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媳婦養不住_時光有點小悲傷14章

第八章 非妳不可(1) 車一拐進老胡同,仿佛瞬間從現代繁華的大都市穿越回民國初期。洛家老宅就在市中心的黃金地帶,抗戰時期曾經被征作一個什麼組織的會館,著實經歷過一些槍林彈雨。后來看在洛老爺子的豐功偉績上,又還給了洛家,修繕之后,依舊保留了很多古色古香的味道。
曾經有一幫子攝影愛好者,很喜歡在附近徘徊。因為現在很少有老宅子所有電線都走暗線,外面連個燈泡都看不見,逢大日子還會掛起明火的燈籠,小風一起,飛檐翹脊影影綽綽的,原汁原味的大宅門。
洛城除了逢年過節和父親的壽辰很少回老宅,連自己的住處都買到城郊,借口來回不方便。他一直對父親致力于保護中華文化傳統的做法嗤之以鼻,新中國都解放這麼多年了,作為一個華東人民革命大學出身的老革命,居然越來越媲美封建社會的大家長,也不知道洛老爺子過了知命之年后又染上的什麼癮。
洛城是洛老爺子和第四任太太的孩子,全家最小的一個。經歷過抗戰逃荒,自然災害和人文動亂,洛老爺子活著的子嗣不多,大多夭折,除了幾個女兒長大了,折騰到最后能傳宗接代的就只剩下和第一個太太的兒子洛軍,可惜洛軍和妻子只育有一女。
年近六十的時候老來得子,老爺子對洛城的疼愛和期待自然是沒得說。給兒子找媳婦,那當然也是大事一件。洛家人除了洛城都走了仕途,而林若瑤家的AK集團則是商業巨頭,他們倆的婚事早已不單純是愛情那麼簡單。不管林若瑤怎麼嬌蠻任性跋扈折騰,看在洛老爺子眼里,自然是各種的端正秀麗,知書達理。他日日盼著就是看他們兩個小的早日成家,好在自己有生之年能抱上孫子。
兩年前洛城和林若瑤在LA偷偷折騰那一次,并沒有知會雙方父母。老爺子不是不知道,但也沒插手,想著順水推舟成了就成了。最后沒成,老爺子有些失落,但想著林若瑤年紀還小,心性不定也情有可原。自己身體尚好,等孫子還等得了,有心讓姑娘家在爸媽身邊再多呆些日子。可沒想到,等來的卻是一拍兩散。
洛城知道這次回去即將面臨一場家庭革命的風暴,他并不會害怕。他唯一擔心的是牽扯連累到那個小女人。畢竟,準確的講,自始至終都是他一個人肆意的作為,公平點兒說,她純粹是被他給糊弄了。
大概大家族里最小的孩子總是叛逆一些。越是不容于家族的事,就越是來勁。洛城現在滿腔的英雄主義精神,大風大浪的他一肩扛起,他就不信,他連自己的女人都護不住。
洛軍說老爺子氣急了,可洛城走進老宅院子里,表面上卻看不出有任何風浪。魚池里的錦鱗悠哉游哉,房檐兒上掛著的鳥籠子里,金絲雀嘰嘰喳喳的蹦來蹦去。正堂屋的門開著,夕陽已經西斜,屋里的光線有些陰暗,并沒有開燈。洛城站在影背旁邊,看著正堂屋那個黑洞洞的大門,靜靜地散發著危險殘忍的氣息。

第八章 非妳不可(2) 洛老爺子身邊的看護楊阿姨站在門口跟洛城搭了個眼,回身朝屋里報告:「小城回來了。」
洛城握緊了手里的文件袋,深吸一口氣,跟著楊阿姨往屋里走。那挺直的脊背,嚴肅的表情,儼然一副準備上庭聆訊的態度。
洛城剛走進門框的範圍,還沒跨門檻,破空之聲就迎面而來。洛城條件反射地躲了一下,一個黑咕隆咚的東西堪堪擦著他的額頭飛了過去,「咕咚」一聲掉在院子里,一枚古硯就這樣碎成了兩瓣兒。
看來洛老爺子是真生氣了,先別說這古硯值多少錢,那可是十成十的端溪石,若真砸在頭上,不開花也得是輕度腦震蕩。
洛城定了定神,朝屋里仔細這麼一瞅,洛家管事兒的人來了那叫一個齊整,密密麻麻站了一屋子。
洛老爺子還沒開口,洛城他媽先不干了,站起來說:「鳳翥,就算小城有錯,你也不用下這麼狠的手吧,要真打壞了怎麼辦?」
鳳翥是洛老爺子的字。他嫌建民聽著像賤民,在家不讓叫。
「我今天還想打死他這個丟人現眼的呢。說,你到底做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事,讓人家若瑤那麼好的一個女孩子鐵了心似的要分手?」洛老爺子臉黑得塞包公,龍頭拐杖舉了高高的,就要站起來往洛城這邊招呼,旁邊充當張龍趙虎王朝馬漢的幾個姐夫們趕緊上來攔著。展昭位子上的大哥洛軍沖洛城使眼色,讓他趕緊認錯,先穩住老爺子要緊。
洛城知道,父親已經年過八十,的確經不住刺激,再有個好歹的自己就更加罪孽深重了,趕緊進來,往當下一跪,先不管別的,開口一句:「爸,我錯了。」
聽到兒子乖乖認錯,洛老爺子這才被幾個女婿扶回去坐好,劈頭就問:「你錯哪兒了?」
洛城攥著手里的文件袋,語不驚人死不休:「我錯在兩年前沒有跟父母商量,就私下和唐果登記結婚了。」

「妳說你們兩個已經登記了?」
料是甜甜這麼淡定的人,聽閨女這麼一說都有點兒措手不及。她探頭看了看唐果臥室的門,外面唐雙正悶在書房里給潘帥他爸講電話,她到唐果的屋里想跟閨女提前通個有無,等一下好同仇敵愾對付家里脾氣暴躁的老頑固,卻沒想到閨女一開口就是這麼震撼的事實。
唐果點點頭,不敢看自己的母親。
甜甜嘆了一口氣,想開口,又嘆了一口氣,極度的恨其不爭,「妳怎麼這麼東北媳婦養不住_時光有點小悲傷14章輕率,就算妳怕妳爸反對,至少要跟我說一聲啊。」
唐果無比委屈的嘟囔:「我還以為洛城是跟我演著玩兒的,我哪知道那是來真的。」
甜甜無言,自己從小品學兼優,拿著全獎上完的大學和研究所,電子工程碩士畢業,智商應該不算低,怎麼就生出來這麼個糊里糊涂的女兒呢。
「媽,妳說怎麼辦?」唐果見母親突然不講話,心里更加沒底,拉著甜甜的胳膊,又快哭出來了。
甜甜猶豫了一下,雖知答案,還是問了:「那你們倆……也已經……」
唐果心虛的頷首,點頭默認。
「怪不得他會那麼說,我當時聽著就覺得很怪。」甜甜伸手摸了摸唐果的肚子,「那他可做了防護措施?」
唐果哪兒跟別人聊過這種事情,想起那時情景,滿臉飛紅,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到底有沒有避孕?」甜甜有些急:「這要是搞出孩子來,事情可就沒有多少轉還余地了。」
「第一次用了。」唐果小聲嗡嗡:「今天……大姨媽剛走……應該不會……」
甜甜心中無奈,怪不得一天不著家,打電話過去也是那個洛城接的,原來……
「那其它時候呢?」
唐果搖搖頭:「沒有……其它時候了……就……兩次。」
甜甜這才略放了心。外面書房的門響,唐雙打完電話出來了,甜甜拍了拍唐果的背,「先去吃飯吧,」
唐果哪兒敢出去面對自己的父親,搖頭說:「媽,我不餓。」
「躲有什麼用。妳爸也就是嘮叨,又不會真的打妳。」甜甜又是一陣長吁短嘆:「而且事已至此,不是咱們這邊單方面能決定的,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45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