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束少女_完全拘束調

「……」并不是這個問題,而是眼前的秋爽爽跟平日的她,根本畫風不對。翹楚想出兩個可能性:其一,爽爽本來就有雙重人格,昨晚被他拒絕后,主人格受傷過度,里人格便浮現出來;其二,鬼上身——不不不,這幺不科學的解釋,他是讀理科的!

翹楚搖搖頭,乾咳幾聲:「爽爽,我接下來要說的事很重要。昨晚,我拒絕了你,可能讓你很難過……」

「知道了知道了,」颯爽擺擺手,截住他的話:「由昨晚到現在,你至少提過這件事四次,現在還要來第五次?饒了我吧。再說,假如你覺得這事對我的打擊很大,就該放過不提,現在一個勁的強調你甩過我,這算是怎幺回事?比起安慰,你更像是刷存在感吧?」

「刷存在感……!我從來沒這幺想過!你知道這件事對我也很困擾嗎?我一向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你卻老是對我告白,不肯放下過去的事前進。我不想為了撇清關係而放棄你這位重要的朋友!」

相對于翹楚的激動,颯爽冷靜地說:「朋友?真的是朋友嗎?抑或只是一個就手好用的工具人?對于男人,身邊有一個一直愛慕自己的女人待著,就算他不喜歡她,讓這幺一個女人待著做備胎也是好的,不止滿足男人的虛榮心,在需要有人陪伴的時候,也能得到廉價的同情。真好呢——白斬雞你一直享受眾星拱月的福利。說吧,除了秋爽爽之外,身邊還有多少個類似的陪襯品?」

「你住嘴!為什幺你今天說的話這幺刺耳?」然而,翹楚有種假面具被撕開的羞恥,氣得臉紅脖子粗,一時竟無法以理據駁倒她,只能訴諸情緒:「我們在一起經歷了十年,沒有愛情也有感情,我兩次失戀你都陪在我身邊,你分明知道我不是那種……那種胡亂利用你的人!要利用的話,我怎幺不對你出手,而是……」

拘束少女_完全拘束調

「不是因為你看不上我嗎?在你心里,」颯爽忽然就看清眼前男子的心思,對于她一個三十四歲、陪著柳翹軒在藝能界待了十多年的「輕熟女」,廿四歲的柳翹楚那小小的心思,簡直像「畫公仔畫出腸」那般好理解:「女人分成各種各樣,能夠利用的地方也不一樣。有些女人,是用來玩、用來上床的;有些女人是用來可憐的,偶爾對她熱情點,好比給一只看門狗拋幾根骨頭,就賺得她的忠誠,這不是很有成功感嗎?有些女人,是用來認真的,例如你身邊的正印女友。」雖然她沒有親眼見過,但肯定是長得美豔不可方物的大美人,又或是彷彿森林間的妖精般清靈甜美。

總之,肯定不是這個乏味如白麵包的秋爽爽。

翹楚赤紅著眼,抓緊秋爽爽的手,握得她發痛:「不管你信不信,我從來沒用這幺齷齪的心思去想你的事!要是只是利用你,我至于昨晚凌晨三點接到你的電話、怕你做傻事就趕過來嗎?我只是……把你當成親人般關心,我以為你對于我也是這樣。」

颯爽不再用言語刺傷翹楚。她的確是魯莽了,來到這個地方不過半天,對于這個世界、對于秋爽爽跟柳翹楚,她只是個局外人,僅憑片言只語就對他下判決,顯然不公平。說不定下一剎就要回到原來的地方,那她亦是個過客,對于這世界的事就毋須太上心。

「我知道了,是我過分。剛才的話你就當我未酒醒才亂說。」颯爽喚侍應過來埋單,柳翹楚揉了揉眼睛:「沒有,我在這事也有很多處理得不好的地方,總的來說,是我對不起你。」

說到「對不起」,颯爽雙眼亮了,咧嘴一笑:「對了,現在可是你甩了我,所以是你有愧于我。」

拘束少女_完全拘束調

「……對,又怎幺了?」柳翹楚邊簽帳邊道。

「那幺,你是不是該補償我?」

「可以,你想要什幺?」

秋颯爽看著柳翹楚天真而嚴肅的臉,笑著想:獵物自己走進捕獸夾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36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