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總裁在車里吃我的奶_星際小說排行榜完本女頻

第二章 見面禮的過肩摔(5)- 為了廣大男性同胞的安全,妳只許揍我一個。 葉沙手還指著蕭蕭的男朋友,臉卻面向被她過肩摔的倒霉蛋,呈國際標準石化形象。
「蕭蕭!」路遙的一聲喊,沒能喊住轉身撒腿狂奔的女孩,卻讓葉沙瞬間醒了過來。
她收回手指,攥了拳頭在眼前晃了晃,不知道是在威脅兩個比她高不止一頭的男人,還是在給自己打氣。緊接著腳跟一顛,朝著蕭蕭跑走的方向就追了過去。
路遙和這兩個男人不熟,更是沒有留下的必要。但他不知道葉沙最后的動作是什麼意思,只是學著指了指同樣迷惑的兩位,言語不明地說:「你們……小心。」
那張因為疼痛怒意夾雜興奮而咬牙切齒變得扭曲的臉,葉沙還是認了出來。
是他?怎麼會是他!
怎麼可能是他?!
「葉沙,妳要跑去哪里?」路遙叫住一路狂奔,甚至都超越了原定被追趕目標蕭蕭還跑不停的沙女俠。
葉沙回頭,看著追上來的路遙,還有因為被超越,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于是也停下來看著自己的蕭蕭,突然有種秘密被人看透的尷尬。
他們怎麼可能看透。他們絕對猜不到的。放心,放心。她如此安慰自己。
「蕭蕭,妳跑什麼?」葉沙擠出一個笑容,假裝自然,走上前,拍拍蕭蕭的肩膀。
蕭蕭一雙眸子,泛了層水霧,看著葉沙,波光粼粼了一會兒,突然擡腿又跑。
「唉,蕭蕭……」
葉沙起步去追,被路遙拉住。她不甘心地甩了甩肩膀,擡頭瞪向路遙:「你干嘛拉我?」
路遙看著在前方轉角消失不見的身影,勸說道:「妳就讓她去吧。」
「可是她沒戴眼鏡,這樣亂跑丟了怎麼辦?」
路遙讓她放寬心,「這是她們學校,她肯定比妳熟。」
可葉沙依舊擔心,「話是這麼說,但她整天宅在家里,不一定對學校有多熟……」
「妳又不是她媽。」路遙打斷她,「別人的事情管那麼多干嘛呢?就像剛才,妳太沖動了,弄得人家男女朋友翻臉。」
話題一轉回去,葉沙立馬收聲,頭垂向一邊。可是一口氣憋在胸口悶得她難受,不免為自己辯解:「你也看見了,是A……那個男的先對蕭蕭出手,我才……」
「那妳也不應該那麼大動靜啊。」路遙回想剛才情景,不禁失笑,「妳平時摔我是不是都沒這麼帶勁?」
葉沙一道八卦掌拍過去,路遙輕松接下,突然臉色一沈,順便拉了她的手,轉身就走。
這人怎麼翻臉比翻書都快。葉沙看著路遙的后背,踉蹌兩步跟上,一邊使勁想把手抽出來,一邊抱怨:「喂,你走這麼快干嘛?」
路遙沒有回頭,大手攥得更緊了些,「我餓了,去陪我吃飯。」
「你不是怕我把你吃窮麼?給你省點老婆本兒,我要回家陪蕭蕭。」
葉沙似乎聽見自己的手骨哢嚓嚓錯位,不再使勁抽,小聲求饒:「你輕點兒,我手快斷了。」
路遙嘆了一口氣,雙肩松懈下來,手剛放松嵌固,掌心里的小手就泥鰍一樣溜了出去 。路遙心里只來得及一沉,后腰上就開了一朵燦爛的煙花。
路遙回頭,葉沙依舊保持著出拳的動作,歪著頭挑釁地看著他,嘴角勾著一個欠扁的笑容,「本姑娘的手是你隨便亂牽的麼?」
路遙皺眉,扶著自己后腰,賭氣地說:「我腰子快被妳打爆了,以后娶不了老婆,不牽妳牽誰。」
「別試圖混淆事物發生時間前后及其關聯性。知道你是學法律的,一看平時就沒好好念書,邏輯思維這麼差。我打你屬于正當防衛,打爆你腰子最多算防衛過度。你以后愛牽誰牽誰,別總拿我說事兒。」
葉沙收了出拳的招式,扭頭就走。
路遙跟上邁著方步把他的話當笑話聽的姑娘,心中暗暗郁悶,怎麼讓他撈上這麼個爆彈兒啊。
疼痛減緩,腦子又開始運轉,路遙不禁想起剛才的事情經過,抓到一個小細節,開口說出自己的好奇:「妳認識那個男的?」
葉沙的背明顯一僵,嘴上還堅持胡扯著:「蕭蕭男朋友的朋友嘛~」
「那妳還出手那麼重。」
路遙走兩步跟她平行,斜低頭看著她,試圖分辨她臉上表情。
「好友妻,不可欺。我看不慣他調戲蕭蕭的樣子。」
雖說當時她并沒有認出他來,但現在想起他摟著蕭蕭的樣子,葉沙就莫名的滿肚子氣。
「那他也認識妳?」這才是路遙的重點。剛才看那個男人一臉復雜表情指著葉沙的樣子,就讓他覺得一定有問題。
「誰知道。」葉沙避而不談,「也許他見過我和蕭蕭在一起吧。」
都是鬼話,蕭蕭是個超級大宅,看見她倆在一起,除非是去畫室。那個男的怎麼看也不像周末被家長送去學畫畫的好學生。
路遙突然拉住葉沙,扶著她的肩膀把她轉過來,無比認真地說:「葉沙,我決定了,為了廣大男性同胞著想,以后,妳只許揍我一個,好麼?」
葉沙仰著臉,擺出對他『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情懷感動不已的表情。那望著他一動不動的雙眼,那微張的小嘴,看得路遙又一陣恍惚。
俗話說得好,色字當頭一把刀。
下一個鏡頭,路遙捂著腦袋呻吟,背上的包掉了一地。葉沙樂不可支地指著他,為自己的發現興奮不已,「路遙啊路遙,沒想到原來你是個M。」

第二章 見面禮的過肩摔(6)- 巧遇是緣分,可惜他在泡別人。 有時候被人喜歡也是一種壓力。壓力來自于,對方不是你喜歡的人。
走在路上和念念不忘的對象巧遇是挺奇妙的緣分。可惜的是,你剛好看見他泡別人。
為什麼世上就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
葉沙一進屋就把自己摔進了臥室,一頭栽進枕頭里。
今天發生的事有點多,滿腦子亂七八糟的糨糊,稠得攪都攪不開。她不習慣考慮太復雜的事情。顏料太稠了,她通常都是弄點水稀釋稀釋。
葉沙從床上爬起來,垂頭喪氣地晃去廚房倒了一杯水,又晃回自己臥室。到了臥室門口,她突然站住腳步,猛地擡起了頭。
搬進這個家之后,從臥室到廚房這條路線她不知道走了幾千幾百回了,不知為何,這次卻給了她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見鬼了。
她回頭看了看客廳到廚房,旁邊的家具擺設一如往常,地上擦得很干凈,沙發上也沒有亂丟的運動衣,哪里不一樣了呢?
又認真仔細地掃了一遍,似乎真的沒什麼不一樣。
唉,估計是自己腦子太亂了產生的錯覺吧。
葉沙甩了甩頭,繼續往臥室走。才邁出一步,她驚然地回頭看向角落空著的電腦桌。明白了。
「蕭蕭,開門。」
葉沙站在蕭蕭的臥室門口,輕輕地叫門:「蕭蕭,兩個總裁在車里吃我的奶_星際小說排行榜完本女頻妳沒事吧?」
這個問題多此一舉。起床第一件事不是睜眼而是夢游一樣摸到電腦前,三餐不擺到電腦桌上就算餓死了也不記得吃,上網上到半夜淩晨綠著一張臉嚇唬鬼的骨灰級宅女,居然沒有窩在她無比舒適堪稱極品的真皮電腦椅里面。怎麼可能沒有事。
傍晚蕭蕭是跑走的。而她追了一半竟然因為自己滿腦子混亂放棄了沒再追下去。都怪路遙,都怪他。應該繼續追著蕭蕭回家的,就不用面對路遙那沒頭沒腦怪里怪氣的表白了。
葉沙可不是偶像劇里智商低于五十只會暴力對男主的單細胞女。她的暴力只是為了化解尷尬,給自己身邊騰出安全距離,順便讓路遙死心。畢竟男人應該還是喜歡淑女多一些的。
男人應該是喜歡淑女吧?傳統意義上是這麼說的。當然并不排除自找麻煩或者喜歡挑戰的類型。
糟糕,剛才自己給路遙下的那個定義不會是真的吧。看不出來啊,那麼大塊頭的一個男人,就算是彎的都不應該是受啊。
思路好像跑遠了點兒,現在的首要任務貌似應該是敲開面前這扇門。
「蕭蕭~開門啊~開門啊~」
招魂式叫門沒什麼作用,門里面一點動靜也沒有。葉沙漸漸也有點泄氣,說不定蕭蕭不在家?可剛才進門看見她今天穿的那雙鞋了,東一只西一只丟在門口,還差點絆葉沙一跤。
她隨手擰了擰門把手,是反鎖著的。
好像這次真的大條了。否則蕭蕭那麼灑脫的女生怎麼可能做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如此矯情的事情。
蕭蕭不會自那個……啊,肯定不會。她怎麼舍得她電腦里下載的那麼多還沒看完的電影和小說。
自己是不是這次真的做得有點過了,葉沙心中不免泛起小小愧疚。那個人只是和蕭蕭說個話,開個玩笑而以,自己干嗎那麼大反應呢。
可是現在想起那色胚的嘴臉葉沙還是一肚子的氣沒出撒,而且知道是他以后好像比當時更氣了。
葉沙生氣不打緊,她面前的門可就倒霉了。
「咚~咚~咚~」
「蕭蕭,妳出不出來。」
不小心大嚷一聲,葉沙把自己都嚇了一跳。
她嘗試著讓自己的口氣軟下來。畢竟是她貿然出手讓蕭蕭在男朋友面前丟人了,還拿出高利貸要賬的架勢敲門就是她的不對了。
「蕭蕭,對不起,是我不好,我太沖動了。可妳也別把自己一個人關起來,有什麼不開心,說給我聽啊。憋在心里,會憋出病來的。」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像里面有椅子腿輕輕蹭地的聲音。
有戲。
葉沙繼續勸導:「蕭蕭,妳不是說過,開心說給別人聽,開心就多了一倍。傷心說給別人聽,傷心就少了一半麼。我每次有不開心,說給你聽之后,我就不再覺得難過了。妳要不要也說給我聽?」
依舊沈默。
「蕭蕭,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妳不會以后都不理我了吧。妳要我怎麼補償妳啊。要不,我把這只手砍下來給妳……」
這個好像有點過了。
「……嗯……那個,我晚上給妳做妳最喜歡吃的酸辣土豆絲?還是妳想吃草莓冰激淩?我出去買……」
食物引誘無用。
「要不,我陪你玩LOL?不要?那打WOW?還是三國……」
游戲引誘無用。
葉沙饒是有十八般武藝,打在棉花上,連個響聲都沒換來。
沙女俠也是有脾氣的。
她一拳打在門上,崩潰:「蕭蕭,妳說怎樣嘛。我知道我錯了……」
這一拳葉沙倒未用多大的力氣,可夾板的木門似乎早就承受不住了,哢嚓,腰斬了一條……
「嘶……」葉沙受痛抽氣。木茬子扎進皮里,血很快流下來。
葉沙抱著自己的拳頭,背靠墻壁坐下來,一邊疼得絲絲直叫,一邊嚇唬人:「蕭蕭,妳再不出來我就把門砸一個洞,拉妳出來……」
門鎖『嘎嗒』一聲開了。可等了好一會兒,才慢慢拉開一條縫。
蕭蕭沒戴眼鏡,那平日里銷魂的眼睛腫得像兩只桃子。
「蕭蕭~」
葉沙立馬蹦起來,伸手去拉蕭蕭,碰到手指傷處,又是一陣吸氣。
桃子縫里依舊閃著淚光,瞥到葉沙流血的手,驚訝地睜大了一些。
「葉沙,妳這是……」
蕭蕭拉過葉沙的手,剛要說什麼,聲音一變,又哭了出來。
葉沙嘆了一口氣,伸手摟過蕭蕭的肩膀,讓她靠在自己懷里,輕輕撫著,「哭吧,想哭就哭吧。哭過去就過去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2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