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被別人扣好爽_斗破蒼穹邪惡納蘭嫣然

第三十一章 二分之一,算高了 第三十一章 二分之一,算高了
「你……不是認真的吧?」我顫聲著詢問他,心一陣狂跳。
「我是認真的。」他的眼中絲毫沒有玩笑成分,聲音堅決完全不像是隨口說說。「既然妳死了,我也就無法換回我的身體,更別提實現理想。我已經查出當初毒害我的兇手,再無懸念,與其等……與其等著生命終止那日到來,倒不如早些解脫,重新開始。」
「是這樣啊……」我垂下頭,不讓他發現我臉上的失落。真可悲!我又開始自作多情了……我算什么東西?竟會產生我死了他也無法獨活的錯覺……可笑至極!我對自己搖搖頭,甩去那異想天開的念頭。「不過……」我抬起頭,正好撞見他眼里閃過一抹不忍之色。
他為何會不忍心?難道他察覺了我心里的想法?
但當我想要看得更清楚時,那瞬間的不忍已然消失無蹤,恢復一片清明。「不過什么?」
只是我看錯了吧……我在心底苦笑著,神色卻是如常地說道:「不過即便你回不去原先的身體,你還是可以活下去啊!憑你的才智,一定可以把自己弄出宮,重新開始生活。雖然一輩子都得是女身,但活著總比死了強!」
我要他好好活著!我不會大言不慚說要他為了我好好活下去,但只要他仍然活著就好!我甚至無法想像他死去!
呵……什么時候開始,我已中毒如此之深?
「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他的聲音異常低啞,彷彿在喃喃自語。
我探究地盯視著他,想要看清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卻是溫和地對我笑了笑。「只要妳安然活著,就不會有這樣的機會,所以別想太多了。」
「好。」我輕輕點頭,舒了一口氣。不知怎地,剛才那一剎那間心頭掠過一絲不安。應該是我想太多了吧……
「小心!」怔忡間,只聽見鳳湘翊一聲大喊,我已被他一把拉入懷中,鼻間全是他的馨香氣息。
「怎……怎么了?」我的頭抵在他的肩膀上,全身僵硬不敢妄動,腦袋已快要停止運作。好近……這是我第一次離他這么近……
「有箭!但似乎不是要取妳性命。」他的溫柔聲音在耳邊響起。大腦持續當機……
「皇上、主子,發生什么事了?」副駕駛座上的燿瞳聞聲掀簾查看,當他看見我們有些曖昧的姿勢時,聲音頓了頓,雖然我背對著他,也知道他現在肯定是窘迫地別過頭去。
我連忙離開鳳湘翊的懷抱,回到我原本的位子,順順頭髮整整衣襟裝沒事。
「沒什么,有人射箭傳信。」鳳湘翊十分淡定地答道,和我彷彿被人撞見偷情般的心虛南轅北轍。唉,這又沒什么!我自個兒在那大驚小怪干嘛?
「傳信?」我邊問著邊轉頭一看。距離我右邊太陽穴兩公分處的車廂木板上插著一枝箭,一枝綁著字條的箭。
我顫抖著手拔下那枝箭,解開字條一看。
明晚子時,鳳凰山下洞穴。
讀完字條后,我首先感受到的不是即將決戰的緊張憂慮,而是深深的憤怒!憤怒!
穆琴和青葵這兩個缺德的女人!傳信的方式百百種,為何偏要以如此危險的方式?要是她們射歪個幾公分,我還有命讀信嗎?呼……真不曉得她們是對自己的箭術太有信心,還是太看得起我的運氣!
「既然皇上和主子沒事,那微臣就先退下了。」燿瞳的臉微紅,垂下頭退了出去。奇怪!他也尷尬的太久了吧……
「信上寫些什么?」鳳湘翊同情地望著被我揉爛的字條。
我趕緊鬆手攤平紙條,隨后又覺得太過矯情而停下動作。算了!我就是粗魯怎樣!反正也不是一兩次了(某人自暴自棄中……)!
「鳳湘祈明晚子時,會在鳳凰山下洞穴召開大集會。」
「終于到了決戰的時刻了嗎?」他垂下眼眸,輕嘆了一口氣。自己的哥哥籌備多時,聚集人馬準備將他拉下皇位,甚至企圖殺了他,他的心里豈會好受?
「如果我們成功壓下叛變,你要怎么處置鳳湘祈?」弒君加上逆謀,這可不是斬首就足夠的滔天大罪!可是鳳湘翊他……真的忍心處他的親哥哥死罪嗎?
「褫奪封號,發配邊疆。」他淡淡地說,平靜的聲音中卻感受的到他的隱忍。
「你的一時之仁也許會為你帶來無限隱憂!」我提醒道。并非我無情,只是歷史上已有太多類似的案例了!我不是圣人,與其看到鳳湘翊將來被暗算,我寧愿現在就了結鳳湘祈,永絕后患!
「兄弟相殘這樣的事,我還是做不出來。」他搖頭苦笑。「可能我并不適合當皇帝吧!」
「不是這樣的!孔子不是一直推行著仁政嗎?孟子也說過仁者無敵!仁慈的君王才懂體恤百姓。其實也不一定要殺了鳳湘祈,提防些就是了,說不定他從此改過自新呢!」我只想著安慰他,就算完全推翻我先前的立場也沒關係。
「希望真是這樣……」他輕嘆,總算舒展笑容。
「假如我們輸了,下場又會是如何?」我伸手探出窗外,接了幾滴冰涼的雨水。最近幾日的天氣總是這樣陰沉沉的,細雨不斷,彷彿在暗示著什么。
「死。到了這個地步,皇兄是不會放過妳的。」他鄭重而愧疚地望進我的雙眼。「我真希望現在就能和妳換回來!」
換回身體,然后自己去死嗎?「想得美!就算現在有辦法交換,我也不想跟你換!鳳湘祈太讓我不爽了,老娘要親手制裁他!」我握了握拳頭,用兇狠的語氣掩飾我的害怕。我當然怕死!但如果真的走到了盡頭,在這副身體里的人必須死去的話,我希望那個人是我!
我曾問過鳳湘翊,這次平叛成功的機率大約是二分之一。也就是說,我會死的機率也是二分之一啊!和那些必須動大型手術的重癥病患比起來,其實這樣的存活率算高了……
雖然這幾天我到處奔波,對鳳湘翊的盟友們威脅恫嚇外加曉以大義,悄悄地斷了他的后援,但真正的那些核心人物卻不在我能掌控的範圍之內。陳曦利用她兵部尚書之女的身分,替我修書給她的父親,我才好歹留下了部分軍隊的掌控權,然而左喬卻號令著三千名禁軍,光是比數量,我就已經輸在起跑點上。再加上鳳湘祈籌畫多年,暗自培養了一支龐大精銳的私軍,儘管鳳湘云也有自己的護衛隊(貌似就是牡丹樓的守衛們……),卻也難敵對方的精良武器。雖說我還有天羅國軍隊這最后的盾牌,但他們能否在明晚之前到達亦是個問題!不管怎么說,目前鳳凰王朝的皇帝是我,而我也不再是位昏君,正當性這部分,鳳湘祈是無論如何都得不到的。就算他奪走了皇位,他也贏不了民心!我們目前的處境,還不算糟到谷底。
「如果能不費一兵一卒勸下皇兄,那該有多好?」
看見他眼里的哀痛,我立刻嚴肅地點點頭。「我會盡我全力一試!我痛恨戰爭,卻能理解。為了守護而戰,我不反對,但若是為了掠奪而戰,絕不原諒!」為了一個人的私慾,明晚將會有多少人流血?有多少個原本幸福的家庭會因此而破碎?雖然我的能力薄弱,但我一定會竭力阻止戰爭的發生!就算是敵軍,他們卻也都是鳳凰王朝的子民,我的子民啊!
「假使妳為帝,妳會是位很好的君王。」他突然沒頭沒尾地冒出一句。
「欸?」
「沒什么。」他微笑著搖搖頭。「妳一定要讓自己活下去!」
「放心!沒聽過禍害遺千年嗎?我不是紅顏,薄命還輪不到我啦!我會好好照顧你的身體,到時候毫髮無傷地退還給你!」
「呵……我該拿妳怎么辦……」
昨晚下了一整夜的雨,如今總算停了。殘存的雨滴掛在翠綠的竹葉上,在陽光的照映下反射著光芒,晶瑩彷彿珍珠。雨水沿著葉尖緩緩滴落地面,滴滴答答的聲響恍若水晶音樂,悅耳令人沉醉。
我循著琴聲在王府里探索著,最后終于找到了樂聲的來源。我佇立在一根較為粗壯的竹子后,為眼前這唯美的畫面不由得出了神。
淡金色的晨光灑在他俊美的臉上,讓他的五官柔和了起來,有著朦朧的美。他依舊是一襲青衫,寬大的袍袖隨風飄揚,俊逸飄蕭宛如仙人隱士。他微閉著雙眼,纖長的睫毛染上了陽光的淡金,臉色平靜安詳又像是個剛出世的嬰兒。
我倚在竹干上,愜意地闔上了眼睛,安靜地聆聽著他彷彿能洗滌所有人心靈的幽幽琴聲。雨水味和竹葉香交織成一股清芳的香氣,鉆進了我的鼻子里。好久沒有這么閑適放鬆的感覺了!
一曲結束,琴聲卻沒有再響起,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溫潤清雅的嗓音。「過來吧。」
我訝異地睜開眼,正好對上他那雙溫和寧靜的眸子。我摸摸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原來你早就發現我了。」
他取出一方素帕,在一張還殘有些許雨水的石凳上擦了擦。「請坐。」
「謝謝。」我微笑著提袍坐下,欽佩的目光停留在他膝上那把素雅的古琴上。「你的琴彈得真好!」
「和二皇兄相比,僅是雕蟲小技。」他輕拂過琴弦,帶出一串美妙的連音。
咦?鳳湘翊的琴也彈得很好嗎?我想也是,之前在牡丹樓問他擅長什么樂器時,他一副任君挑選的模樣,想必會彈琴是基本的吧!
「不過我覺得琴最能反映一個人的心境。縱然鳳湘翊的琴藝精湛,大概也無法彈得如你這般寧靜悠遠,出世不爭。總之風格不同,我認為沒辦法比較。」
「呵。」他漾出一個如春風般醉人的笑容。「知音難尋!鳳湘云總算是此生無憾了。我再為妳奏一曲吧!」
「好!」我興奮地點著頭,雙手托著下巴專注地看著他優美似舞蹈的彈琴動作。我沒什么古典文化素養,就連他彈的是什么曲子都不知道,只是老實地說出心里的想法,難得他看得起我,還把我當作知音,這股激動又榮幸的情緒是言語無法形容的!
琴聲悠揚清脆,我彷彿躺在一葉小舟上,任潮水輕柔地拍打起伏。柔和的月光灑在海面上,讓大海變的親切可人。海風輕拂過臉龐,溫暖而濕潤。我安詳地仰躺著,隨著浪潮波動,晃悠……晃悠……
終于,他奏完了最后一個音。我意猶未盡地輕嘆著,正想稱讚他,他卻忽地凝視著我的雙眼,緩緩問道:「怕嗎?」
「怕什么?」
「今晚的事。」
「怕,當然怕。」我伸伸懶腰,活動活動因久坐而僵硬的筋骨。「但該面對的終究要面對。就算害怕,問題也不會因此消失。」
他竟是輕笑了起來。「妳果真是個特別的女子,難怪疏桐會對妳的事格外上心。」
我撇撇嘴。「夠了,別再說了!我知道我很怪咖,用不著每個人都來提醒一遍。」看見他茫然的神情,我重新修正了我的說法。「怪咖就是怪人的意思……」
「哈哈哈……」他放聲大笑,清朗的聲音卻讓我皺起了眉頭。
我的表情變得凝重。「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妳問吧。」
「如果你僅僅想要一個安穩的人生,鳳湘祈同樣能給你,你為什么還是選擇了站在我們這一邊?」
他抬頭望向那片水洗過般乾凈的天空,微微揚起了嘴角。「我賭妳能給鳳凰王朝一個更好的未來。」
「我?」我懷疑地指著自己。我有沒有聽錯,他說的是我?「不是鳳湘翊嗎?」
「反正都一樣。」他仍是笑著。
「什么意思?」我想問個清楚,他卻沒有給我答案,只是撥了撥琴弦,又開始了一首動聽的曲子。唉,他和月疏桐才是兄弟吧!不僅臉上都愛掛著那詭笑,連話只說一半這點都一模一樣!
我放棄地閉上雙眸,靜心聆聽。鳳湘云,謝謝你!我知道你是為了安撫我的不安,才特地在我房間外的不遠處,彈奏這一首又一首安神的曲子。
只當一天的知音太不夠意思了!所以今晚的決戰,我一定會贏!

番外篇(五) 昏君?圣君? 番外篇(五) 昏君?圣君?
金碧輝煌的大殿空寂肅靜,澄亮的金磚地板上清晰地倒映出一個明黃的身影以及一個跪著的朱紅人影。半個時辰過去,沒有人開口說話,迴蕩在大殿里的寂靜令人膽戰心驚。
鳳湘翊垂首靜靜地跪在大殿中央,等待皇帝開口。
「翊兒,你可知朕宣你來所為何事?」許久,低沉帶著威嚴的聲音響起。
「兒臣不知。」他抬起頭,輕輕地搖了搖,美麗的丹鳳眼里滿是迷惘。
皇帝緩緩走下臺階,扶起跪著的鳳湘翊,別有深意地看著他的臉說道。「朕,決定廢了太子。」
一抹驚詫之色迅速從鳳湘翊臉上閃過,他隨即堆起天真爛漫的笑容,傻笑著望著眼前的人。「父皇是在開玩笑吧?」
皇帝的眼神變得凌厲。「你不知道君無戲言?」
他慢慢地、慢慢地斂下笑容,眼中的單純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清明以及從未在他人面前顯現出的冷靜沉著。他并沒有問皇帝「為什么這么做」,而是不卑不亢地吐出一句:「父皇為何告訴兒臣?」
皇帝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依你的聰明才智,猜不到嗎?」
「父下面被別人扣好爽_斗破蒼穹邪惡納蘭嫣然皇什么時候知道的?」他定定地凝視著皇帝,語氣中沒有太多驚訝。
「自己兒子是真蠢還是假蠢都看不出來,朕還配當一位父親嗎?」
「兒臣……」鳳湘翊的表情很是複雜,彷彿有千言萬語卻又不知從何說起。最后,他垂下頭,逸出一聲嘆息。「兒臣知罪。」
「朕不怪你。」他拍拍他的肩,目光感慨地望向那把金燦燦的龍椅。「真要說起來,是你及你母妃的智慧保護了你們。為了這把龍椅,朕已失去過太多孩子,寧兒也因為遭人陷害從小就落下病根。」
「父皇……」鳳湘翊看著哀傷的皇帝,心中亦無限唏噓。這么多年來,他目睹了許多因宮廷斗爭而發生的慘劇,要不是聽從母妃的指示喬裝駑鈍,引開那些有心人士的注意,他也無法保證自己是否真能安然活到今日。
「朕本來就屬意你接下朕的皇位,只是為了避免樹大招風,才先立祈兒為太子。」
鳳湘翊倏地一僵,難以置信地望著眼前同樣欺騙他多年,一直以來都對他冷漠以待的,他的父皇。
「朕知道,唯有你,才能將我鳳凰王朝推至輝煌的盛世!」皇帝眼中對于自己兒子的那份堅定信任與驕傲,是鳳湘翊活了十六個春秋以來從未見過的。
儘管心中難掩激動,但想起太子從前也許只是因憐憫對他的友好,他堅毅地搖了搖頭。忘恩負義,他做不到!「為了讓兒臣登上皇位,將皇兄作為墊腳石,這對皇兄太不公平了!況且皇兄才德兼俱,兒臣相信,皇兄會是個好皇帝!」
「祈兒雖不錯,卻太過短視,無法放眼將來。加上他耳根子軟,太容易聽信別人的話,被人利用自己還不知,朕怎么能放心將這江山交與他?另外,他沒有像你這般,身為帝王該具備的狠!」
鳳湘翊再度驚訝地睜大眼睛。「難道父皇……」
「你以為朕不曉得『鳳凰第一劍』是誰嗎?」
鳳湘翊只是無奈地笑了笑。「皇兄并無犯錯,若是毫無理由廢了太子,朝臣一定會非議!」
「理由……找就有了。」皇帝的臉色黯淡了幾分,但緊抿的唇說明了他的堅定。
鳳湘翊怔了怔,父皇……怎能如此絕情?皇兄一樣是他的親生骨肉啊!
「你不必愧疚,這是為鳳凰王朝未來的必要犧牲!與其將來讓他葬送這江山,成為遺臭萬年的千古罪人,不如現在就由朕擔起絕情冷血的罵名。」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雙手放在鳳湘翊的肩上。「你只須記得,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你順利登基!你務必成為一代圣君,萬不得辜負朕的期望!」
鳳湘翊掙扎了許久,終是鄭重的點了點頭。「兒臣明白了。」
皇帝露出一絲疲憊的笑容。「朕累了,以后這祖先打下來的江山就要由你來扛起。不過,朕另外有個要求。」
「父皇請吩咐,兒臣定會竭力做到!」
「登基三年內,繼續維持現在這個狀態。」他的神情已恢復帝王的沉靜果斷。
「父皇……是要兒臣假裝成昏君?」
「沒錯。朕會任命祈兒為攝政王,朝廷上的政務由他代為管理。三年內,你不能露出鋒芒,即便是祈兒也不能讓他知道。你只會是個名義上的皇帝,而實際的大權則掌握在祈兒手里。」
「父皇是想試探皇兄是否會叛變?」
「朕果然沒看錯你。」皇帝欣慰一笑。「不只是祈兒,也是顧慮著云兒,他的心思一向最難捉摸。那三年是給他們製造一個謀反的機會,你必須暗中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一旦掌握證據,一舉擊潰以免后患無窮!」他看著鳳湘翊緊蹙的眉頭,嚴肅冷峻地繼續說道:「在帝王之家,沒有什么比江山社稷更為重要。為了百姓的安寧,即便是兄弟之情也得拋棄!」
「是。」鳳湘翊再不愿面對,卻也無法否認這冷酷的一段話。他父皇說的的確是事實!
「這是一步險棋,極可能三年之后卻再也收不回實權,世事總是在預料之外。到那時,那就是朕留給你最后的課題,能否成為一位名副其實的圣君,就要看你的本事!」
鳳湘翊雙膝跪地,深深一拜。「兒臣謹遵父皇教誨!兒臣定不負父皇期許,成為扛得起鳳凰王朝江山的明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7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