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兒媳婦的婆婆怎么過的_明星艷史系列目錄列表

星-44。也是個可憐的娃兒 秦坤靠在沙發靠背上點了一根煙,半扭過身來看著縮成一團的依依,「小妹妹,叫什麼名?」
依依咬著嘴唇,不說話。她縮在自己虛構的小屋之中,關上了門,對外面的一切不聞不問,將一切的恐懼與危險丟在一邊,守著自己一方寧靜天地。
秦坤不滿女孩的忽視,用夾煙的手,捏著依依的下巴把她的小臉轉向自己,撥開她粘在汗濕臉頰上的頭發,上下打量,粗糙的手指在她臉上輕輕的摩挲,不禁感嘆:「漂亮,越看越漂亮。真是個美人兒胚子,再過個幾年,得招多少馬蜂。嘖嘖,看這皮膚,女人果然還是要年輕,這嫩得,能掐出水來。」
「啊……」依依捂著臉頰,撅嘴瞪向笑的輕浮的秦坤。
秦坤用力嘬了口煙,噴在依依臉上,「妹仔總算愿意出聲了?」
依依被熏得一陣咳嗽,小嘴一咧,淚便滾落,殺的秦坤措手不及。
「喲,怎麼哭了?掐疼了?來我看看,我看看。」秦坤把煙在一個裝滿煙蒂的山楂罐頭蓋子上熄滅,雙手捧著依依的臉左右察看,「欸喲,還真是嫩,我也沒使勁兒啊,就這麼一下就掐紅了。來,妹仔不哭了,喝可樂。」
依依手心裏被塞了一聽可樂,鋁罐的身體冰涼冰涼的淌著凝水。它也哭了,為什麼呢?
「妹仔叫什麼名字?」秦坤又問。
「黃依依。」依依的聲音小的媲美蚊子,還帶著抽泣的余音。
「什麼?黃真伊?」
「依依,依靠的依。」依依認真的糾正。
「噢。黃依依。」秦坤慢悠悠的重復著,像是要把這個名字深深記在腦子裏,「妳爸媽是干嘛的?」
依依看著秦坤又點了一根煙,條件反射的咳嗽兩聲,「我爸媽已經不在了。」
「噢?」秦坤夾著煙的手停在嘴邊,「也是個可憐的娃兒。」
秦坤沈默了一陣子。依依擡頭,看著秦坤躲在裊繞煙霧后面的臉,他有一刻似乎陷入了回憶,收斂了痞氣,竟顯的有些隱約的青澀。
秦坤年紀其實并不算大,長相甚至算得上文雅秀氣。那一頭刺毛和右頰靠近眼睛的地方那一條礙眼的疤,更像個特意掛在那裏隱藏自己原本面目的裝飾品。依依覺得秦坤在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更符合一個流氓原本應該有的樣子,可他現在豐潤的雙唇不再鄙視的勾起一邊嘴角,也不再斜著眼角看人的時候,他才是原本的他。當五官歸正,似乎他也歸了正。
「也」是個可憐的娃兒,依依在他的語氣裏聽到了自憐與自嘲,心中的好奇慢慢涌出,緩緩擊退恐懼。
秦坤現在看起來并不像個壞人,至少不像書上寫得那種壞人。依依單純的想,他應該真的只是找她來聊天的吧。
「你也是孤兒麼?」依依突然開口問。
「嗯。對。」秦坤深深吸了一口煙,像只憤怒的牛,從鼻孔噴出來,然后微瞇著眼睛看向依依,「我也是個孤兒。」
「你會覺得自己可憐麼?」依依問。
秦坤楞了一下,突然伸手把依依懷裏一直緊緊抱著的那一包衣服扯出來,丟在地上,手臂一攬,讓她整個小身子貼在他胸前。
依依聽見自己的心臟跳得極快,她緊閉著嘴唇,恐怕它會從肚子裏跳出來。
「你覺得我可憐麼?」秦坤反問。
依依想了想,搖搖頭。有那麼多人叫他大哥,他應該是很厲害的人吧。厲害的人是不會可憐的。
秦坤臉上又戴上了那張流氓的面具,大手上下撥弄著依依身上的衣服和背后的書包,嘴裏叼著煙,說話有些含糊:「是,我不可憐。同樣都是孤兒,天殺的妳就可以穿的這麼光鮮靚麗的啊?還有學上。幾年級了?嗯?看妹仔細皮嫩肉的,沒吃過苦吧?老天爺還真不公平啊,妳我都是孤兒,為什麼我就要為了活下去天天拼命,想吃頓帶肉腥的都要打得頭破血流。啊?為什麼妳就像個小公主一樣,吃好的,穿好的,養的像朵花兒一樣……」
依依的嘴角忍不住向兩邊扯了扯,她在苦笑,如果她像個公主,應該是最不招國王待見的那個吧。她一直都乖乖聽話,扮演一個好孩子,葉家給她的,也就只有吃飽穿暖,不打不罵,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她看著一地淩亂的衣服,自己這個掃把星已經被掃地出門了不是麼。
女孩的笑顯然被秦坤誤解了,他一把抓住依依的馬尾,扯著她的頭向后坳去,「小死丫頭片子,敢嘲笑我?」
「我沒有。」依依的頭發被扯得生疼,費勁的解釋:「我們都是一樣的。」從某種角度上講。
秦坤回報依依一個冷笑,貼著她耳邊咬牙切齒的說: 「我們不一樣。妳這個沒見過世間險惡的小家伙。妳才多大?七歲?八歲?妳想知道我像妳這麼大的時候經歷過什麼齷齪的事麼?妹仔知道什麼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麼?想不想體驗一下?」
他一邊說,一邊把依依的書包摘下去,站起身,掐著她的小腰把她放在那個舊臺球案子上,臉上的表情是神經質的扭曲,右眼角的傷疤不停的抖動,「說,說放過我吧,說求求你了,說啊,說的可憐點兒。」
依依不知道秦坤怎麼了,為什麼突然生氣。她的腿彎被臺球桌邊緣硌得很疼,身子不由得向后仰去,只能抓著秦坤的手臂維持平衡,語調有些顫抖,「你說過你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秦坤笑得肩膀抽搐,順勢一把將依依推倒在案子上,「妹仔還真是天真,居然會相信一個流氓的話。一個流氓如果想要上了你,他才不會在乎你是不是小孩子,他才不會在乎你會不會疼,會不會流血。你越是害怕,他越是興奮,你越是求饒,他越不可能放過你。」
依依想要阻止秦坤撕扯她衣服的手。可她就連葉晨都阻止不了,更別說是這個成年人。
秦坤不是葉晨,他不會耐心的去一顆一顆解她的扣子。布褸破碎的聲音伴著舊臺球桌上的塵土,在空氣中彌漫開去。赤裸的皮膚暴露在空調的冷風下,激起一片雞皮疙瘩,依依躺在那裏瑟瑟發抖。
「叫啊,叫救命,妳怎麼都不叫?」秦坤被依依緊緊抿著小嘴,哼都不哼一聲的反應弄得想發瘋。
依依用破碎的衣料勉強遮蓋著身體,心裏想,衣服爛成這個樣子,姑姑又要嘮叨她了。
「妳倒是叫啊。」
「啊……」
依依的鼻子裏聞到一股子肉被燒焦的氣味,神經似乎慢了很多拍才感覺到手腕上的疼痛。
秦坤總算滿意地看到淚水從女孩的大眼睛裏流出來。他抓著女孩的腳腕,把她的屁股墊在臺球案子邊緣突出的臺子上,拉開褲子的拉鏈,掏出家伙敲打著女孩的大腿根,「哭啊,叫啊,求饒,大聲地哭,罵我臭流氓啊,看我怎麼收拾妳……」

星-45。他只是覺得不公平 依依跟著女警從臺球廳走出來的時候,麥子正站在警車旁邊。有圍觀的路人對著依依指指點點,女警小心的擋著依依的臉,怕被人看到。依依卻并沒在意,那個時候,她還沒有深刻體會過什麼叫人言可畏。
女警讓依依和麥子先上了其中一輛警車的后座,過了一會兒,又把依依的書包和一堆胡亂塞在包裏的衣服送了過來。幾個警察正把帶著手銬的秦坤推出臺球廳的門,人群一陣騷動,交頭接耳的聲音大了許多。那些喚秦坤「秦哥」的人躲在人群深處,蠢蠢欲動。
秦坤和依依對視了兩秒,便被身后的警察推走。他臉上的表情已經不再猙獰,似乎對依依略有愧疚,還帶著那麼點悵然不甘。
依依突然拉住女警的手,「警察阿姨,他……兩個兒媳婦的婆婆怎么過的_明星艷史系列目錄列表會怎麼樣?」
女警回頭看了一眼正被塞進警車裏的秦坤,語氣中滿是不屑: 「這小子進去不是一次兩次了,這種人渣,早該拉出去斃了。這次,估計能判個3年5年的。」
「可是我覺得他不是壞人。」依依看著前面那輛警車后車玻璃上那顆刺頭的背影。
女警看外星人一樣瞥了依依一眼,把車門關上走了。
依依轉過身坐好,正對上旁邊麥子同樣看怪物一樣的眼神。
「依依,妳真是個怪胎。」麥子下定結論。
楊嬸急急忙忙趕來警局把依依和麥子帶回家的時候,已經過了晚餐的時間。依依吃了她人生在警察局裏的第一頓飯。女警從外面買的叉燒雞腿飯,依依看著那一飯盒的肉,突然想起了秦坤。
「他也有麼?」一個為了吃一口肉,打得頭破血流的小乞丐男孩的形象在依依腦子裏閃過。
女警覺的依依可能太小了,所以并不知道自己經歷了什麼。她蹲下身,扶著依依的肩膀說:「他是個壞人。他的爸爸是個殺人犯,在他出生前就判了死刑的。她的母親是個妓女,被嫖客整死在了床上。」女警抓起依依抱扎好的手腕,晃了晃,「他用煙頭燙妳,扯爛妳的衣服,還意圖猥褻妳。這樣的壞人,我們是不會給他吃叉燒飯的。」
依依不知道父親是殺人犯跟秦坤是不是個壞人之間有什麼必然聯系。她也不知道什麼叫整死在床上。她單純覺得,秦坤的眼神并沒有那麼壞。他雖然往她臉上噴煙,但是他也有請她喝可樂。
至于他瘋狂的行為,依依有自己的理解方式。
「他只是覺得不公平。」依依說。
女警搖搖頭,又一次留下依依一個人走了。她大概覺得,和這個小女孩講道理有點對牛彈琴。
依依并不是傻到會莫名其妙的去包庇一個壞人。她覺得,有些事情,警察阿姨是不明白的。
秦坤是孤兒,依依也是孤兒。他只是嫉妒她的生活過于單純,想要嚇唬嚇唬她。依依覺得秦坤只是嚇唬自己,如果秦坤真的有心傷害她,就不會在警察沖進來之前一直只是裝腔作勢。除了不小心燙到她的手腕,秦坤其實并沒有對她真的做出什麼實質性的行動。
不知道為什麼,依依覺得他們在某些地方很像,可他們卻也不一樣。
依依腦子裏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也許,他也是個掃把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49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