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風情束縛 孫姐_昆侖山武家村人形蟲

第11章 楊鎧鈞真的超好躺。 「你..」我用力的指著他,「我的手機……怎么會在你那里啦!」我越過我哥想伸手去搶,可是楊鎧鈞竟然將手抬的高高的。
「今天在保健室拿你口袋里三公斤的沙包的時候順手拿的。」楊鎧鈞繼續拿我的手機滑著臉書。
「還來!」我伸手要跟他要手機,他也乖乖的還我。
「你怎么知道我的密碼?」
「你從小到大所有東西的密碼都一樣,四個零。」楊鎧鈞口氣雖然淡淡的,但是神情卻有無法掩蓋的得意。
可惡,我現在就來改密碼!
「18072657。」他怎么知道我改了什么密碼啊…
「哥…他欺負我。」我搖醒在中間睡覺的宋宇謙。
「小鈞你別欺負小ㄚ頭。」宋宇謙敷衍的說了一句就繼續睡。
這哪門子的哥哥啊!
聽說楊鎧鈞他們家在郊區,所以大概一小時的車程,也太遠了吧,我跟哥交換了位置。
「手機!」我伸手跟他要了他的手機。
挖賽我跟他撞機!!
「你的十六封臉書訊息都是女生欸!!!」我隨手點了一個,「這個長的不錯耶,她問你明天早上有沒有空!!」
楊鎧鈞閉著眼睛不講話,我就好心點幫他和這女的牽個紅線。
“有。”我幫他回。
“那我們早上十點去環球看電影好不好?”秒回欸!
“好。”我回了一個字后就拍醒楊鎧鈞,秀給他看,結果他瞄了一眼就繼續睡。于是我就幫他繼續回訊息。
嗯,明天早上八點跟陳詩去吃早餐,十點跟杜昱婷去看電影,十二點跟吳囈悅去吃午餐,下午兩點跟黃瑋廷去游樂園,晚上六點跟蔣儀琳去吃晚餐。
嗯!感謝我吧!楊鎧鈞,看我整死你!!!
我把手機放回他的口袋,然后頭放在他的腿上,腳放在哥的腿上倒頭就睡。
「喂,起來了。」我感覺到有人把我撗抱起來,我張開一點隙縫看到楊鎧鈞的大臉,「嗯。」我輕輕回了他一聲就繼續睡。
不是我在說,楊鎧鈞真的超好躺,一般人被躺都會動來動去,或者呼吸,楊鎧鈞這種人就不會。
而且哥抱我都晃來晃去,楊鎧鈞都不會,在他手上非常安全,這是他身上唯一的優點。
「喂。」一大清早的電話一直響,到底是誰拉。
「你誰?」靠,不是你打給我嗎?
「我宋黛熙。」我口齒不清的回答。
「你怎么會拿著楊鎧鈞的手機?」電話另一頭聽起來很急,等一下,楊鎧鈞的手機?
我睜開眼睛看了這支手機,打來的是那個昨天約看電影的杜昱婷!!!靠!!!我的睡意全被嚇走了,還有我怎么被楊鎧鈞抱在懷里啊!!!
我索性直接掛電話,哪知道掛沒幾秒電話又響,這次是陳詩,那個吃早餐的陳詩!!我直接關機了啦,煩死了。
「都跟別人約好了,爽約不對吧。」楊鎧鈞的聲音從后面傳來。
「你干嘛抱我啦!!!」死變態。
「唔…我在念舊….」楊鎧鈞手還是緊緊抓著我的腰,聲音聽起來就是沒醒,到底是不是男生啊,那么香。

第12章 不是都要跟我抱抱睡才睡得著? 「放開啦!」我回頭看向變態。
「妳以前不是都要跟我抱抱睡才睡得著?」楊鎧鈞睜開眼睛挑挑眉。
「那是五歲以前…」楊鎧鈞把手放開,無視我的黑臉。
話說我昨天都沒醒欸!!!睡到早上十一點,不錯啊!
「妳很髒,沒洗澡,快下床。」楊鎧鈞坐起身然后把我推下去。很髒還抱。
我伸手拿了床旁邊行李箱里的睡衣,就走進浴室洗澡,唉,一天沒洗澡,我好髒噢,楊鎧鈞都不叫醒我。
「幫我吹頭。」我走出浴室看向正在看書邊喝著奶茶的楊鎧鈞。
他也不拒絕,就像以前一樣幫我吹頭,我就趴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杜昱婷不好惹,你剛才東北風情束縛 孫姐_昆侖山武家村人形蟲又自爆,你后天去學校自己小心。」靠,我口中的奶茶差點噴出來。
「你為什么不早講?嗯,伯爵奶茶,好品味。」我轉頭瞪向楊鎧鈞。
「我昨天講了你會收手嗎?她是學姐,屌兒啷鐺的那種。」……我禮拜一絕對不去學校。
「等一下吃完早餐就進琴房練習。」楊鎧鈞放下吹風機后幫我梳頭順便說。
「你們家還沒有吃飯嗎?」我盤坐起身問。
「誰跟你一樣睡那么晚,我們大家都吃過了。」所以你剛才是睡回籠覺嗎…
「你以后可以去當洗頭髮的一定可以賺大錢,你梳頭都不會痛欸。」哪像我梳頭都掉一堆頭髮。
「哼..我以后就算躺在家里不動財產還是可以壓死你。」……這種人真的不能夸獎!!!
不是我要說,只是楊鎧鈞家也太大了吧,比美國那間要大,而且琴房也很大。
史坦威鋼琴欸,好長!!!
這臺小提琴!!!義大利的手工琴欸!!
「我拉拉看!」我伸手拿起琴,觸感好爽啊,我拉起西貝流士的協奏曲,音色真美。
「這把多少?」
「八百多萬。」
「這臺鋼琴多少?」
「跟這把差不多。」
靠,偷走這兩樣就一千六百萬,雖然以前就知道他們家很有錢,但他們的錢比我想像的多好多,如果以后我嫁不出去的話,嘿嘿,我手搭在楊鎧鈞身上開始竊笑,就讓他養我一輩子!
楊鎧鈞挑挑眉,也不說話,就看著我發傻。
當他把譜遞給我時,這些想法都沒了,拉赫曼尼諾夫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他是想提醒我數年前害我五年內不能參加任何比賽的敗仗吧。
「我不要彈這個!」我把琴譜摔到地上。
「彈不彈隨你,曲目我已經報了,協奏曲之夜你不彈就不彈,大不了管弦樂團在上面尷尬,這首是最能展現你技巧的曲子。」
被你說起來都很有理啦!
「喂,你不教我噢?」楊鎧鈞拿起他那超昂貴的琴開始調音。
「嗯..?」他轉頭挑眉看著我,一副沒有要教的樣子。
「我不會彈欸…好難噢,明天再練吧,我要回去睡覺。」我放下琴譜高高興興的離開鋼琴,楊鎧鈞的床又軟又香,被子溫暖,冷氣又強,在要步入夏天的熱天氣的時候,開冷氣開的很強,蓋著被子睡覺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47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