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男人一邊一個吸奶_星際絕寵夫人是喪尸

第三章 貓與老鼠的游戲(7)- 別把男人不當男人,會吃虧的。 送女生回家這種事情,應該每個男人都做過。
當男人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有幾分是出于紳士,而又有幾分是心懷僥幸期待激情,只有本人最清楚。
Ardon顯然是百分之百居心叵測的那種。
但他知道自己現在不能急。
把葉沙再一次哄上車,著實讓他費了番口舌。他曾試探的想幫她系安全帶,被她毫不客氣一掌拍開。
Ardon有那麼一瞬間的猶豫,他費盡心思踢這塊兒鐵板的意義有多大。他隱約覺得自己在給自己找麻煩。
不過他平時的生活著實太輕松順利了,沒有麻煩的生活,是無聊而空洞的。
這就是傳說中的,吃飽了撐的。
Ardon開了音響,喇叭里傳來和這輛跑車很不協調的宗次郎的陶笛。葉沙以為,開這種車的人,大概更適合放重金屬搖滾。
但事實再次證明,Ardon的選擇是明智的。音樂很容易影響人的情緒。
葉沙已經從慌亂中冷靜了下來。依舊裹著Ardon的大衣,縮靠在門邊,在黑暗里偷偷地看Ardon的側臉。
快半年了,他的頭髮已經長長。不過只是中間長了,兩邊依舊剃得很短,麥田怪圈還在,圖樣變了而已。側臉的比例依舊如雕像般完美,沿著腮邊有乾凈的胡茬構成的一片暗影,顯得耳垂的那顆黑鉆更加的閃亮。
當初她怎麼會沒看到他如此張揚的一面。是AU里面太暗沒看清,還是因為之前歐陽的搭訕太過積極讓她反感。
沒想到的是,他居然是做那一行的。怪不得那麼會哄女人。床上床下都是。
葉沙想起剛剛和他的那個吻,免不了又是一陣臉紅心跳。
理智差那麼一點兒就要棄她而去。這不像她。
她現在并不想交男朋友。就算要交,也不會找他這樣的男人。先不要管他做什麼,只是這樣的帥氣與張揚,已經讓她吃不消。
所以,還是不要再見他吧,就像之前決定的那樣。
葉沙深吸了一口氣,坐直了身體。
Ardon回頭看了看她,「怎麼了?不舒服?」
葉沙面無表情,「好好開車。」
Ardon明顯感覺到了身邊的女人筑起防御的小宇宙,查克拉在并不算大的空間里涌動著。他有種不好的預感,今晚的伙食莫非要自己吃自己了?
開玩笑,他從十四歲之后就沒干過那麼丟人的事兒。
不過這只硬殼蟹要怎麼扒皮還真是考驗,弄不好會被鉗子夾的。
車停在葉沙家公寓樓下的visitor parking,熄了火。葉沙拉了拉車門,紋絲不動。她回頭看著Ardon,不發一語。
Ardon也看著她,眼睛會說話的。
很快葉沙便敗下陣來,頭轉向一邊,「讓我下車。」
Ardon嘴角微勾,「我陪妳上樓。」
「不用了。」葉沙果斷拒絕。
Ardon 突然靠過來,葉沙防備地架起手臂。
「妳看那里。」Ardon示意她注意公寓門口的一輛車,還有幾個在車外抽菸的年輕白人男子,或蹲或靠,行跡可疑,「天黑了,妳一個人我不放心。」
葉沙自負武功高強,「我一個對付那幾個沒問題。」
「妳別把男人不當男人,會吃虧的。」Ardon開了車門,繞過去,拉她下車。
葉沙扭動著身體想要擺脫搭在她腰上的手。
Ardon貼著她耳朵說:「別動,乖,進門再說。」
兩人向那輛車走去。車窗開著,音樂聲震耳欲聾,空氣中彌漫淡淡的大麻氣味。
葉沙本不以為意。其中一人不知為何看向他們,眉頭微皺,然后和身邊朋友說了句什麼。幾個人便都站了起來。
摟在腰上的手緊了緊,葉沙也感覺到了敵意,提高了警惕。
就要跟那群人擦身而過,Ardon的身體突然向葉沙這邊一歪,撞得葉沙一個踉蹌。她再擡頭,Ardon便已經和靠近的一個白人男子打了起來。
對方一共四個人,其他三個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丟了菸就要加入戰斗。
葉沙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但她也來不及想,轉身一個飛踢,踹開了想要從背后偷襲Ardon的男子。
比賽歸比賽,打群架葉沙還是第一次。她總覺得自己對付幾個普通人沒什麼問題,那是因為她沒有實戰經驗。
打架可是不講她那些技術套路重量級別的,以四打二,怎麼順手怎麼來。
對方看她是個女的,手下留情。于是Ardon便成了被攻擊的主要目標。
葉沙沒想到他還算有些功夫,雙拳護頭,腳下步子靈活輕巧,手長腿長,出拳踢腿爆發力十足,讓對方無法近身。
葉沙瞅準了,拉住一個人的胳膊,標準動作的過肩摔,將對方丟進了門口的灌木叢里。剛要回頭繼續戰斗,身后卻一聲大吼:「小心!」

第三章 貓與老鼠的游戲(8)- 讓我抱一會兒好麼? 葉沙跪在沙發前面,用毛巾包著冰塊,小心地壓在Ardon的頭上。
「你確定不用報警?」
Ardon呲牙咧嘴地搖頭,用手抹一把額頭流下來的血,心中暗罵,短信里就說幫個忙,還來真的了。誰把Phil那小子也拉來了,估計把自己睡他女朋友的帳今天一起算了。不過這樣也好,苦肉計演得是相當逼真。
「他們為什麼莫名其妙打人?」葉沙不免心生疑惑。
Ardon早想好說辭,卻不解釋,接過葉沙手里的毛巾,聲音低沉而溫柔:「只要妳沒事就好。」
葉沙一怔,低頭穩了穩情緒,「那個……沒想到你還挺能打的。」
「在健身中心學過幾天自由搏擊,純粹好玩的。」Ardon輕笑,「葉女俠的手下敗將。」
葉沙舔了舔嘴唇,「我那只能算是偷襲成功。」
看他今天的架勢,若真pk起來,自己也沒有百分百自信一定能近得了他的身。胳膊腿長度差別太大,爆發力旗鼓相當,最多只能拼速度和靈活度。
Ardon傾身,湊到低頭研究勝算的葉沙面前,用另一只手輕輕扶住她的肩膀,繼續放毒:「我怎樣都無所謂,只要妳沒事就好。」
葉沙一陣慌亂,扯了兩張紙巾,一把貼在Ardon的額頭上,「你自己擦擦吧,我,我去做飯。」
傷口被碰到,Ardon倒吸一口涼氣,看著葉沙一路小跑鉆進廚房的身影,忍不住嘴角扯寬,露出八顆白牙。
口袋里的手機微微震動。Ardon換了一只手托著包冰塊的毛巾,掏出手機。
是來自那群白人兄弟的短信。
「Ben骨折進了醫院,你從哪里找了這麼個黑索金。」
Ben就是被葉沙摔進灌木叢里的那一個。Ardon一陣肉緊,好在自己身子骨還算結實,當初沒摔個好歹的。
細長的手指迅速在手機上移動:「誰把Phil那個衰人找來的?敢拿酒瓶砸我女人。」
手機沈默片刻,大概那邊幾個人略有爭執。
「Phil說,只是想嚇唬嚇唬她的。」
嚇唬嚇唬?Ardon也以為他拿著酒瓶子是虛張聲勢才撲過去的。英雄救美從來只是手段,不是犯傻的借口。但腦袋和玻璃親密接觸的那一刻,他才知道,Phil是下了十成十的手,而他手里的酒瓶也不是糖玻璃做的。
至于麼,為了一個女人,這麼些年的兄弟還不如一件「衣服」。
「Ardon,你要幾個荷包蛋?」葉沙在廚房里喊他。
「一個。」Ardon收起手機,放松了身體,靠在沙發里。
開放式的廚房,看得到葉沙忙碌的身影。溫暖的桔色燈光照在她的頭上,讓她的頭髮看起來毛茸茸,金燦燦的。
Ardon有點兒晃神,這好像是第一次看著一個女人為了自己在廚房里忙碌。他的媽媽從來不下廚。他也沒興趣跑去廚房看傭人做飯。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固定的女友。他不帶女生回家,也很少去女生家里。就算外宿也從不過夜。倒是有女生給他包過愛心便當,但誰知道是不是那女生自己親手做的。他不免有些期待,不知道這有生以來的第一次會是個什麼滋味。
沒什麼精致美食,就兩碗泡面,扯了兩片菜葉子,窩了一個荷包蛋。
「坐下,我看看你的頭。」
這姑娘好像一直喜歡命令的口吻。Ardon乖乖坐在充當餐桌的角桌邊,塑料椅子經不住他的體重,一陣吱呀亂叫。
葉沙挪開他頭上的毛巾,小心撥弄著他的頭髮察看傷口。Ardon也沒閑著,借著高度差,就近欣賞姑娘胸口的曲線兩個男人一邊一個吸奶_星際絕寵夫人是喪尸
「妳知道麼,這是第一次有女人特別給我做東西吃。」Ardon分辨著T恤上內衣的痕跡,似乎是運動款式的。
「是麼?」葉沙的手頓了頓,「沒什麼好東西。肯定沒有你陪人吃飯吃的豐富。」
話一出口,葉沙就有點后悔。畢竟人家剛為了妳被人砸了頭,怎麼能揭人家短呢?
Ardon倒是不以為意,「從小我媽連一次泡面都沒給我煮過。」
原來也是可憐的孩子,葉沙的同情心咕嚕咕嚕地漫溢。
女孩身上的體香,混著淡淡的汗水氣味,或許還有空氣中彌漫的泡面香氣,勾弄著他饑餓的腸胃,忍不住就伸手摟住了她的纖腰。
「葉沙……」他輕輕地喊她的名字,感覺到女孩的身體一瞬間緊張到僵硬,「……讓我抱一會兒好麼?」
只是抱一會兒啊,這個要求真得是難以拒絕。
Ardon的手臂慢慢收緊,把自己的臉埋進她的懷里。
葉沙沒有動,手停在他的頭上,手掌被他的短頭髮扎得麻麻的刺痛,就像她現在胸口的感覺。
只是抱一會兒。
懷里的頭開始緩緩蠕動,背后的手也開始上下輕撫。有額頭上的血蹭在了她的T恤上,她仿佛沒有發現,只是低頭看著他的髮旋,像個旋轉的黑洞,將她的理智吸了進去。
他隔著衣服吻著她的腰身,撫摸著她的背,撩撥著一直被她壓抑的意亂情迷。手掌下僵硬的身體隨著溫度的增加漸漸柔軟。
他的手慢慢地探進她的T恤里,一點一點卷起T恤的下擺,濕熱的吻星星點點地落在皮膚上,激起一片片的小疙瘩。他推起她的運動內衣的時候,她弓了弓背,像是要縮出他的臂彎。他手臂一緊,張嘴咬住她已經露在外面的豐滿的下緣,并未用力,便轉為吮吸,再放開,留下一個亮晶晶的紅色印記。
「葉沙……」他的嗓子有些啞了。
葉沙反應遲鈍地答:「嗯?」
「妳是我的。」他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3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