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小嘴H_斗破蒼穹第三季更新

第二十六章 真他媽的腹黑世界 第二十六章 真他媽的腹黑世界
痛死了!明明是個女人為什么手勁這么大?看來粗魯的女人不只有陳曦而已……
我揉著痠痛的脖子,緩緩睜開眼睛。我不是在皇宮里……
我吃力地用雙手撐起上半身,環視四周。
這是一個全然陌生的房間,房間里沒有過多擺設,只有最簡單的木桌木椅。
感覺到喉嚨有些乾澀,我起身下床,走到桌邊替自己倒了一杯水。茶杯剛送至唇邊我便停下了動作。在陌生的地方,還是不要亂喝東西比較好。
我頹然地放下杯子,這才注意到有人幫我換了身乾凈的衣服,手上的血跡也被清洗乾凈了。血跡……對了!不知道月疏桐怎么樣了?
我匆匆推開門,才剛踏出房間,便被一名一樣是黑衣馬尾頭的女子攔下。「皇上請留步。」
「月疏桐在哪里?」我問,聲音沙啞堪比山里的妖怪婆婆。
「大夫已替月大人解了毒,月大人現在正在西廂房休息著。」
「我要去看看他。」既然她不是我鳳凰王朝的子民,我也不必自稱「朕」。
「有人照顧著月大人,皇上不需操心。」她臉色溫和,但語氣里卻有著不容抗拒。「幫主吩咐待皇上醒來,勞駕皇上前往前廳。」
我輕嘆一口氣。「知道了,麻煩妳帶路。」
我一邊跟在那女子身后走著,一邊打量著周遭環境。如果我沒猜錯,這里應該就是木蘭幫在天羅國的分部。
總覺得有哪個地方怪怪的……窗戶!沒錯!一路上我竟然沒看到半扇窗戶!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潮溼的氣味,我的胸口一直有種滯悶的感覺。難道現在是在地底下?
「現在是什么時刻?」我望著她的后腦勺問道。她的長馬尾隨著步伐擺動,晃得我一陣眼花。
「寅時二刻。」她回答,并未停下腳步或是回頭看我。不知怎地,她的聲音聽來有些耳熟,雖然她大部分時間都背對著我,但在房門外那短暫的照面卻好像似曾相識……
「我以前見過妳嗎?」
她腳步一頓,復又淡淡答道:「皇上記錯了。」
呃,她該不會以為我在搭訕吧?仔細想想,這句話根本就是被用到爛的俗爛搭訕臺詞……嗚~冤枉啊!我干嘛搭訕女人?她一定覺得我是個變態,看著背影就想要把妹!
「到了。皇上請稍待片刻。」她停在一扇門前,在門板上輕扣了兩下。「我是穆琴,皇上已在外等候。」
「請皇上進來。」清冷沒什么音調起伏的女聲從房里傳來,似乎是小黑帽。
「皇上可以進去了。」穆琴替我打開門,然而說話時卻始終低垂著頭不再看我。這下真的是跳到黃河洗不清了……
我放棄挽回形象,無奈地步入房間里。
這里一樣沒有任何窗戶,是個充滿壓迫感的密閉空間,還好四周墻上明亮的燭火掃去了陰暗的氣氛。房間中央有著一張長桌,慕容桑榆和小黑帽正站在長桌的一側。
我驚奇地發現慕容桑榆十分高挑,幾乎和現在的我差不多身高。古代女子可以長到這么高還真是少見!
「皇上請坐。」小黑帽朝桌子另一側的椅子伸出手。她已脫去了黑色斗篷,我這才真正看清她的樣貌。
她穿著一襲冰藍蠶絲裙衫,青絲一樣是全部束起,用一條和衣服相同顏色的絲帶扎著。她的五官彷彿是用冰雕出來的,眼角眉梢皆帶著疏離的冷意。
突然覺得她和洛清秋莫名的速配,若是兩人在江湖上組一個「冰山夫婦檔」,只要一站出來,那「凍死你不償命」的眼神肯定立刻讓對手棄械投降!不過洛清秋有梓芙了,而這小黑帽……怎么有種適合當T的氣質?
雖然前世我一直很欣賞這種冷豔美,夢想著有朝一日可以成為一位又酷又有個性的美女(就是我那張柔弱的臉毀了我的夢想!),但她打我在先,我可不是會對欺負我的人笑嘻嘻的個性!
「嗯。」我不甚友善地應了一聲,逕自坐下。
她們跟著坐了下來,小黑帽似是察覺到我的敵意,也沒給我好臉色看。直到慕容桑榆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才一臉不情愿地說道:「剛才冒犯了皇上,我很抱歉。會這樣做也是因為不能透露我們的基地在何處,皇上深明事理,一定能體諒。」意思就是如果我不體諒就是不深明事理吧?這女人的道歉真沒誠意!
「當然。」我公式化一笑,而且還刻意表現得極致官腔,就怕她看不出我同樣也在敷衍她!要不是看在慕容桑榆的面子上,我才不會這么輕易屈服!
我定定地看著慕容桑榆,她依舊隱身于一件火紅色斗篷底下,銀色面具遮掩了她所有的表情,唯有那一雙玫瑰色眼眸回望著我,帶著打量與懷疑。
「這位是木蘭幫幫主,慕容桑榆。」小黑帽冷冷的聲音放柔了些,看來她還不是那么不識好歹。
我決定暫時原諒她,溫和地朝慕容桑榆一笑。「久仰大名。」
她略微頷首回禮。
「我是副幫主,緋寒櫻。」緋寒櫻的態度竟又回復到原本的疏離不屑,我嚴重懷疑剛才聽到的那瞬間的溫柔根本是我耳朵出了問題!
我懶得和她套交情,直接切入正題。「兩位對這次的刺殺有什么看法?」
「刺客是在天羅國中頗具名氣的山賊,根據刺客統領的供詞,有人出了鉅額雇用他們在山下等候,待兩個男人一下山,殺掉長得像女人的那一個。」她還挑釁地加重了「長得像女人」這句,我只是不以為然地笑笑。這又不是第一次了,想要藉此打擊我門兒都沒有!
慕容桑榆凌厲地瞅了瞅她,她臉色一沉,復又繼續說道:「他們不清楚委託人的真實身分,甚至連要刺殺的對象是鳳凰王朝的皇帝都不曉得,要從他們身上找出主使者看來是不太可能。」
我點點頭表示了解。「木蘭幫是從何處得來我遭遇危險的消息?」
「這個皇上就不需要知道了。不過皇上可曾對他人提起今夜會秘密外出?」
「除了月疏桐外沒有人知道,連我的御前侍衛都被我蒙在鼓里。」我邊說邊細細回想,忽然呼吸一滯,一陣徹骨的寒意從腳底竄了上來。我記得我曾和小陶子說過,要他通知月疏桐豐年祭后來找我……
「看來皇上身邊被安插了不少細作。」緋寒櫻看著我震驚的表情淡淡地說。
「麻煩木蘭幫替我調查我身邊的一個太監,小陶子。另外……內侍總管張學祿也一併調查。」到底……還有誰是我能真心信任的?
「知道了。」她了然地點了一下頭。
我擰起眉,將目光鎖在她身旁慕容桑榆的面具上。
從剛才開始,始終都是緋寒櫻在與我談話,而慕容桑榆自我在山下見到她起便沒聽她說過只字片語。照理說我好歹是一國的皇帝,她身為幫主難道不該表示些什么嗎?要不是她那一雙玫瑰眼仍炯炯地睜著,我還以為她睡著了!
「幫主不便開口說話。」緋寒櫻見我毫不客氣地打量著慕容桑榆,解釋的語氣中帶著顯而易見的不悅。
我一驚,原來是這樣……慕容桑榆不是不肯說話,而是不能說話!燿瞳怎么沒告訴我,這大名鼎鼎的木蘭幫幫主竟然是位啞巴?
「失禮了!」我對慕容桑榆尷尬地道著歉。「我不是有意的。只是和看不見容貌也聽不見其聲音的人談論涉及國家機密的事讓我不太放心。」
「你……」緋寒櫻氣得柳眉直豎,正欲開口教訓我,慕容桑榆卻抬起手制止她。
「幫主!」她向她搖搖頭,緋寒櫻儘管再不服氣,也只能安分下來。
慕容桑榆緩緩摘下斗篷的兜帽,便再沒了進一步動作,微抿起的唇顯示這已是她的極限。
我并未繼續要求她拿下面具,一來我不想和這位沉穩內斂的慕容幫主關係也搞僵,二來……光是眼前所見的風景就足以令我失神!
她還是人嗎?是妖精吧?
她的一頭及腰長髮披散著,居然是雪白的!不是老人家泛黃的那種花白,也不是燿瞳閃亮的銀白,而是如雪般地純白,白得纖塵不染!柔順的頭髮輕貼著臉龐,和那沒被面具遮擋著的白皙近乎透明的下半張臉竟幾乎要融為一體,顯得那若櫻花瓣粉嫩的薄唇分外惹眼。
這年代有染髮技術嗎?就算有也不會有人把頭髮全染成白色吧?
「頭髮是真的嗎?」我脫口問道。
她的眼中閃過片刻的錯愕,但還是點了點頭。
「酷耶!」我忍不住讚嘆著。她的頭髮竟天生就是白色的,這世界真是無奇不有啊!
直到察覺對面兩人以看外星人的眼神望著我時,我才收回驚嘆的目光,不自然地乾咳幾聲裝沒事。我又犯了搞錯重點的老毛病……
「皇上應該知道木蘭幫從不做沒有報酬的差事吧?」緋寒櫻冷著一張臉問道,似乎對我一直盯著慕容桑榆……的頭髮猛瞧十分不爽。等一下!她該不會真是個T吧?
我壓下想進一步了解的沖動,斂了斂神色。「妳們想得到什么?」
「皇上可否知曉天羅國國王曾和貴國的攝政王密談聯盟攻打桑國一事?」
「嗯。但這件事祈德王并沒有主動和我提起過。」
「我們希望以協助皇上查出幕后主使者為交易條件,請皇上不要侵犯桑國。」緋寒櫻正色道。其實忽略她那冷冰冰不討喜的個性,她的確是個出色的女強人!
「只要桑國不先犯我鳳凰王朝,我有什么理由攻打桑國?我決不會以百姓受戰亂的顛沛流離之苦換取史冊上開疆闢土的美名!」我鄭重而肅穆地宣示著。第一次這么強烈地感受到我是一國的帝王!我可以為我的百姓們做些什么,使他們盡可能遠離苦難!
慕容桑榆的眼中隱隱流露出驚訝與讚賞之色,而緋寒櫻則好像開始對我改觀,竟難得地朝我微微一笑。「如此,就當皇上答應了。不過祈德王可會私下與天羅國配合出兵?」
「只要我還坐在那龍椅上,他不至于未經我允許擅自調動軍隊,除非他想造反。」說到這里,我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造反……是不可能的嗎?鳳湘祈會不會安分守已了這么多年,就是等著那一刻?
「其實,我們還對皇上隱瞞了一件事。」緋寒櫻的聲音將我從思緒中拉回。「箭上的毒是委託人提供,一種叫作『斷魂散』的奇毒。此毒極為罕見,要不是木蘭幫曾輾轉見識過并鉆研其解毒之法,只怕月大人是難以救回。」
我強迫自己不去想像再也聽不見那銀鈴般的嗓音,看不到那似笑非笑的壞壞笑容是怎樣一個情景,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問道:「有何特別之處?」
「這種毒,只出現于鳳凰王朝。」
「看來真有人要造反了!」我冷笑,腦中迅速閃過許多人的面孔。是鳳湘祈?鳳湘云?還是鳳湘寧?呵,鳳凰王朝里要我這條命的人,應該不在少數吧?
「天就要亮了,皇上趁早回宮,若有進一步消息會派人通知皇上。」緋寒櫻向我走來,一副又要打我的樣子。
我趕緊護住自己的脖子。「既然我們是合作關係,不該有點起碼的信任嗎?」
她徵詢地望向慕容桑榆,慕容桑榆思考了片刻,終是點了點頭。
「有人會帶皇上出去,我們就不送了。等月大人甦醒后,會將月大人送回宮去。」
「麻煩了。」我向她們打了招呼,起身離去。
一走出房間,便看見方才帶我來的穆琴已在旁等候,不過她卻是換上了白色衣裙,長髮綰成了髻,是天羅國女子的裝扮。
「皇上請隨我來。」
「好。」我靜靜地跟著她走。奇怪……怎么她換了衣服后,感覺更眼熟了呢?我到底是在哪里見過她?
我們不斷拾級而上,我果然沒猜錯,這里真是在地底下!
微弱的光線漸漸出現在眼前,當穆琴掀開頭頂上的鐵蓋,帶我到達地面上時,我當場傻眼。
這地方我幾天前才來過,誰會知道神秘莫測的木蘭幫基地竟然是在……春香院底下!
搭配著熟悉的背景,我總算想起了為什么老是覺得穆琴面熟。
穆琴,琴兒,婉月身邊的服侍丫頭。
媽的!這是什么混帳腹黑世界?!究竟有哪個人是可以相信的?

第二十七章 所謂的背叛? 第二十七章 所謂的背叛?
「皇上!您到底到哪里去了?」當馬車一抵達宮門,張學祿便急急忙忙地奔上前來,連行禮都給忘了。
我淡笑看著他,心里五味雜陳。他當真不知我去了哪里嗎?「朕沒事,燿瞳呢?」
「湛護衛出宮尋找皇上了。皇上氣色不太好,要不要請御醫……」
「朕只是有些乏了。」我抬起手打斷他的話。一整夜奔波沒有好好休息,現在我的臉色一定難看得嚇人吧?「派人把他尋回來。」
「是。」他恭敬垂首,聰明地沒再多問。
「皇宮里可有因為朕不見而引起風波?」
「陛下命令此事不得張揚,但暗中派了禁衛軍尋找皇上。陛下已在永樂殿守了一整夜,因還要上早朝方才回宮小憩。」
全棠等了我一整夜?他怎么會知道我不在宮里?
按照燿瞳的個性,在他沒把我找出來之前不可能向全棠報告這件事,難道說豐年祭結束后,全棠還特地到永樂殿探望「爛醉如泥」的我?
深深的愧疚感涌上心頭。全棠是真心地把我當朋友一樣擔心著,我卻騙了他……
「先回永樂殿吧。讓彩珠準備一下,朕要沐浴更衣。」
「是。」
我仰靠在浴桶邊緣上,舒服地閉上了雙眼。氤氳的熱氣包覆著我的身體,將我白皙的肌膚染上一層誘人的薄紅。
熱水漸漸消除了我積壓了一整晚的緊繃與疲憊,我暫時允許自己放空腦袋,遠離那些煩心的事。
思緒開始游離,恍惚中聽見有人推門進來。
「彩珠?」我輕喚,眼睛仍是閉著。
腳步聲漸近,停在了檀木桶旁。「奴婢是青葵。」
青葵?沒聽過的名字。我疑惑地抬眸,眼前是一位宮女裝扮,約莫十三、四歲的少女,低垂著頭站在一旁,手里還捧著一盆玫瑰花瓣。
「有什么事嗎?」
當她抬起頭時,我看見那張稚嫩青澀的臉上有著遠超過年齡的沉穩,心里頓時有了底。
「幫主有東西要呈給皇上。」她從玫瑰花瓣中拿出一封信遞給我。
我隨手抓了一條乾布擦乾了雙手,接過那封信。
木蘭幫的辦事效率實在是高得令人咋舌……我一邊驚嘆著,一邊打開了那封信。
青葵面無表情地將玫瑰花瓣灑入我的浴桶里,如同一個服侍我沐浴的尋常宮女。
信上沒有任何沒必要的客套話,只有短短兩行字。
小陶子,禁軍統領左喬之暗人。
哈!連左喬也來湊一腳?我身旁到底有多少人對我這條小命虎視眈眈?左喬雖也是貴族,左家卻不是實力壯大到足以發動逆謀的上等名門,所以在他背后,一定還有更為龐大的勢力!
當我的視線移往下一行字時,我猛地倒抽了一口氣,險些拿不穩手上的信。雖然全身浸在熱水里,我卻再也感受不到一絲暖意。
張學祿……原來是他的人嗎?他在我身邊待了這么久,我卻從來沒有懷疑過……究竟是張學祿太厲害,還是我太遲鈍?
那個人果真不是個簡單的角色呢!居然在鳳湘翊還只是個駑鈍無可救藥的皇子時,就懂得在他身邊安插細作。一個監視著我一舉一動長達多時的人,為什么還能對我笑得如此燦爛、如此真誠?難道連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初次相遇,都是刻意安排好的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實在可怕!
我將信塞回信封還給她。「朕知道了,替朕謝過幫主。」
「奴婢會傳達的。另外幫主指示,如果皇上急欲返回鳳凰王朝,木蘭幫可以協助。」
慕容桑榆怎么連我在想什么都知道?我還正思索著該如何開口,她已率先表示,真不愧是木蘭幫幫主!
「這樣的話就拜託木蘭幫了!朕希望越快越好!」
接二連三的暗殺、王都里突然涌入的百姓,這種種跡象都暗示著鳳凰王朝將會有大事發生!如果走原先的路,還帶著一大群人馬回國,對方就會有足夠時間作好準備。我需要的是一條捷徑,一條探子為迅速傳遞情報專用的捷徑,在他們措手不及時一舉擊破!
「奴婢知道了。」她將那封信放至燭火之上。火舌逐漸爬上了信紙,燃盡所有秘密。「奴婢告退。」
青葵離開后,四周再次恢復了寧靜。我抱著膝,望著水面上飄動的玫瑰花瓣出神。
好累……我真的好累……
上輩子雖大都在考卷和作業中度過,卻不用像現在這樣,無時無刻都得提防著!因為不知道身畔的人究竟是朋友或敵人……
這種生活真的適合我嗎?我真的有資格作為一國之君嗎?
什么權謀計算我通通不懂!連自己的命都難以保住了,我該拿什么保護我的百姓們?
突然好希望鳳湘翊此時就在我身邊,輕柔地拍拍我的背,告訴我不用擔心,我做得很好……
我的眼淚無聲無息地滑落臉頰,緩緩滴進水里。撲通……撲通……
我將頭埋進膝蓋,放任自己短暫的軟弱。就讓我休息一下下吧!在這之后,我一定會堅強起來,迎接在前面等著我的一個又一個難題!
然而,老天似乎看我特別不順眼,連片刻的鬆懈都不允許我擁有!
我絕望地聽著凌亂的腳步聲漸近,房門被大力推開。
「鳳哥哥!」
我繼續將頭埋在水里。沒聽到……我什么都沒聽到……
「鳳哥哥鳳哥哥!你不要死啊!」
老娘才沒那么容易死!我眉角直抽,無言地抬起頭。這小妞總是能輕易把人搞到抓狂!
「公主您不能……皇上!」外面守候的宮女急忙跟了上來,顯然是一路追趕「非法入侵」的寶恩公主,卻在看到赤裸著上半身的我時瞬間僵住,羞窘地別過頭,一整個不知所措。
我嘆了一口氣。「妳們先退下吧。」
「是……」她們匆忙行了禮,恍惚著退出了房間。
我哭笑不得地望著正用雙手捂住臉的某人。「公主有事嗎?」
「那個……那個……」全寶恩難得的支唔其詞,讓我差點爆笑出聲。
「公主打算一直這樣和我說話?」我一邊說著一邊起身穿衣服。在她磨蹭掙扎又糾結許久,終于放下遮臉的手后,我已穿好了衣衫。
「鳳哥哥……」她的雙頰像熟透的蘋果,眼睛死死盯著一旁的柜子不敢正視我。
「公主怎么會過來?」
「寶恩聽聞鳳哥哥一夜未歸,害怕鳳哥哥真的出事,所以一接到鳳哥哥回來的消息就趕了過來……」
「真的出事?」我揚起眉,疑惑地問道。
「沒什么!」她的眼神開始閃爍,語氣極不堅定,一看就知道有鬼!
我走到她身前,雙手放在她肩上,以溫柔迷幻彷彿能將人催眠的嗓音說著:「寶恩不希望鳳哥哥出事,對不對?」
「對……」她目光迷離,暈乎乎的無知小女孩模樣害我心中罪惡無比!
看來我頗有哄騙純真少女的天分呀!說不定哪天也能加入木蘭幫……
我眨眨眼,繼續放出高伏特電壓。「那就告訴鳳哥哥!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真的嗎……?」她遲疑地絞著手指看我。能讓這天真無邪近乎白癡的小妞糾結這么久的一定是很嚴重的事!
我點點頭,表情誠懇到不能再誠懇。「當然!君無戲言。」
她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地面輕輕說道:「寶恩昨夜不小心撞見皇兄和夜哥哥在對話,聽到夜哥哥說……說……」
「說什么呢?」我依舊笑著,卻在心里豎起了中指。她還要磨蹭多久?是想急死我嗎!
「夜哥哥說,皇兄找鳳哥哥來只是要引開鳳哥哥,讓那……什么王……」
「祈德王。」我替她回答。
「對!就是祈德王!讓那祈德王有時間布署、整頓軍隊,而不是要鳳哥哥死,為什么鳳哥哥會出事?嗯……我只聽到夜哥哥說這些。」
原來這才是邀我來天羅國的真正目的!我調查了這么久,最后卻是從他們的好妹妹口中得到真正的答案……
這算是背叛嗎?不,所謂的背叛,是建立在雙方曾經真心對待過的基礎上。他們打從一開始就是有目的地接近我,作為領導者,為了天羅國的利益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是我自己天真地以為王者之間也能擁有純粹的友誼。
說什么是真心希望與全棠作朋友……說什么愿意當全夜兄弟般的好朋友……真是可笑透了!
我沉默地走在往全棠御書房的路上。細雨迷濛,像極了我此刻的心情。
說起來這還是自我到天羅國以來下的第一場雨……
我抬起手指,接下那冰涼的雨水。雨滴不斷地打在我的手指上、臉上、身體上,有一點刺痛。
「皇上!請您撐著傘吧!」張學祿拿著一把傘,苦言相勸著。
我看著他溼透的狼狽模樣,突然很想笑!我這主子不肯撐傘,害得他做奴才的也不敢撐傘呀……
「朕自己走走,你們都不用跟來了,傘也拿回去吧。」
「皇上……」他縱然為難,也不好再說些什么。「奴才告退。」
我停下腳步,仰起頭讓雨水恣意地拍打著我的臉。唯有這樣,我才能保持清醒!
下面的小嘴H_斗破蒼穹第三季更新 不知道過了多久,雨忽然停了。怪的是雨聲卻還持續著!
我睜開雙眼,正好對上了那雙琥珀色眼眸。
「早,陛下。」我扯出一個標準的笑容。
他的大眼睛里盛滿焦急與擔憂,似乎還帶著些許怒氣。「你昨晚到底……」
我抬手制止他,目光掃向他身后的隨從們。「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談。」
我和他并肩走著,他不理會我的抗拒,執意為我撐起一片天晴。
雨水清新的味道和他身上淡淡的檸檬草香氣混合在一起,彷彿有著安神的作用,讓我因淋雨而產生的輕微頭痛得到緩解。
一路上我始終保持靜默,他不時瞥向我,似是有眾多問題想問卻又不知如何啟齒。
直到我走進一間涼亭,他一收了傘,立刻走到我面前緊盯著我問道:「你到底怎么了?昨晚為什么要騙我?你一聲不吭地跑出宮究竟為了什么?」
「張學祿沒向你報告嗎?」我用袖子擦了擦石凳,逕自坐下,語氣平常彷彿在談論天氣。
他的瞳孔迅速放大,眼中涌起諸多情緒,最后平靜了下來,歸為一灘死水。「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的不只有這些。」我叉起長腿,雙手環在胸前看著他。「廢話就免了,我們直接談正事吧!幫助祈德王叛變,天羅國可以得到什么好處?只有和鳳凰王朝聯盟攻打桑國?如果我沒猜錯,依張學祿長久以來近身觀察所獲得的情報,你應該早就知道我并非昏君!所以除掉我,就等于是為天羅國除掉一個心頭大患,我說得對不對?」
「沒錯!我早就看出你并不如表面上昏愚,和祈德王相比,你會是個更難對付的角色!藉此機會不僅能除去一個潛藏的威脅,還能獲得戰力攻下桑國,我身為天羅國的國王,沒有比這更好的選擇!」
我驚詫地怔了一下,不是因為他的話,而是訝異他居然會如此坦白地告訴我。
「但是我沒有要你死!」他蹲下身平視我,凌亂的呼吸顯示他的急切。「以前沒有,現在更沒有!當初和鳳湘祈的約定只有將你拉下皇位,并沒有要取你的性命,因為我敬你是個人才!遇見你之后,我曾經后悔做了這個決定,但是我不能為了一己之私壞了國家大事!因此我警告鳳湘祈,要是他膽敢傷你半分,協約立即破裂,我還會派遣大軍攻打鳳凰王朝!可是他竟……」他緊握起拳頭,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憤怒!
從他的話中我明白了,這次刺殺行動的幕后主使者,是我的好哥哥鳳湘祈。
我不屑地揚了揚嘴角,直直望進他的雙眼,想要拆穿他的虛偽。「少矯情了!我死了對你豈不是更好?你為什么要為了我毀掉協約,甚至不惜出兵?」
他笑了,笑得非常苦澀凄涼,帶著深深的哀怨與自嘲。「因為我喜歡你。我說過了,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歡上你了……」
我倏地瞪大眼睛,全身如同被急速冷凍般無法動彈,張著嘴不可置信地望著他老半天,最后只吐出了一個字。
「啥?」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6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