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腳高跟鞋上精子圖_明明動了心txt百度云

半-28。青春吹動妳的長發 「妳為什麼不剪頭發?」葉晨總算逮到機會質問姚祧了。
進了這個重點班,葉晨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做了八年的體育股長的頭銜就被一個拿著國家級運動員證書的家伙搶走了。而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坐位的關系,不得以屈居衛生股長這個更應該讓女生去做的職位。
不過這一次,葉晨還沒來得及憤慨,就突然覺得,做衛生股長也不錯。起碼著裝,出勤,值日等細瑣的日常事務,讓他有更多機會整治這個看不順眼的家伙。
姚祧瞥了葉晨一眼,向后退了一步,拉開葉晨因為終于逮到機會過分激動而略顯親近的距離,語氣冷淡疏離:「關你什麼事。」
葉晨被姚祧那看傻子一樣眼神刺激到了,「我是衛生股長,當然關我的事。這是我們重點班的形象問題。大家都剪了,為什麼妳就要搞特殊。方老師也是為了我們好。女孩子每天浪費一個小時在頭發上,一年下來,就浪費掉了十五天的時間……」
「你是滅絕師太的復讀機麼?」姚祧打斷葉晨復述班主任的話,仰著頭瞪他。
姚祧一雙美眸瞪過來的,目光像是帶著魔法。葉晨看著眼前剛到自己胸口高的女孩,舌頭突然忘了怎麼動彈。
兩個人就這樣對立著,一個想說不知道說什麼,一個仰著臉等對方開口反駁。空氣在他們身邊流轉,一時間葉晨仿佛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周圍的聲音都屏蔽在一層泡沫之外,混沌沌聽不真切,連姚祧的長長睫毛扇動的頻率都變成了慢動作。
旁邊路過的學生開始注意到這兩個人不尋常的沈默,眼看著尷尬就要孕育而生的時候,一件見鬼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姚祧嘴角向上彎去,朱唇抿成一個完美的弧度,「呵呵,不過你學滅絕學得挺像的。」
姚祧轉身離開,長發的末端飛起,掃過葉晨的胸口,留下一陣甜香,讓他楞在原地直到打上課鈴才反應過來。
傳說中不會笑的冰山美人沖他笑了。
而自己依舊沒能勸說那個「討厭的女生」剪掉頭發。
真是失敗。
葉晨去跟滅絕師太匯報自己工作失職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姚祧留頭發是有其特殊情況的:
姚祧是合唱團的領唱,為了方便造型和合唱團的整體形象問題,就不得以犧牲了他們這個小班級的形象問題。
滅絕忘記通知葉晨,害的他傻子一樣去跟姚祧對質。
不知道為什麼,葉晨沒有覺得特別憋悶。那一頭漂亮的頭發可以保留下來了,心中竟然有點兒竊喜。
從辦公樓往教室走的時候,墻那邊的家屬樓窗口正好傳來雪山飛狐的主題曲。葉晨下意識的一邊踢著石子,一邊跟著哼:「讓青春吹動了妳的長發,讓她牽引妳的夢,不知不覺這城市的歷史已記取了妳的笑容……」
鼻子裏似乎又聞到了姚祧頭發上那種從未聞過的,略有點甜的香氣。
真沒想到,那個家伙居然會笑。而且笑聲很好聽,輕輕脆脆的,像玻璃珠子,干凈透明。
那塊冰坨子應該沒對任何人笑過吧。
葉晨突然覺得自己很特殊,那張笑臉在腦海里打著旋,直到他走進教室,看到坐在第一排的那張笑臉的主人。

半-29。無法超越的火星人 姚祧正在埋頭給一個多邊形畫輔助線,葉晨從她桌前走過的時候,姚祧有意無意的擡頭瞥了他一眼。
該死的,又是那種看傻子一樣的眼神。
坐在座位上,葉晨想著下午的事,竟無留下多少值得回味,有點兒丟臉到是真的。想當時自己一本正經的樣子,唉,男人的面子啊面子。
葉晨向后挪了挪椅子,剛要掏書自習,肩膀上突然被人打了一下。他回過頭,把那根倒下來的掃把丟回墻角。
他揉了揉鼻子,熬過這一個月,他要徹底脫離丁組這個吊車尾的位置。
葉晨看了一眼斜前方的那個背影,在心裏對自己說,總有一天,他也要讓她看著自己的背影。
這是第幾圈了?
葉晨用系在手腕上的小毛巾擦掉順著下巴向下滴的汗珠,感覺自己快要虛脫了。是誰規定中考還要考體育的?考也就罷了,他畢竟當過兩年體育股長,身體素質不能算差。跳遠,單杠,一千米拿個滿分雖不說囊中取物,也不會太困難。但是為什麼滅絕師太非要他們自習課頂著午后的大太陽在操場跑圈。女生五千,男生一萬。擺脫,他們是考高中,又不是要去參加馬拉松。

重點班的學業壓力已經很重了,每天念書念得一個頭兩個大。就這樣,滅絕每周的數學考試,全班還是90%的同學都拿零分。葉晨每次拿著分數只有個位數的卷子回家都不敢讓父親過目,雖然那已經是班裏前5名的成績。
葉晨嘗試和父親解釋過,他們班的卷子是比普通班難很多的。但是父親每次都會問,全班最高分是多少,30?50?60?為什麼人家能拿那麼高,為什麼你就不行,你是缺了腦子還是缺了營養,嘰裏咕嚕,諸如此類。
葉晨沒缺腦子也沒缺營養,他不是一出生什麼都會的,也不是什麼東西都能過目不忘,更沒有什麼連著無數管子的帽子戴在頭上能把知識都灌進去。
他是地球人,怎麼能跟火星人比呢。

葉晨轉過彎道,火星人的一把長發在不遠處隨著她的步履掀起層層墨黑的波浪。葉晨看著有點兒頭暈,心中憋悶。
為什麼她總是跑在他前面。
葉晨加快了腳步,從姚祧絲襪腳高跟鞋上精子圖_明明動了心txt百度云身邊超過去,然后將她遠遠的拋在身后。聽著后面規律而堅持的腳步聲,漸漸遠離,葉晨心中暗自得意,原來你也有不如我的時候。
可是轉過半個圈,那個慢騰騰的火星人又變成了在葉晨的前面。
在這個圓形的跑道上,無論他超過她多少次,她都會再回到他的前方。一把長發那樣突兀的在他眼前晃,無論他怎麼努力,似乎都無法真正的超越。
那個時候的葉晨不懂,這個圓,是再公平不過的形狀。沒有誰在誰前面,也沒有誰在誰后面。或者說,你想在誰的前面就在誰的前面,想在誰的后面就在誰的后面。一切,全看你的心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49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