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替代 by初禾_斷聯多久男人會崩潰

番外篇(九) 養眼的陰曹地府 番外篇(九) 養眼的陰曹地府
「下一個。」冥王不耐地擺擺手,示意才剛受審不到一刻鐘的靈魂可以滾去投胎了。
「大人,這樣會不會太草率了?這人說他是冤死的,您好歹也問一下來龍去脈吧!」明剛剛蘸了墨,正準備提筆記錄,誰知自家上司居然公然敷衍了事到這地步。
「明,你現在是在質疑本王嗎?」冥王略抬起狹長的眸,語氣明明慵懶隨意,卻給人一股透到骨子里的冷意。
「呵呵,小的怎么有那個膽子呢?」明趕緊賠著笑。是他大意,沒注意到冥王已經想睡覺了,在這時候他的脾氣最是不好,跟他抬槓根本就是找死。呃,雖然他已經死很久了。
看見賞心悅目的美男一笑,冥王煩躁的心情稍稍緩和下來,竟難得開口解釋。「本王審案也有幾千年了,什么樣的案例沒見過?十個里面有九個都說自己是冤死的,當本王白癡嗎?那所謂的冤死,終歸就是自己太蠢卻不承認,還要浪費本王的時間聽他們廢話,沒將他們全部打入畜牲道就不錯了!」
「大人說的極是。」明的臉上掛上幾條黑線。原來不是解釋,而是抱怨……
「大人,有一個新來的靈魂不肯接受審判,正在殿門口鬧騰著。」曉聽了一名鬼兵的報告后,皺著眉上前稟告冥王。
「守殿的鬼兵都在干什么?他要鬧騰就任由他鬧騰?」冥王的俊臉沉了下來,他審案已經夠煩的了,現在居然又一個來亂的!
「據說那人武功高強又勢不可擋,鬼兵們拿他沒有辦法。」
「一群廢物。」冥王撫額,嘆了口氣。「罷了,曉,你親自去把他帶來見我吧。」
「是。」曉點了點頭,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大人,人已帶到。」曉再次出現在殿上時,身后多了一個人。
「嗯,回去你的位子吧。」冥王抬手示意他退下,正打算好好教訓一番這白目的鬧事者,卻在看見他的樣貌后怔了怔。「喲……本王還當是什么粗野武夫,原來是個小美人兒。」冥王唇邊逸出一個風情萬種的笑,哪有半點準備教訓人的樣子?
「那個……大人,此人是位男子。」曉很不要命地提醒著,以為這樣多少能讓冥王收斂一點,有點冥府之王的威儀,不過很顯然,他還不夠了解他的上司。
「男子嗎……」冥王挑了挑眉,極盡魅惑的嗓音里帶著絲絲玩味。「男子也挺好的。小美人兒,報上名來。」
「鳳湘翊。」鳳湘翊縱使厭惡冥王對他的稱呼方式,他還是聽話報上姓名。人與鬼神的實力畢竟是有差距的,縱使他的武功再好,方才和鬼兵們纏斗也幾乎耗盡他的力氣,和冥王作對,無疑是自取滅亡。
「鳳湘翊,鳳凰王朝皇帝,中毒身亡,年十九。」明翻了翻生死簿,補充說明道。
「嘖嘖,這么年輕就死了,實在是有些可惜。」冥王斜倚在軟榻上,一手支著頭,饒富興味地打量著鳳湘翊。他一身華麗的黑色長袍,似墨般的長髮隨意地披散著,狹長的眸子里漆黑不見底,如一只優雅的豹,沉靜而危險。
他的危險不在于他是陰間的主宰,而是因為,他是個色老頭。
說他是個老頭并不過分,冥王他老人家今年已經五萬多歲了,即便他的樣貌一直是個俊美年輕的少年。明和曉成為冥府上使,跟在冥王身邊也有好一段日子了,他們這上司雖然脾氣差了一點,做事隨興了一點,個性自我了一點,但算是很有能力的,接掌冥府兩千年來始終把冥府管理的妥妥貼貼,即使三不五時搞罷工也不會讓人說閑話。但是,他以貌取「鬼」的習慣實在是令人不敢恭維。
冥王好美色,更好美男,見到俊俏的男鬼總會審得特別久,好讓他枯燥乏味沒完沒了的人生有些樂趣。至于那些長相抱歉的鬼,通常只是報完名字后問個幾句便草草判案,雖然如此卻不曾錯判,讓明和曉即便覺得不妥也無話可說。
而要是遇到他中意的類型,他便會想盡辦法將他們留下來「養眼」,于是乎,所謂的冥府上使全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你覺得他會不會被留下來?」明用念力偷偷問了曉。
曉瞥了鳳湘翊一眼,憐憫地嘆口氣,也用念力回話。「又一個可憐人。」
「說說看,你為什么不肯接受審判?」冥王含笑看著鳳湘翊,那親切的語氣讓站在他身后的兩位上使一陣雞皮疙瘩。
「我還不能死,我還有事情沒有完成。」鳳湘翊堅定地看著冥王。「而且,在我查出是誰陷害我之前,我是不會讓你把我的命收回去的!」
「哦?所以你現在是在威脅本王啰?」冥王笑得更歡了。
「不是威脅,是請求。拜託你讓我回去,哪怕只有一小段時間也好,在這之后,就算要下輩子要投胎成畜牲我也無怨。」
「如果是要查出兇手的話,本王可以直接告訴你那人是誰,你用不著回去。」
「不只如此,要是我就這么死了,鳳凰王朝肯定會動蕩不安,我不能放任我的兄弟們為了爭奪王位自相殘殺!」鳳湘翊緊緊握起拳頭。他父王將這重責大任交到他手上,他忍辱負重了這么多年,就是為了和平地接掌這份帝業,將鳳凰王朝按他的理想整治成一個能讓百姓一輩子安居樂業的好國家。但他萬萬沒想到,在他什么事都還沒做之前,他居然就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要他如何甘心?
「所謂的人生無常就是這么一回事,每個人面對死亡時都是措手不及的,又有多少人能沒有遺憾?」冥王坐直身子,交疊起修長的腿,總算有點冥府之王該有的架勢。「大家都是這樣,憑什么你是例外?本王又為了什么理由破例讓你還陽呢?」
鳳湘翊張了唇,卻無法反駁,最后只能頹然地搖了搖頭。「你沒有理由幫我。」
「其實要本王助你也不是不行,你可以和本王談個交易。」冥王嘴角勾起一個微笑,如獵人審視獵物般盯著鳳湘翊。
明和曉默默交換了一個「我就知道」的眼神。
「什么交易?」雖然直覺不是什么好事,但事情或許還有轉機,鳳湘翊不愿放棄任何一絲機會。
「我放你回去半年的時間,在這期間,你可以去完成你想做的事。不過,時間一到就算事情沒做完也得回來,在冥府替我工作一百年后才能重新投胎。你不可能回到原本的身體和身分,鳳湘翊已死,你必須以其他身分重生。當然,這畢竟是違逆天命的事,過程中受些苦難也是在所難免的。這乍看之下是個虧本生意,卻不是人人都有這種運氣的。我看你是個人才,想留為己用才給你這個機會,你自己斟酌斟酌吧。」
一百年不能投胎嗎……這代價還真大。不過,現在他還有很多重要的事必須去做,以后的事,等到以后再說吧!
鳳湘翊抬起頭,堅定不移地望進冥王那雙幽深的眼睛。「成交!」

番外篇(十) 不想要妳的祝福 番外篇(十) 不想要妳的祝福
大紅燈籠高掛整座湛府,如火焰般從門口一路燃燒到大廳。
正廳里四處張燈結綵,一個大大的「囍」字貼在中央墻上,紅得刺目。
廳里已聚集了滿滿的賓客,不論派系今日齊聚一堂,或許是沾染了喜慶的氣息,倒也和樂融融、相談甚歡。
「皇上駕到!」通傳聲一響起,眾人便自動讓出一條路,讓今日身分最為尊貴的賓客步入廳內。
主子果然是主子,無論什么時候看起來都是如此的耀眼奪目。他今日雖只著一件玄色便服,卻依舊風采萬千,行走間寬袖飄逸,閑適中帶著無法掩蓋的華貴之氣。
而挽著他的手隨他一起進來的人,是那樣的熟悉又陌生。
我不意外她會跟著主子一同過來,我知道他們現在幾乎到哪兒都出雙入對,只是,此刻我多么希望她不能來。雖然我很久沒有見到她了,我很想見見她,卻不是在這種場合。我不想她來參加我的婚禮,更不想接受她的祝福。
「微臣參見皇上。」我對著主子恭敬一福。
主子微笑著扶我起來。「今日你是主角,這些虛禮就免了。恭喜你了。」
「謝主子。」我扯了扯嘴角,算是笑了。不可替代 by初禾_斷聯多久男人會崩潰既然無論如何都得成親,由我最為信任的主子來主婚,也算是了了一樁心愿。
我看向他身旁的人,張了唇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能笨拙地打了聲招呼。「參見娘娘。」
「哎呀我已經不是什么娘娘了!」她笑著說道。「不過燿瞳你今天真的超帥氣耶!你很適合鮮豔的顏色啊,別再老把自己搞得一身黑了。」
「妳連人家穿什么顏色的衣服都要管?」主子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言語中盡是寵溺。
她撇了撇嘴。「那些阿狗阿貓穿什么我才懶得管,那是因為燿瞳是家人我才會關心嘛!燿瞳,對吧?」她朝我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
家人啊……原來在她心中,我是家人。我垂下眼睛,藏起不能被人發現的情緒。「微臣不敢僣越。」
「我就知道你會這么說。」她夸張地翻了個大白眼。「都要成家的人了這老古板的個性該改一改,不然你妻子會多無聊啊!說到這個,我還沒恭喜你呢。新婚快樂!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幸福!」
我看著她真摯的表情,濃烈的苦澀如暴風雨肆虐著我的心,最后,在一片狼籍中歸于平靜。
罷了,她現在很幸福,所以希望我也能幸福,這是好事。
主子要我幸福,她也要我幸福,我該學著過得「幸福」。
「謝謝。」我最后還是只能說出這兩個字,不敢再看她的臉,害怕自己會忍不住脫口說出那些直到死也不能說出口的話。「吉時將至,微臣先去準備了。」
「這樣啊,那待會兒見啰!」她揮了揮手,依舊笑得無邪。
我朝主子點了點頭示意,正好對上他意味深長的目光。我頓時有了深深的罪惡感,沒有勇氣再面對主子,別過頭像個逃犯狼狽地離開。
「吉時已到,新娘入場。」
我站在大廳的一端,看著身著鳳冠霞披的新娘在侍女的攙扶下一步一步朝我走來,心里空蕩蕩的,彷彿被人挖走了心臟,再無感受的能力,沒有任何感覺,只有無盡的空虛。
直到新娘走到我面前,我握起她的手,帶她繼續走完剩下的路。
她的手細嫩光滑,略帶點冰涼。手心有些黏膩,想必很緊張吧。
握著她的手,忽然想起我似乎從未感受過「她」掌心的溫度。我想,應該是很溫暖的吧!就跟她的人一樣……
「一拜天地──」
我與新娘并肩而立,朝著廳外星光熠熠的夜空一拜,腦中卻不斷閃過一幕幕零碎卻清晰無比的畫面……
是從什么時候起,對她有了不該有的想法,我已經想不起來了……
一開始,我看著她用主子的身體做些毀壞主子形象的事,有時會起了想殺了她的沖動。但是和她相處得越久,就越覺得她有趣。
日復一日,我擔任她的護衛,漸漸地已經弄不清自己究竟是為了保護主子的身體而保護她,還是因為想保護她這個女人。甚至到了后來,我竟起了幾次就算死一百遍也不足為惜的念頭:如果她和主子換不回身子,就這么維持現狀,似乎也不錯……
記得到天羅國參訪的第一天,她叫我不要老是穿得一身黑,于是儘管不習慣,隔天我還是改換了藍衣。我一直以為自己只是單純地服從命令,卻發現自己居然期待讓她看見我的改變……
「二拜高堂──」
記得在天羅國皇宮,我們一同賞了荷花。她問我是不是喜歡荷花,我情不自禁就告訴她關于我逝去娘親的事。即便是與主子,我也鮮少提起家里的事情,但我卻跟她說了,沒有半分防備之心地說了。也許那時,我對她的信賴已經不亞于主子……
記得嫻妃娘娘病危時,我到普德寺帶她回宮。我知道主子那時和她鬧彆扭是為她好而故意氣她,卻在看見她憔悴傷神的面容后,第一次對主子有了埋怨。但我無能為力,我看著她傷心,卻無法安慰她,因為我沒有立場……
不能繼續放任自己的心貪婪地渴求著更多不屬于我的東西,我不想背叛主子,也不敢承擔連朋友都做不成的后果。于是,我決定用成親結束這一切,徹底斷了念想。
「夫妻對拜──」
如果這能成為讓妳幸福的一部分的話,我會試著找到妳要我得到的,幸福。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39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