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曉青老師系列_明明動了心 維和粽子

半-24。她只想要晨晨哥哥 長篇現代都市兄妹文《哥哥》火熱連載中。http://www.popo.tw/books/511111
———————————–
小時候依依對葉晨的依戀,不提也罷,只要不太過分的,孩子們的事情,葉母也不想多去干涉。
不過現在依依開始影響到葉晨的學業,她就不能再忍了。
正值葉晨考試的關鍵時刻,依依還生了傳染的病,怎麼可以整夜纏著葉晨。如果葉晨傳染了猩紅熱耽誤了考試怎麼辦。
而且兩個人怎麼可以一起睡覺,先別說依依晚上咳嗽會吵到葉晨休息,兩個孩子都這麼大了,這樣摟著睡覺,實在是,實在是……男女授受不親,如此成何體統。
看來是自己以往覺得他們還小,對他們太過放任了,希望現在開始矯正還不算太晚。
依依的咳嗽聲打斷了葉母的思考,她走過去,坐在依依床前,伸手去摸女孩的額頭。
依依本能的想要躲,她知道自己做錯了,她知道自己不應該留葉晨跟自己過夜,她不知道葉母會怎麼懲罰自己。她平時都很乖,就算偶爾考試成績不好,也還從來沒有被葉母訓過。
葉母根本也不太在意依依的成績。她只求無功也無過的幫學長看著這個“寄放”在她家的女孩。只要別缺胳膊少腿的就說得過去了。過幾年等學長回來,依依是要走的。這個女孩不過是個客人,主人對客人只要客氣就好,管教指責之類,就不必了。
可是涉及到葉晨,她不絲襪曉青老師系列_明明動了心 維和粽子能不說。
「依依,還發燒麼?哪裏不舒服?」面前的女孩子臉上防備的神情讓葉母心裏有點兒不舒服。
「不……不燒了。就是……嗓子……癢。」依依縮在被子裏,一雙圓眼睛像只小動物一樣滴溜滴溜的轉。
葉母覺得依依必定是個很有心計的女孩。安靜,卻并不文靜,讓人看不透她平時都在想什麼。這孩子,長大了不省心啊。
「吃藥了麼?」
依依搖搖頭。
葉母倒了杯水回來,看著依依把藥吃下去,瞥了一眼床頭柜上的空碗和空杯子,「時間過得真快啊。依依,妳來我們家已經兩年了。雖說妳不是我們親生的,但是妳憑良心說,姑姑,姑父對妳怎麼樣?」
「很……很好啊。」依依抓著手裏的玻璃杯,下意識的摩挲著上面的蝴蝶花紋。
「那妳晨晨哥對妳如何?」
「也很好……」
「做人要懂得感恩,依依最懂事了,是不是。」
依依咬著嘴唇,縮回被子裏。
「那妳能不能答應姑姑,以后不要纏著妳晨晨哥哥了?妳已經八歲了,是個大女孩了,要懂得自愛。好女生是不會和男生睡在一張床上的,知道麼?」
依依垂下頭,心情很復雜。她已經變成姑姑口中那種不要臉的女生了麼?可是她……她只是單純的想抱著晨晨哥哥。他的懷抱讓她感覺溫暖,安全,讓她不再害怕黑暗,不再感覺孤單。
她是個內向的孩子,幼時養父母很忙,就只有那個老太太和玩具相伴。她沒有上過幼兒園,也沒有跟同齡的孩子有過任何交道。來到葉家之后,遇到的第一個跟自己年齡接近的人就是葉晨。因為沈默,依依上小學后在學校裏也沒有交到什麼朋友,除了鄰居麥子偶爾好奇心大發,拉著她說話,她總是一個人。
因為依依總是躲在角落裏,成績不好,也不算壞,沒什麼突出的表現,也從不惹禍,無功亦無過,連老師都很少能記起她這個沒有存在感的女孩。
長這麼大,給予她關注的就只有葉晨。而她卻連最后一個可以依靠的懷抱也要放棄了麼。
「妳晨晨哥哥……睡覺的時候,有沒有對妳做……什麼?」葉母試探的問。她雖然相信自己的兒子,但是有些事情,還是應該要搞清楚。
依依沈默片刻,搖搖頭。葉母暗自松了口氣。
依依本能的選擇了隱瞞葉晨曾經做過的那些她不能理解的事,那些讓她臉紅心跳的事。八歲的女孩已經和一年前不一樣了。她對男女的事已經從懵懂,到了朦朧的有些許知曉。雖并不完全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她知道,那是專屬于她和哥哥的秘密,是不可與外人道的。
想起昨夜與葉晨的激吻,依依的心跳突然加速,額頭似乎又燒起來了。葉母以為她只是因為生病而臉頰緋紅,并未在意。
葉母和依依聊了很久。依依一直不說話,靜靜的聽著,默默的接受,默默的想著屬于小女孩的心事。
姑姑說了那麼多,歸根究底只有一句話。她必須離葉晨遠一點兒,因為她會害了他,就像今天害他考試遲到一樣。如果她繼續任性的想要留住他,那只會讓他距離自己更遠。
這個哥哥,在她心中,是不可替代的。
所以,她選擇,自己先離他遠一點兒,總比有一天被他嫌棄,被他拋棄的好。

半-25。那嬌滴滴的大小姐 葉晨很郁悶。
這應該是他的人生十四年來,最最低潮的一天。
睡過頭,起床被母親「抓奸」,考試遲到,答卷子的時候因為低血糖暈倒。而在學校醫務室醒來的時候,第一眼居然看到自己最不待見的同班同學,「校花」姚祧。
姚祧,嬌滴滴的大小姐,很多同學都說她長得像那時候電視上熱播的《雪山飛狐》裏的苗若蘭,那什么出塵脫俗朦朦朧朧的美。葉晨反正是看不出來她鼻子眼睛到底哪裏像,但是因為他厭煩姚祧,連帶的他也不怎麼喜歡看《雪山飛狐》。
姚祧留著一頭黑色長發,從來不扎馬尾,就任憑頭發這樣隨風飄揚。整齊的劉海,皮膚白皙的不似真人,血管都看不到。她嘴型小巧,帶著自然的紅潤,卻從來不笑。姚祧家裏應該很有錢,經常看到她用著那時候的學生想買都不知道去哪裏買的限量版文具。
漂亮,冷淡,而且神秘。被全校的男生追寵的女神。理所當然的也是全校女生的公敵。
葉晨最最討厭這女生了,看到她都渾身不自在。
姚祧是班長,葉晨是體育股長。而初一開學第一次體育課點名,葉晨就把她的名字叫錯成「桃桃」,惹的全班哄堂大笑。那也不能怪他,哪個家長會給自己孩子起這麼個容易看錯又不好念的名字呢。
從那之后,葉晨就覺得這個女生一直成心跟他作對。每一次考試姚祧都仿佛在跟他較勁,總是以幾分之差讓葉晨屈居第二名。葉晨無論怎麼拼,也都是看著她的后腦勺,這讓葉晨非常的憋屈。他媽的一個男人怎麼能讓一個女人這樣壓著兩年擡不起頭來。
姚祧仗著自己身為班長,永遠那樣一本正經的模樣。還把葉晨好幾個哥們兒給她的情書交到老師那裏去,害的兄弟們又叫家長又寫檢查的,簡直是深受其害。
最要緊的是,在班級活動之外,這小丫頭從來就沒有正眼看過葉晨一次,這讓在學校倍受女生關注的葉晨非常的不爽。
他就不知道這女生哪里好了,引得一群蒼蠅圍著轉,趕都趕不走。他反而覺得還是依依最好。雖然依依沒姚祧漂亮,但是依依的笑容很甜,頭發很滑,皮膚的手感很好,小身體抱起來很溫軟。
而且,依依是專屬于他葉晨的。
姚祧并不知道葉晨醒了,她正趴在椅子靠背上,用手墊著下巴盯著窗口發呆。陽光照在她的臉上,側臉起伏的線條顯得有些朦朧,皮膚幾近透明。葉晨搜索了整個腦袋裏的詞語,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她。
少年貧乏的詞典裏只剩下兩個字,驚艷。
女孩的身上有一種不同于其他同齡人的氣質,像是株孤芳自賞的水仙,自覺,自恃,并不在意別人如何看她,因為她的世界裏除了自己沒有別人。
當其他的女孩子還未擺脫身上的稚氣的時候,姚祧已經渾身散發出一種屬于女人的氣息。并不是她的身材發育的多麼傲人,而是她眼角眉梢,一顰一語的沈穩恬靜。不同于同齡人麻雀一樣的嘰嘰喳喳,也不是母親一代人母雞一樣的嘮嘮叨叨。
那自是一種風情。
用風情去形容一個十四歲的女孩子,似乎有些夸張。但是她如花朵,過早的綻放,青澀卻不單純,單薄卻又倔強。恍然獨坐,凝望遠方,已經擁有讓男人輕易動容的美。
黑山白水的眼裏面映著一方亮晶晶的小窗。只是在一瞬之間,葉晨有一種沖動,想要推開那扇窗,看看裏面是何等景致。

「你醒了?」
姚祧并沒有轉過頭來便已知曉,或許是葉晨注視的目光太過灼灼。
仿佛被人抓到了自己胡思亂想的小辮子,葉晨有點兒尷尬,不知說什麼好,只是半坐起來低頭沈默,臉頰發燙。
「班主任讓你醒了之后去找她。」姚祧站起身。
葉晨看著姚祧紅白相間的皮涼鞋在他的視線里停頓了一下,仿佛在等他的回答。但顯然沒什麼耐心,也不過幾乎可以忽略的一秒,她已經向門口走去。
葉晨看著醫務室門背后的人體解剖圖發呆。這個該死的女生,又沒有正眼看自己。
而他忘了,自己一直看著人家赤裸裸的的小腿出神,又怎麼會發現,姚祧出門前看向他的那若有所思的眼神。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48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