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要了太滿了流_斷奶吃b族后還可以吃奶嗎

第四十五章 妻子的誘惑 第四十五章 妻子的誘惑
「說什么啊……」我低下頭,拍了拍燒紅起來的臉頰。「我……我才十六歲,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做那種事?」我越說越小聲,尷尬到連話都結巴了起來。陳曦這女人明明也才十七歲,怎么那么不害臊?
她卻是絲毫不覺難為情地翻了翻白眼。「拜託!這年代十六歲當媽的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了,何況妳還是宮中人!本以為之前鳳湘翊不碰后宮那些女人是因為潔身自好,不隨便跟不喜歡的女人亂搞,但他連妳都不碰,這就奇怪了!據我推測,有三種可能,第一……」
我十分敷衍地瞥了一眼她伸出的白皙食指,卻還是下意識地吞了吞口水,等著她的話。
「他、是、gay!」
「呿!」我不屑地擺了擺手。虧我還期待了一下,以為她會有什么「精闢見解」!「他是gay的話,那我不就該是男人了?」
「說不定妳只是個擋箭牌,好掩飾他喜歡男人這個驚人秘密!」被我毫不客氣地打槍后,她竟開始惱羞成怒。
「廢話少說,第二是什么?」我悠閑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知道她的回答完全不值得期待后,我現在已是一副聽笑話的悠哉態度。
「第二,他、不、行!」她又伸出了一根指頭,原本的惱怒轉為嚴肅。她嚴肅個屁啊!
我喝到一半的碧螺春就這么華麗麗地噴了出來,溼了我的前襟。我從懷里掏出一塊絹帕擦拭著身上的狼狽,一邊嗔怒道:「這種話妳也好意思說出口?知不知道這種事關乎一個男人的尊嚴,不能隨便拿來開玩笑?況且我又不是沒當過鳳湘翊,先前太醫例行問診時,也沒提過……有這個問題。」
雖然很不想去回憶,但我清楚記得我一穿越過來的時候是赤裸著身子和桃妃躺在床上,難道要我相信純粹只是因為天氣太熱,兩人其實什么都沒做?所以說,鳳湘翊……應該是沒有那方面問題的。
「這樣的話,就只剩下最后一種可能了。鳳湘翊是個超級圣人,在妳同意之前不會輕易碰妳。」她一手支著頭懶懶地撐在桌上,另一只手摳起指甲,語氣極度隨便彷彿在說「鬼才相信!」。
我無視掉她對鳳湘翊,不,應該是對全天下男人的不信任,認真地思索了起來。「說他是個坐懷不亂的君子的話,這點我相信。之前帶他在牡丹樓姑娘們的閨房之間轉來轉去,他完全把『目不斜視』這四字身體力行了個徹底!再說他從來都沒有跟我提過這方面的事,我哪來的同意不同意?或許他根本沒有這心思吧!又不像妳整日混吃等死,妳都不知道皇帝該做的事多到什么程度!」
她伸手比了個「放屁」的手勢。「皇帝也是男人,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那叫作本能!鳳湘翊正值血氣方剛,他會沒那心思?肯定又是妳這遲鈍的白癡沒察覺到!」
「妳少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說的好像妳多了解男人!總之,來日方長,那種事等以后再說吧!我覺得現在這樣就挺好的。」
「笨!」她的右手食指狠狠戳在我光潔的額頭上,一臉的恨鐵不成鋼。「以后以后~在這后宮里誰能保證以后的事?妳當鳳湘翊能為妳潔身自好多久?就算他真是圣人,他身為皇帝,難道沒有子嗣的壓力?之前老對我抱怨那些大臣們是催生魔的人是誰?到時哪宮的娘娘有了喜訊,妳可別跑來這里找我哭訴!」
我不是不相信他,他說過只想和我一人有孩子,我信他是真心這么想的。只是,這種事真有可能嗎?
我還是鳳湘翊的時候,我可以不理會子嗣的問題,但如今的他是逃避不了的吧!
雖然當初決定成為他的妃子,這后宮眾多女人中的一人時便已做好了心理準備,可說到底我只是不斷地自欺欺人,催眠自己他只愛我一個,所以沒關係。
義務和愛情,對于男人來說,應該是可以區分開來的吧!就算他只是為盡皇帝該有的責任,和其他妃子育有孩子,我能依然坦然面對嗎?看到他到別的女人宮里和他們的孩子共享天倫之樂,我還能告訴自己,這是無可避免的事,擁有他的心,我就該知足?
我……沒信心。
如果我有了他的孩子,情況會不會變得好些呢……
「那么……我該怎么做?我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嘆了一口氣,求助地望著陳曦。
她綻開一個大大的笑容,似是十分滿意我這駑鈍的徒弟終于開竅了。「想知道他有沒有那個意思,試探他就行了!」
「試探……?如何試探?」
「看我的!」她眨了眨眼,換了個嬌嗲彷彿能擠出蜜的腔調。「皇上,您是喜歡臣妾這天使般的臉孔……」她舉起一根手指在櫻唇上點了點。「還是這魔鬼的身材?」她一腳跨在凳子上,將裙襬拉至膝上,挑逗地撫過細白的腿。
「我喜歡妳的幽默感。」我抽了抽眉角,冷冷地回答。
「喂!沒禮貌。」她白了我一眼,將裙子拉好。「人家好心給妳出主意,竟然如此對待?」
「天使和魔鬼?妳當這里是現代啊!」我站起來,揉揉坐得發痠的屁股。「被妳這么一鬧我總算清醒了,我肯定是腦子抽風才會在這里聽妳廢話這么久。鳳湘翊那是什么角色,竟然還想要試探他,要是被他三兩下識破,以后在他面前還抬得起頭嗎?我雖然沒有女人味,但女子該有的矜持還是有的!」
結果,隔天晚上,「矝持」的我特別換了一襲薄透的白色紗質寢衣,身上還擦了百花香露,坐在軟榻上等著打發掉蓮貴人后就會過來的鳳湘翊。
儘管陳曦出的是餿主意,但她的分析的確影響了我。昨夜鳳湘翊忙政事沒入后宮,我便一個人躺在床上思索了一整晚,最后還是決定稍微試探他,好確定他的心思,才不會一顆心懸在那里,老擔心著他會不會忍不住就去勾搭別的女人,儘管那些女人都是他名正言順的妻子!
不過說要試探,究竟又該怎么個試探法?
我憑著記憶,學陳曦伸手在唇上點了點,盡我所能地裝出嗲聲。「皇上,您是喜歡臣妾……」不行!太噁心了!話都還沒說完我的雞皮疙瘩已掉了滿地,這種噁心的舉動陳曦怎么有辦法做得那么自然?
我下意識地搓了搓身體,分不清是因為被自己惡寒到還是因為寒冷。
其實我身上這件衣服和平時的寢衣外觀上沒什么不同,只不過材質是較薄的紗料,隱隱約約透出肌膚的顏色。這還是我從陳曦收起來的夏衣中翻找出來的,要不是房間里的窗子都關了起來,在這秋夜里穿得那么單薄不著涼才怪!就算今晚試探不出來,我也不會再干這種差事了!
「漪兒,妳怎么還沒睡下?」鳳湘翊不知什么時候進來的,一臉奇怪地看著正發愣的我。
我抬起頭,對著身著雪白寢袍的他微微一笑。「還不想睡,便起來等你了。」
他似乎注意到我的穿著,目光久久停留在我的寢衣上。
我緊張地盯著他,觀察著他的表情想看出有沒有任何異樣,卻見他皺起眉頭,擔憂地問道:「妳穿得如此單薄,不冷嗎?」
暈!我和陳曦還在那里推敲了老半天,原來人家根本對我沒興趣!
頓時覺得自己像個白癡,我有些惱羞成怒地拉了拉衣襟搧著風。「我快熱死了,這屋里密不通風的,你不覺得悶嗎?」說完我立刻有了想咬斷自己舌頭的沖動。把所有窗戶都關起來再喊熱,這有說服力嗎?
于是我只能狠下心推開身后那扇窗,讓冷風灌進來。「呵呵,這樣就涼快多了……」
涼快個大頭啦!老娘都快冷死了!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
鳳湘翊複雜地看著我,然后嘆了口氣,伸手又將窗子關上。「漪兒,妳今晚很奇怪。」他在我身旁坐下,平靜的語氣中聽不出任何情緒。
「呵呵,有嗎?」我繼續傻笑,不動聲色地往旁邊挪了挪。要是他聞到我身上異常的香味,不識破我的目的才怪!
他卻是一臉無奈地將我拉了回去,靠得比原先還要貼近。「嫻妃同妳說了什么?」
「呵呵,沒說什么特別的啊!」我依不不要了太滿了流_斷奶吃b族后還可以吃奶嗎舊用傻笑掩飾過去,低下頭不敢讓他看見我臉上的心虛。他連這個都知道,根本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嘛!
「她叫妳試探我?」一句不輕不重的話,讓我的心跳漏了一拍。好極了!游戲結束了。
我收起笑容,絕望地將頭垂得更低,除了和盤托出事實,現在做任何事都是白費力氣。「我不懂你為何不喜歡我在你身上蹭來蹭去,昨日就問了陳曦意見,結果說著說著她就要我來試探你。」
「試探什么?」他的音調沉了下來,彷彿在隱忍著什么。可惡!這家伙一定是在憋笑!
我已經進入了自暴自棄的狀態,自暴自棄的人通常視羞恥心為無物,便毫不避諱地將我和陳曦那令人尷尬的談論內容全告訴他。當然,我很聰明地自動省略掉陳曦提出的第一和第二項猜測那幾部分。
聽完我的話,他沒有如意料中哈哈大笑,卻是陷入了沉默。
「我已經不知道『丟臉』這二字要怎么寫了,你想笑就儘管笑吧!」我將臉埋進雙手掌心,等待著他的嘲笑。嗚嗚~我的一世英名就毀在今晚了啦!
「嫻妃說的其實沒錯。」許久,他緩緩地吐出這么一句話。
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已一手抄到我的膝下,另一手環過我的肩,將我從軟榻上打橫抱起。
當我被放到床上的那一刻,一種事情不大妙的感覺油然而生。
「你……怎么了?有話好說嘛……」我又掛起招牌傻笑,掙扎著欲起身。
他卻突然俯下身子,兩手撐在我的枕側,將我困住。「所以……試探后的結果,是什么?」
他的嗓音是昨日在屋頂上才聽過的,有些熟悉卻又陌生的暗啞。一雙鳳眼含情,墨黑眼瞳深邃的彷彿能將人的靈魂吸進去。他溫熱卻些許凌亂的氣息拂在我的臉上,撓得我麻麻癢癢的。綢緞般滑順的髮絲垂下,和我的交疊在一起,一張美到令所有女人嫉妒的臉上是我從未見過的神情。
我的心跳似乎又漏了幾拍。
「我不知道……」幾分鐘前我可以肯定地說,試探他后得到的結果是他對我完全沒半點那方面的興趣。但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勾起一個攝人心魄的微笑,伸手捏了捏我的鼻子。「我不碰我不喜歡的女人,卻不是什么圣人……我喜歡妳,自然會想要與妳親近,只是我們成為夫妻的時間還不長,我怕妳還沒準備好,貿然要妳會嚇著妳……妳知道我忍得有多苦嗎?」
對上他灼熱的視線,聽著他曖昧的話語,我的臉頰頓時燒了起來。「所……所以呢?」
他冰涼的手指貼在我發燙的臉頰上,輕柔地摩挲著。「漪兒,如今……妳可是作好準備?」
「啊?準……準備?我……我還沒……」我已羞到語無倫次了起來,腦中一片空白。今晚試探他,只是想觀察他的眼神表情,看看有沒有什么線索可循,沒想要「親身」試探啊!
「還沒也沒辦法,我已不想等了……況且妳也不是不知道,眾臣們催得有多急……」他瞇起眼,渾身散發著一股危險氣息。
意識到即將發生什么事,我緊張到微微顫抖了起來,只想著能拖延一刻是一刻,腦中想到什么便脫口而出。「那個……我葵水來了!」
「呵,這具身體什么時候來葵水,妳以為我還不夠清楚嗎?」對不起,我錯了……
「呃……今日不是良辰吉日!」
「我說是便是……」好吧,他是皇帝,他說了算……
「我……我……」我再也無計可施,只得收起最后一絲殘念,閉上了眼睛。
「妳害怕?」他的手指撫上我顫動的眼皮,溫柔地問。
「嗯……」我僵硬地點著頭。
「怕什么?」
「我……不會。」我怯怯地說著,手指緊緊揪住身下的床單。
「沒關係,我會……」
「等一下,你又沒什么經驗,真的會嗎?」我睜開了眼,從他的指縫中真誠地望著他。我發誓我完全沒有要吐槽的意思,我純粹只是就事論事,但我的話很顯然地激怒了他。
他挑了挑眉,眼中盡是挑釁之意。「這也是帝王學之一,若是不信的話,妳可以親自驗收……」
說罷,他低下頭,銜住了我的唇。放在我眼睛上的右手一路向下,摸索到了我的腰帶,急切地抽掉。同時左手一揮,繡著大朵金色芙蓉的絳帳隨即垂下,掩去了帳內的所有濃豔之色……

第四十六章 娘娘們的才藝班 第四十六章 娘娘們的才藝班
清晨,陽光從微敞的窗子灑入,接替早已褪去一層外衣的紅燭,為室內帶來光明。空氣中還殘留著淡淡的歡愉氣息,地板上雪白寢衣凌亂,芙蓉帳朦朧映出兩道相偎的身影……
耳中傳入幾聲清脆的鳥鳴,我緩緩睜開眼睛,目光落在了紅帳外的那片光亮。
天亮了。
身上陣陣的酸痛提醒了昨夜的瘋狂,經過這一晚,我才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離譜!到底是誰說鳳湘翊是圣人的?給我出來面對!
本來他顧忌著我是初回,「手下留情」了許多,但我不忍見他隱忍痛苦的樣子,于是放縱他的下場就是這樣……
我在心里嘆了口氣,這幾日恐怕是沒辦法跟陳曦練舞了!
我皺著眉頭輕輕翻了個身,眼前是他又結實了許多的玉色胸膛。腦中閃過片段昨夜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面,耳根不自覺燙了起來。
我趕緊移開視線,抬頭望向那張安詳的睡顏。看著他的臉,我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因酸痛皺起的眉漸漸鬆開。
我不是第一次看他熟睡的樣子,卻怎么看也看不膩!不得不承認,只有他才配得上這張過分美麗的臉。他與身俱來的王者風範讓人容易忽略他外貌上不常于男子身上尋見的美豔,而是被他的內在魅力所吸引,為他臣服!平日的他,就像是豔麗的海棠花,而睡著時的他,卻宛若天山雪蓮,冰潔溫雅。
我抬手,指尖小心翼翼地劃過他細細的眉,撫過那斜飛上揚的眼梢、纖長濃密的睫毛,再沿著挺直的鼻樑,落到了他玫瑰色的唇上。
我的手指正著迷地描繪著那完美的唇形,一不留神竟被他啟唇咬住。
「那么有精神,是想要再來一回嗎?」他依舊是那副睡著的模樣,要不是他字字清晰,我還以為他在說夢話。
我趕緊抽回手指,埋首在他的胸口,不敢讓他發現我又紅起來的臉。
怎么連他也跟陳曦一樣,說話越來越不害臊了?
「你什么時候醒的……」
「比妳早一些。」他輕撫著我后背的髮絲,唇貼在我的額髮柔聲說道:「我要準備早朝了,妳再睡一會兒吧。今日的六宮請安就別去了。」
「不。」我搖搖頭。「六宮請安我還是會準時到。翊……我有個請求。」我拉開一些距離,抬頭堅定地對上他的眼。
「是什么?」
「雖然我們如今已是……呃,名副其實的夫妻了,但我希望只有我們兩人知曉。我不想打破后宮目前維持好的平衡!」見他皺起眉頭,我微笑著繼續解釋。「后宮女人一輩子鉤心斗角,為的就是一個『爭』字。一旦沒有了可以爭的目標,她們其實可以安安分分地相處。上回聚會時我和陳曦『不經意』抱怨起你到我們宮里來時都只有泡茶純聊天,你都不知道那時候引起多大的共鳴呢!她們發現她們一直認為的寵妃原來跟所有人的處境一模一樣,大家都是擋箭牌,頓時看開了許多,竟同病相憐了起來,放開心胸重新互相認識交流!我不希望因為我打破這和諧,后宮和睦,你也省心,不是嗎?」
「好,都依妳!」他嘆口氣,語氣中帶著無奈。「想要給妳無盡寵愛,又怕妳成為眾矢之的,終究是我對不住妳……」
「現在這樣就很好了。」我抬手搭在他的心口上,誠摯地與他對視。「我有這里……就夠了。」
已得帝王的一心一意,我還有什么好不滿足的?
他的手覆上我的手背,握緊,在我耳邊緩緩地再次吐出那句曾讓我心神不寧好一陣子的話。「得妻若漪,的確是件很幸福的事!」
轉眼就要到了八月中旬,再過幾日便是中秋節。
鳳凰王朝的中秋節和中國歷史上的中秋不一樣,不是于夜晚團圓賞月,卻是在白天慶祝的,比較像是運動會!大臣王親們難得聚在一起,用運動好好放鬆一下。
這是鳳凰王朝一年之中的盛事之一,屆時將會開放百姓參觀。尤其照例皇帝也會下場比賽,前兩年的中秋盛會鳳湘翊都找了名目沒有露面,這次是他登基后第一次出席公開活動,難得有一睹龍顏的機會,百姓們怎么可能錯過?到時不知道又會是怎樣的盛況空前!
宮內宮外皆為了籌備這場盛會忙得不可開交,就連后宮的眾女人們也為了這件事不得閑!
這就要說到這項活動的一項特別之處:參賽者皆是男子,他們的女眷會親手繡製一樣吉祥物,讓他們比賽時戴在身上。若是尚未成家者,對他們有好感的未婚女子便可藉這機會送禮暗示,由此可見參賽者的人氣高下,也算是鳳湘翊王朝最受歡迎黃金單身漢排行榜的一項參考。
就為了這個中秋運動會,我才不得不和后宮里的眾妃子們,一起坐在如妃的芳華軒里上刺繡課。
雖然我不送那什么矯情的吉祥物給鳳湘翊,他百分之百能體諒,因為他知道我做不出來,但看著其他妃子都在為了要送給鳳湘翊的吉祥物費盡心思,我忽然覺得我也該試著努力一下,就當是他送我那項鍊的回報。
然而沒有能力是不爭的事實,我又不可能叫鳳湘翊幫我做要送給他自己的禮物,只好報名如妃的刺繡課臨時報佛腳。
提到刺繡課的由來,就要從最近這段日子后宮的詭異轉變開始說起……
話說某日我和陳曦在雅棠宮的前院練舞時,蓮貴人的風箏很芭樂劇地不小心掉了進來,于是她跑進來撿風箏(一般不都是宮女去撿嗎?),又不小心地撞見我和陳曦正在跳著風格怪異的舞。
她不知打哪來的興趣,跟我們說她也想學這種舞。我和陳曦最后不得不屈服在她纏死人不償命的淫威之下,答應教她跳舞。
故事還沒完!剛巧她又是個大嘴巴,到處去宣傳這件事,因此我們的學生便從一個增加到三個,直到現在,有十個。
這還不是結束,后宮里不知道受了這件事的什么啟發,竟吹起一股學才藝的風潮。我至此才曉得宮里無聊的女人居然那么多,她們一找到有事可做,一股腦投入的狂熱程度直叫我傻眼!
于是,我便在漪蘭宮教授舞蹈,陳曦在雅棠宮教烹飪,上個月拿到最佳繡品大賞的如妃指導刺繡,擅長下棋的齊婕妤開棋藝課諸如此類等等等,在某方才藝有所成就的嬪妃就在她們自己的宮里「開班授課」,而有興趣學習的妃子便自由參加。
起初只有三、五個人互相交流,但時間一久,推廣得多,參與者越來越多,開的班種也日益漸加。要不是我很清楚這里是后宮,還以為新開了間女子學院!
當然,皇后礙于身分,不便跟我們一同學習,但她偶爾也是會到各宮走走看看,關心一下「上課狀況」,簡直就像是現代的校長!
「漪妃姐姐,上次看妳繡的那雪梅挺好看的,怎么這次……」柳容華看著我手中絹布上本該是一只金魚的不知名圖案,「嘖嘖稱奇」道。柳容華是我在江昭儀的「斗蛐蛐」課上認識的,長相甜美,性情直率,我們彼此還算談得來。
我知道她指的是鳳湘翊幫我繡的雪梅,卻又無法告訴她實情,只得苦澀一笑。「我就只會繡雪梅。」真虧我說得出口……
「沒關係,多練習就會進步了!漪妹妹,妳別太擔心,大不了中秋送給皇上的吉祥物也繡雪梅就行了!」「老師」如妃看見我的沮喪樣,適時地站出來勉勵一番。
「嗯。」我點點頭,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同時在心里碎唸著上次把我的「雪梅」認做「李子」的人貌似就是鳳湘翊……
「我們練習也有兩個時辰了,要不今日就到這里吧!聽說嫻妃在芙蓉亭那兒算塔羅牌,妳們要不要一同去看看?」如妃率先提議道。
聽見「塔羅牌」這三個字,眾妃嬪們立刻激動了。
「好呀!聽說嫻妃那塔羅牌算得可準了!我還沒試過呢!」
「我們快去吧!說不定晚了就錯過了!」
「漪妃姐姐,妳也跟我們一起去嗎?」柳容華邊收著散落在桌上的針線邊興奮地問。
我望著手上帕子里「重度殘障」的金魚,嘆了一口氣。「也好,就當去散散心。」
還沒到達芙蓉亭,便可聽見吱吱喳喳的女人談論聲。這就是后宮里最近流行的玩意「塔羅牌」風行的盛況。
陳曦說她上輩子的第八任男友的姐姐是在算塔羅牌的,她當時有跟著學過一段時間,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總之,她憑印象畫下了圖稿,讓人拿去做成了紙牌,從此便光明正大地藉著塔羅牌詐騙。
我說她是詐騙不是沒有根據的,我不懂塔羅牌,這些女人當然更不可能懂,鬼知道她是不是隨便亂說!就拿上次惠貴嬪抽到的一張上面有很多金幣的牌來說好了,陳曦竟然告訴她,這代表她要發財了!
廢話!看到金幣就等于發財,這種看圖說故事的能力老娘也有!
可憐惠貴嬪聽完竟然還高興地送了陳曦許多珠寶當謝禮,還沒發財前就先破財了……
陳曦替人算塔羅牌的酬勞是每次一件繡品,光是動動嘴皮子就讓她湊了一年該繳交的繡品數,這不是詐騙是什么?
我沒有興趣和她們湊熱鬧,轉而走向芙蓉亭外坐在石椅上喝茶的嬪妃們。看她們妳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應該是才剛算完塔羅牌。
我看著眼前的一派和樂,心中感慨萬千。這還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后宮該有的樣子嗎……
自從我和陳曦把鳳湘翊「寵幸」的秘密說出去后,如今她們已是真心把彼此當姐妹看。
我沒告訴鳳湘翊,原本她們以為是自己不得他歡心,才只能跟他泡茶純聊天,沒想到大家都是這樣,她們便一致認為──是鳳湘翊有問題!
至于是什么問題,沒有人敢明確說出來,不過大致上和陳曦的那第一項和第二項猜測差不多。
「漪妃姐姐,妳也來啦!」江昭儀看見我,殷勤地起來迎我過去。
蓮貴人起身對我一福,甜笑著說道:「漪妃姐姐來得真巧,我們方才才提到漪妃姐姐在萬壽節夜宴上彈奏的琵琶呢!」
「琵琶……?」我的腳步一頓,揚起一個僵硬的笑容問道。怎么忽然間有種不好的預感……
「是呀!我剛好身邊帶著琵琶,正想著要向姐姐討教討教。」她說完還轉身抱起放在石椅上的琵琶,對我晃了晃,彷彿怕我沒聽清楚。
我的笑容頓時垮了下來。見鬼了!我哪里會彈什么琵琶?叫我吃枇杷還比較快!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8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