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囊袋也狠狠的撞擊著bl_明月大濕 夏夏 老頭

星-50。晨晨懷裏的掃把星 葉父和麥子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情景:依依的小身子蜷在葉晨旁邊,身上蓋著醫院的毯子,睡得正香甜。
昨天一晚上,美女姐姐的話,姑姑的話,還有之前在不同人那裏聽到的那么多的話,各種念頭像午夜后出沒的鬼魂,在依依的小腦子裏東飄西蕩。小小年紀,她居然失眠了。
剛才葉晨摟著她,只在她耳邊說了一句:「依依,這幾天我好想妳。」就這樣簡單的幾個字,便如陣風瞬間吹散了依依滿腦子的迷霧。
她的晨晨哥哥并沒有怪罪她,她的晨晨哥哥也并沒有嫌棄她,拋棄她。緊繃的弦就這樣松開了,依依竟然在吵吵鬧鬧的病房裏,偎在葉晨的懷中,就這樣沈沈的睡了過去。
葉晨沖父親伸出食指放在唇邊,讓他們不要打擾依依。麥子捂著嘴笑得像只奸詐的狐貍。鄰床的人們也注意到床上這對兄妹,露出了然的微笑,漸漸安靜下來,說話也壓低了聲音。
葉晨低頭看著懷裏女孩安靜的睡顏,微張的小嘴似乎還打著很可愛的呼嚕。他輕輕的撥開落在她額前的碎發,感覺胸口有種溫柔像平靜湖面上的漣漪緩緩的蕩漾開去。
「依依?」一聲呼喚打破了這幅寧靜和諧的畫面,葉母瞥了一眼站在門口的老公和黑瘦的假小子,皺起了眉頭。
依依被這安靜病房內突然的聲音驚醒,小身子抖了一下,睜眼看到姑姑,掙扎著從床上翻下來。
「呃……」葉晨的傷口被依依不小心碰到,悶哼一聲。葉母三步兩步沖過去,把依依拉到一邊。
「要命啊,小晨,你沒事吧?我看看,我看看。」她手忙腳亂的揭開葉晨的被單撩起衣襟,看到肚子上的紗布似乎透出隱隱的紅。
「老葉,快去叫醫生。」母親急了。
葉晨忙安慰母親,「沒事,沒事,媽,那是早上擦的藥水。」
「小晨,沒事也要讓醫生看看我才放心。」母親轉身念站在一邊低垂著頭的女孩,「都這么大了怎么還不懂事,病床那么窄,怎么能跟病人擠呢。如果把小晨的傷口弄裂了怎么辦?妳這孩子,平時看著挺安靜安分的,怎么這么會惹事呢。」
「媽,不管依依的事。」葉晨探身想要拉依依,被母親按著肩膀推回床上。
「小晨,你好好躺著,別再抻著傷口。依依都是讓你給寵壞了。早知道你喜歡妹妹,當年就應該拼死給你生一個……」
護士幫葉晨揭開了肚子上的紗布,這是依依第一次看到這塊疤。做手術留下的一條細長的刀口,從鐵釬子扎進去的地方延伸出來,像條長長的尾巴。
「依依,麥子,小晨要檢查,妳們先回去吧。」葉父過來拉依依。
其實葉晨的傷口根本沒事,檢查用不了多久。但是自己妻子對于這個女孩的怨氣頗大,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壓下去,氣頭上說了傷人心的話,當著這么多外人的面,更難解決。
依依聽見了葉晨在后面叫她,卻沒有回頭。自己也許真的不該來。
「晨晨哥他媽真是的。剛開始不讓妳來,讓妳來了她又說那種話。依依,咱以后絕對不做他們家媳婦,落上這種婆婆,絕對夠妳受的。妳不如就一直住我家好了。」有人一起上學放學,一起玩,一起睡覺。不會做的作業還有的抄。
依依沒有回答,繼續悶著頭走路。
麥子無趣,拉一拉依依的胳膊,「欸,歌妳唱了沒?」
「沒有,沒來得及。」
「怎么沒唱呢,昨天妳練了那么久。就知道靠著晨晨哥睡覺。」
是啊,她怎么會在他身邊就睡著了呢?是因為已經習慣了他懷裏的溫度了么。
「依依,妳有沒有覺得晨晨哥的疤很像一樣東西?」麥子突然轉了話題。
「像什么?」依依努力回想著那條長長的疤。
「掃把星。」

星-51。冰美人身邊的晨晨 葉晨出院了,依依還在麥子家。不知道楊嬸和葉母是不是已經達成什么共識。沒有人說要接她回去,也沒有人說要送她回家。
他們就像兩顆不同軌道上的星星,各自忙碌的轉動著。
葉晨太忙了,兩個星期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在滅絕帶領下以光速向前奔跑的重點班裏,他已經被遠遠的甩在后面了。回去上課居然夸張到聽不懂滅絕在講什么。
別說進甲組了,就連堆著掃帚墩布的角落他都坐不穩當了。葉晨急了,他已經顧不上依依什么時候回家,一頭扎進了課業之中。
姚大班長以「一幫一,共進步」的借口,在滅絕的稱贊與鼓勵下,把葉晨的座位搬離了衛生死角挪到了自己旁邊。
葉晨很想避嫌,但是班裏像姚祧這樣能在保證自己成績的前提下,還有精力去幫別人的同學,沒有誰真的想浪費自己的學習和休閑時間去幫一個幾個月后將跟自己同戰場PK的人。于是姚祧的「無私」更是讓滅絕對這個得意門生贊譽有佳,就差寫篇事跡貼在學校五十周年慶的展室裏去了。
葉晨坐在這個冰美人身邊,開始的時候多少有點手腳不知道往哪裏擺。上課不小心瞥過去,十有八九會碰上她一臉嚴肅瞪過來的目光,似乎在譴責他聽課不專心。
下課姚祧在走廊跟他練英文對話,體育課姚祧跟著他跑圈還在問單詞。葉晨中午午休想要去打籃球,姚祧倒也不說什么,只是擦了防曬霜,帶著太陽帽,拿著本書坐球場邊上陪他曬太陽。她就像個無線驅蚊器一樣,一陣一陣地散發著無形的壓力,一會兒葉晨身邊的人就都給驅逐干凈了。
曾經跟葉晨很鐵的哥們兒,態度突然都曖昧不清起來。每次葉晨要找他們一起吃飯,就一窩蜂找借口跑掉,留下葉晨和站在他不遠處只對他一個人微笑的女孩。
班裏的同學漸漸遠離了葉晨,原本經常會出現在抽屜裏女孩子們偷偷塞進來的小吃糖果也不見了蹤影。葉晨很想跟姚祧說,別再纏著我,但他說不出口。排開其他不說,姚祧這個女孩是很聰明的,她非常懂得怎么學習,跟她在一起念書,事半功倍。
其實葉晨跟姚祧補了一個星期就已經趕上進度了,但是他漸漸習慣了用和姚祧互相講述教授的方法去記知識點。生硬的填鴨式,太過被動,塞進腦袋裏面去的東西,總是不經意就會忘記。可要講給對方聽,要想辦法解釋清楚,自己就要先融會貫通,光靠背就不行了。
葉晨覺得姚祧這方法極為適合自己,原本看著書就會停擺犯困的腦細胞,都被激發出了斗誌,主動地去思考。化學反應式也不用背了,數學和物理公式可以在幾秒鐘內在腦海裏推導出來,英文通過不停的說也培養出了語感。除了語文寫作這種他實在不開竅的怎么也沒有辦法,其他科目的成績都飛速的提高。
原本還擔心他們兩個會早戀的老師和葉晨的父母,看到成績單上的數字,也都對兩個孩子放了心,漸漸不再監視觀望。
沒了大人的管束,有的時候下了晚自習,姚祧就帶葉晨跑去喝杯飲料或者吃點夜宵。聊著學校的瑣事,向談甚歡。葉晨也慢慢對這個偷襲他兩次的女孩卸下了防備。他想,那也許是她一時興起的惡作劇吧。
姚祧的臉上越來越多笑容,有時候講到有趣的地方,甚至沒形象的捧腹大笑。在學校一起吃午飯的時候,總有些市場上買不到的進口水果遞過來。葉晨的衣服被姚祧不小心弄臟了,第二天還兩個囊袋也狠狠的撞擊著bl_明月大濕 夏夏 老頭收到了名牌的T恤衫。
葉晨并不是個遲鈍的男孩子,只不過他覺得,姚祧和他之間并沒有明確的表示過什么。只要沒有說出口,那一切就不構成事實。
他自欺欺人的認為,他們現在就是最最純粹的同學,連老師家長都不再懷疑他們,他還有什么需要自我懷疑的呢。
那時候的葉晨還不懂,如果不喜歡一個女孩子,就不應該給她任何希望。他不知道,女人,尤其像姚祧這樣從小沒有嘗過失敗的千金大小姐,會是一個怎樣可怕的定時炸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0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