著。檜木柜上只放了一盆蝴蝶蘭,卻讓整個房間都添了素雅的氣息。而潔白的墻上掛了幾幅畫,后來我仔細再看了一次,才注意到畫中的東西全是食物……
「鏘!妳看!」她向我展示一襲寶藍色裙衫。
我總有種不安的感覺,悄悄地往后挪了挪。「很好看。怎么了嗎?」
她再度揚起了壞壞的笑容逼近我。「打從我第一次看見昏君,我就一直想做一件事,但始終苦無機會。」
「所以呢?」我吞了吞口水,繼續往后退。
她雙手合十,轉換成哀求的表情。「拜託啦!人家好想看看昏君穿上女裝的樣子!」
「什么跟什么!我才不要!」我立刻大聲反對。雖然我本身是女的,但是現在的身分是男人啊!我好歹也得幫昏君維護一下男性的尊嚴吧!一個大男人穿成這樣成何體統?
「好嘛!不然妳開個條件。我可以幫妳完成一件事。」她像史瑞克里面的貓眨巴著眼睛望著我。
可惡!不要用那種無辜的眼神看我,害我開始動搖了,因為我也很好奇昏君穿女裝的模樣……既然這樣……
「只能一次!」我咬著下唇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OK!那妳要我做什么?」
「幫我補習。我要知道昏君的歷史、后宮的歷史、還有這朝代的一切。」此等機會不好好利用豈不浪費?
「成交!」她打了個響指,接著沖過來剝我衣服。
在陳曦忙著幫我綰髮,插上一堆有的沒的頭飾時,我大致問清楚最基本的情報:這個朝代叫作鳳凰王朝,國君的名字是鳳湘翊(廢話!),今年十九歲。我有一個哥哥、兩個弟弟,分別是祈德王、云賢王和寧樂王。
我的哥哥鳳湘祈原先是太子,才高八斗、雄才大略、為國家鞠躬盡瘁,鳳凰王朝的政務基本上是他在主持的。雖然國君是位昏君,但鳳凰王朝還能維持太平祥和都是多虧了他的賢明治理,百姓擁戴他的程度甚至比擁戴昏君還要高。
至于我的弟弟鳳湘云及鳳湘寧也是十分出色。鳳湘云雖然在政治舞臺上較不活躍,但其人脈之廣為鳳凰王朝打好了外交關係;鳳湘寧自幼體弱多病,大多時候都在府里養病,不過國家面臨危急時刻總是能提出漂亮的對策。
相較之下,對于昏君就只有一句評語:他到底是在混什么吃的!
而當初為什么是由非皇后所出也非長子的鳳湘翊登基至今還是個不解之謎,民間甚至還流傳著由于三位皇子都太過優秀,皇帝無法抉擇該由誰繼承大統于是決定抽籤,但又不忍心唯獨排除鳳湘翊所以也讓他參與抽籤,結果好死不死最后的籤王居然是最昏庸無能的鳳湘翊……想也知道不可能!
據說當年一向謙敬自持的太子竟與外戚勾結逆謀,皇帝震怒之下就廢了其太子之位,改立鳳湘翊為儲君。不過外界對此深深質疑,太子若沒發生重大意外的話,將來皇位就是他的,他何必謀反?再說鳳凰王朝傳位不一定是看長幼嫡庶,再怎么說要傳位也不會傳給幾乎是白癡的鳳湘翊,明明還有另外兩位優秀的皇子……
總之,儘管懷疑,卻沒有人敢忤逆皇帝的決定,所以就成了現在這個局面了。
但最讓我疑惑的是昏君都登基兩年了,那些王爺們居然都沒有意圖謀反。要是我的話,我才不甘心讓昏君取代有能力的自己登上王位呢!
該不會……昏君就是被他們給害死的吧?嗯,極有可能!
另外,鳳凰王朝是個由貴族建立起統治基礎的朝代,沒有科舉制度,朝中大臣皆是貴族。官職依「六部」區分,目前宰相的二千金就是當今皇后。
我沒有任何子女,這點實在詭異!昏君又不是不好女色的工作狂皇帝,后宮佳麗也不在少數,為什么到現在還沒有任何子嗣?
就在我百思不解之時,陳曦興奮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好了!快看!」
她將我拉到一面由數面銅鏡拼接而成的巨大鏡子前。當我看到鏡子里的女人時,我差點嫉妒到想掐死自己!
女人!真的是女人!昏君當男人真是太浪費了!要是生為女人,肯定是后宮之箭靶、青樓之花魁、現代之超模!
綢緞般的長髮一半編成了複雜的辮子,用兩枚牡丹花髮鈿固定在鬢間,其余頭髮垂在右肩,襯得白皙的頸子愈發修長。我這才發現昏君的頭髮有多直!寶藍色的羅裙直抵胸口,露出了纖細嫵媚的鎖骨。肩上披了件靛藍色的紗質披帛,流露出若隱若現的性感。金色腰帶束出纖纖細腰,更添增雍容華貴的氣質。最讓我驚豔的是那精心描繪過的眼線,使昏君的一雙丹鳳眼彷彿妖精的眼睛,極度魅惑。昏君的眼睛實在太適合畫眼線了!我決定以后都要畫!
「真是不可思議!比女人還正!」陳曦在我身旁不停轉來轉去以各種角度欣賞她的杰作。「簡直是妖孽!」
「對吧!」我也亢奮地在鏡子前面轉圈圈,沒想到自己居然能有這么漂亮的一天!
不過盛裝打扮后的昏君并沒有因此變了個人,意思就是,還是能輕易看出他原本的長相。也許是因為他的臉本就適合這種裝扮。
正當我們在討論加戴個金色寬手鐲適不適合時,門口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唐小主!不行進去啊!奴婢說了皇上在里面……」
一個女人推開擋在身前的宮女,沖進來破口大罵。「滾開!皇上怎么可能來這里?也不想想妳家主子是什么貨色!葉荷嫻妳這臭女人快給我滾出來!」
當她的眼和我的對上時,眼中迅速閃過驚豔、嫉妒、遲疑、最后是恐懼。「皇上恕罪!」她撲通一聲跪到地上。
好極了!這下完蛋了!

第四章 當米蟲是需要天分的 第四章 當米蟲是需要天分的
從那天之后,皇宮內四處流傳著一個流言:當今皇帝有變裝癖,喜歡在晚上找嬪妃時換上女裝。
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也不知道該向誰解釋!那個唐貴人嗎?
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理解為什么最后會傳出這種版本,我換上女裝時明明就是大白天,而且就那么一次而已,竟然說我有變裝癖?
現在我在宮里行走時,總覺得到處都有人向我投以怪異的目光,害得我只能整天往雅棠宮跑,找陳曦抱怨、補習兼A美食吃(陳曦以前是讀餐飲科的,到了古代便時常利用宮中的食材研發新菜色)。而這個舉動又引發了另一個傳言:雅棠宮嫻嬪近來最受圣寵,皇帝已經連續好幾天夜夜在以往形同冷宮的雅棠宮留宿(這也是不實謠言!我只是偶爾和陳曦聊得太起勁,導致回我寢宮的時間過晚,我可沒忘記自己還穿著一個男人的身體!)。怪的是,即使榮寵如嫻嬪,她在宮中的地位卻遲遲未提升。
其實我也曾問過陳下面好濕好緊,腿張開_文筆超好看的古言小說曦要不要封她個什么貴嬪啊貴妃啊之類的,反正現在我是皇帝,我說了算!但她竟然無情地拒絕了我的好意,說她已經夠惹人厭了,還不想那么早死!
甚至到了某一天……
我一如往常地一早起來就前往雅棠宮,打算向陳曦展示我設計的新造型。
明黃色對昏君來說太庸俗了!他的臉蛋比較適合深色衣服,所以我就自己把龍袍換成了深紫色繡金龍袍,又在眼上描了淡淡的眼線,將一頭柔順長髮用紫色絲帶扎成公主頭。當我整裝完畢后,簡直要愛上鏡子里的自己!我決定往后的造型就是這樣了!
呃,扯遠了!
我要說的是,當我停在陳曦的寢室門前時,她的貼身宮女蓮兒竟然擋住我。「皇上請留步。」
「怎么了?嫻嬪不在里面嗎?」她低垂著頭,眼神有些閃爍。「娘娘……身體不適,不便接見皇上。」
身體不適?昨天還好好的人居然一夜間就病得無法見我?感覺事有蹊蹺!
「那朕更應該去看看她!」說完便不顧蓮兒的阻撓,用力推門進去。
「愛妃~朕來看妳了!」我一進門便聽見如雷的鼾聲。虛假的鼾聲。
我勾起嘴角,背著手走向床邊,途中并沒有忽略一旁桌子上滿滿的菜餚。嘖嘖!生病的人怎么能吃油膩的東西呢?
我順手抓了一塊桂花泡芙咬了一口,坐在床沿。「愛妃?妳還在睡嗎?」
依舊是那假到不行的鼾聲。
好啊!竟敢不理我?
我緩緩俯下身,溫熱的鼻息輕拂在她臉上。我將唇漸漸靠近她微翹的粉唇……
「喂!妳想干嘛?」她猛地從床上跳起來。
我在偶像劇白爛情節中的意外之吻發生前迅速閃過身,從容自若地坐在床邊啃我的泡芙。「妳精神還真好啊!」
「我不想看到妳!快給我滾!」她竟然惱羞成怒,隨手拿起枕頭就砸向我。
我輕鬆閃過。「我又做了什么?」
「妳不知道?」
我無辜地眨眨眼。「妳不說我怎么會知道?妳就是脾氣太壞,才會那么顧人怨!例如那個唐貴人!」
「哼!是唐梧芝先來惹我,才會反整回去。她那是活該!」她生氣地又躺了回去,拉了被子蒙過頭。「總之妳快走啦!」
「好好,我走,行了嗎?」看來她始終不愿告訴我原因。
在我轉身離開之際,彷彿聽見了一句微弱的對不起……
「蓮兒,昨天發生什么事了?」她不說以為我就沒辦法知道?
「這……」她低著頭,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沒關係,妳儘管說。難道是有人欺負嫻嬪?」
她倏地跪下。「皇上!奴婢不該說這些的,但是娘娘實在太可憐了!因為皇上近來都在娘娘這里,其他娘娘便時常來找娘娘麻煩!先前是在娘娘的甜湯里下毒,要不是娘娘眼尖,恐怕就活不到今日……之后娘娘在后院練舞時竟差點被蛇咬了,皇上,雅棠宮是從來沒有出現過蛇的呀!這些娘娘都忍住了,但昨天皇后娘娘卻將娘娘叫過去,在其他娘娘面前大聲訓斥……說的話連奴婢聽了當場都忍不住哭了出來……」說到這里,蓮兒早已淚流滿面。
我居然忘了自己已不是從前的蘭漪,而是一國之君!我的一舉一動,即便是我最好的朋友,都可能受到牽連!
「她為何什么都不告訴朕……」我的聲音有些啞啞的。
「娘娘怕皇上擔心……」
「這個笨蛋!」搶食物、吵架從不吃虧的人,何必為了我隱忍這么多?是朋友就該有難同當啊!
就算我現在去找皇后算帳,也只會讓陳曦的日子更不好過……呵!原來我是一個連自己唯一朋友都保護不了的窩囊皇帝……
蓮兒咬著下唇,堅定的看著我說道:「奴婢斗膽,懇請皇上暫時不要再來雅棠宮,讓娘娘過上幾天安寧日子!再這么下去,奴婢擔心娘娘會崩潰!」
我苦笑,彎下身扶蓮兒起來。「朕都知道了。最近不會再過來,妳要好好服侍嫻嬪。還有告訴她,不要感到愧疚!」不須愧疚,因為真正該負起責任的人,是我……
陳曦,妳放心!總有一天,我會為妳討回公道!
自從不再去雅棠宮后,我的人生除了吃和睡不知道還能做什么。
御花園、什么泉呀湖的通通都游覽過了,加上昏君他老媽在他登基那年就薨了,也沒有另立太后,省了每天早上問安的工作;因為我是昏君又不必處理政事,而我對那些后宮嬪妃根本沒興趣也不想培養感情,生活簡直比讀書時還要無聊千萬倍!現在總算體悟到當米蟲是需要天份的。像我這種閑不下來的人,米蟲生活對我來說真是一大酷刑!我還沒被人暗算之前自己就先無聊死了!
不過這段期間我倒是培養了一個心腹。沒了陳曦幫我補習,總覺得自己隨時都暴露在危險中!
昏君身邊竟沒有一個比較親近的大太監,這點讓我實在費解。是每個朝代的傳統都不太一樣嗎?不過這樣也好,要是有個朝夕相伴的太監服侍左右,對昏君必定十分熟悉,肯定三兩下就會發現我不是原本的鳳湘翊!
于是我從浩浩蕩蕩的隨侍太監群中仔細挑出一個,那是打從鳳湘翊還是小皇子時就服侍他的太監,名叫張學祿。對鳳湘翊的忠心程度應該是不用懷疑的,知道的情報也決不比陳曦少。
我告訴他由于之前做了一個惡夢受到嚴重驚嚇,記憶力不像之前那么好,有些事情容易忘了不需要大驚小怪。又吩咐他不許張揚,讓第三人知道。
他機靈地沒多問什么,只點頭稱是。
最后我無聊到沒地方可去,決定去御書房走走。
之前我不來這里不是因為我不愛看書,而是我不認為昏君的書房里會存在著「書」這種東西。但當我看到柜子上滿滿的書冊時,眼珠差點掉出來!
一整面墻的書啊!這真的是昏君的書房嗎?
舉凡論語、孟子、中庸、大學,到史記、孫子兵法都有!該不會是放著當擺飾吧?
我隨手抽了一本翻閱,發現上面是滿滿的朱筆注記。昏君的字不若外表柔美,卻是豪放飄逸,頗有男子氣概!
原來昏君比我還認真耶!那為什么他不愿意處理朝政?看來也不笨啊!干嘛放著大好才華不用?
我把書塞回去,又隨便在屋子里晃晃,赫然發現北邊的墻上掛了一幅山水畫。
我的雙眼瞬間發亮!通常在古裝劇里,那些暗室的機關都是藏在畫背后的!搞不好這里也有密室?
我沖向那幅畫,緊張地掀起它,最后失望地再次放下。瞧了老半天還是空空如也!
也對,我根本不該對昏君抱太大期待!他現在頂多就是晉級成愛讀書的昏君罷了!
然后我注意到了畫上題的詩。那分明就是昏君的字跡!這幅畫是昏君的作品?我靜下心仔細觀察眼前的畫:幾只英姿煥發的大鷹在如水洗過般乾凈的蒼穹上盤旋著,青翠遼闊的草原上,有一人駕著黑色駿馬盡情奔馳,長長的髮絲迎風飛揚,顯得那人格外瀟灑神氣!從這幅畫中,似乎可以感受到作畫之人渴望一展鴻圖,脫離束縛盡情飛翔的心境。
雖然我不懂看畫,但我肯定昏君的這幅畫比校長室里掛的那些都還要有價值!
大發現啊!昏君不只愛讀書,還是個大才子!看來我得從新的角度重新認識昏君了!
我走到書桌前,好奇地研究著昏君的書桌上擺了些什么,很普通,就是些筆墨紙硯,而且明顯有長久使用過的痕跡。正當我拿起一支分了岔的毛筆細細端詳時,無意間,我發現紅色絲綢桌布下有一塊小小的、不尋常的突起。
桌巾下有東西?我翻起一看,光滑的紫檀木桌上果真躺了一把金鑰匙!是什么的鑰匙呢?難道是用來鎖抽屜的?
我拉了拉書桌下的抽屜,只有一個是打不開的。
怎么辦?要不要打開來看?內心的天使漪和惡魔漪開始交戰……
天使漪:「不可以!那是別人的隱私!鎖起來就表示他不想讓其他人看到!」
惡魔漪:「就打開吧!反正昏君都死了!」
最后惡魔漪贏了。誰叫我生性八卦。
我用微微顫抖的手將鑰匙對準最下面的抽屜。
「喀登!」開了……昏君先生,我只是出于好奇心,絕對絕對沒有要侵犯的意思!您老人家晚上不要來找我啊!
我小心翼翼地,以虔敬的心拉開抽屜。里面整整齊齊地擺放了一疊紙。就只是一疊紙。
好吧!也有可能是情書啊!我強迫自己懷抱希望,開始認真閱讀紙上的文章。
當我看完一張張滿滿的內容時,此刻我對昏君的驚訝遠超過最初對他相貌的驚艷。
那全是草案!治水患的草案、預防瘟疫的草案,甚至還有一份,提到了選拔有能力的平民擔任朝廷官員,仔細一看有點類似科舉制度,只是還沒有那么成熟。
再一次令人震驚的發現!昏君不是不關心政事的,從這些草案看來,他為了百姓花了很多心思,而且可以看出他具有十分卓越的治理能力,以及突破傳統枷鎖的大膽思維!
既然如此,他為什么還要表現出昏庸無能的樣子?或者,他自己也不愿故作昏庸?他沒得選擇?
不管怎樣,我總算知道將來的日子該做些什么了!也許這就是我會穿進這個身分的原因。我不能看著昏君的這些理想,就只是被鎖在抽屜里,我得替他做些什么!
之前的鳳湘翊可能有他的顧忌、他的無奈,但如今鳳凰王朝的國君鳳湘翊是我,身為二十一世紀女性,接受了現代的教育,我相信,也許我能改變這世界!況且霸佔著皇帝的位子卻不為百姓做事,于我的良心也說不過去!那么,就讓我來好好整治一番吧!
「張學祿在嗎?」
「皇上有何吩咐?」
「朕明天起要開始上朝,替朕準備。」
「皇上是說……上朝嗎?」一向波瀾不驚的張學祿,第一次露出驚訝的表情。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5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