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水好多 好緊 好想要p_斗破蒼穹十大實力排名

第十七章 是男人就結束了 第十七章 是男人就結束了

「喂!等一下!你到底要帶我去哪里?」我驚惶失措地瞪著全棠的背影叫嚷著,但他完全無視我的大嚷大叫,拉著我的手腕不發一語地向前走。我使勁掙扎,試圖甩開他的手,卻只是徒勞無功。該死!這個人力氣怎么這么大?
最后我只能放棄,順從地任他帶著我走,同時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他的反應。
他一定是生氣了吧!氣我騙他?可我只是沒有跟他說實話,又沒有說過我不是鳳湘翊!
嗚嗚~他是不是惱羞成怒,要殺我滅口?燿瞳你在哪里?快點來救我啊!
終于,他停下了腳步。「你先站著不要動。」
「喔。」
他拿起墻上的火把,不知道做了什么,我腳下的地板竟帶著我緩緩轉動。
「媽呀!這是什么鬼東西?」我完全不顧形象地叫出聲。原來我站在一個機關上,而原先的墻壁竟是一道暗門,機關將我帶到門的另一側,一個陰暗偏僻的密室。
密室!他打算神不知鬼不覺地讓我從此消失在這世上嗎?想想我還真夠愚蠢,他叫我站著不動我怎就這么聽話真的不動?
這下可好了,不會有人來救我的……
他將火把放回去,轉身面對我,目光複雜,張了張唇正欲說些什么,我卻搶先開口:「那個,對于隱瞞我的身分,我道歉。你要生氣的話我沒話說,不過不是現在吧?宴會還在進行呢!兩國皇帝就這么跑了出去,要里面那些大臣們怎么想?」意思就是要是你現在敢對我怎么樣的話,鳳凰王朝不會坐視不管的!
「你……真的是鳳湘翊?」
我暈!思考了老半天問的竟只是這個?難道我會瞧不起他到找個人冒充我交差?
儘管如此,我還是語氣堅定地回答他。「沒錯,我是鳳湘翊!」
他的琥珀色大眼閃過各種情緒,深吸了一口氣,又長吐了一口氣后,帶著那上戰場赴死的表情,以彷彿使盡全身力氣的口氣問道:「所以……你是男的?」
我徹底無言。為什么這個問題會放在「我是不是鳳湘翊」這個問題之后?都承認了我是鳳湘翊,性別還有什么好懷疑的?
好吧,雖然我的樣子的確不像男人……但是他該不會要告訴我,他正懷疑鳳凰王朝的皇帝其實是個女人吧?
「我是真真正正的男人,需要我證明嗎?」我差點就要抓起他的手放到我的胸前,一如我對牡丹樓嬤嬤做的事。
「我需要一點時間。」他一臉糾結,轉身背對我,重複著吸氣吐氣的動作。我沒說話,只能耐心等待。看他的樣子,不像是生氣,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有著澄澈如玻璃珠的一雙眼,本以為他會是個很好懂的人。然而此刻,我并不懂他。
終于,在我快要睡著之前,他轉回身來,眼睛里已沒有迷惑、猶豫,而是像初見時,那般純凈無雜質。
「關于今日下午我對你說的話……」
「那個啊!你放心好了,我不會當真的!我會當成你從未說過那些話。」我由衷地保證著。
「這樣最好。今日之事,是我的失誤。」他垂下眼眸,臉上看不出半分情緒。
「這樣啊……我知道了,但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呀!」我乾笑著說道,試圖化解尷尬的氣氛,也壓下心中那股小小的失落感。
我到底在失落什么?他的反應是正確的,這么做也是正確的,但總覺得不該……這么容易就結束了。
明明不喜歡人家,明明知道那只是個錯誤,卻又不想他輕易放棄。我還真是卑鄙的人啊!
他沒多說什么,只是勉強擠出一絲苦澀的笑容,轉過身去。「回去吧。」
一路上他都沒有說話,靜靜地走在前頭。我似乎可以感受到他和我刻意的疏離。
他轉身前那抹苦笑,莫名地讓我難過。這么悲傷的表情,并不適合他!雖然我和他不過才見過兩面,但我還是比較喜歡在御果園時和我開開心心分享荔枝的他。
知道我是男人后,決定要和我保持距離了嗎?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中就回到了通霄殿。
「陛下回來了!」「皇上!」
通霄殿里正吵得不可開交,眼看就要拔劍相向的眾人見了各自的主子歸來,紛紛向我們涌過來。
「皇上,微臣無法守在皇上的身邊保護皇上安全,請皇上治罪。」燿瞳第一時間出現在面前,單膝跪下等著我訓斥。
我拍拍他的肩膀。「沒事,這怎么會是你的錯?」
都說是密室還那么容易被找到的話,全棠就該檢討了!
「皇上一切安好?」他揚起眉毛,像是在問我發生什么事了。
「不用擔心,我很好。」我對他微笑,同時偷偷看向被群臣簇擁著的全棠。他的臉上再沒有了黯然,只剩下君王的威儀。
「耽擱了歡迎宴會,寡人在此向從鳳凰王朝遠道而來的諸位貴賓表達歉意,現在宴席可以繼續進行了。」他面無表情地宣布道,大臣們見他臉色凝重,也不好再追問細節。
待我在位子上坐定,一旁悠閑吃著蓮蓉酥的陳曦沒有說半句話,只是帶著促狹的微笑在我和全棠之間來回掃視,然后意味深長地點點頭。
我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那是什么興奮的表情?這家伙,上輩子肯定是個腐女!
「我說愛妃啊,妳名義上的丈夫,也就是我,消失了好一段時間,妳就不會假裝一下擔心我,詢問我發生什么事了嗎?」我擠出完美的甜笑,「含情脈脈」地望著陳曦低聲道。
她從容不迫地端起蓮花茶,啜了一口,然后用嗲到極致的聲音回答著:「兩個男人,以那么曖味的姿態走出去,又過了那么久才回來,回來后他的表情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就像是在哪里被人欺負了!臣妾敢問皇上,是否一時忘了自己的『身分』,把人家給吃了?」
「吃妳的大頭!」我毫不留情地重重踩了她一腳。「別把妳那腐化的歪腦筋動到老娘身上!」
就在我和陳曦一來一往斗嘴的同時,場內突然變得一片黑暗,原先鼎沸的人聲在此刻全部安靜下來。
我立刻繃緊神經,提高警戒。他們究竟想趁著黑暗做什么事?刺殺?全棠會那么白癡不懂得避嫌嗎?
忽然,一陣華麗帶著異國風情的樂聲響起,打斷了我的思緒。伴隨著音樂,兩列手持紅色蠟燭的曼妙女子緩步進入會場。
我驚呆了,感覺身旁的陳曦身體也震了一下。
我現在到底是在天羅國皇宮,還是在牡丹樓?天羅國接待外賓的表演一向如此「香豔」?
那些女子臉上蒙著紅色面紗,瀑布般的長髮并未綰起,而是自然垂下,恰到好處地遮住豔紅的抹胸。
沒錯!是抹胸!她們的上半身竟只有一件抹胸!而下半身則是一件紅色短裙,同樣豔紅色的薄紗綁在腰際,長度及踝,行走時修長白皙地美腿若隱若現,引人無限遐思。
究竟是天羅國民風本就這么開放,還是為了討好賓客特意準備的?
那些舞姬們圍成一個圈,將手上的蠟燭擺在地上,場中頓時出現一個彷彿用聚光燈照射出的光圈。
就在舞姬退下的同時,一名女子踩著婀娜的步伐,邊舞邊走進那圓圈里。
想必這女子就是今日表演的主角了吧!
她的臉上亦罩著面紗,衣著與方才那些舞姬并無太大差異。不同的是,她的衣服是淡紫色的,雪白纖細的手臂上戴了數個金臂環,而裸露的小腹上有著以金色涂料精心繪上的繁複花樣,如玉地赤足掛上了一串金色鈴鐺,隨著移動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
她也像全夜一樣,有著一頭金髮,在燭光的照映下閃閃發光!
這樣的華貴之氣,不是一般舞姬能擁有的!莫非她是全棠的哪位嬪妃?全棠捨得讓自己的妃子在眾人面前賣弄風情,跳豔舞?
她一舉手、一投足皆是數不盡地嫵媚、挑逗,看得出排練已久,每個動作柔媚不失力道,魅惑卻不風騷,是男人看了都會熱血沸騰!可惜精神上我是女人。
奇怪,總覺得這支舞好像有哪些怪怪的,就差那么一點就可算稱上完美了,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呢?
而且,我為什么有種她從始至終都在注視著我的感覺?彷彿這支舞是為我一人而跳的,彷彿她獻上這支舞蹈是為了……勾引我?
我帶著探究,直接望進她凝視我的眼眸里。這一刻,我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
她的眼睛里,有熱情,有羞怯,卻沒有跳豔舞時該有的妖媚,所以舞步才會和氣質搭不起來,不夠成熟嫵媚!就像小女孩偷穿媽媽的高跟鞋,卻也不失可愛動人。
她大概是第一次跳這種類型的舞吧!眼神才會隱隱透露出她的青澀。
不過經由這一瞥,我確定她真的是在看我。難道她認識我?不,還是認識鳳湘翊?
最后,她以一個精采的劈腿動作,結束了這支舞。頓時掌聲四起,通霄殿里恢復了原先的光亮。
她緩緩起身,摘下面紗向我和全棠的方向輕輕一褔。「寶恩在此見過皇兄、皇嫂,見過皇上、嫻妃娘娘。」
寶恩……該不會她就是傳說中,「熱情奔放」不輸全棠的寶恩公主吧?
我的頭開始疼了,「熱情」的女人陳曦一個就夠我受的了,這公主不知道又會做出什么恐怖的事來?

第十八章 難以消受的熱情 第十八章 難以消受的熱情
「喂,妳還要在這里待多久?」陳曦放下舔得乾乾凈凈的琉璃碗,滿足地擦擦嘴巴,然后才「施捨」般回頭瞥了我一眼。
吃吃吃!這女人怎么無時無刻都在吃?是餓鬼投胎嗎?重點是,身材還是一樣完美……唉!
「我有多可憐妳還不清楚?不同情我就算了,竟然想趕我走?嗚~我要回家啦!」
「好啊!妳儘管回去好了。其實也沒什么,只不過是藐視人家國王,破壞外交禮儀而已。做好隨時開戰的心理準備就好了,真的沒什么。」她竟然開始修起了指甲,那輕鬆悠哉的語氣真令人不爽。
「算妳狠!」我冷冷地丟出回應,絕望地倒回床上,拉起錦被蓋過頭。
我當然知道任性回國的后果是什么,所以自從那晚夜宴后,我就一直躲在陳曦的逸華宮,整整一天!
本來還以為可以好好利用機會逛逛天羅國,結果呢?只能待著陳曦這里,「欣賞」她吃東西!就像好不容易昐到了畢業旅行結果卻下雨下個不停,只能被困在飯店房間里看電視,那種郁悶是用言語無法形容的!
導致這悲劇發生的罪魁禍首,就是那讓人無言以對的寶恩公主。
她不是長相讓人無言以對,相反地,要胸有胸要臀有臀要臉蛋有臉蛋,還同時結合了全夜的金髮和全棠的琥珀色大眼,是個擁有天使臉孔、魔鬼身材的……惡魔!
沒錯,她是真真正正的惡魔!一個天真無辜,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完全不知道她已經快把人搞到崩潰的惡魔!
我開始懷疑全棠邀我來天羅國的目的,就是要藉由寶恩公主讓我精神分裂,不費一兵一卒便可輕易解決掉鳳凰王朝的皇帝!
但我可是個昏君啊!我對天羅國又不會構成威脅,何必這樣,非將我精神虐待至死不可……
「嘖嘖,到底是受了多少委屈,怨氣這樣的重……」陳曦幸災樂禍的聲音在身旁響起。她毫不留情地扯掉我的被子。「起來!我要睡覺了。」
「妳是豬嗎?妳的人生除了吃和睡還剩下什么?」我忍不住坐起身子朝她大吼。
她揚起一個壞壞的笑容。「還有……氣死妳嘍!要把妳搞到崩潰不是件容易的事欸!所以當然要好好吃飯睡覺,補充精力啊!」
我是不是腦充血了?怎么感覺腦袋昏沉沉的……
「唉呀!何必如此煩惱呢?乾脆就大大方方接受人家的心意嘛!何況人家身為一國公主都這樣放下身段倒追了。噢,對了,這有為妳準備香豔火辣的舞蹈呢!看在她一片癡心的份上,這樣逃避不理太沒良心了!妳說是不是?」
「妳還好意思提這個?」我白了她一眼。說到這件事就令人火大!那天在宴會上陳曦竟然十分「識相」地找了個肚子痛的爛理由提前離開,完全無視我可憐兮兮的求救眼神,所以那寶恩公主自然「順理成章」補上那空位,在我身旁開始對我疲勞轟炸……
《寶恩公主無言語錄精選》
語錄一:
寶恩公主:「我可以稱您『鳳哥哥』嗎?」
我:「呃……可以。」這位小朋友,我跟妳很熟嗎?
寶恩公主:「鳳哥哥喜歡寶恩今晚的舞嗎?」
我:「很好看。」至少這是實話。
寶恩公主:「那寶恩天天跳給鳳哥哥看好不好?」
我:「呃,這樣公主會太勞累了。」就算再好看的舞,天天看也會想吐吧!
寶恩公主:「寶恩不會覺得累啊!」
我:「是嗎?公主高興就好……」天!誰來救救我?
語錄二:
寶恩公主:「鳳哥哥,寶恩漂亮嗎?」
我:「嗯,很漂亮。」雖然客觀而論的確如此,但也太直接了吧!
寶恩公主:「那鳳哥哥喜歡寶恩嗎?」
我:「公主很可愛。」標準的答非所問,標準的故意迴避問題。如果是一般女生,聽到這種話就知道男生的答案是什么了。可惜她不是一般女生。
寶恩公主:「所以鳳哥哥會娶寶恩嗎?」
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我還是第一次被人求婚,而且是被女人求婚!
寶恩公主:「不行嗎……?」
我:「公主身分如此尊貴,終身大事應是鄭重考慮后挑選最適合公主的夫婿,豈能這般輕率決定?況且我已經有了許多妃子,公主甘心與他人共侍一夫?」而且按照輩份來算我還是她堂哥耶!不知道近親結婚小孩很容易得到遺傳性疾病嗎?好吧,她怎么會知道……
寶恩公主:「這樣啊……沒關係,不然換我娶鳳哥哥!」
我:「噗!(噴茶)」
語錄三:
我:「公主為何想要與我成親?」
寶恩公主:「因為喜歡鳳哥哥啊!」這小妞知道什么是「喜歡」嗎?
我:「公主與我見面不過半個時辰,根本不算真正認識我,究竟是喜歡我哪一點?」
寶恩公主:「因為鳳哥哥漂亮呀!寶恩從小就決定以后嫁的夫君絕對不能長得比夜哥哥丑!」夜哥哥,是指全夜嗎?這樣她很有可能一輩子嫁不出去吧……這個膚淺的女人!只因為我長得好看就要嫁給我(娶我?!)?我還是第一次有了想親手毀了這張臉的沖動……
就這樣,一整個晚上我都得乖乖坐在那里接受精神折磨,儘管我不停向全棠和全夜發射求救光波,他們都只是擺出一副「愿上帝保佑你」的悲壯表情,更別提我那早就回寢宮逍遙的「愛妃」!嗚~這就是所謂的「世態炎涼」吧!
「生氣了?」陳曦拉拉我的衣角,換上認真的表情看著我。
這家伙總算知道害怕了吧!要是我不理她,看她這多話的女人要怎么活下去?
不過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負的!我撇過頭,鼓起腮幫子繼續假裝生悶氣。
「喂……妳不要生氣啦……」她又拉拉我的袖子,聲音中摻著些許害怕。
就在此時,殿外傳來一陣喧雜聲。「公主!您不能進去!奴婢說了皇上不在這里面!」
公主……我是不是聽到了什么可怕的名詞?
「別騙我了!整個宮里我都翻遍了,鳳哥哥一定是在這里的!」那清亮的聲音……那莫名其妙的稱呼……不需要再確認了!
竟然找來了這里!這里可是她「情敵」的地盤耶!
「陳曦救我!」我緊緊拽住她的手臂,此刻的表情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妳這哪里可以躲?床下?衣柜?」我驚慌地正欲跳下床找個藏身之處,陳曦卻只淡淡說了句「來不及了!」,一把拉住我的玄色腰帶,抽掉。
「妳要做什么?」我瞪大眼,驚恐地看著她。因為她的舉動,我的衣襟完全敞開,露出了珍珠般瑩潤光滑的胸膛。
她卻伸手拔掉她頭上的髮簪,讓一頭烏絲傾瀉而下,然后用力把我推倒在床榻上。
「我在救妳!」她俯在我耳畔低語,現在我們兩個的姿勢……非常引人遐想!
我還來不及反應,寶恩公主就已興沖沖地出現在房里。「鳳哥哥!你果然在這里!」
「妾身見過公主殿下。」陳曦懶懶地坐起身略一施禮,語氣帶著一絲不悅,彷彿被人打攪了什么好事。
我坐起來,愣愣地看著她自導自演。這女人上輩子讀的其實是戲劇科吧?
「嫻妃娘娘好久不見了。」全寶恩敷衍地揮了揮手,一整個忽略陳曦的「用心良苦」,彷彿眼前什么事都沒發生地朝我走來。「鳳哥哥,你是不是……在躲著寶恩?」
「沒有啊。」我幾乎是反射動作地回答道。唉,睜眼說瞎話久了就會變成習慣。
「那為什么每次寶恩要找鳳哥哥,鳳哥哥都不在?」她的聲音帶著哭腔,那可憐兮兮的模樣讓我覺得自己真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我到底做錯了什么……
「因為皇上和臣妾,有要事要忙。」陳曦乾脆直接掛在我身上,白皙的手指勾著我的髮絲隨意把玩著,聲音嬌媚到讓人全身起滿雞皮疙瘩。
她一定是被氣到了吧!竟然有人可以白目到如此境界!我的自目和全寶恩相比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哪知那天真無邪的公主仍一臉迷惑地繼續問道:「忙?忙什么?」
只見陳曦勾起一抹邪惡的微笑,緩緩地回答:「生、孩、子。」
我感覺有一顆原子彈在我腦袋里爆炸!這女人竟然這么直接……都不害臊嗎?
全寶恩先是呆呆地愣在原地盯著黏在一起的我們兩人看了許久,接著白凈的臉龐上慢慢浮現兩朵紅云。「寶恩先告退了!」最后她扔下一句話便飛也似地逃了出去。
陳曦滿意地笑了笑,起身坐好,整理凌亂的衣服。「妳要怎么謝我?」
「喂喂!什么『生孩子』?對一個才十三歲的小妹妹這么說太直接了吧!」

我沒理會她,一開口就先狠狠數落她一番。教壞小朋友,不應該!
她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伸手拿了放在床頭的珠翠簪子,在腦后綰了個鬆鬆的髻。
「不然呢?難道要告訴她『我們在下面水好多 好緊 好想要p_斗破蒼穹十大實力排名做愛做的事』?跟妳賭,她絕對聽不懂什么叫作『做愛做的事』!」
我低頭不言。她說的完全正確。
呼……不管怎樣,總算得救了!這幾天寶恩公主應該都不會再來煩我了!
想到這里心情極好,抬起頭對著陳曦說道:「欸~我們出去……」
話說到一半,突然一只狼爪朝我伸過來,在我平坦的胸膛上肆無忌憚地摸了一把。
「妳要干嘛!」我立刻跳起來大叫著,連忙抓了腰帶把衣服束得緊緊的。
「哇塞!觸感還真好!跟絲綢一樣細緻光滑呢!」她意猶未盡地搓摩著剛才摸過我的指尖。
「變態!」我邊咕噥著邊退后,與她保持一段安全距離。差點忘了這女人是只狼!
「不過妳是不是有偷偷鍛練身體?我記得昏君之前的身子是沒有肌肉的啊!」
「妳還看過鳳湘翊的身體?」我繼續大叫著。不知道為什么,心里有點不是滋味!
「妳忘了嗎?幾個月前我幫妳換過女裝啊!妳干嘛反應那么大?」她一臉莫名其妙。
「沒什么!呵呵~」我傻笑著,趕緊轉移話題。「因為古代沒電視沒網路,我晚上閑著無聊只好做做仰臥起坐、俯地挺身之類的培養體力,不知不覺就長了一些肌肉了,呵呵……」這是實話。前世練舞操體力慣了,現在沒有那么大的運動量老覺得怪怪的,于是閑來無事便練練體能。雖然沒有韓國男明星的明顯胸、腹肌什么的,卻也算有了些恰到好處的線條。
「是喔。」她了解地點點頭,沒有再追問下去。好險……陳曦還不知道鳳湘翊仍存在這世界上,差點就露餡了。
「不說這個了,我們出去走走吧。一直待在這宮里我都要發霉了!」
她懶懶地打了一個哈欠,脫了鞋襪呈大字形躺在床上。「都說了我要睡覺,妳自己去吧。」
「懶女人!」我鄙視地對她搖搖頭。「小心身材走樣!」
她的聲音卻突然變為甜膩。「反正我又不愁嫁不出去,是不是呀,相公~」
我的眉角抽了兩下。這女人在發什么神經?
我懶得理她,不屑地哼了一聲后離開房間。「算了!我去找燿瞳陪我。」
之前初到天羅國皇宮時,曾稍微逛過永樂殿四周的宮廷景致,其中又以御果園最令我印象深刻。原以為那時看見的美麗景貌已足夠讓我讚嘆一輩子了,直到現在才發現那不過是這偌大宮殿中的一小部分罷了。
我拉著燿瞳穿過一道又一道拱門,像個觀光客好奇又興奮地在迷宮般的曲廊間穿梭探險。
眼下荷花開得正盛,白荷、粉荷在池里隨著微暖的風搖晃生姿。雪白、嫩粉、以及荷葉的翠綠拼貼成一幅絕美的風景畫;絢爛的夕陽讓荷葉上晶瑩剔透的水珠染上了一層金色,彷彿一顆顆金色珍珠在玉盤上跳動著,煞是可愛!
如斯美景,光是看著就讓人有種微醺的感覺。我閉上眼睛,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渴望將這清雅的荷花香氣盡數品嘗。
「皇上喜歡荷花?」燿瞳好聽的嗓音悠悠地從身旁傳來。
我輕輕點頭。「只要是美的事物都喜歡。對了,以后沒有旁人在的時候就別叫我皇上了,你不會把我跟鳳湘翊搞混嗎?」
「皇上是皇上,皇上是主子。」嗯……好難懂的一句話。算了,他高興就好!
「那么燿瞳喜歡荷花嗎?」
他揚起了一個淡淡的微笑,倚在欄桿上伸手碰了碰花瓣上的水珠。「母親最喜愛的花就是荷花,因此父親為了母親在宅里建了一座荷花池。小時候荷花盛放的季節一到,母親便會帶著微臣到池邊的亭子賞荷,一坐就是好幾個時辰。所以……微臣應該也算是喜荷的吧!」
「我很抱歉。」我低聲說道。燿瞳的母親,過世了……
「沒事。」他輕嘆了一口氣,轉頭微微皺起眉看著我。「破壞了皇上賞荷的興致?」
「哪兒的話。」我露出個安心的笑容。看來他真的沒事!
現在才注意到,燿瞳今日的衣服是寶藍色的。
我突然有種孩子終于成材般莫名的感動。「你總算沒有再穿得一身黑了!」
「很奇怪吧!」他看了看自己的衣裳,靦腆地笑了笑。
「不會呀!」這顏色和他湛藍的眼珠很配,使他除了平時的干練外,更多了一份高貴。
不過他腰間的流蘇……依舊是黑色的。
「我說,燿瞳,其實你很喜歡黑色對不對?」
他沒回答,算是默認了。
真想拿塊豆腐砸死自己!人家就愛穿黑色的衣服,我還自以為是不準他穿……
「對不起,以后你想穿黑衣服就穿……」我話還沒有說完,卻看見他臉上表情變了。
「參見陛下。」燿瞳對著我的身后恭敬地點了點頭。
「免禮。」
這聲音……果然同在一座皇宮,早晚還是會遇到啊……
我轉過身去,若無其事地對他微笑。「又見面了,陛下。」
「皇上怎么在這里?」他的語氣很客套,彷彿是在跟一個沒見過幾面的鄰國皇帝說話(這不是事實嗎?),彷彿我們之間從來沒有之前那些交集。
「我在永樂殿悶得慌,便出來走走。」
「原來是這樣。」說完他便沉默了。我有些氣結,就算我是男人,做朋友也可以吧!我們之間非得生疏成這樣嗎?我寧可他像全寶恩那般熱情得讓我無所適從,也不愿他成天刻意冷著一張臉對我。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得先跨出那一步,打破這僵局!
「陛下可否陪我逛逛?」我堅定地看著他的眼睛。
他的琥珀色眸子里閃著複雜的幽光,像是在掙扎著什么,最后還是輕輕點了頭。「好。」
我看向燿瞳給了個眼神,他便退了下去。
我們并肩走著,他仍舊不發一語,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沒辦法!看來我只能把話講明了。「你打算一直這樣下去?」
「什么?」他別過頭去。竟然給我裝傻?
「你打算這樣對我疏離到什么時候?這不是你的真性情!就算無法當朋友,也不用像對陌生人一樣對我吧?」
「我……」
「你討厭我嗎?」
「沒有!」他立刻猛搖頭。
「這就對了嘛!雖然我是個男人,男人之間也是可以有屬于男人的友情啊!我們相處得還算愉快不是嗎?」我真誠地看著他。
他一副糾結的樣子,深深地望著我好一陣子,才突然沒頭沒尾地冒出一句:「如果你不是鳳湘翊該有多好……」
我無言,果然糾結點還是因為我是個男人。
我嘆口氣。「但我就是鳳湘翊,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你若還是決定對我冷淡,我也無話可說,只是我是真的希望與你作朋友!」
他又掙扎了許久,最后總算露出了那可愛的笑容。「我知道了。」
「欸?」我還沒弄清楚他的意思,他已拉著我奔跑起來。
「走吧!我帶你去個地方。」他回頭給我一個燦爛的微笑,那瞬間,我彷彿看見千千萬萬朵小花在他背后盛放。
我是很欣慰他又變回初見時的模樣,但我們一定又得跑步嗎?
我愣愣地望著頭上的匾額,此刻心中只有一個感想:設計這座宮殿的人好沒創意!
御獸園?加上之前看過的御果園、御花園,該不會連「御茶園」都有吧?
「進去吧!」他示意站崗的士兵打開門,然后步調輕快地率先進去。
我趕緊跟上,同時警戒地觀察著四周,以免突然有只獅子或老虎沖出來撲倒我。
出乎我意料,這里沒任何猛獸,有的卻是些小兔子、小狗狗、小貓咪等溫馴的動物!我頓時以為自己來到了動物園里的可愛動物園區。
「原來你喜歡可愛的小動物啊……」我瞠目結舌地看著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全棠懷里抱著一只小貓咪,溫柔地撫著牠雪白的毛。
小貓咪似乎很享受他的撫摸,舒服地閉上眼睛喵喵叫著。
「對啊!怎么了嗎?」他抬起頭,嘴角還帶著關愛的微笑。他讓我想起了我的幼稚園老師。
「沒什么。只是我以為你會更喜歡兇猛一點的動物。」
「別看牠們溫馴,其實有時反而比老虎可怕!」他依舊帶著笑,右手指節輕輕在貓咪的頭上敲了一下。小貓不悅地吼叫了兩聲。
我贊同地用力點著頭。這根本就是他和寶恩公主的最佳寫照!
「你要抱抱看嗎?」
「好啊。」我接過他懷中的貓咪。小貓原先不安地竄動著,在我輕柔的撫觸下逐漸放鬆戒備,乖順地鉆進我的懷里窩著。
「對了,謝謝你的小白!」說到小動物,我才想起了留在宮里的那只小可愛。不知道鳳湘翊有沒有好好照顧牠?
「小白?」
「就是送我當生辰禮物的小狗。」
「其實,那只狗是寶恩送的。寶恩還有一只同樣品種的狗,『小白』是牠的哥哥。」
一人一只……是要當情侶狗嗎?這小妞原來老早就『心懷不軌』了……
「對了,寶恩她……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吧?」他有些抱歉地看著我,我卻從他眼神中發現刻意隱藏的同情。
「怎么會呢?」我邊微笑著邊咬牙切齒地說道。
遠遠地,一個身影朝我們這里走過來。
「陛下。」一名看來像是全棠貼身內侍的太監向我們一褔。「張大人已經在御書房恭候陛下了。」
「怎么辦?我和人有約了……」全棠抱歉地看向我,心中的失望全寫在臉上。
我笑了笑。「你儘量去忙吧。」
「你要繼續留在這里嗎?我讓人陪你。」
我將貓咪輕輕放回牠原本的窩。「沒關係,我隨你一同出去吧,我想再去逛逛其他地方。」
「好。」
就在我們走出御獸園的大門時,全夜恰巧經過此地。
「參見皇兄、皇上。」久違的絲綢嗓音響起。仔細想想自從到了天羅國后,有好一陣子沒見到全夜了。
「夜弟你來的正好!皇兄現在有要事要忙,你來陪皇上逛逛皇宮。」
「是。」他先是因為事出突然遲疑了幾秒鐘,然后順從地點點頭。
「看來皇上和哥哥處得不錯!」目送全棠離去后,全夜帶著寬慰的微笑對著我說道。
我聳了聳肩。「算是吧!」至少今天我和全棠「和好」了。
「夜王這個時間怎會到宮里來?」
「三日后要舉行豐年祭,所以前來宮中討論儀式細節。皇上要是有空的話,屆時可以來觀禮。天羅國的豐年祭算是年度大事。」
「朕會出席的。」我立刻爽快地答應。最喜歡看熱鬧了!
「那么皇上現在想先去哪里逛逛?」他的臉上仍是帶著淡淡的笑,如冬陽溫暖人心。「游湖?賞花?還是射箭?」
我換上了祈求的表情,說出了積在心里已久的愿望。「如果夜王不嫌麻煩的話,朕想出宮看看!」
儘管天羅國的皇宮再華美,我卻實在是受夠了圍墻高筑的宮殿了!我比較有興趣的是天羅國和鳳凰王朝截然不同的市井民情!
「出宮啊……」是我看錯了嗎?我彷彿看見全夜的臉上閃過一絲……恐懼?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6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