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來東往歌曲現場版_明明動了心免費閱讀

青-12。人生第一堂生理課 「小晨。」
母親的呼喚讓葉晨渾身一震。
「傻站在那裏干嘛,穿上衣服,別凍著,把牛奶熱上,叫依依起床。」
葉晨這才相信,自己又一次的逃脫升天。母親不知道被子上那是什麼?不會的,她一定知道,她臉上的尷尬寫的明明白白。那為什麼母親沒有生氣?為什麼母親沒有追問他?為什麼母親沒有怪罪自己?無論是怪自己弄臟了寢具或者怪自己……做錯了事。
是錯事吧。葉晨覺得自己是錯的。大錯特錯的事情,不容于世的事情。從小自己做了錯事,母親總是很嚴厲的懲罰自己,可是這一次,為什麼母親沒有追究。
這讓他更加的迷茫,更加的惶恐。
他走回臥室,依依根本也沒再睡著,在簾子那邊沖著葉晨擠眉弄眼,「哥哥,我什麼也沒說,姑姑自己發現的。」
葉晨趕緊捂上她的嘴,在她耳邊「噓」一聲,壓低聲音說:「不要說你看到過,什麼都不要說。知道了麼?」
他不知道要怎麼威脅依依,不給她吃金帝巧克力這種話已經沒有用了。過了這個暑假,依依就要上二年級了。她雖然還貪嘴,但是她的生命裏不單單有金帝巧克力,還有花生餅,有羊肉串,有烤紅薯,有雪人冰激淩。
葉晨有點兒惶恐。自己也許是她的金帝巧克力,但是隨著依依慢慢長大,她會看到香甜的花生餅,辛辣的羊肉串,溫暖的烤紅薯,清涼的冰激淩。她還會記得她曾經最愛的金帝巧克力麼?還會麼?
葉晨攪動著鍋裏的牛奶的手停下來,牛奶的表面生出一層薄薄的奶皮。
「小晨,奶已經好了,關火。」
母親在后面叫醒了他。他關了瓦斯,拿出勺子的時候掛起了那層奶皮。白白的液體隨著滴落下來。
葉晨看著那一滴一滴的白色液體發呆。
也許,真的應該要早一點得到她。
「小晨,發什麼呆,奶都弄到地上了。給,拿抹布擦干凈。」母親丟了抹布過來,葉晨蹲下身擦地上的牛奶。他看著母親穿著拖鞋的腳,在他身邊停留了一下。葉晨抓著抹布的手有一絲僵硬。
「小晨……吃過早飯……你爸爸有事情要和你談談。」
終于來了。
葉晨站在父母臥室的門口,深吸了一口氣,心中有一種英勇就義的慷慨。是個男人就要有擔當,父親很小的時候就教育過他的。
重要的是,依依什麼都沒有說。她如果說出來,這錯誤的性質就不同了。葉晨想,也許自己會坐牢也說不定。
「爸。」他挺胸擡頭的走了進去。
葉晨以為自己將要面對的是父親嚴厲的面孔。畢竟吃早餐的時候,父母兩個即便是當著依依的面,也都是若有所思的嚴肅模樣。嚇得依依一頓飯都很安靜,不時地看向葉晨。而葉晨卻沒有膽量回望依依,只是悶頭吃自己的。
父親拍拍葉晨的肩膀,語重心長,「唉,一眨眼之間,你都長大了,我卻還當你是個孩子呢。總記得你剛出生那個小模樣,臉皺得像個小老頭。」
父親仰著臉回想自己剛剛做父親的記憶,臉上帶著淡淡的幸福笑容,看在葉晨的眼中,感覺有點兒恐怖。他長這麼大,似乎都不記得嚴肅的父親曾經對著自己笑過。
「這樣想想,下個月你也十三歲了,按老家的算法,你虛歲也要十五了。都是能下地干活,獨當一面的年歲了。唉。轉眼我也老了啊。」
葉晨不知道父親說這番感嘆什麼意思,剛才的英勇一下子沒了著落,心虛緊張起來。
「坐,讓我們父子倆好好談談。」
父親示意葉晨在書桌前坐下,轉身從書架上找出兩本書。
「今天你媽媽找我說了你的事。」
剛坐下的葉晨緊張的又想站起來,被父親按著肩膀壓回椅子裏,「別緊張,有些事情,是時候告訴你了。」
父親的語氣讓葉晨覺得,他仿佛要宣布什麼可怖的事情。例如,他不是他們的孩子什麼之類的。不過事實證明,他只是心裏有鬼,才會在腦子裏不住的胡思亂想。
整整一個小時,父親對照著兩本家庭健康手冊上的彩色圖片,給葉晨上了人生第一堂正式的生理課。葉晨學到了很多和手抄本上不同的知識,也糾正了很多自己看書時候產生的胡亂錯誤的猜測。
他也終于明白了為什麼父母沒有生氣,而只是尷尬。
他們以為那被子上的汙穢,是葉晨第一次的遺精。而他們不知道的是,葉晨早在快一年前,依依來到他們家的那一天,就已經踏出了他青春期的第一步。
葉晨暗自在內心深處松了口氣。而父親的下一句話,卻又讓他的心臟懸了起來。
「我和你媽商量了下,你和依依都長大了,再睡在一間屋子裏也不方便。現在咱們家比較擠,也沒有條件讓你們分開。我下個月和單位申請換一套房間多一些的公寓,哪怕面積不怎麼大的,也應該給你們一人一間屋子了。」
葉晨家不太富裕,兩室一廳的公寓,一間小的是他和依依的臥室,另一間,是父母的臥室兼書房。所謂的廳,也不過放個餐桌櫥柜,已經很滿了。葉晨去過父親做生意的同學家的大三室,那麼的寬敞明亮,裝修的像電視裏演的五星級賓館一樣。那時候他多羨慕啊,想說有一天自己家也住上那麼大的房子就好了。可是今天聽到父親說要搬家,卻一點兒也不開心。
房子小有房子小的好處。一家人都擠在一起,關系才更緊密。就算偶有磕碰,也是一種樂趣。
況且,他和依依兩個人關起門來之后的游戲,他們每夜偷偷躺在一張床上的小秘密,在換了新房子之后,就再也無法繼續了。這讓葉晨無論在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是無法接受的。
他想到了勸說父母不要搬家,但是他沒有篤定的理由。他想到了帶著依依離開,但是他清楚的知道現在的自己誰也養活不了。他一直以為自己長大了,獨立了,在這一刻,在生活面前,他才知道自己還是個孩子,一個什麼都還要依靠東來東往歌曲現場版_明明動了心免費閱讀父母的孩子。

青-13。寫在生命裏的誘惑 夜裏,依依又如平常一樣爬上了葉晨的床。他把她的小身體緊緊地摟在懷裏,摟得太緊了,依依推搡著他的胸口抱怨,「哥哥,我喘不過氣來了。」
葉晨略微松開她,在黑暗裏看著她亮晶晶的眼睛,「依依,就讓我多抱會兒吧。等我們搬了家,有了自己的屋子,就再也不能這樣抱著睡覺了。」
依依撅起了小嘴兒,「為什麼要搬家,我不要自己的屋子,我要和哥哥一起。」
「可是我爸媽不會讓我們睡在一起的。我們都長大了,就要擁有自己的空間。」
「那我不要長大,我去和姑姑姑夫說,我不要自己的房間。」乖巧的依依也有如此倔強的時候。
「依依,不能去。」葉晨困住依依扭動的身體,「如果妳去了,那我們剩下的這些日子也不能在一起了。」
依依終于安靜下來,乖乖的躺在葉晨的懷裏,不一會兒,小小的肩膀開始抽動。
「依依,不哭好麼?」葉晨的心在絞痛,手指撫過她的小臉,一片淚海,引得他也忍不住哭了出來。
兩個孩子就這樣抱著哭成一團,只是誰都不敢大聲,壓抑著,躲在被子裏,僅靠著身體緊緊地相依安慰彼此。
如今想起來,也不過是分開兩個屋子睡覺而已。他們還是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的,還是可以天天見面,一起吃飯的。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心中竟是那麼的傷心。
是葉晨的擁抱將自己的不舍傳染給了依依,是依依的眼淚感染了葉晨心中的委屈。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要哭。小小的心靈裏單純的覺得這就是離別,再也不能擁抱著睡覺,就像天要塌下來一樣大的事。
當然,這樣單純的想法只屬于依依。葉晨的腦子顯然復雜的多。
他后悔自己沒有能忍住欲望,而促使了搬家這件事的提早發生。他擔心分開之后的兩個人,沒有每夜身體上的維系,終有一天依依會從自己身邊離去。
真正是樂極生悲。他才剛剛體驗了一次欲望釋放的無限快感,卻又要這麼快就失去,他不甘心。
不要怪男人似乎總想著性,他們似乎天生就是色情的動物。那頭腦片刻的空白,那接近天堂的一瞬間的極樂,是上帝寫在生命裏的誘惑。沒有一個男人能夠逃脫,只要咬下那一口禁果,就再也停止不了。
在剩下的日子裏,葉晨沒敢從依依那裏乞求太多。雖然他還是會在依依睡著的時候撫摸她的身體,也會在她醒著的時候和她接吻,有時候依依也會抓著葉晨的小晨晨把玩。
她不懂什麼是手淫,她只是單純的看到她這樣做的時候,葉晨看起來好像很享受的樣子。她想要讓葉晨快樂些,仿佛這樣他們就不用再分開睡了。
他們就這樣相擁著熬到搬家前的最后一夜。
天氣已經熱了,依依的床比較靠近窗口,他們兩個都沒有睡,肩并肩坐在依依的床上看窗外的夜空。
沒有星星,沒有月亮。在這樣漆黑的夜裏,沒有一絲光亮可以指引兩個孩子的方向。
葉晨把手臂搭在依依的肩膀上,依依很自然的就靠了過來。
「哥哥,明天我們就要離開這裏了麼?」
「是啊。」
「再也不會回來了?」
「房子是爸爸單位的,會收回去的。」
「哥哥,你考試的時候,姑姑帶我去看了新的房子。很大,很漂亮。」
葉晨的手臂驟緊,他的胸口也揪了起來。
「依依喜歡新房子?」
依依沈默了陣子,點點頭。葉晨放下搭在依依肩膀上的手臂,向后撐著床,仰望濃黑的蒼穹,心中很不舒服。
「只要是和哥哥住在一起,我都喜歡。」
葉晨一怔,側過頭,看見依依雙膝跪在床上,傾著身子貼近他。眼睛閉著,小嘴撅著,一點點地沖著他的嘴唇而來。有點兒羞澀,有點兒遲疑的樣子,很是誘人。
他心頭一動,溫柔像片漣漪在心湖中慢慢的擴散開去。他的手攏住依依的后腦,用自己的唇,迎接了依依第一次主動地親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48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