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好熱好難受受不了小說_文筆超級好的都市小說

第七章 微服出巡大作戰 第七章 微服出巡大作戰
我望著鳳湘翊,張大的嘴因震驚過度久久忘了合上。「怎么會?到底是怎么看出來的?」
他神色凝重,把字條攤在桌面上。「妳看,有兩個字的偏旁恰好都是這個『隹』字,那就是……『雄』與『雌』。他只寫了右半邊,刻意空下了左半部,表示他已經開始懷疑妳的性別了。」
「只是『開始懷疑』,應該還不算太嚴重吧!」雖然我的心里一直有股隱隱的不安感,我還是懷抱著希望。
「不,幾乎算是確定。」他斬釘截鐵地打消我的殘念。「月家是巫師一族,歷代子孫皆精通符咒與法術,但其中只有少部分擁有通靈能力。而當主則是靈力最為高深或是具有與鬼神溝通才能的人。月疏桐就是前者。」
「他……他是當主?」月疏桐給我的感覺就是叛逆、放浪不羈的富家公子,沒想到他的地位竟如此崇高!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嘖嘖!
「嗯。我想他大概感應到了妳的氣場是女人的氣場。」
「那該怎么辦?他要是大肆宣傳不就完了?」我焦急地開始在書房里來回踱步,但他看起來卻是一派冷靜。
「應該不會。月疏桐是個怪人,比起揭發這件事帶來的政治利益,他會更覺得妳……」
「覺得我怎樣?」
「有趣。他會想要深入解開這個謎,我想妳要開始『小心』這個人了。」他那幸災樂禍的表情,讓我深深覺得此『小心』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唉,未來的日子呀……算了,既然月疏桐不會說出去,暫時還沒有太大的威脅。
我本來還想向鳳湘翊問清楚月疏桐的底細,張學祿尖細的聲音卻在此刻響起。「皇上。」
「進來。」我整整皺掉的衣衫,再次端起君王應有的架勢。鳳湘翊也早已退至一旁,繼續扮演宮女藝香。
「皇上,惠貴嬪娘娘身體欠安,派人來請皇上務必走一趟呢。」
又來了!我不耐地揉揉太陽穴。我又不是太醫,身體欠安難道我去了就會好嗎?重點是那女人十之八九在無病呻吟,這個梗在后宮里已經快要退流行了!
我本想找個理由敷衍過去,忽然想起一旁站著的鳳湘翊。「正好,藝香妳也隨朕來吧。」我朝他揚起燦爛一笑。
「啊?」他沒料到我會來這招,猛地倒抽了一口氣。「奴婢……也要去嗎?」
嘿嘿,看他一臉糾結與不情愿,就知道我打對算盤了!
「藝香乖巧機靈,朕的『愛妃』見了也開心,你說是不是?」我繼續燦笑。你以為你死了,就能脫離那群煩死人不償命的「愛妃」們?別做夢了!我接收了你的身分在這受苦受難,你也得陪著我!
「皇上過獎。」甜美的嗓音中隱含無限殺氣。無視之!

很久以后我秉持著八卦記者的專業精神問鳳湘翊哪個妃子是他的最愛,沒想到他竟然擺出和我一樣的無奈表情。而當我繼續追問為何他夜夜流連后宮至今卻無任何子嗣時,他的答案更勁爆!原來他和那些妃子們根本沒有肌膚之親,甚至連蓋棉被純聊天都沒有!根據他的說法,大多是坐著泡茶純聊天,只不過他總是神不知鬼不覺地在茶里下了不易察覺的迷藥,所以眾嬪妃們在即將發展「那件事」之前就先睡著了。她們怎么可能將那么丟臉的事傳出去?結果最后流傳出的版本仍是國君荒淫無度、沉迷后宮,知情者只有她們自己和達成目的的某人。此人城府之深,由此可見一斑!
至于當我反問他若只是坐著泡茶純聊天,為什么我一醒來卻是光著身子躺在同樣赤裸的桃妃身邊時,他竟然打破優雅的形象將喝到一半的茶噴出來。他說那時他已死,完全不知道怎么會發生這種「意外」,不過他會將此事列為和找出是誰對他下毒手同樣重要的等級。
總結以上種種,我的腦中只得到一個結論,因此想也沒想便脫口而出。「鳳湘翊,你是gay嗎?」
「給?什么給?」他一副好學生積極向老師尋求答案的模樣,害我接下來的話說得很心虛。
「就是……好男色。」
他再度華麗麗的噴茶,不過這次是噴到我的臉上。
當我們抵達惠貴嬪所在的淑惠宮,一個看起來一點病也沒有而且似乎就是我「愛妃」的女人嬌態萬千地向我奔來。那姿勢,是準備假裝跌倒然后撲進我懷里嗎?以為我會接住她并溫柔地安撫她?笑話!如果我懂得對這種女人憐香惜玉,我就不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女性了!只能怪她運氣不好,一生唯一的男人身體里裝的卻是女人的靈魂。不,說不定就連以前的鳳湘翊都懶得搭理她。
于是,就在她算準角度,即將要往我懷里跌來時,我若無其事地往旁邊挪了挪。遺憾的是,在她與地板來個親密接觸之前,某人還算君子地扶住了她。
「娘娘請小心。」假藝香面無表情說道。
惠貴嬪故作從容地整整衣衫頭飾,轉向我柔媚一褔。「臣妾參見皇上。」
「愛妃平身。」我基于禮儀還是扶她起來。
「謝皇上。」她柔柔弱弱地起身,想盡辦法還是要往我這邊倒來。這女人沒骨頭嗎?
「朕看愛妃雙頰紅潤,氣色不錯!」意思就是沒病還敢把我叫來?
「臣妾見了皇上甚為歡喜,因此全忘卻病痛了呢。」她那副無比嬌羞的樣子,看來不是裝的。唉,她是真心愛鳳湘翊,還是愛他的身分?
「這樣就好,既然愛妃已忘卻病痛,朕就放心了。另外,藝香。」
「奴婢在。」
「吩咐御饍房替愛妃多準備些牛奶、大骨之類的食材,愛妃的骨質看來需要好好補充。」
「是,皇上。」他的語調中帶著隱忍的笑意,顯然聽懂我的話中話。
直到我離去之前,惠貴嬪都是那張喜孜孜、幸褔洋溢的表情,彷彿認為我真的關心她還為她操心飲食。我只能說,戀愛中的女人,總是一廂情愿。

就這樣又平靜地過了一個月,每天相處最多的人除了陳曦,就是鳳湘翊。鳳湘翊不讓我把他的真實身分告訴陳曦,因為他無法完全信任她。反正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也就答應他了。
雖然他現在是我的婢女,但畢竟是前任皇帝,我哪好意思使喚他!他也只有在別人在場的時候作作樣子,大多時候還是和我在御書房討論政事。
他十分好學,對現代的制度非常有興趣,總是鍥而不捨地追問我許多細節,我也盡可能把知道的都跟他說。每當他對我投以那欽佩的目光時,我總是會誠實地承認那些都是剽竊來的。
不過鳳湘翊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他沒有印象中帝王高高在上的架子,很多雜事都會做,對我的態度也從原先的防備漸漸轉為友善。而且對于我這個霸占他身體、來路不明的靈魂至今只有一個要求,不,與其說是要求,不如說是請求,他拜託我將一名名叫彩珠的宮女調來御前,他說那是他的救命恩人。
我們現在正積極尋找交換身體的方法,但老實說,沒任何進展。在我自以為聰明地提出只要找出他中了什么毒,然后我們都服下那種毒就可以互換的方案而慘遭鄙視后,我就再也沒有出過主意了。
同時,我們也一邊調查著鳳湘翊的毒殺謎團。我跟他說桃妃有些怪怪的,在我醒來那天一直對我說些奇怪的話,他便暗中對桃妃進行深入調查。
過了一陣子后,事情總算水落石出。桃妃是做錯了事,鳳湘翊死去的那一晚她在酒里下了連鳳湘翊都分辨不出來的藥,但卻不是毒藥,而是……合歡散。
不用等他請求,我就自行對桃妃做了懲處。此后不論她裝病還是鬧上吊,我再也沒見她一面,形同打入冷宮。唉!可憐的鳳湘翊!初夜竟是在這種情況下進行的……
不過桃妃的事情查明之后,毒殺事件唯一的線索也斷了,因此目前陷入一籌莫展的膠著局面。
我有件自從穿越后就一直想做的事,如今朝堂還算穩定,而后宮……不予置評,原本以為會很棘手的月疏桐竟也對于我的秘密一聲不吭,甚至出乎意料地沒來找過我半次,看來是時候可以完成這件事情了!
一日,我在御書房批閱奏摺,而鳳湘翊也安靜地在一旁閱讀我批改過后的奏摺時,我以輕鬆平常就像只是在聊天的口吻說道:「那個……我覺得,身為君王,應該要徹底了解人民的生活才能治理好國家。」
「所以呢?」他的語氣淡淡的,甚至連頭也沒抬一下。
「所以……我想要微服出巡!」呼……積壓在心內許久的愿望終于說出來了!緊張的程度就像是在跟媽媽討零用錢!不過鳳湘翊應該不會跟我媽一樣一下就拒絕我吧!
「不行。」簡單的兩個字,依舊沒抬頭,卻是無比堅決,彷彿根本沒有討論的必要。
「為什么?」我哀怨地對他發射裝可憐光波。
他放下奏摺,面無表情的樣子超像我老媽。「第一,妳根本就只是想出宮去玩。」
「那只是順便……」我越說越小聲。
「第二,妳這個麻煩製造機,一出宮不知道又會惹出什么事來。」平時鳳湘翊聽我說多了,現在竟下面好熱好難受受不了小說_文筆超級好的都市小說然也懂得用現代用語來虧我!「第三……」
「還有第三?」我忍不住大聲抗議。最好是有那么問題啦!
他嘆了一口氣,「第三,這樣太危險了!妳懂武功嗎?」
「武功那種東西我……怎么可能懂……」我郁悶地低下頭,勉強稱得上武功的也只有健教課老師教的防狼術,而且我幾乎忘得差不多了。
「所以,絕對不行!至少在燿瞳回來之前不行。」他的語氣放柔,像是母親在安慰孩子。
「燿瞳?是那個御前帶刀侍衛湛燿瞳嗎?」那個人是鳳湘翊生前唯一的心腹,也是唯一一個知道他不是昏君的人,據說武功高強,在鳳凰王朝里排行第二呢!
「嗯,妳再等等,我想他快回來了。」
「那好吧,我不去就是了。」
「這么容易放棄?」他疑惑地揚揚秀眉。
我點頭。「當然!我還不想那么早死。反正那燿瞳都快回來了,再等一會兒也不遲。」

結果當天晚上,我換了一身緊急向張學祿借來的太監服,鬼鬼祟祟地在宮門邊探頭探腦。既然鳳湘翊不讓我去,我就自己想辦法!反正明天就是我自己訂的週休二日,就算我回來晚了也不會有人發現的。
我胸有成竹地對自己點點頭,然后混在一批宮人里跟著出去。
「站住!」不幸地,一位眼尖的守衛發現了我的存在。「妳是誰?鬼鬼祟祟竟然想蒙混出宮?」
我努力保持鎮靜,將張學祿的腰牌遞給他,用鼻音說著:「皇上臨時派本公公外出辦事。」
「張公公?」他甚至連仔細瞧瞧都沒有,插著腰冷笑著看我。「我和張公公是同鄉,怎么進宮后幾年不見,『張公公』就換了張臉了?」
天!我怎么那么衰?這個宮里人那么多,我怎么好死不死就遇上張學祿的同鄉?唉,既然都被抓包了,也只好面對。我整整衣衫,清了清喉嚨威儀十足地說道:「朕,要微服出巡。」
「妳是皇上?」
「沒錯。只要快讓朕出宮,朕便不追究你沒認出朕的責任。」
沒想到守衛大哥竟然很沒禮貌地笑出來。「妳別以為穿了太監裝就可以喬裝成男人,喔對了,太監也不是男人!一個姑娘家竟敢自稱皇上?好歹也說是后宮哪位娘娘比較可信!快從實招來,妳是哪宮的宮女?」
我瞬間無言,感覺嘴角在抽搐。我說這位大哥,你的資訊流通也太慢了吧!自從我上朝后,皇帝貌美勝女人的傳言便在宮里傳的沸沸揚揚,你還沒聽說嗎?
「朕再說一次,朕要出宮。」我板起臉,面無表情地說著。
他雙手環胸,「本大爺也再說一次,不行就是不行!就算冒充皇上也沒用!到時候要是出了什么問題,要我怎么向皇上交代?」
哇塞!還向我交代勒!就算你那么盡忠職守我也不會給你加薪!
正當我開始努力回想我身上有無任何可證明身分的東西時,一個熟悉的清亮聲音響起。
「大膽!竟敢對皇上無禮?」「藝香」帥氣地出場,帥氣地瞪了守衛一眼,然后帥氣地向我一褔。「奴婢參見皇上。」
「平身。」我配合地隨手一揮。
「藝……藝香姑姑。」他一看見鳳湘翊便臉色發白,立刻跪到地上。「皇上饒命……皇上饒命……」
現在是怎樣了,連皇帝身邊的宮女都比皇上出名?
「罷了,諒你也不會知道朕的身分。」我不耐地擺擺手。現在我只想快點出宮去,快點脫離不停散發恐怖殺氣的鳳湘翊。
「還不謝皇上隆恩?」他一句充滿威嚴的話,又讓守衛直打哆嗦。
「謝皇上隆恩……謝皇上隆恩……」
我就在守衛不斷的膜拜動作之下第一次踏出皇宮。出乎意料地,鳳湘翊也跟來了。
我們就這樣持續著可怕的沉默走了一段路后,我再也受不了了。「那個……你不氣我自己跑出來嗎?」
「我氣妳妳就不會出宮?」
「怎么可能。」我理所當然地回答他。「不過,你跟著我出來做什么?」
「妳一個侍衛都不帶,要是我的身體有個三長兩短我要怎么回去?」
「你會武功?」
「至少比妳強!」他冷冷地瞪了我一眼。「記住,只能今晚!天亮以前一定得回宮!」
我一臉狗腿,激動萬分地握住他的手。「耶!你真是個大好人!說什么昏君嘛!根本就是一代明君!」
再度慘遭白眼后,我滿心期待地和鳳湘翊踏上即將發生大悲劇的微服出巡之旅。

第八章 牡丹樓第一舞妓 第八章 牡丹樓第一舞妓
雖然是夜晚,但王都的街道上還是燈火通明,熱鬧非凡,看來鳳凰王朝也有類似夜市的制度。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皇宮以外的古代場景;街道的紅磚給人親切的感覺,街上沒有高樓大廈,沒有排放廢氣的汽車,熙來攘往的人群臉上的笑容看來都是那么的純樸。
兩旁的店家都掛上了燈籠,紅紅亮亮一路蔓延了整條街;木造房子的香氣圍繞在四周,使人心曠神怡。
此刻我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輕鬆,臉上總是掛著微笑。
我和鳳湘翊并肩走在街上,我已換下太監服,換上了要張學祿順便準備好的天青色長衫,我們看起來就像是喬裝成儒雅書生的大家閨秀帶著喬裝成侍女的另一名千金上街。我們的不尋常容貌如意料中頻頻吸引路人關注,鳳湘翊始終維持著那張「生人勿近」的冷臉。我當然知道他心里有多不情愿,但我還是自顧自的逛得很開心,并且無恥地要求鳳凰王朝前任皇帝幫我提戰利品。
白目的某人:「欸!這支玉簪超級適合你的,你覺得如何?」
不爽的某人:「……」
更加白目的某人:「這款胭脂的顏色真美,和你的膚色挺搭的,要不要帶一盒回去?」
更加不爽的某人:「……」
白目到極點的某人:「你比較喜歡這件粉櫻色羅衫還是那件雪白色的?粉色這件的樣式好像更為好看,穿上它一定嫵媚動人!但是領口太低了,你能接受這么性感的……」
「夠了!」不爽到極點的某人打斷了白目到極點的某人的自言自語。
正當我在鳳湘翊的威脅恐嚇下不得不從女裝的攤子轉移陣地至書畫攤時,一個狼狽的女子不知從哪冒出來撞上了我。我一時重心不穩,差點就要仆倒在地,幸好鳳湘翊眼明手快將我扶住。
「沒事吧?」他突然的溫柔語氣,讓我的心跳頓了一下。
「嗯。」我迎上他關切的眼神,微微一笑。
「對不起!」那女子匆忙向我行個禮,轉身繼續向前奔去。
接著,又有五個彪形大漢往這里跑過來。「臭ㄚ頭!給我站住不要跑!」
我立刻了解目前的狀況:五個流氓在大庭廣眾下欺負一名弱女子,而且還是在現任皇帝和前任皇帝面前,如此無法無天之事豈能坐視不管?
我跨步向前,正要攔下那群臭男人,鳳湘翊卻攫住了我的手腕,對我搖了搖頭。「太危險了!就算是我,被困在這具身體也沒把握能全身而退,況且我們不能引起騷動!」
我甩開他的手,失望地看著他。「我不管!你要我怎么眼睜睜看著百姓被欺負而置之不理?何況還是女人!」
談話之間,那女子已被彪形大漢捉住,正死命掙扎。
我狠狠瞪了鳳湘翊一眼。「如果你怕麻煩,你可以不用跟來!」說罷,我逕自往大漢抓住女子進入的小巷追去。
一進到小巷就看見那女子跪在地上,哭喊著求饒:「拜託放過我吧!」
「賤人!竟敢欺騙嬤嬤妄想逃跑?」一名較為高大的大漢伸手就要給她一掌。
「住手!」我不知哪來的勇氣,緊緊抓住男人的手腕。
「呦!這小美人兒又是從哪來的?」看他色瞇瞇的眼神,我知道又一個人誤會了。
我懶得跟他解釋,用力揮開他的手。「五個大男人欺負一名弱女子,而且還想動手打人,知不知羞恥?」
「本大爺知不知羞恥用不著一個丫頭來教!」他氣得面紅耳赤,這次伸手換要來打我。
完了完了完了!早知道就聽鳳湘翊的勸,沒武功就別逞英雄!這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過鳳湘翊也太狠了吧!我說不用跟來他就真的不來?我萬念俱灰,認命地閉上雙眼。
「還不給我住手!」
本該落到我右頰上的巴掌停住了,我欣喜地睜開眼。
可惡,不是鳳湘翊!虧我還對他抱著一絲絲期待,這個沒心沒肺的東西!
「這么漂亮的臉蛋兒,你打得起嗎?」說話的是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大約三十來歲,可我不管怎么看都不覺得她是來幫我的。
剛才還囂張跋扈的大漢們一見到她立刻變得恭順,低著頭自動讓開一條路。「嬤嬤。」
什么,她就是方才提到的嬤嬤?看她的裝扮,再看看被欺負女子的衣著,我突然恍然大悟。原來嬤嬤是青樓的老鴇,弱女子是正欲逃跑的妓女,而我就這么白目地插手別人的家務事……
「這位姑娘,妳和我們家青牡丹認識嗎?」嬤嬤笑吟吟地邊說邊打量我。我不知道是該先解釋我是男的,還是撇清和那「青牡丹」的關係找機會落跑。
最后,我搖搖頭。「我只是路過的人,以為那姑娘的清譽即將受汙辱才出手相救,殊不知是嬤嬤的人。」我頓了頓,揚起一個大方但透著威脅的微笑。「不過既然姑娘不愿留下,嬤嬤深明事理定不會強人所難!」
伸手不打笑臉人,我都那么有禮貌了她難道還要為難我?
嬤嬤意味深長地瞧了我一眼。「放了她可以,不過姑娘就得留下了。」
「什么?」
她伸起纖纖蘭指開始在我臉上摸來摸去,一邊驚歎地嘖著嘴。「瞧這傾世容貌,不做頭牌太可惜了!」
嗚?鳳湘翊你的身體正在被性騷擾啦!你還不快點來?
我本想說出我的性別,可現在一時半刻大概也解釋不清楚,還是先救人要緊!「嬤嬤真會放人?」
「當然,我牡丹樓老闆說話算話!」
我立刻看向跪倒在地上的女子。「妳快走吧!」
「可是姑娘……」她猶豫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嬤嬤。
「快走!不然就沒有機會了!」我催促著,同時向她使了眼色, 表示我會自己想辦法。
「謝姑娘救命之恩,婉月來日必將泉涌以報!」
我點了點頭,看著她漸漸離去的身影,把本要脫口而出的「看來我等不到妳報恩之時」吞下肚。
「人都放了,姑娘就跟我回去吧!」嬤嬤總算放過我的臉,「親切無比」地對我說著。
我乾咳兩聲,斂了斂神色。「那個,我想妳誤會了!我是男人,就算妳將我帶回青樓也沒用。」
在場所有人頓時怔住,不過也僅只兩秒。
嬤嬤揚起高分貝的笑聲,動作極度夸張簡直像是在拍八點檔。「妳這丫頭花樣還真多!現在竟然還說是男人?妳要我怎么相信這荒唐的謊言?」
「是真的!何況我穿的是男裝妳看不出來嗎?」我盡量讓我的表情看起來誠懇老實。
「現在街上女扮男裝的姑娘多的是,這點伎倆也想呼嚨我?」她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逼的我不得不使出最后手段。
我咬咬牙,抓起她的手往我平坦的胸膛上一擺。「還需要證明嗎?」
她錯愕了仍只有兩秒鐘。「這確實……沒關係,還是可以靠后天補救!」
靠!這女人怎么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都說了是男人妳是耳背嗎?」我終于忍不住大吼,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
「哎呀!這勾人的眼神!簡直天生就該吃這行飯!」她絲毫不受影響,挑起我的下巴更靠近我。「就算真是男人也沒關係,憑你這勝過女人的容貌,只要你不說我不說,沒人會相信的!」
瘋了!她真的瘋了!竟然連男人都要抓到青樓?再這么和她說下去連我也會瘋掉!
我下定決心,深吸了一口氣后用頭用力撞上嬤嬤的額頭,趁她呼痛之際拔腿就跑。
「快給我抓住那渾蛋,別讓他跑了!」嬤嬤一手捂著額頭,一邊指揮著大漢們。
縱使我再努力往前跑,還是輕而易舉就被他們追上。可惡!這些大只佬怎么敏捷度還這么高?
他們五個排成一列,阻擋在我面前。之前要打我的大漢帶著詭異的笑壓了壓指關節。「勸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你們才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熟悉的聲音從他身后響起,方才說話的大漢忽然倒地。直挺挺站在他身后的人朝我揚起一個淡淡的微笑。「來晚了。」
「也太晚了!」我的眼眶泛淚,內心的激動無法用言語形容。不過現在不是男女主角(?!)含情脈脈對視,用眼神表達無限纏綿之意的時候。因為剛才鳳湘翊打倒了其中一人,其他四名大漢已憤怒地包圍住我們。
「給我好好教訓他們!」嬤嬤一聲令下,他們立即殺氣騰騰地沖上來。
「不要輕舉妄動!」鳳湘翊低聲吩咐了一句將我護在身后,轉身朝其中一人就是一記手刀。
原來他真的會武功耶!而且看起來挺厲害的樣子!但那些大漢也不是省油的燈,似乎不是只空有大塊頭而已,而是經過嚴格訓練的。合身的宮女制服限制了鳳湘翊的行動,而這副身體的體力看來又不太好,不,好像是非常不好!連我在一旁看著都膽戰心驚!
其中一名白目的大漢見都是鳳湘翊在戰斗,以為我是遜咖好欺負,趁鳳湘翊防備不及竟要挾持我。我舉起長腿對準他「那邊」送上一記華麗麗的飛踢,然后滿意地看著他痛苦的彎下身。
哼!果然是男人永遠的弱點!
但得意的時間也沒多少,沒過多久他便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殺氣向我沖過來,還好是鳳湘翊替我擋了下來。
經過一番激烈纏斗,儘管佔居下風,但最后鳳湘翊還是用盡最后一絲力氣將那四人打倒在地。
「太好了!我們贏了!」我扶住傷痕累累的他,雀躍的淚水幾乎要溢出來。他疲憊地勾起嘴角,本想給我一個寬心的微笑,下一刻卻突然變得怪異。
他望著我的身后。「我想……不太好……」
我帶著疑惑回頭一看,原本的喜悅立刻煙消云散。
只見嬤嬤得意地朝我們走來,而跟在她身后的,是十多名彪形大漢。
半個時辰后,我坐在穿越必游景點之一,王都第一青樓「牡丹樓」閣樓的雕花凳子上,替身上有多處淤傷的鳳湘翊擦藥。
「對不起。」我掙扎了很久,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么,最后輕輕地吞出這三個字。都是我做事不顧后果,才會害他受傷!他從小生長在帝王之家,什么時候被人這么傷過?
「習慣了,不礙事。」習慣了?難道他從小就經常受傷?「倒是我差點就來遲了,妳怪我嗎?」他有些愧疚地望進我的眼睛。
我搖搖頭。「幸好你還是來了!不過你怎么會那么晚?」
「我留了消息給燿瞳,萬一我們真的遇上麻煩,也許他還能來救我們。」
我的心里一陣感動,原來他不是打算拋棄我,而是早已做好和我同進退的準備……不知怎地,他給我一種安心的感覺,是我上輩子都沒有人給過我的安全感。
「謝……」正想表達感謝,嬤嬤就推門進來,手上還捧著一個漆金托盤,上面是一套衣服及配飾。
「這是你的衣服。今晚就先歇著,明天準備接客。」
「接客?」我和鳳湘翊同時驚呼。
「妳……妳是認真的嗎?接客?我一個男人是要怎么接客!難不成妳這牡丹樓還收女客?」
「牡丹樓只收男客。」她鎮靜自若地說著。「所以你不能賣身,只能賣藝了。對了,你的包袱里有太監服,還有那剽悍ㄚ頭身上穿的似乎是宮女的衣服,你們總不可能是宮里的人吧!是戲班子?」
「對。」我極度敷衍地回應著。反正不管我說什么,她都只相信她想相信的,我干嘛浪費口水?
她的眼睛閃閃發亮。「那你會什么才藝?」
「跳舞。」我不假思索地說。我生前還是學校熱舞社的社長,跳舞算是我最拿手的事,不過我跳的是街舞啊!先不說古代人沒見過這種舞蹈,我要去哪里生出嘻哈音樂?
「跳舞好呀!」嬤嬤笑吟吟地點頭,我猜她心里一定正在盤算著如何賺大錢。
「可是我跳的舞風鳳凰王朝根本沒出現過,客人會有興趣?」
「沒見過才新奇!就這么辦了!明早練習,晚上開始接客。」
「有必要那么急嗎?一般不是都要先訓練幾個月?」一直沉著一張臉的鳳湘翊忽然開口。
「誰叫他放掉的是牡丹樓第二招牌『青牡丹』,我不補個更好的上去,要怎么向客人交代?」唉,只能說,一切天注定!
「喲,這丫頭的姿色也……」
我看見她正用驚艷的眼光打量著鳳湘翊,連忙厲聲宣示所有權。「他是我的丫環,妳休想動他!」我是男人可以不賣身,但鳳湘翊就難說了!
「哼,倒也是個美人胚子,不過身上掛著傷怎么服侍客人?既然她是你的丫環,就留在這伺候你吧。」
我稍稍舒了一口氣,但接下來她說的話又讓我想吐血。「對了,今后你的名字就叫『紅牡丹』。」
「紅牡丹?這名字也太俗氣了吧!該不會所有牡丹樓里的姑娘都叫『牡丹』?」我忍不住提出抗議。
「給你『牡丹』的封號是因為你的美貌抬舉你,姑娘們要到一定的等級才能擁有牡丹的名字,何況還是三牡丹之一的紅牡丹!」真是備感榮幸啊……我無言地抽了抽眉。
「好好歇息,想想要表演什么,明個兒我會親自驗收!」她把托盤放到桌上,嘴角勾起一個邪惡的微笑。「如果你想逃,我不反對,試試看就是了。」
我瘋啦!這間房間除了她進來,其他時間房門都是上鎖的,所以唯一的出口也只有那扇窗。不過,這里是六樓……
「這東西就當見面禮了。」她從衣袖拿出一個包著銀紅絲布的東西遞給我,摸起來軟軟的。
嬤嬤走了之后,我頓時渾身無力,癱坐在地上,絕望地看向鳳湘翊。「現在要怎么辦?」
他皺了皺眉,臉色也是不大好。「只能等燿瞳來了。」
「他不是還沒回來嗎?是不是也有可能根本沒接到消息?」
「嗯。」一聲輕輕的回答,又讓我的心情跌至谷底。看來現在只能自求多福了!
我低頭剛好看見嬤嬤給的包裏,好奇地動手解開。一見到里頭的東西,我瞬間滿臉黑線。
那是……類似水餃墊的物品。再看了看鳳湘翊,他的臉更黑。
我又拿起托盤上的衣物抖開一看,漂亮是漂亮但是……也真夠暴露的!
我沒多看幾眼便丟到一邊。現在的某人情緒已經夠不穩定了,沒必要再刺激他!如今重點是……明天接客要表演的舞!沒要音樂我要如何跳舞?
我的腦中靈光一閃,看了看一旁郁悶的人。「鳳湘翊,你會樂器嗎?」
「哪種樂器?」聽他這種語氣,似乎擅長許多樂器呢!
「例如古箏、琴、簫啊笛啊之類的!」
「都會。」簡單的一句話,讓我對他的崇拜又更進上一層樓。不過我想也是,生為皇子,一定是要學樂器的,只是不知道他竟會那么多樣樂器!
「那最拿手的呢?」我興致高昂地問著。
他冷冷地吐出兩個字:「琵琶。」
「琵……琵琶?」我不可置信地複誦一次。感覺琵琶就是女生的樂器啊!雖然鳳湘翊原本,也就是我現在的這張臉和琵琶擺在一起會是個很美的畫面……
「有問題嗎?」
「沒。」鄙視帶有性別刻板印象的自己……
事實證明,鳳湘翊的琵琶造詣媲美神的境界,而我萬萬沒料到的是,在他伴奏下的我的初次表演,會讓我成為「牡丹樓第一舞妓」,并且三日之內,在整個王都廣為流傳,牡丹樓花魁紅牡丹因而有了新封號:鳳凰王朝第一舞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5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