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越濕是不是男人越喜歡_斗美神藍色蒼月奧特曼

第三十八章 大家都在告白 第三十八章 大家都在告白
「條件?什么條件?」我沒好氣地問道。先莫名其妙發飆的人是他,現在他又要轉移話題?
「我助你們找到交換的方法,所以妳說過會幫我做一件事,記得嗎?」他的語調冰冷嚴肅,我忽然有種和他瞬間生疏的感覺。
「記得。」我點了點頭,氣勢一整個弱了下來。果然不能欠人人情……「不過那和這個有什么關係?」
「現在我要說出我的要求!」他的聲音依舊冷硬,但那雙桃花眸子里卻洶涌著各種情緒,我讀不懂的情緒。「我要妳在交換之后離開皇宮、離開鳳湘翊!我可以安排妳到任何地方去,若是不想待在鳳凰王朝,至天羅國或桑國都可以。要是妳想回去原本的家鄉,可以先待在月家,我再替妳想辦法!」
「為什么?」我冷笑。我真是這么惹人厭嗎?為什么他們一個個都要我離開?他們再也忍受不了我的存在嗎?「我需要一個合理的理由。」
他沒有回答,只是以一種掙扎、痛苦的複雜眼神望著我。
「沒有理由的下面越濕是不是男人越喜歡_斗美神藍色蒼月奧特曼話,恕我難以接受!你重新想一個要求,想好了再告訴我。」我沒有心思再去猜測他的想法,邁開步伐往大廳的方向走去。
「我愛妳!」他突然的一聲高喊讓我頓住了腳步,如定格般愣在原地。
「我愛妳,所以我不想看見妳和鳳湘翊在一起,這個理由夠了嗎?」他緩緩向我走近,直到停在我身后一步之處。他身上濃烈的玉蘭花香氣加上從未用過的深情語氣彷彿某種迷幻劑,使我全身上下的血液急速流動,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腦袋除了一片空白還是一片空白……
完全出乎意料的答案讓我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反應,只能低下頭,死死地盯著我的靴子看。
他剛剛是說……他愛我嗎?他愛我……?
記憶的碎片此刻在腦海里逐漸拼湊起來……
「在妳心中,我一直如此不堪嗎……」
「信任我一次……有那么困難嗎……」
「他不僅不拆穿妳,又送妳畫像,還對妳生氣……妳這白癡,這么明顯的事還看不出來嗎……」
「妳……會介意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像這樣待在我的視線里,小心不要讓自己受傷,就是助我研究,好嗎……」
「妳終于相信我,這就足夠了……」
他沒理由地替我保守秘密……
他對于我對他的不信任莫名的憤怒……
他為我畫了畫像……
他不計身分替婆婆做盡苦差事,只為了讓婆婆愿意幫我……
在天羅國遇刺那晚,他奮不顧身地保護我,甚至還用身體為我擋了一箭……
原來他一直都在用他的方式愛著我,而我竟絲毫沒有察覺……陳曦罵得果然沒錯,我真是個白癡,遲鈍的大白癡!
上輩子活了十六個年頭,從沒有過被人愛過的經驗,這一世不知道為什么桃花開了,先是全棠說喜歡我,儘管我是個男人,如今月疏桐也說他愛我,不想看到我和鳳湘翊在一起……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雖然對月疏桐已經從原本的防備轉為信任,但我僅僅把他當作朋友,我對他……不是那種感覺!況且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
我深吸一口氣,不敢回頭面對他,所以仍是垂著頭低低地說道:「我很感激你的心意,可是我……我……已經有……」
「我知道。」他輕嘆,打斷了我的支支吾吾。
「你知道?」我吃驚地回過頭,正好對上他無奈又隱忍的眸子。
「我知道妳喜歡的不是我,也不會強求妳從此愛上我,我只要妳離開鳳湘翊!妳要和誰在一起都無所謂,唯獨鳳湘翊不行!妳和他……是不會有好結局的!」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急切地詢問道,定定地凝視著他的雙眼,試圖從里面找出一點蛛絲馬跡。
月疏桐不是會因為得不到而隨便詛咒的無聊男子,他會這么說一定是有原因的!可是……呵!我到底在著急什么?我和鳳湘翊之間連開始都沒有,又何來好壞結局?
看著他掙扎著要不要告訴我實情的痛苦神情,我輕輕地搖搖頭。「算了,不說也罷!反正這一切都沒意義。不是我想要和他在一起,我就能和他在一起……」
「蘭漪,我……」他緊張地攫住我的手臂,似是害怕我就此離去。他張了張唇,正欲說些什么,一個力量卻分開我們的手,接著我被往后一帶,帶至那人身后。
「月疏桐,你身為月家當主,應該知道什么叫作天機不可洩露吧!」依舊溫和的聲音,卻是帶著令人無法抗拒的威凜。「不管你知道了什么,我們的事我們會自己解決,不勞費心!」說罷,他拉著我的手,大步離去。
我就這樣一路被他拉著,靜靜地跟在他身后。他的步伐急促,一點也不像平日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從容應對的他。
是我的錯覺嗎?為什么他的背影讓我感覺他很憤怒?他在憤怒什么?總不可能是吃醋吧!不!這太荒謬了……
他到底怎么了?
「鳳湘翊?」我試探性地低喊。
他停了下來,放開我的手。「對不起,是我一時沖動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那樣做……」他垂下肩膀,疲憊地抬手扶住額頭。他的聲音中帶著深深的懊惱及自責。
「你怎么了?」我往前一步靠近他,這時卻依稀看見前方有人影逐漸朝我們走過來。
鳳湘翊也發現到了有人靠近,轉頭望了望四周,最后將我打橫抱起。「別怕!」
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已抱著我「飛」到屋頂上。
直到他將我放下,我還沒回過神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飛檐走壁?
「嚇著妳了?」他看著我呆滯的神情,露出了擔憂之色。
「不。」我搖搖頭,嘴角的弧度緩緩變大。「是太好玩了!有機會我還想再多試幾次!」
「噗嗤!」他終于笑了出來。「知道了!妳的興趣還真特殊。」
「因為我從來沒有嘗試過嘛!」我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抓著屋檐往下看。三位賓客正從我們方才站的地方經過,要不是我們閃得快,機密的對話就要被他們聽光光了!
「屋頂上方便說話,暫時委屈妳了。」他找了塊比較乾凈的地方坐下,拍拍右側的瓦片示意我過去。
我在他身旁坐下,笑咪咪地望著他。「不委屈,我覺得很新奇!」
他淡淡一笑作為回應,仰頭看著天空。
我也跟著抬頭望向夜空,頓時被那片璀燦的美所震懾住了!
坐在屋頂上,感覺離星星好近好近!彷彿伸手就能觸及那一顆顆閃爍著的美麗……
「月疏桐剛剛跟我告白了。」望著耀眼的星辰,我不自覺脫口說出這么一句話。
「我知道。」
「他說他愛我。」
「我知道。」
「但我跟他說我已經有心上人了。」
「我知道。」
「那個人是你。」
「我知道。」
「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認真聽我說話?」我生氣地轉頭盯著他看。「你最好知道!」

「唉……我真的知道。」他輕嘆,沒有迴避我的視線。「在萬壽節那晚我就知道了。」
「那你為何一直裝作不知道?」我對他大吼。「你知道我有多難受嗎?我不斷地猜測你的心意,想知道你對我是不是也有一點點同樣的意思!總是告訴自己不要再抱持著無謂的希望,可你若即若離的態度卻又讓我迷惘了!我不知道你的溫柔是專屬于我,還是對每個女人都這樣的好……我不知道你說要用你的生命保護我,是保護這具身體里的蘭漪,還是只是你的身體……我不知道你肯對我訴說你的往事、你心中的苦,是當我是個能替你解憂的女人,還是僅僅是對一個普通朋友抒發心情……我真的猜不透你的心思,所以請你坦白告訴我好不好?即便是拒絕,也請你給我一個痛快,讓我徹底斷了念頭!」我再也克制不住,一股腦地將壓抑在心中已久的愛戀與痛苦盡數向他吐出。
我好累,我不想再忐忑不安地猜測他的心意,不想每當心終于平靜下來之后,卻又被他的柔情動搖!我要的只是他一個答案,讓我知道往后該怎么看待他……
不同于我悲傷哀痛的吶喊,他望著我的眼神十分溫柔,那雙漆黑的眼瞳宛若此刻天上的星辰,熠熠生輝!
「月疏桐其實說得沒錯,我并不適合妳!我是一位帝王,妳也知道,我擁有無數后宮嬪妃,而且往后還有可能持續增加。我不可能將她們全趕出宮去,也不可能立妳為后。為了政治利益,如有必要,我會寵幸其他女人。跟了我之后,妳就必須一輩子待在這座皇宮里,我不能帶妳四處游山玩水,也不能像普通丈夫一樣,時時刻刻陪伴在妳身旁,給妳妳期望的幸福──白頭偕老。妳會為了我失去最寶貴的自由,甚至無故捲入后宮斗爭,而我卻回報不了妳同樣多的付出。作為一個男人,我是這樣的不完美,儘管如此,妳仍舊愛我嗎?」
「不愛。」我面無表情地答道。望見他眼中明顯的黯然,我緩緩勾起了嘴角。「如果你真這樣看低我,我就不再愛你了!」
他的神情轉為迷惑。
我重重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你我相處也有一段時間了,難道你還不懂我嗎?我愛的是你,不是身為皇帝的你!如果我真想要那后位,我大可不必和你交換。做皇后哪比得上當皇帝威風?的確,在我的家鄉是一夫一妻制,那里的女人無法忍受和其他女人共侍一夫,我也一樣!可是愛都愛上了,我還能怎么辦?我也當過皇帝,知道不設后宮是不可能的事。既然如此,我會努力去接受這個事實,試著和你其他女人相處融洽。況且你認為依我的個性,我會被她們欺負嗎?如果能得你真心相待,就算一輩子都得被關在宮里,我也心甘情愿!不能四處游山玩水又何妨?我們可以坐在皇宮的屋頂上,一起看日出日落!和心愛的人一起欣賞,無論任何景色,都會是最美麗的風景!我也不要你時時刻刻陪著我,你身為一國之君,有更多事情該做,只要有空時偶爾來看看我就好!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愛情本就沒有所謂的回報多或少,而是甘不甘愿的問題。我說過了,為了你,我心甘情愿!」
他不再言語,而是定定地凝視著我。最后,他輕輕拉下我的臉,在我的額頭上落下溫柔一吻。
「謝謝妳。」他的唇仍貼著我的額頭說道。他溫熱的氣息徐徐噴灑在我的臉上,透過他的唇,我可以感受到他的體溫,和他不再隱藏的心意。「謝謝妳對我的所有包容,但我不能為了一時的自私,毀了妳一輩子的幸福!所以,再給我一些時間好嗎?」
「好。」我輕輕點了點頭,伸手環住他的腰,貪婪地汲取他此刻的溫暖。一直忐忑不安的心終于安定下來,一種大概叫做「幸福」的微妙感覺慢慢在心間蕩漾開來……
從他落在我額頭上的那一吻,和那飽含著情感的感謝,我感受到了!我并不是至始至終都在自作多情!
「對了,為什么你不能和我白頭偕老?就算在宮里我們也是能一起變老啊!」我窩在他懷里不解地問。
「這個妳以后就會知道了……」
「那就『以后』再告訴我吧!」我悄悄地綻開一個大大的笑容。
答案是什么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說他還需要時間,可是他沒發現,在他的潛意識里,已經認定我們還會有「以后」的!
我們的「以后」啊……一定會非常非常地幸福吧!
【附贈小劇場】
月月(搖著扇子,一臉不屑):你這個矮子,親蘭漪時竟然是「拉下」她的臉?一般男主角都是「捧起」她的臉才浪漫吧!
小翊(表情仍舊溫和卻默默散發殺氣):哼!遲早會交換過來!你這個在茅廁前面告白的人還敢跟我談浪漫?真是遜斃了!難怪蘭漪不喜歡你!
月月(大笑):那你在屋頂上又好到哪去了?不僅風大還都是灰塵!
小翊(得意地揚起嘴角):蘭漪說她覺得很新奇!
月月(嗤之以鼻):那點功夫也敢拿出來炫耀?要是我抱蘭漪上去畫面一定會更好看!
陳曦(點頭如搗蒜):舉雙手同意!
蘭漪(嗑著瓜子欠扁地嗲喊):不要為了我吵架~~~
君(奸笑):哼哼!儘管吵吧!乾脆打起來!這樣才能沖收視率…
————————————————————
(以上內容純屬搞笑,和劇情無關)

第三十九章 命運的轉捩之夜 第三十九章 命運的轉捩之夜
「不對勁,真的不對勁!」陳曦死命地盯著我的臉猛瞧,手上還不忘舀了一匙紅豆蓮子羹送進嘴里。
「哪里不對勁了?」我微笑問道,低頭喝著甜湯。
「自從妳從洛清秋的婚禮回來之后,整個人的感覺都變了。不僅心情突然好得令人起疑,有時還會傻笑!」
我拿著湯匙的手一頓。傻笑?!這么白癡的事我真的有做嗎?
我連忙若無其事地打著哈哈。「心情變好難道不好嗎?」
「太詭異了!」她搖著頭,一臉的不相信。「前一陣子才在那里感嘆時間稍縱即逝,這幾天卻又嚷嚷日子過得太慢,到底是為什么呢?」
「哪有什么為什么?人的感受本來就會隨著時間改變!」我繼續淺笑著,將頭埋得更低簡直要塞進湯碗里。
「不!再看妳這春風滿面的樣子,該不會……」她以偵探辦案時精明銳利的目光打量我全身上下,最后乾脆放下湯匙,手掌撐起了身子,緩緩傾身朝我逼近。
我有些害怕地往后縮了縮。「該不會什么?」
「妳該不會是看人家成親,自己也『婚』頭了吧?」她坐回原本位子,手指撫著下巴說道。
我鬆了一口氣,壞壞地勾起嘴角。「我這不是『婚』過了嗎?愛妃~」
「說實話,妳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我最愛的人當然是我的愛妃啊!」
「少敷衍我!」她瞇起眼,表情變得嚴肅。「我到嗅到了秘密的味道……是誰?!不可能是全棠或全夜,妳是這段時間才開始不正常的……妳在朝廷接觸的男人這么多,會是誰呢?也不會是洛清秋,他成親妳應該會心碎才對……月疏桐?難道是燿瞳?」
「別瞎說!燿瞳是家人。」我白她一眼,夾起一塊粉藕糕正要送進嘴里,卻被陳曦一把搶下,塞進她自己的嘴里。
「還不給本宮從實招來!」她示威般地大口嚼著。「不招供就嚴刑伺候!」
我無奈地放下筷子,嘆了一口氣。「我答應過他不說的!」
「原來真的有!」她瞪大秀美的杏眼。「妳竟然連我都瞞著!翅膀硬了是不是?到底是誰?什么時候的事?進展到什么程度了?」
「時機到了自然會跟妳說!」我趕緊拿起錦帕抹了抹嘴。一旦這八卦的女人拷問起來今天都別想離開這里了!「我要回御書房處理政事,先閃了!」
「喂!妳給我站住!沒有把話說清楚前……」
我邊揉著耳朵邊快步離開,留下陳曦一人在原地鬼吼鬼叫。
明晚就是月蝕之夜,我和鳳湘翊的命運之夜。
我還以為天象廳會嚷嚷著什么「天有異象」,叫我要干嘛干嘛以平天怒,直到最近才知道能精確算出月蝕什么時候發生在這個時代不是件容易事,只有像妖怪婆婆和月疏桐這樣道行高深的人才辦得到,天象廳里的那些官員根本沒半點感覺!
不過我翻閱古籍,月蝕在鳳凰王朝的歷史上不是罕見的現象,或者是說月蝕發生時剛好當代君王都不算太昏庸,因此民間對于月蝕倒沒有什么迷信的傳聞,就只當它是個「不太常見」的天象變化。
事情有時候就是會這么的剛好!
剛好最近傳出天狼山里的狼群頻繁下山叼走山下百姓飼養的家畜,讓居民不堪其擾,甚至擔心有性命之憂,我便以「打獵練武兼為民除害」的理由,正大光明地前往天狼山。
此次行程不是游獵,規模并不大,總共才停留一天半而已,也沒有勞師動眾帶上一大票人馬。
明日估計傍晚才會到達天狼山,晚上會在山腳下扎營,后天早上才會進行狩獵。我們會在明晚偷溜上山尋找天狼湖,然后進行交換。
還好明天晚上就會和鳳湘翊換過來了!不然我一個連馬都不會騎的「肉腳」,要如何跟人家去狩獵?
「鳳湘翊,要是我們明晚來不及換過來,隔天的狩獵怎么辦?」我放下手中奏摺,看向一旁靜靜研墨的鳳湘翊。
「妳就裝病吧!」他淡淡一笑,眼中卻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晦澀。
我嫌棄地撇撇嘴。「這樣感覺很沒用耶……」
「皇上。」這時,張學祿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我望了一眼鳳湘翊,他點點頭,站至一旁恭敬地垂下頭。
我清了清喉嚨,對著門外朗聲說道:「進來吧。」
「皇上,吏部侍郎大人有東西要呈給皇上。」張學祿低著頭,高舉著的雙手上捧著一個豌豆綠色的錦囊。
「嗯,你可以退下了。」我接過他手上的錦囊,上面還沾染了淡淡的玉蘭花香氣,月疏桐的味道。我忽然想起了我第一次上朝后,他送給我的那個裝著啞謎的錦囊。
自從那晚我被鳳湘翊帶離后,我和月疏桐的關係似乎回到了原點──君臣關係。除了早朝外,我幾乎沒和他再有任何交集。
在朝堂上他的表現一如往常,偶爾和他眼神交會時,那雙桃花眼依舊帶著笑意,我卻能感覺得出,他不是真正地因開心而笑!
阻隔在我們之間那層無形的薄紙已被捅破,要恢復成先前的朋友關係,我們彼此都還需要一些時間吧……
「不打開來看看嗎?」鳳湘翊溫和的嗓音拉回了我的思緒。
「好。」我頷首,拉開錦囊的束口。
錦囊里有著一封信及一片……被燒過的葉子。
「這是什么?」我指尖拈起那片葉子仔細審視,葉緣上還有著幾個大小不一的缺口。
「莫非是葉卦?」他靠了過來,接過葉片細細查看。
「葉卦?」我疑惑地揚起眉。
「葉卦是月家歷代宗主獨傳的卦術,據說奇準無比,從無失算!」
「那這上面的卦象是什么意思?又是為了什么而卦?」
我抬起頭望向他,卻見他擰起眉若有所思地低喃著。「難道那句話是指這個……」
「哪句話?」我歪頭問道。
「沒什么。」他笑笑。「不是還有封信嗎?說不定信上會寫。」
我抽出那封雪白的信,急忙打開一看。
「月蝕開始后方可服藥,且須于月蝕結束前完成交換。」
遒勁的字體彷彿帶著月疏桐的關心,好似他正站在我身旁細心叮嚀著。
我繼續往下看,信紙末端留有一句話:「擇汝所愛,愛汝所擇,莫悔!」
唉……既然要和我保持距離,為何又要再一次幫助我?還有這片葉子,又是代表什么意思?月疏桐!你真是個令人捉摸不定的人啊……
「他的確是個會真心待妳的好男人……」身后傳來悠悠輕嘆,聲音中竟絲毫沒有「應該」出現的醋味,倒像是他真的這么認為!
「喂!有人這么幫情敵說話的嗎?」我有些好笑地瞅了他一眼,心中那片刻的愁緒頓時煙消云散。
月疏桐,你放心!這是我的選擇,我會努力讓自己幸福,不會后悔的!
隔日,我依然是上了早朝,大致處理完政務后才出發,到達天狼山山腳下時已是殘陽如血。
我們選了塊沒人居住的空地扎營,燿瞳帶著一些禁軍先上山視察。
我望著那即將落下的夕陽,心里既忐忑又期待!等到太陽完全消失在地平線之下,月亮升起時,就是我和鳳湘翊命運的轉捩之夜!
是夜,散發著清輝的滿月高懸。
我們悄悄離開士兵駐扎的帳篷,和燿瞳及幾名可信任的侍衛一同上山。
傳說狼人會在滿月之夜變身,這一路上我并沒有見到什么長得像狼人的生物,倒是不時能聽見一陣又一陣長長的狼嚎聲。由于我們集結成群,手持火把,雖然偶爾看見幾只野狼,卻也沒被襲擊過。
終于,我們找到了那傳說中的天狼湖!我一時之間忘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忍不住讚嘆起眼前的美景。
整座湖被一棵棵楓樹包圍著,火紅的楓葉隨著夜風飛舞,如雨般緩緩飄落湖面。明鏡般清澈的湖面上楓葉飄蕩,月光灑落,彷彿替湖水籠上一層銀紗。水面上氤氳著若有似無的水氣,恍若仙境秘池!
燿瞳和侍衛們已退至遠處守備。我佇立在湖邊,緊緊揪住衣襬,緊張萬分地做著深呼吸。
「準備好了嗎?」鳳湘翊望著我微笑。他的目光溫柔如這月色,聲音輕軟若紗。
我鬆開了手,朝他緩緩點了點頭。
「由我先來吧。」他抬手開始解起自己的衣帶。
我立刻轉過身去背對他,雙頰頓時燙得可以煎蛋!聽見他踏入湖里的細微水聲,我才僵硬地脫起衣服。
我終于明白為什么燿瞳當初見到我光著身子會臉紅了!因為他知道我是女人!
雖然現在我的軀體是男人,而且還是鳳湘翊他自己從小看到大的身體,我根本沒必要害羞,但我就是覺得彆扭,沒來由地彆扭!
算了,早死早超生!我迅速除去身上最后一件衣物,將脫下來的衣衫隨手掛在一旁楓樹的枝椏上,帶著婆婆給我的瓷瓶踏進湖里。
「好冰!」當我的腳尖一點到湖水,我立即縮回了腳。
這什么嚇死人的溫度?還沒交換前就會先被凍死吧!鳳湘翊他竟然一聲不吭在里頭泡了這么久?
「妳忍著點,先下來再說。」他背對著我喊道。
我咬緊牙,一股作氣進入湖里。湖水還算深,淹到了我胸口位置,其實沒露出多少肌膚,不過那徹骨的寒意已經快讓我崩潰!
「快轉過身去!」他急急的聲音傳來。
我憑著最后一點理智轉過身,他的掌心貼上了我的后背,隨后一股熱氣進入我的身體,牽引起我下腹部的一股暖流,兩道氣流互相融合,在我體內各處流轉。漸漸地,我不再感到寒冷,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驚奇!這難道就是傳說的……內功?
「好了。」他輕聲說道,收回了雙掌。我轉回身,正想詢問他有關內功的細節,卻驚覺天上的月亮已開始起了變化。
「要開始了嗎?」他隨著我的視線望見了那不再圓滿的月亮,表情凝重了起來。
我咬掉瓷瓶口處塞著的紅布,將兩顆藥丸倒在掌心上。「婆婆說服下此藥,雙掌相對,就會換魂!」
他鄭重地對我點了點頭,率先拾起一顆藥丸放入口中。我亦服下藥丸,閉起雙眼和他雙掌相對,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婆婆的藥丸比想像中容易入口,咬碎時藥的清香在嘴里散開。我感覺一道涼涼的氣流從丹田涌出,沖上胸口,然后……然后……然后就沒了!
我疑惑地睜開了雙眼,正好對上他同樣不解的眸子。
「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記得婆婆明明只交代了這些……」腦中忽然閃過婆婆說過的話。我無力地垂下頭,絕望到想死!
「究竟怎么了?」他的聲音著急了起來。
「我忘了婆婆曾經說過,具體過程她記不全,因此只有九成成功對換的把握……我們怎么那么衰,竟然是那一成?」我仰起頭看向天空。月亮被遮蔽的面積又更大了!
「還有時間,我們再試一試!」他重新伸出雙掌,語氣堅定不移。「要是這次不成功,便再也沒有機會了!」
「好!」我點點頭,與他雙掌貼合。費盡千辛萬苦才得到了這個機會,不到最后一刻絕不輕言放棄!
然而,我們重新試了好幾次,甚至也試著用內力牽引,或集中精神冥想……各種千奇百怪的方式都試過了,卻始終沒任何動靜!
眼看月亮已從盈虧漸漸變得圓滿,我們終于徹底絕望!不是不再努力,而是真的沒輒了!
「呵……」鳳湘翊的嘴角溢出苦笑。「美夢總該醒的……」
即便我心中也是無比失望,我卻強打起精神試著鼓勵他。「沒關係!這次失敗了,我們還可以再去找別的方法啊!總會有辦法的!」
他輕輕搖搖頭,眼中的苦澀顯而易見。「大概是天意吧!本來終于下定決心要自私一回,隨著自己的意思過完余下的人生,但上天似乎不肯給我這個機會……」他專注地望著我的雙眼,緩緩笑了起來。那笑中有無奈,有悔恨,也有安心。「這樣也好,不會因為我的貪念讓妳變得不幸,或許這才是我們最好的結局!只是委屈妳了,一輩子都得待在這具身體里,沒辦法和普通女子一樣,成親懷胎生子,和深愛著妳的夫君長相廝守……」
「別再說了!」我大喝著打斷他的話,聲音有些澀澀的。「你又怎么了?不是已經下定決心要自私一回了嗎?那就儘管自私啊!為什么不肯相信你自己,不肯相信我們?你憑什么自以為是,認為這就是對我們最好的結局?我想要長相廝守的人是你啊!你已經照著別人的意思活了一世,你甘心這輩子就這樣過了嗎?為什么不肯再給自己一次機會,為什么……唔!」我的話被柔軟的唇瓣堵住,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他放大的臉,他的目光卻是帶著深深的喜悅。
他的吻極其溫柔,輕柔彷彿羽毛刷過,卻撓得我的心漸漸亂了起來。我閉上雙眼,方才在眼眶打轉的淚水從眼角溢出,沿著臉頰慢慢滑落。
我的呼吸逐漸急促,不由自主地張開了唇回應他。他握起我與他交疊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原本溫柔綿長的細吻加重了力道,越來越猛烈,越來越狂熱……我們的唇齒間充滿了彼此的氣息,帶著淡淡的藥香,讓人不自覺沉淪……
我感覺全身力氣彷彿被抽乾似的,正漸漸消失……腦袋變得暈乎乎的,眩暈到簡直像要昏過去……
我的意識一點一點變得模糊,已經感覺不到我們是否還在親吻……直到最后,完全沒了意識……
有誰能告訴我,這是接吻時會出現的……正常現象嗎……?
《朕不是美人》第一卷 <鳳凰卷> 下卷 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7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