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漂亮人婦系列全文目錄_明明動了心by豆蔻蔻百度云

半-26。如果會死還會愛么 Happy new year!!
———————–
老師基于葉晨平時優秀的表現,給了他一次補考的機會。等他答完卷子回家,已經是傍晚。
路的盡頭一片耀眼的火燒云,美麗炙熱,帶著一種絕望的掙扎般的激烈。葉晨用力的踩著腳踏車,聽見鏈條咯噠咯噠有規律的響著,就像他胸口擂動的脈搏。
依依,他在腦子裏一遍遍的重復著這個名字,歸心似箭。只希望母親沒有為難她。

葉晨走進家門的時候,母親正在玄關和一個女孩子講話。黑瘦的丫頭,留著一個郭富城的發型,穿著胸前印滿英文字母的白色大T恤,下擺露出半短的黑色緊身褲,腳上踩著一雙紅色的塑膠涼鞋。
不用猜都知道,是麥子。
葉晨看著麥子那小女孩的一雙鳥仔腳,腦子裏迫不急防的閃過姚祧圓潤的小腿肚子,太陽穴莫名的跳了一下。
「晨晨哥?」麥子看到葉晨顯得很興奮,學著電影裏的粵語腔,「嘿,靚仔,好耐冇見。」
葉晨的余光看到母親皺起了眉頭,沖麥子點點頭,簡短的打個招呼,「來看依依?」
「對,我把暑假作業給依依拿過來。晨晨哥也考完了吧。」
「嗯。今天最后兩科。」
「你們搬家以后,我和依依都很少一起玩了,暑假有空一起出去旅游吧?我媽單位組織家屬一起去看海~噢。」麥子很是興奮,搖頭晃腦的,兩只手臂夸張的向前敞開,仿佛在比劃著海有多大。
葉晨看了看依然堵在玄關的母親,在她臉上看到了逐客的暗示。母親一向不太喜歡麥子,甚至可以說是反感。小的時候,母親說麥子父母把她打扮的不男不女,大一點兒了,又說這個女孩子,做事太沒譜,貪玩,好奇,心比天還散漫,以后肯定沒出息。
只是依依不知為何和麥子走的頗近。或許是兩個女孩在學校都不招老師待見吧,同命相連,惺惺相惜。
葉晨看了看放在鞋櫥上的一摞暑假作業,知道母親根本沒請麥子進去,直接堵在門口了。依依的房門關著,聽到講話的聲音也沒出來,不知道病好點兒了沒有。他有些心神不寧,卻也不好在麥子面前表現的對依依太過關心。畢竟,那會打破他展現在外人面前的那個對所有女生不屑一顧的「酷男」形象。
「小晨,送楊麥嘉回去吧。天黑了,外面不安全,女孩子家,不好一個人亂跑。」母親忍受不了這個麥子在她面前隨風搖曳來回亂晃的樣子,終于開口。
「噢。」葉晨的目光依然看著依依緊閉的房門。但是他不能說什麼,現在他是「帶罪」之人,只希望順著點母親,不至于罰他太重。
兩個人并排在街上走。葉晨心裏惦念著依依,還有些擔憂母親怎麼罰自己,一路走的心不在焉。現在哪怕有人打劫,估計他也反應不過來。
麥子仰頭看著葉晨茫然若失的樣子,噗哧一聲笑了。
「晨晨哥,要不你回去吧。」
「啊?」葉晨回過神。
「我說你回去吧。」
「我送妳到家門口。」葉晨深吸一口氣,整理情緒,再這麼沒頭沒腦地走下去,誰知道他會走到什麼地方去。還要早點送麥子到家才能早點兒回去。
「你回去吧。」麥子停住腳步,回頭笑瞇瞇的看著葉晨,「你人還在這裏,心早飛回去了。你那麼惦記著依依,多余答應你媽出來送我。我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家怎麼走。」
被人抓了包,葉晨有點尷尬,一巴掌拍在麥子后腦勺上,「妳瞎說什麼呢。」
麥子踉蹌了一下,不以為意,揉揉腦袋,一頭短發揉出個雀巢鳥窩,郭富城的劉海也偏到了一邊,看起來很滑稽。
葉晨覺得麥子還真像個男孩子,怪不得依依小時候問自己為什麼麥子沒有小麥子了。他的眼神不自覺地順著麥子的白T恤向下滑,看到兩條不好好走路的小細腿,馬上意識到自己有點逾距,連忙轉開視線。
麥子的小嘴兒劈裏啪啦的,就沒想要放過葉晨,「我知道你喜歡依依。你從小對她就不太一樣。我們都說依依是你家的童養媳,以后是要做你老婆的。」
「妳才幾歲啊,每天腦子裏都在想什麼?什麼童養媳,什麼老婆。小屁孩,懂什麼啊。不許胡說。」葉晨繼續死不承認。心想,自己真的表現的那麼明顯麼?他似乎從來就沒在外人面前和依依講過話。
「我沒胡說。我覺得你倆挺配的。只不過我聽我媽說,依依命硬,克父母,克老公。依依的親生父母就是她克死的。晨晨哥,如果當依依的老公會死,你還有沒有膽子娶她啊。」麥子歪著頭看著葉晨,臉上的好奇多過語氣裏的挑釁。
葉晨覺得自己和這個小丫頭一點共同語言也沒有,直接忽略麥子的問題,送她兩顆純白的衛生球,自顧自的加快了腳步。

葉晨能確定的一點是,他以后一定會娶依依。至少,在他還沒想到要娶另一個女孩子之前,依依是他唯一的選擇。
至于,會不會被克死這件事情,葉晨是有點矛盾的。一方面,他不相信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力量存在。如果說依依捅他一刀,或者沖他開一槍,他還能理解。不過他不覺得依依是那麼兇殘的女孩。
所謂命運,命格,他不了解,總覺得不以為然。學校都教過,這都是迷信。他是個好學生,是不屑去相信這些的。
不過為了依依去死,葉晨還真得從來沒想過。生死對于他來說,還是太遙遠太迷茫的事。
而且,真得有人會為了另一個人,連死都不怕麼?

半-27。溫存只是曇花一現 楊嬸開門看到葉晨送麥子回來,一個勁兒挽留他吃晚飯,熱情的恨不得要把葉晨拉回家當自己兒子養。
葉晨從小在這附近長大,鄰裏間都很熟悉,葉晨一直都是很受家長歡迎的。家裏有差不多年歲孩子的父母,不是要兒子拿葉晨當學習的榜樣,就是想著將來葉晨能當上自己家的女婿。可惜楊嬸家的麥子競爭力著實不夠,麥子自己也沒這個心思。
「媽,人家晨晨哥還要回去復習功課,明天還考試呢。」麥子奉命去洗手間把頭上的鳥窩攏順,聽到葉晨支支吾吾的推托,頂著梳子跳出來,幫著眼看不敵母親熱情的葉晨講話。
葉晨想說剛才不都告訴你已經考完了麼,看見麥子在楊嬸背后擠眼睛,這才遲鈍的明白過來,配合的點點頭,「嗯,初三分班的考試。」
「還要考試啊,那還送我家麥子回來,耽誤你學習了,這可罪過……」
葉晨沒再聽楊嬸嘮叨,擺擺手走了。麥子拔掉頭上的梳子,頂著一半明媚一半陰晦的發型沖他揮手。葉晨突然想起姚祧那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在男孩子懵懂的審美觀裏,女孩子的頭發還是應該那個樣子才算漂亮。當然依依頭發也很漂亮,只是天生有點兒發黃,似乎不如姚祧的看起來那麼健康。
依依的臥室門一直關著,母親不讓葉晨進去,說是怕傳染。吃晚飯的時候依依也沒有出門,母親把飯送進去之后,呆了好一陣子才出來。
葉晨想,為什麼母親就不怕傳染呢。
夜深人靜,葉晨無需再擔心考試,滿腦子自然而然就都被依依侵占了,手腳忍不住蠢蠢欲動。從早上出門到現在一直都沒和依依說上話,他不放心。他甚至有點懷疑對面那扇門裏還有沒有人。父母不會趁他不在家把依依送走了吧,這個念頭剛冒了個頭,胸口就擂鼓一般的狂躁起來。
猶豫了半天,葉晨終于打開了自己臥室的門,還沒走出去,就聽見客廳裏父親叫他,「葉晨,大半夜的不睡覺,又要干嘛。」
「我……我渴了,倒杯水。」
「少喝點兒,總是起夜影響睡眠。」
「噢。」
葉晨握著杯子半靠在床頭發楞。他沒想到父親居然睡在客廳裏,防備著他再半夜跑去依依房裏。
昨夜的溫存只是曇花一現,像是老天爺給他們等待一年時間的一點點地安慰。兩道門,輕易的劃開了他們的距離。
也許從搬進這新房子之后,他們就注定了要越走越遠。
葉晨的成績出來了。
一塌糊涂,慘不忍睹。
他考試的時候根本踏不下心來,滿腦子都是依依和母親的對峙。但是老師介于他平時的表現,還有考試當天的確身體狀況不佳,最終法外施恩讓他吊車尾進了重點班。
葉晨很挫敗。有生以來從未這樣挫敗過。他沒想到他葉晨也有靠著走后門走到這一步的時候。
重點班裏的座位是按照成績排的。姚祧華麗麗的頂著她的第一名的光環坐在甲組第一排的位置上。而葉晨,則落到丁組末后,挨著堆滿墩布埽把的角落。夏日裏潮濕腐敗的氣味一陣陣的飄進他的呼吸,時刻提醒著他的挫敗。
葉晨越發的看那個女生不順眼了。可是不順眼,還是在看。隔著七排座位,上課看,下課也看,仿佛要把姚祧看穿了一樣。
暑假對于重點班的畢業生來說,只是江湖上的傳說。期末考試成績剛出來沒幾天,就已經要開始補課了。初三畢業生的時間就是金錢,每個學校都在提前開課,他們也絕對不能輸在起跑絲襪漂亮人婦系列全文目錄_明明動了心by豆蔻蔻百度云點上。
新的班主任姓方,人稱滅絕師太,教數學的,國家級的優秀教師,每次帶隊參加數學奧賽,成績都是名列前茅的。
滅絕師太好不羅嗦,上來就給這群成績優秀,平時恨不得在學校橫著走的孩子們來了一個下馬威。第一天返校宣布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全班同學都要“落發”。
女生頭發長度不能超過耳朵,男生沒有選擇,只能留小寸頭。全班統一穿著,藍色或者黑色的長褲,白色上衣,白色球鞋。沒有牛仔,沒有花花綠綠的T恤衫。不許穿沒袖的運動背心,不許穿膝蓋以上短褲,說是為了避免孩子們在頭發上打扮上浪費太多時間。
一時班裏怨聲載道,但是那時候的學生怎能敵的過老師,而且還是一班向來就比較聽話的好學生。
第二天,全班大部分同學都擺脫了三千煩惱絲。剩下的幾個頑固分子,之后在班主任的勸說下,也都流著淚送走了留了很多年的長發。
除了一個人,繼續特立獨行。
那個讓人恨得牙癢癢的姚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48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