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人互磨是什么感覺_昏昏欲睡教官請指教小說

星-60。在一起念書的理由 葉晨跟在姚祧身后抱著物理作業回教室的時候,還是一本正經的表情。在大家探究的目光裏,他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做錯了什麼。可等發完作業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到第一排姚祧身上自己的運動服,才恍然了解到自己擺了個多大的烏龍。
晚自習葉晨一直坐立不安,猶豫不決,不知道該不該把衣服要回來。就這麼走過去會不會太乍眼,同學也許原本不知道姚祧身上衣服是誰的,頂多是猜測。他這樣主動過去,大家不就都知道了麼。
姚祧大班長還真坐得住,也不嫌熱,仿佛完全忘記了身上穿的什麼,穩穩當當的看書,連頭也沒回一次。
距離放學還有五分鐘,同學們都已經有點踏不下心,教室裏像只馬蜂窩一般的隱隱的騷動。班長姚祧也沒有像平時一樣維持秩序,任憑講話的聲音越來越大。
葉晨看了看表,開始想著找一個怎樣的機會去把外套要回來才不會引起大家的注意。鈴聲突然響起,心臟在胸膛裏抖了一下。
葉晨裝模作樣的在草稿本上又默寫了一遍物理公式,才慢悠悠的開始把筆收回鉛筆盒。
第一排的那個身影動作也很慢,似乎在等著同學們離開。可今天不知道怎麼了,除了有幾個提早收拾好書包的已經踩著鈴聲沖出門去,其他人的動作都格外的拖沓。
一邊的人等著看戲,一邊的人等著清場。終于有人耐不住,拎著書包就出了教室,只留下一抹黑色的波浪在葉晨的視網膜角落。
姚祧一離開現場,立馬有人湊到翻著抽屜裏的書本,似乎無法決定帶什麼書回家看的葉晨的桌邊,「餵,你小子跟冰疙瘩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葉晨裝傻。
「當我們是瞎子噢,姚祧身上穿的外套,我怎麼看都像你小子的。」
「就是啊,葉晨,你外套呢?我記得你早上來的時候可是有穿啊。」有人在旁邊舉報。
葉晨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沈默的勾起書包,丟下被身體撞到乒乓亂響的桌椅和起哄架秧的哥們兒灰溜溜的跑了。
他自認為和姚祧沒有什麼,但這回是跳到學校門口的噴水池裏也洗不清了。葉晨感到有點憋屈,他并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卻無法壓抑心中闖了大禍,害怕被抓到,那種心驚膽戰的惶恐。
下樓的時候迎面碰上滅絕,葉晨被叫過去的時候,還在提心吊膽。可滅絕只是肯定了他前段時間飛速的進步,對他最近成績進入平臺期進行了安慰和鼓勵,還提到讓他多和好學生交流,從他們身上多吸取點學習經驗,諸如此類。等滅絕終于囑咐完了,葉晨走出教學樓,在夜風裏打了個哆嗦,才發現自己居然出了一身冷汗。
書包壓在汗濕的后背,迎面來的冷風把葉晨吹個通透。今年的秋天很短,幾乎三伏天才剛過去沒多久,冬天就要來了的感覺。
葉晨從車棚推了自行車出來,就看到200在路邊停著。葉晨猶豫了一下,看看周圍沒有認識的同學,便走了過去。外套還是得要回來,這麼騎回家,非得吹感冒不可。
車窗搖了下來,姚祧雙手搭在車玻璃上,淡淡的微笑著,「上車吧。」
葉晨還想推辭,司機已經下了車,把他的自行車接過去塞進后車廂。
關上車門,隔絕了冷風,車內溫暖的空氣讓葉晨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姚祧還披著他的外套,兩只手縮在長長的袖子裏,托在緋紅的臉頰邊,笑得像只吃飽睡足的貓咪。
日子仿佛又回到了葉晨剛出院的時候,只不過他們沒有再次做成同桌。葉晨幾乎不再去打球,依照滅絕的囑咐,一門心思跟著姚祧這個好學生學習讀書的經驗。終于,在又一個月之后,坐進了甲組末位。
葉晨領了成績報告單回家,心情格外的亢奮。重點班的甲組,年級的前二十名,考四中那樣的重點高中一般都沒有問題。他終于有了跟母親談判的條件,依依回家的日子,應該屈指可數了。
「什麼事情那麼開心?」姚祧也發現了葉晨的不同尋常。
「我妹妹要回來了。」葉晨太過興奮,并沒有察覺姚祧的表情有什麼不對,還興致勃勃地解釋:「之前我媽怕她耽誤我學習,讓她住到朋友家去了。說要等我有考上四中的實力才會把她接回來。」
「那個不男不女的朋友?」
「妳見過麥子?」
「嗯,你住院的時候見過一次。」
「呵呵,麥子的確有點兒像男孩子。她跟依依從小關系就很好,還是同班同學。」
「那你現在就不怕依依會耽誤你學習麼?」姚祧問。
葉晨理所當然地說:「當然不會。不是還有妳呢麼?」
姚祧沈默了片刻,聲音冷冷得問:「這就是你要跟我一起念書的理由?」
「啊?」葉晨不知道為什麼姚祧大小姐又變了臉,二話不說,把他連人帶書包丟下了車,關門揚長而去。

星-61。來自姚爸爸的威脅 「……媽,我的成績已經進步了,為什麼不能把依依接回來。您說過,等我確保能上四中……」
「你不過就是剛得了甲組的倒數第一,就以為自己肯定能上四中了麼?」母親的陣地堅固不搖,「等你真的考上四中再說吧。」
葉晨看著母親的背影,一把揉皺了成績單,覺得自己有種被愚弄的感覺。
為什麼做父母的不能為自己說出的話負責。因為他們是父母,就可以隨便說出承諾,卻不履行麼。即便原本的目的是為了孩子好,可這樣的做法,真的好麼?
從這一刻,葉晨的心中埋下了一句話:我再也不會相信您說的任何東西,就算您是我的親生母親。

姚大美女請病假了。
滅絕通知工作相對輕松的生活股長臨時代替班長職務一周的時候,葉晨還不大相信這個無敵鐵金剛一樣,除了區合唱團有表演之外從來沒有請過假的仙女居然也會生病。
他隱隱的感覺姚祧的病似乎和自己有關,卻又想不出來究竟為什麼。腦細胞都用在了功課上,葉晨總算也有遲鈍犯傻的時候了。
姚祧不在,葉晨就只好靠自己給自己復述來記知識點。雖然下課靠著走廊自言自語的有點兒神經質,而且也沒有對方的反饋來得那麼有效率,但至少比盯著書本打瞌睡要來的好一些。
周五,滅絕讓代理班長葉晨把一個星期的筆記和考試卷子給姚祧送過去。葉晨本不想去那個沒有什麼好記憶的民國小樓,但他是唯一去過姚祧家的同學,代表全班探望同學是班長的職責所在,他代理班長自然就得執行。而且,他住院的時候,也是姚祧去看他的。這份人情怎麼也是要還的。
令葉晨意外的是,走進那道紅漆大門他沒有見到姚祧,接待他的,是姚祧的父親。
姚父是個很威嚴的人,看起來很年輕,但渾身散發著一種讓人無法忤逆他的氣息。葉晨自己的父親是個很溫和的人,所以他很不習慣面對姚父,更何況上次姚祧還給他帶了頂「男朋友」的帽子。
上次當著姚祧的面,葉晨沒敢否認自己是她的男朋友。可這次姚祧不在身邊,葉晨還是不敢否認。他總覺得姚父的喜怒藏得很深,明明應該是親切的話,從他嘴裏說出來,卻像巨石一塊一塊的往人家身上壓。葉晨恐怕自己一句話說不對,后果不堪設想。
「小伙子,坐吧。」
葉晨抱著一摞筆記和卷子,提心吊膽的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來,背挺得筆直。軍訓都沒這麼直過。
「我還說忙過這陣子去找你談談,你倒自己來了。」姚父這話聽在葉晨耳朵裏,怎麼都覺得沒好事。
「是滅,哦不,方老師讓我代表同學們來探望姚祧,順便把這個星期的筆記和卷子送來。」差點兒說錯話,葉晨暗自摸汗。
姚父突然笑了,葉晨覺得那笑都不是好笑,脊背一陣發冷。
「姚姚都承認你是她男朋友了,你還給我在這裏裝模作樣。」
「叔叔,其實我們……」葉晨話說了一半,就看到姚父皺起了眉頭,半截話楞堵在了喉嚨裏,噎得他一陣胸悶。
「你不用擔心。我跟別的家長不一樣。只要姚姚開心,只要不耽誤她學業,什麼時候交男朋友,我都無所謂。姚姚她媽跟我分開之后,我總覺得虧欠姚姚的,要什麼給什麼,把她寵壞了,任性的不行。這次不知道又犯了什麼情緒,回來就又哭又鬧的摔東西。唉,少女的心思,我是看不透……」姚父兩個女人互磨是什么感覺_昏昏欲睡教官請指教小說頗有深意的看著葉晨,「……但你要了解一個父親的心,任何會傷害到姚姚的事情,我都是不能容忍的。」
姚祧葉晨是沒見著,背著姚父的威脅,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小男孩有生以來第一次面對如此壓力,又無處尋求幫助,豈是郁悶兩個字了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0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