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人把我雙飛了一夜_昏昏欲睡陸扶桑霍慎

星-62。黑暗中自慰的凄涼* 入夜,葉晨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著。半夜好不容易睡著了,天快亮又被凍醒。窗簾縫隙中透進來的月光很亮,卻是冷的。他就奇怪了,同樣是太陽的光芒,怎麼被月球表面反射一下,就沒了溫度呢。葉晨裹緊了被子,突然想起依依,不知道她在麥子家住的如何。如果她冷,起碼還有麥子可以依偎。可是他剩下孤單一個,只能抱著自己的被子守著自己的體溫。他想著依依,閉起眼睛,嘗試再睡回去,卻感覺到身體的某個部份清醒過來。該死的。身體處在一種奇怪的狀態,四肢是冷的,可大腦和小晨晨卻是炙熱。他躺平,想要忽略身體的需求。可越是想要忽略,就越是無法忽略。葉晨把手探進內褲,放在小晨晨上面,感覺手心裏涼涼的都是汗,被發高燒的小晨晨一燙,似乎都能冒出煙來。已經多久沒有欲望的發泄了。上一次還是正式開學之前,那時依依還在身邊。學習疲勞的間歇中,陽光燦爛的屋子裏,他和她分享著同一盒冰激淩,分享著他的快感和高潮。對于葉晨來說,一個人自慰,是件孤單到凄涼的事。他爬起來,披著被子走出臥室,推開對面依依的房門。被子枕頭母親都換過,到處都找不到依依的氣味。這個房間朝北,月光照不進來,不像葉晨自己的房間那麼亮,但是他不想再走回去。他拿起了櫥子上的照片,在依依的小床上躺了下來。這張床帶著葉晨無數的記憶。那些站在床邊看著女孩睡顏的日子,那些摸索著探求的時光,還有那次,幾乎失去理智傷害依依的雨夜,和被母親捉奸在床的尷尬緊張。葉晨很難說清楚,自己對依依的情感,到來最早的是愛情還是欲望,是懵懂還是沖動。這就像那個永遠說不清的雞生蛋,蛋生雞的經典歷史遺留問題。已經無所謂最初的感覺是什麼,欲望只因為她而出現,而欲望到來的時候,他只能想到她。光線暗晦,照片上依依的面目模糊,但葉晨大腦中的依依卻別樣的清晰。他聽見安靜的屋子內,自己的呼吸聲越來越清晰而急促。依依柔若無骨的身體,雪白細膩的皮膚,還有那甜蜜綿軟的聲音叫著他:「晨晨哥哥……」快感在累積,大腦快要瀕臨空白的瞬間,耳朵裏突然聽見微小的聲響。理智迅速歸位,葉晨半撐起身體,秉住呼吸仔細分辨著寧靜深夜中的動靜。馬桶沖水的聲音,然后是父親特有的腳步聲。等他確定父母臥室的門關了起來,再沒有其他動靜,才放低了僵硬的身體,長松了一口氣。小晨晨有些疲軟,但沒有發泄總是不甘心。他爬起來,去洗手間抽了些衛生紙,繼續回來未完的工作。在最后的關頭,葉晨想象著抵在小晨晨頭頂的衛生紙就是依依肚子裏生命的起源之地,猛烈的激發,幾乎停不下來。精疲力盡的平躺在依依的床上,葉晨想,總有一天,他會將自己的精血注入到那個地方。當他和她結合,開始一個新生命的成長,光用想的,就讓人無比的滿足。意識漸漸抽離,只剩下一句話在葉晨腦海裏回蕩。依依,知道麼,我在等著妳長大。
星-63。那麼容易說出承諾 葉晨似乎在依依的床上特別容易睡過頭。母親輕車熟路的推開依依的房門,毫無懸念的看到兒子從床上彈起來,只是淡淡的說了句:「起來吃飯。」葉晨揉了揉突突亂兩個女人把我雙飛了一夜_昏昏欲睡陸扶桑霍慎跳的太陽穴,收了床頭柜上干掉的衛生紙,抱著被子回自己的房間穿衣服。一家人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早飯,父親依舊在看報紙,母親和葉晨心事很重,也都不講話。除了餐具偶爾碰撞的聲音,安靜的讓人胸口發堵。「媽,幫我換床厚被子吧,昨晚有點兒冷。」葉晨放下碗筷,站起來,又補了句:「老房子的暖氣不好……」言下之意很明顯,把住在老房子那邊的依依接回來吧。葉晨已經放棄再跟母親直說,可晚上放學回來的時候,居然看到衣帽架上掛著依依的小外套。「依依已經睡了。」母親打斷葉晨楞楞的對著衣帽架發呆的舉動,招呼他在沙發上坐下,「小晨,我把依依接回來,是為了讓你能塌下心來念書。如果你學習退步……」「我明白了。」葉晨打斷母親的話,轉身回屋。為什麼這群大人都那麼喜歡威脅孩子?如果長大等于說話不算話,以大欺小,仗勢淩人,欺騙和虛偽,那他寧可不要長大。這一夜,葉晨睡得很沈。依依就在和他隔著兩道門的地方,躺在他昨夜躺過的床上。這樣的認知,讓他心中安寧。就算他依舊無法跨越這兩道門的距離。姚祧回來上學了,臉頰略窄了些許,顯得眼睛大到有點兒突兀。不過她偶爾瞥過來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淩冽,并沒有因為生病而有任何改變。葉晨在走廊裏和姚祧狹路相逢,兩個人隔著一米的安全距離互相望著。氣氛有些尷尬,他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妳好些了麼?」「嗯。」姚祧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裏的一摞作業本,葉晨主動過去想要接過來,「妳病剛好,我來吧。」手指跟手指微微擦碰,姚祧抖了一下,險些把本子丟在地上。「對不起。」葉晨及時地接了起來,為自己唐突的動作道歉。姚祧卻仿佛松了一口氣,輕輕的抿了抿嘴角,「放學一起回家吧。」200停在葉晨家門口,葉晨下來搬后車廂的自行車,姚祧也跟了下來,「我能借用你家的廁所麼?」葉晨的父母認識姚祧,對這個班長的印象很好,熱切的打著招呼。依依剛洗了澡,頭發濕嗒嗒的從廁所裏走出來,正看到葉晨的父母跟姚祧公主相談甚歡的景象,有點兒楞住。「……要是我有像妳這樣一個女兒就省心多了。」葉母的話鉆進敏感的女孩的耳朵裏,很不是滋味。「阿姨,您說笑了。葉晨經常在學校夸妹妹很乖巧很漂亮的。我見過依依一兩次,也很喜歡她。您有依依做女兒也是福氣啊。」姚祧臉上掛著一個漂亮溫柔的微笑。「唉。」葉母嘆了口氣,「阿姨我也不把妳當外人,依依這孩子啊……」一個小身影突然風一般閃過,「咣」一聲,關上了自己臥室的門。大家面面相覷,葉母搖搖頭,「妳看看,就這樣,悶不吭聲的……」葉晨跟過去,敲了敲門,雖然沒有聽到裏面應聲,還是推門進去。依依正背對著葉晨坐在床邊擦頭發。這是依依回來之后,葉晨第一次面對她。他每天走得太早,回家太晚,為了節省路上的時間,午餐和晚餐也不回家吃了,居然一直沒有跟依依照到面。「依依,怎麼了?」葉晨走過去,在依依身邊坐下,想要接過她手裏的毛巾,女孩卻用力抓著不放,扭著臉,說什麼也不看他。葉晨把依依轉過來面向自己,追著依依的臉瞅,「哎呀,怎麼哭了?」 不問還好,一問就來勁兒了,依依一頭扎進葉晨懷裏,抽抽嗒嗒哭出聲了。葉晨無奈的任憑女孩依舊濕濕的頭發和鼻涕眼淚把自己的衣服弄成一片狼藉,還要輕撫著她的肩膀安慰,「我媽就是喜歡嘮叨兩句,妳別往心裏去。乖,不哭噢。哥哥的同學還在,依依不要鬧小孩子脾氣,人家在外面能聽到,有點兒丟人啊。」依依靠在葉晨懷裏,聞言努力的止住抽泣,揚起皺成一團的小臉:「依依……會不會被……送走……」「為什麼會這麼想,不是才把妳接回來麼?」葉晨訝異。依依咬著嘴唇不說話了。也許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吧。從第一次在醫院見到那個漂亮姐姐的時候,腦子裏就有那麼個先入為主的猜想:姑姑姑父是不是因為不喜歡她,要把她送走,想讓那個姐姐住到自己家裏來呢。后來依依知道了姚祧是晨晨哥的同學,而且家裏還很有錢,也明白自己是胡思亂想了。這幾個月在麥子家住著,雖然開心,但依舊會在心中的某個角落等著自己被接回家。這種期待像腐朽的木簡,等待經過一天,就會剝落一片。她每天晚上數著殘留的希望,就會很難過。那天姑姑去接她很突然,完全沒有預兆,也沒有跟楊嬸打電話。依依總感覺像場夢,不那麼能確定是現實。剛才洗完澡出來,看到姚祧站在家裏,姑姑又對著姚祧說那樣的話,「阿姨不把妳當外人」,敏感的依依還是害怕了。「放心,我不會讓他們再把妳送走了。」葉晨在依依的耳邊承諾。承諾,也是那麼容易說出口的話,和別的話,其實沒有不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0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