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蕩的欲女小說_第129節 最完美的結局(大結局)

02

在盛夏的深夜,一輛泊在大宅附近停車場的黑色轎車,上上下下的晃動,因著夜色及茶色的車窗,外人無法窺探車里的光景。也不知車子晃了多久才漸漸平息,隱約窺見一只手掌自車窗內側滑下來。隔了約十分鐘,車門終于開了,男人的襯衣只扣了一半的鈕扣,攔腰抱著一個女人,她披著一件西裝外套,讓人看不見外套下的身子,兩手圈在男人的頸后,臉也埋進他的鎖骨,只有短髮間那紅貝殼似的耳朵,稍微洩露春意的余韻。

一進門,小女孩精神奕奕地跑過來,抱住男人的腿:「爸爸!你不是說十二點前回家的嗎?現在都一點鐘了……咦?媽媽又貧血了嗎?」

「……你到這個時間還不去睡?」他看向客廳,一個年輕女子探頭探腦的從客廳看出來,小聲說:「哈、哈哈……姐夫,我……我不是沒勸過渺渺睡覺的,只是她硬是要等您跟老姐,所以……比平時稍微、嗯、那個……」

柳渺渺呶著嘴,戳了戳秋颯爽的小腿,她完全給不出任何反應,像具死尸一樣。

「媽媽還活著嗎?」

放蕩的欲女小說_第129節 最完美的結局(大結局)

「當然,我怎可能讓她死得那幺輕易。」柳翹軒盯著秋涼風:「小颯有點不舒服,你陪她去洗澡,我帶渺渺刷牙睡覺。太晚了,你在客房留宿一晚。」

涼風大大鬆了一口氣,跟著柳翹軒踏上二樓的浴室。他輕柔地把暈了過去的妻子放進浴缸,秋颯爽醒過來,瞇著一雙迷糊的、未褪情慾的眼,他忍不住又親了親她的額。

「……阿翹……翹軒。」小手拽著他的衣袖,不放他走。他那萬年不變的冰山臉浮泛著柔和的表情,薄唇帶著淡得幾乎難以察覺的淺笑,一整天浮躁不安的心,這才因妻子愛嬌的神態而安定下來。

「你、你這……」颯爽朝他勾勾手指,翹軒傾身一聽:「……死變態抖S。」

她氣惱又困倦的低斥,反而逗得他笑起來,看起來似那些吸盡陽氣的妖精。柳翹軒輕吻她的髮,說:「謝謝款待,老婆。」

涼風的戀愛經驗為零,長年被逼看姐姐跟姐夫秀恩愛,對于這對癡男怨女有一定免疲力,也忍不住涼涼地說:「姐夫,小的可以幫老姐洗澡了嗎?」

放蕩的欲女小說_第129節 最完美的結局(大結局)

得到柳翹軒的首肯,涼風先是拿開颯爽身上的外套,直接看見鈕扣也沒扣上的背心底下,是隨便繫好的內衣,白嫩的胸口仍漾著一片未褪的桃色,更別提那點點的痕跡……

「老姐你嫁了個禽獸嗎!」在單身年資等同年齡的小姨子面前如此秀恩愛,是不是太激烈?

「……差不多。」

此時,柳翹軒才剛踏出浴室,還未關門,頭也不回地說:「涼風,你明早好似有課。我會通知尚寧,要他無論如何在七點前接你上學。」

「不要不要不要!姐夫,我會自己搭巴士搭鐵路上課,您千萬不要逼那個變態過來,他會遷怒到我身上然后針對我的報告雞蛋里挑骨頭——是我不好,姐夫不是禽獸,姐夫是圣人!一定是老姐又做了什幺不好的事才惹您老人家生氣的、一定是、一定是!」

門,關上。

放蕩的欲女小說_第129節 最完美的結局(大結局)

秋颯爽嘆氣,以僅余的力氣拍上妹妹的臉:「你啊……老是一副奴顏媚骨的樣子,不羞恥嗎你。」

此刻,秋氏姐妹同聲悲歎:我(們)一定是流年不利,怎幺盡是走這種狗屎運呢?

秋颯爽回到自己的身體時,入目的是一片漆黑,雙手緊緊把著車里的椅背,身后傳來一陣逼力,體內一片濕熱,被一種熟悉的灼熱充盈著,耳邊是男人野性的粗喘,沒有一句呻吟或話語,卻比任何下流話來得更色情。她居然一時神智不清,反應不過來,說了一句話。

那一句令她受到某人輾壓的話。

「……你誰啊?」

「還能有誰?」

放蕩的欲女小說_第129節 最完美的結局(大結局)

一聽了聲音她就知道,這晚要死了——一座名為「柳翹軒」的活火山,壯麗地爆發了。

===========

包包:我貌似第一次寫非傲嬌男主,感覺蠻新鮮的。柳翹軒是外冷內熱+霸氣強大,柳翹楚是(看似)溫文親切的鄰家大男孩(專情時會變得霸道),但兩人都是打直球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38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