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炕劉芹_時光親吻過他的悲傷

第六章 吃掉糖果(3) 洛城其實真的不會哄女孩子,若瑤的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全看她自己樂意,外人說什麼都是白瞎。這一次真的遇到他在意的女孩,只能抱著她說些沒營養沒邏輯的話,完全沒有了平日里舌璨蓮花的能說會道。
車窗外傳來汽車急停的聲音,然后是兩聲喇叭響。洛城回頭,看到一輛眼熟的輝騰停在了自家車道外面,靳原沒好臉色的從車里走下來。
洛城拎起自己的襯衣,把唐果裹起來,囑咐道:「趴低了乖乖等我。」
靳原見洛城打開車門,站在原地沒動,雙手插著口袋,歪頭上下打量他:「你小子真他媽的不是個東西。怎麼,都到家門口了就舍不得多走兩步,非在我車后座上搞這種茍且之事。」
洛城光著膀子站在太陽底下,從小光屁股一起長大的兄弟就算了,只不過他衣冠楚楚慣了,這麼不修邊幅的樣子自己都有點兒不自在,左右看了看,小區路上沒見到有鄰居或是路人,反駁道:「你那后座乾凈是怎麼的?別跟我說你買這麼大一臺車不是為了打野炮方便。」
靳原低聲罵了一句,把車鑰匙丟給東北大炕劉芹_時光親吻過他的悲傷洛城,「你今天算是讓我刮目相看了。林大小姐被你甩了,還眼巴巴的記著給你那丟三落四的小情兒收鑰匙。唉,兄弟,教教我,有什麼御女之術,讓林若瑤那樣的女人都能任你呼來喚去的?」
洛城接過鑰匙在手里掂了掂,看到一直掛在上面的那個鑰匙墜不見了,心中明了。
「我呼來喚去她?她呼來喚去我還差不多。人家大小姐對咱沒興致了,高擡貴手放個人情而已。這年頭,誰給誰的路堵絕了都不是好事,尤其是男女之情一旦掛上了別的……」
洛城把自己的車鑰匙又丟了回去,猛地轉了話題:「你去超市給我買兩斤麵條,一斤豬肉餡。買回來我再把你悍馬的車鑰匙還你。」
靳原咬牙切齒地看了一眼自己心愛悍馬的車屁股,心里明鏡似的,洛城的小糖果估計現在衣冠不整,姑娘家的臉皮薄,有他在場不好意思出來,只能心甘情愿的給洛城當跑腿的。
洛城回到車邊的時候,唐果已經不哭了,襯衣也系好了扣子,松垮跨地套在她身上,露著兩條小腿,長髮披散在肩上,低著頭,半遮了梨花帶雨的小臉,看得洛城忍不住又舔了一下嘴唇。
「我抱妳?」唐果下車的時候,洛城隨口問了一句。結果他還沒等唐果回答,就自覺上前勾起了她腋下和腿彎。
唐果也沒掙扎,和之前兩次一樣,乖乖地靠在他的胸前,只不過,這一次她是醒著的。
洛城把唐果一路抱回臥室,從衣櫥里給她找了一件自己的T恤衫,又回到車里,撿回唐果的衣服和內衣。剛鉆出來,靳原就回來了,下車一手拎著超市的袋子,另一只手拎著唐果那只保溫桶,看到洛城手里的衣服,笑得像只偷了腥了貓。
「兄弟你也悠著點兒,別讓個小丫頭把你給掏空了。」
洛城一腳踹過去,「你他媽的胡說什麼呢。」
洛城把袋子和保溫桶接過來,兩個人交換了車鑰匙。靳原臨走前補充道:「你的筆記本電腦什麼的在你車的后座上。就算你今天沒心思上班也拿回家去,免得給人砸了車。」他擡頭看了看樓上臥室的窗口,輕嘆一聲: 「這種事,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林若瑤知道了,早晚你家老爺子也會知道。你要早做打算。」
洛城點點頭,和靳原互相拍了拍后背:「我知道,謝謝兄弟。」
洛城把超市袋子里的肉餡和麵條先丟進了冰箱。袋子的最下面還有一個小盒子,洛城摸出來不禁失笑,靳原這個兄弟還真是有心。不過……他想了一下,隨手丟進了廚房抽屜里。
「果果……」洛城收拾完東西,上樓找人,臥室里卻空空如也。他心中一沈,剛要著急上火,又一想,她還能飛天遁地不成。轉身出來找,經過洗手間的門口,聽到里面隱約有水聲,于是便推開了門……
浴室里熱氣蒸騰,聽到門響,唐果縮到水里,有些慌亂地想要用手遮住水下自己光溜溜的身體。水面清澈,一眼便看得通透,自然是徒勞。
頂燈大開,一片晃眼的白,黑色長髮在水面上散開來,如浮萍托著一朵潤紅嬌嫩的小花,小丫頭羞澀的粉嫩臉頰看得洛城心臟一悸。
小丫頭還挺自覺,趁他忙碌自己泡起澡來了。是故意勾引,還是嫌棄他剛才在車里蹭了她一身的汗,洛城沒閑暇多想。
「親戚走了?」洛城從櫥子里拿出兩條大浴巾。
「嗯?」唐果沒反應過來。
「生理期期間最好不要泡盆浴。」洛城拿著浴巾走到浴池旁邊,放在近旁的架子上,視線毫不避諱地在小丫頭細膩白嫩毫無瑕疵的皮膚上掃蕩。其實他剛才在車里已經知道了這個問題的答案,沖動來得太快,他必須承認一開始并沒有想到這個問題,只是手指探到她最后一層防備,單薄布料下毫無遮掩的美妙園地入手濕熱柔軟的觸感提醒了他。
唐果曲起雙腿,抱著自己的膝蓋坐在水里,羞澀低頭默認。
天時地利,若人再不合二為一,就太暴殄天物了。

第六章 吃掉糖果(4) 皮帶扣叮噹的聲音讓唐果擡起了頭,一臉慌張地看著洛城把西褲甩到一邊,白色子彈內褲下鼓脹的秘密也沒能隱藏多久。她扭過頭,浴池里的水一波一波地沖在她身上,隨著嘩啦啦的水聲,是洛城伸過來的有力的手臂。
洛城把她拉到自己懷里,唐果的后背貼著他火熱的胸腹,屁股被某個炙熱堅硬的東西硌得她直往一邊兒躲。他只是鬆鬆圈著她,反正浴池就這麼大,她能躲到哪里去。
洛城并沒有刻意壓抑自己身體的反應,不過他也并不顯得焦急,而是柔聲問:「剛才為什麼哭?」
唐果咬著下唇不發一語。她就知道今天逃不過。這個男人自從和她重逢相認之后就沒隱藏過自己對她的渴望。
洛城伸出手指把她的嘴唇從貝齒間撥出來,心疼地輕輕摩挲。
「是因為覺得委屈?」洛城猜測,他挑著她的下巴讓她轉過臉來看自己,「我說我要妳,并不是單單指做那件事。自從我第一次見到妳,就喜歡上了妳身上的一種獨特的氣質。妳就當我對妳一見鐘情就好了。」
因為剛哭過,唐果的聲音有些啞,配上她那獨特的尾音,別有一種魅惑的味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并非對我一見鐘情?」
這小丫頭到底是糊涂還是明白啊,洛城有些無奈,只是輕啄了一下她的唇:「妳讓我這樣一個理智了一輩子的人承認自己居然有這麼不理智的時候,多少有點兒困難。不過,既然妳在意,我必須得說,妳對我的吸引力,足以致命……」
女孩兩個小臉兒有些泛紅,從雪白的皮膚下淡淡地透出來,熟透的水蜜桃一樣可口。洛城連猶豫都沒猶豫,張嘴就一口啃了上去。
當然,他是捨不得使勁的,只是輕輕地咬了咬。年輕的皮膚彈性十足,飽滿而光滑。嘴唇貼著粉嫩的腮邊,細細地品味,舌尖舔過尖尖的小下巴,認真地描繪,繞了一圈,才又回到那甜蜜的源泉。
洛城試探性地用舌尖緩緩點觸她的唇,小丫頭并沒有推拒,任由他趁虛而入。她唇齒間依舊帶有健康的女孩子清爽甜蜜的味道,那是上帝賜予女性的一觚迷藥,用來引誘出男人本性中最原始的沖動與占有欲,只讓他覺得嗓子分外的乾渴,忍不住就想要品嘗更多。
他動作略大了些,她嘴里的丁香小舌碰觸到入侵者,調皮地動了動。他便追了過去,四處圍追堵截,最終將她逼到了角落,隨他勾纏吸吮,出入進退。
手掌覆蓋住她柔軟的胸口,唐果哼唧了一聲,洛城頓了頓,卻沒有停止探索她的口腔,勾起了她懶洋洋的香舌,貪婪地吸取著她的甜蜜。漂浮在水面的長髮下,半遮半擋著她玲瓏有致的嬌軀。他直奔山頭,兩根手指夾住那枚粉纓,或輕或重地搓揉了起來。
懷里的女孩扭動得稍微劇烈了一些,洛城放開她的呼吸,低頭看著她。她漂亮的眉毛有些皺了起來,睫毛低垂,遮著眼睛,好像還有些不想要面對這羞人的現實。小嘴微微張著,嘴唇被他吻得略有些腫,紅艷艷的色澤像美國大櫻桃一樣新鮮漂亮。
女孩青春的身體敏感多情,精神上對這件事卻多少還有些抗拒,讓洛城覺得自己是在欺負這個看起來還像個十幾歲的孩子一樣稚嫩的小丫頭。可他做了快三十年的正人君子,這種欺負人的事情著實讓人覺得有種邪惡的另類興奮感。
洛城的大手蔓延向下,終于落入他企盼已久的秘密花園。唐果雙腿頓時夾得緊緊的,讓他進退兩難。他俯首舔過小丫頭的小細脖子,啟齒輕輕咬下去。
唐果睜開眼睛一臉恐慌地看著他,驚聲要躲,卻沒想到別處卻失防:「你……不要……嗯……」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43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