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奧特曼污動態圖_昏前婚后 小說

星-54。晨晨被拐到冰山家 「葉晨,早。」姚祧和平常一樣跟葉晨打招呼,態度很自然,這讓一晚上擔心不知道怎么面對她而有些失眠的葉晨開始懷疑,前一天英文課發生的事情是不是自己的白日夢。
一切都和平日沒有不同,上課時候他看過去,接到的依舊是嚴肅責備的目光。葉晨不禁松口氣,也許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兩首歌而已,張雨生又不是專門給姚祧唱的。湊巧而已,湊巧。都是自己想太多。
放學,葉晨毫無防備的上了那輛黑色的200,可坐上去兩分鐘,就發現車在向一個他不熟悉的方向開去。
「我們……這是去哪裏?」葉晨臉貼在車門玻璃上,「走錯了吧。」
「去我家啊。」姚祧講得理所當然的樣子。
「為什么去妳家?」葉晨回過頭看著姚祧,感覺自己似乎上了賊船。
姚祧兩只手抓在一起,做乞求狀,「答應我,看在我幫你補課的份兒上,幫幫忙。」
「幫忙?怎么幫?」
「先答應我,幫不幫我?」
「先告訴我,要我幫妳什么。」
「不會要你去死的。不過,如果你不幫我,我就要死了。」
看著美人可憐兮兮的樣子,葉晨沒了主張,「我可以答應幫妳,不過,不能做違法亂紀的事,殺人放火不行,奸淫擄掠不行……」
「你當我什么,黑社會啊。我就是讓你幫我出頭。」
「出頭?」葉晨皺起了眉頭,「打架我可不太行。」他指指自己的肚子,「這個的檢查可都看在妳的面子上滅絕才沒讓我寫,那支小過也不知道中考前弄掉還有沒有戲,妳還讓我打架……」
「你是不是男人啊。」姚祧美目一橫,雙手一攤,「放心,不會讓你打架,不會讓你流血。你一點兒損失也不會有。真是的,幫你那么多我都沒說什么,我這才剛開口求你幫個忙就這么多借口。」
葉晨被姚祧這么一搶白,臉上掛不住了,「幫就幫,沒說不幫。我還沒那么沒用,欠妳的我都還妳。」
倆人杠上氣了,一直到姚祧家門口,都沒再說一句話。葉晨看著那兩道漆紅的大門,開始后悔自己怎么沒問清楚就這么答應下來了。他瞥了一眼姚祧,她頭扭向一邊,就留給他半個后腦勺和一截雪白的脖子。他張了張嘴,還是沒問出來。怕人家又說他不是男人。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
姚祧家是棟頗具年份的兩層小樓,中西合璧,紅瓦坡頂,青石墻,拱形券門,水泥欄桿,猛然看上去,灰不溜秋的,并不顯眼。可一進大門,就把葉晨給鎮住了。他擡頭看著挑高的吊頂上垂下來的水晶燈,這哪兒像人家啊,分明是個賓館。
「差不多就是個賓館。」姚祧還在氣他,語氣冷冷的,「這是我曾祖父傳下來的房子。后來被收去做會館,然后變成一個什么單位的招待所,再后來又還給了我們家。我媽媽帶著我哥走了之后,我爸就很少回來了。小媽自己有房子,偶爾替我爸過來看看我,平時這裏只有我一個人常住。」
「妳一個人住這么大棟房子?」葉晨東瞅西看的,「妳不怕么?」
「怕呀,還鬧鬼呢,要不,你搬過來陪我住?」
葉晨低頭看著突然湊上來仰望著自己的女孩,忙退了兩步,怕她再偷襲自己。
他覺得自己心跳的厲害,總被她這么嚇唬,非得得心臟病不可,「妳……妳別開玩笑。」
「呵呵呵……」姚祧突然又高興了,一路笑著向右邊的小樓梯蹦過去,「你怕鬼啊。你就是想住進來,也要我媽答應才行。」
葉晨跟過去,「姚祧,妳帶我來這裏到底是干嘛啊?」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大小姐賣關子,葉晨一點兒辦法也沒有。他的好奇心又不讓他現在轉身就走。就算他要走,如果大小姐不派車,從這裏打車回去……他摸摸自己口袋,夠嗆。
二樓對著樓梯有個半弧形的陽臺,姚祧推開一扇門,招呼葉晨過去。是一間裝修很簡捷的臥室,白色與海藍色為主,還真不像個女孩子的屋子。
姚祧拉開衣櫥,翻弄著。看到那一櫥子的男士衣服,更確定了葉晨的判斷。
「這是我哥的屋子。我幫你找一件他的舊衣服給你換。」姚祧一件一件的翻著,時不時拿出一件,不滿意就丟在床上。
「為什么要換衣服?」葉晨看看身上滅絕規定的標準白襯衫藍褲子,都是今早剛換的,還很干凈整齊。
「等一下要見我爸,他最看不慣人家穿的寒酸。」姚祧忙著選衣服,沒看到葉晨的臉色變了。
葉晨的襯衣是他爸單位發的,褲子也是他爸年輕時候的。他總覺得反正就湊合穿一年,上高中就沒有滅絕管著了,自己想穿什么穿什么,不至于為了這一年還大動干戈的去買新衣服。
而姚祧雖然也是白上衣藍褲子,卻是精心挑選的。襯衣領子有漂亮精致的荷葉邊,褲子也是精心剪裁的,顯得她的腿細長挺拔。
站在這民國時期建造的小樓裏,葉晨的穿著更像個革命學生,而他的一腔熱血也給資本主義千金大小姐點燃了。
「我不要換。」葉晨把姚祧遞過來的一身衣服撥開,「憑什么要讓我換衣服。我又不想見妳爸,他嫌我寒酸,我又不是上趕著要見他。」
姚祧見葉晨生氣了,咬著嘴唇可憐兮兮的看了他一會兒,湊過來小心翼翼拉著葉晨的手臂,「生氣啦。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并沒有嫌棄你。我只是想讓你給我爸留個好印象。」
「我為什么要給你爸留個好印象?」葉晨疑惑,「妳帶我來妳家究竟是要干嘛。」

星-55。我不是妳的男朋友! 「我為什么要給妳爸留個好印象?」葉晨疑惑,「妳帶我來妳家究竟是要干嘛。」
姚祧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這口氣嘆得那么無奈,像陣清風吹滅了葉晨的火,心中漾起一陣憐惜的漣漪。
「妳……怎么了?」葉晨的語氣都給吹溫柔了。
「我……唉,反正我就是需要你在我爸面前出現一下,就一下。你也不需要做什么特別的,做你自己就好了。」
「就這樣?」
「就這樣。」姚祧擡頭看了葉晨一眼,便垂下了眼皮,看著葉晨胸口的扣子,眼神悠悠然讓人頭腦一熱。
「那好吧。」
「啊?」姚祧高興的抓著葉晨的胳膊,「你真的原意幫我?」
「嗯。」葉晨點點頭,英雄難過美人關,況且葉晨連狗熊都不是。
「謝謝你。」女孩拉著葉晨的胳膊跳起來,在他臉上又啄了一下。
偷襲成性的家伙。
200又一次停在葉晨家樓下,大家都已經習以為常,不再探頭探腦。
葉晨開門要下車,被姚祧一把拉住,「你不想跟我說點什么么?」
說什么?葉晨想了一下,恍然大悟,「噢,謝謝妳的款待。」
「就這樣?」并不是姚祧等的答案,「我爸人還不錯吧。」
「嗯。妳爸看起來很年輕。不過,」葉晨終于說出自己的疑惑,「妳說讓我幫你出頭,只是陪妳爸吃飯?」
姚祧歪著頭,有些無奈的扁著嘴,「我爸回來說想見見我的朋友。你知道,我沒什么朋友,只好找你了。」
「那妳為什么不直接跟我說,還支支吾吾的賣關子。」
「嗯……」說著,姚祧又支吾起來了,她揪著葉晨的袖子,嘟著紅唇楚楚可憐的看過來,「那……我要是說實話,你不許生氣。」
葉晨暗暗感覺有問題,「妳先說實話。」
姚祧搖著葉晨的胳膊,「不嘛,你先答應我不生氣。」
葉晨雞皮疙瘩掉滿地,他怎么就沒看出來,平時一張冰山臉的人,轉身就變得這么會撒嬌纏人。她究竟去四川學了多久,那時候沒聽說變臉師傅有收女徒弟的。
「我盡量不生氣。」葉晨有條件的答應下來。
「我……跟我爸說,你是我的男朋友。」姚祧講完了,咬著嘴唇看葉晨,等著看他的反應。
葉晨呆呆的跟姚祧對視好一陣子,突然甩開她的手,「妳開什么玩笑!」
「你真的生氣啦?」姚祧試探的用手指頭捅一下別開頭瞪著窗外的葉晨,「對不起嘛,我是怕直說,你不會來我家吃飯。」
說對了,如果真知道是這樣,葉晨放學打死也不會上這輛車。
太扯了,葉晨想,他回想剛才站在那個男人面前,穿著姚祧哥哥的衣服,被姚父x-ray一樣審視的目光上下打量,就感覺自己像個隨便被人擺弄的木偶。
「我不是妳的布娃娃,想怎樣就怎樣。妳是幫過我學習,我感激妳,但妳不應該這樣捉弄我。」
「對不起,我不是要捉弄你啦。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我想我爸也會喜歡你的。不要生氣了好不好。」美女蛇纏了上來,甜甜軟軟的聲音像細小的蛇舌,一個勁兒往葉晨耳朵裏鉆。
「可我不是妳的男朋友啊。」 葉晨抽出被姚祧摟住的手臂,「而且,咱們才初三,談戀愛是不是早了點兒,妳爸都不管妳的么。早戀是會影響學習的。」
「是,是,我知道你最會模仿滅絕師太了。」姚祧拍著手給葉晨捧場。
「我沒跟妳開玩笑。」葉晨的表情非常的嚴肅,難道她看不出來么?
「對不起,對不起,我都說了這么多對不起了,你還不滿意么?」大小姐也有脾氣的。
「我再說一遍,我不是妳的男朋友!」葉晨這次絕對的氣震山河,字正腔圓,連前面的司機都忍不住看了過來。
姚祧垂下頭,長發簾子一樣落下來,半擋著她的臉,委屈的低喃:「可是我們沒有影響學習,不是么?你的成績,不是提高了很多么?」
「那是因為,咱們本來就是一起念書的同學……」
「真的只是同學么?」姚祧再看過來,眼眶中已經滿是淚,「我們約會過那么多次,我們一起聊天不是很開心么。而且,我們已經接過吻,拉過手了,不是么?那是我的初吻啊。」
「可那都是妳……」
葉晨最怕女孩子的眼淚,看著那晶瑩剔透的一大滴,毫無阻礙的滑過姚祧粉嫩的臉頰,話就被生生堵在喉嚨裏。
「你就一點兒都沒喜歡過我么?」
面對那張掛著露珠粉桃一樣的臉,葉晨那句「沒有」,始終沒有說出來。
他捫心自問,真的一點兒都沒喜歡過姚祧么?
當姚祧每次偷襲他之后,他嘣嘣亂跳的胸口可曾有過厭惡的感覺?當姚祧跟在他兩個奧特曼污動態圖_昏前婚后 小說身邊,在別的男生看過來的羨慕嫉妒的目光中,他心中難道一點兒得意都沒有過么?他對她的注意,是出于對競爭者的關注,還是因為美麗的吸引?那曾經想要抱抱她的沖動,難道真的只是好奇而以?
葉晨不知道這些問題確切的答案。而依依的小臉,像個水鬼,在他的腦海裏浮現出來。
對于男孩子來說,美麗的女孩子永遠都有吸引力,那是男人的天性,算不得錯。
但喜歡到底是種什么感覺。是把她擁在懷裏的沖動,還是為她去死的決心。是目光下意識的追隨,還是心中時不時的想起。
喜歡一個人到底要喜歡她的什么?笑容,氣味,溫度,還是聲音?
那時候的葉晨還分不清楚喜歡到底有多少種。他迷惑于自己對姚祧和對依依兩個女孩的感覺。
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喜歡?
是得不到所以期待,還是留在身邊的占有。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0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