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美女大在家里互摸_春圖宮日本84式

第五章 男人女人的戰爭(7) – 你怎麼會在我的臥室里?! 給Ardon錄口供的是個身材壯碩的黑人男警。
「你和那位女士是什麼關系?」
「情侶。」
「你為什麼出現在那里?」
「約會。」
「信封里的錢是怎麼回事?」
「借的。」
……
給葉沙錄口供的是個挺拔結實的白人女警。
「妳和那位男士是什麼關系?」
「曾經被服務和服務提供者的關系。」
「妳為什麼會出現在那里?」
「我在麥叔家吃飯,被他強行扛出來的。」
「信封里的錢是怎麼回事?」
「他打算以此做強迫性騷擾的補償。」
……
「謝謝妳的合作。我們可能會在近期再次聯絡妳,對部分事實進行進一步的核實。」
葉沙離開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雙手抓著鐵欄桿,臉比鐵鍋底還黑的某人,忍不住從眼角擠出一抹挑釁。
一直盯著她的Ardon準確地接受到她的信息,伸出大拇指,向下一翻,在自己脖子上虛虛地抹了過去。
葉沙馬上跟身邊的女警告狀,「他威脅我。我有理由相信,他有機會出來,會對我進行報復。」
女警冷眼看看欄桿后面的人,「妳放心,保護民眾的安全是我們的職責。」
爽啊爽啊爽啊爽。葉沙一步邁進夜風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微涼的空氣。
在這個國家嫖和賣都是不犯法的,可強迫他人就是另一回事了。讓那個無賴好好在里面吃幾天乾面包吧。哼~
一輛車急煞在她面前,還沒熄火,路遙便跳了出來,扶住葉沙的肩膀,上上下下打量,然后一把將她抱在懷里,「葉沙,妳嚇死我了。妳沒事吧?他有沒有對妳怎麼樣?我不該生妳的氣,我應該親自送妳回家的。我知道他騷擾妳,那麼晚了我居然還讓妳一個人離開,都是我的錯……」
葉沙輕輕推開他,擺擺手,「沒事啦,大街上那麼多人,他能把我怎麼樣?這里又不是國內,愛管閑事的人還是很多的。」
「妳真的沒事?」路遙還是不放心。
葉沙一拳打過去,捶在他胸口,「壞心眼的,難道你希望我有事?」
路遙趕緊否認,「不是,不是……」
「走啦。」葉沙拉住他手臂,推向駕駛座敞開的車門,「天都快亮了,趕緊送我回家,我困死了。」
「妳要不要先去我那里住一陣子?」路遙怕那個男人出來找她報復。
葉沙不給他這個趁火打劫的借口同居,「警察都說了,保護民眾的安全是他們的職責。放心啦,一天兩天他出不來的。」
葉沙一覺安睡到下午兩點,夢到Ardon變成一只小狗狗,被她各種蹂躪各種擺弄都無法還手,還搖著尾巴在她身邊繞來繞去。
她用腳把他踢開,他又湊過來,踢開,又湊過來。她用力一踹,小狗一張嘴,把她的腳一口咬住,葉沙一驚,醒了過來。
動了動左腳,沒事。
動了動右腳……動不了……好像真的被什麼東西給纏住了。
她使勁一縮腿,右腳脫離了糾纏,縮了回來。剛縮回去,她又好奇是什麼纏住自己,小心翼翼地向下探了探,踩到一團暖暖硬硬的東西。
腳下突然有人輕笑,「還沒踹夠麼?」
葉沙猛地坐起來,眼前一陣發黑,等看清坐在他床腳的人,下巴快掉到肚子上,「你怎麼出來了?」
Ardon挑眉,「我本無罪,為什麼不能出來?」
「可是,可是,昨天,你……」葉沙太過震驚,一時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
「昨天一切都是誤會。情侶吵架,常有的事情。警官們都是很通情達理的。」
看來哪里的警察說的話都不能輕信啊。
不過,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而是,「你怎麼會在我臥室里?」
Ardon甩甩手里的鑰匙,「我跟房東說,我想親自叫我女朋友起床。」
房東太太對帥哥的抵抗力是負數啊,有沒有。當初送那兩件衣服過來,也是歐陽說什麼就信什麼啊,有沒有。
葉沙往外看看,「蕭蕭呢?」
「妳室友?她今天下午有課。」Ardon用手撐著床,向前傾了身體,低頭吻她露在睡裙外的膝蓋,舉手投足帶著濃重的欲望氣息,讓他說話的語氣聽在葉沙耳朵里更顯得格外的變態,「現在這間屋子里,只有我們兩個。」
葉沙腦子里閃過各種先奸后殺,先殺后奸,邊殺邊奸,邊奸邊殺的恐怖畫面。與其坐等被分尸,不如主動打擊敵人,擡腳就踹向Ardon的胸口。
Ardon冷笑著抱住她踢過來的腳腕,摟在懷里。葉沙一個連環踢,另一只腳朝著他的臉就橫掃過去。大概是剛睡醒動作太慢,同樣被Ardon抓住。他兩只手抓著她的兩個腳腕一拉,把她又拉回平躺在床上。
葉沙挺腰想翻身,Ardon泰山壓頂一樣整個人壓過來,帶著他獨有的男性氣息,撲面而至。她本可以抱著他用腿一扭,翻到他上面。可手剛碰到他胸口,卻像被燙到一樣地縮了回來。
Ardon看著自己身下四肢撐起的空間里蜷縮著不想跟他有身體接觸的女孩,揶揄到:「急什麼?妳就這麼懷念咱們兩個在這張床上發生的那件事?」
胸口那團血肉在葉沙的肋骨下面跳得快要出籠子了,她想到淩晨離開警察局的時候,他在鐵欄桿后面用大拇指抹脖子的動作,眼中不免露出幾許驚恐。
Ardon正在低頭細細地打量她,這一絲恐懼自然逃不過他的眼睛。他雙眸顏色見深,語氣異常的溫柔,「現在知道害怕了?」

第五章男人女人的戰爭(8) – 別鬧了,省點力氣跟我做點更有趣的事情多好。(240加更) Ardon雙眸顏色見深,語氣異常的溫柔,「現在知道害怕了?」
葉沙杏眼圓瞪,打死也不會承認,「誰害怕了?」
Ardon笑著緩緩彎曲手肘,拉近他們身體間的距離,「既然不害怕,那就看看,誰先躲。」
那雙天生勾人的眼睛,濃黑色的火花明艷。里面兩個清晰的人影,漸漸充滿整個瞳孔,陷進兩團黑色的火焰之中。
鼻尖距離一公分的時候,他停了下來,彼此的呼吸貼實緊密。兩個人互相注視著,因為距離太近,都有些脫窗。但誰也沒有挪開視線,倔強地等對方率先認輸。
在他貼近的炙熱體溫下烘烤著,葉沙覺得自己快化了,汗水在鼻頭滲出一顆一顆的小水珠,互相碰觸后便迅速溶成一顆大水珠,不分彼此。
她知道自己的理智快被他眼中的火焰燒光了,她有點喪氣地發現,自己這樣近的面對他,被他的氣息所籠罩的時候,竟然一點兒抵抗力也沒有。
她不能輸。葉沙努力地瞪著眼睛,連眨都不敢眨一下。恐怕自己一閉眼,他就會吻下來。不過,就算她不閉眼,他就不會吻下來麼?
他為什麼還沒有吻下來?
她發現自己居然在期待他下一個動作,可他卻一動也不動地在她上面懸著。
對下一刻會發生什麼的不確定,讓她心中更加的忐忑不安。
Ardon敏感地察覺到了她的不安,薄唇的弧度越發的延展,明知故問:「妳在等什麼?」
葉沙眨了兩次眼睛,「沒等什麼。」
Ardon對她的唇輕輕吹氣,挑動她神經末梢最為豐富的皮膚,「如果我要對妳做什麼,趁妳睡覺的時候不是更容易?」
葉沙眸色忽的一沈。Ardon痛叫一聲,從葉沙身上翻下去,躺在她身邊,揉著被她杵痛的肋骨縫,一邊笑一邊呻吟。
「我還以為我弟弟又要倒楣了,多謝姑娘手下留情。」
葉沙沒想手下留情來的,經他這麼一提醒,她又后悔了。不過后悔歸后悔,再和這個男人躺在一張床上她會更后悔。
葉沙一骨碌翻下床去,順手抓了檯燈威脅舒舒服服躺在她床上一臉壞笑的男人,「你給我滾出去,否則我報警了。」
「報警?妳打算又跟警察說什麼?私闖民宅?還是意圖不軌?」
Ardon側過身,用手撐著頭,一副性感臥佛的姿勢,「往警察局折騰很好玩兒是麼?」
葉沙氣得跺腳,「那你纏著我好玩兒麼?」
「當然好玩兒。」Ardon用大拇指撫過自己的薄唇,「而且很好吃。」
葉沙腦子里啪一聲爆開一朵煙花,她揮舞著手里的檯燈就朝床上的男人砸過去,「叫你吃,叫你吃,滿腦子都是吃,你就是一個吃貨。」
檯燈的電線掛到床頭柜的把手上,葉沙用力一拉,把抽屜拉了出來,東西稀里嘩啦掉了一地。抽屜的一角砸在了葉沙的腳面上,她吃痛彎下腰去,便被Ardon趁機繳了械。
Ardon把檯燈丟在一邊,長臂一伸,勾著葉沙的纖腰將她圈回懷里,「別鬧了,省點兒力氣跟我做點兒更有趣的事情多好。」
葉沙撇著嘴在他懷里掙扎了兩下,沒掙脫,便隨他去了,低頭查看自己的腳面。
Ardon在她身后摟著她,從她的肩膀望過去,白皙的皮膚暈出一塊兒瘀青,看起來觸目驚心,真是讓人無比心疼。
「為什麼總要躲著我呢?」Ardon咬著她的耳朵,聲音低沈而性感,「就這麼不想見我?嗯?」
葉沙硬著脖子,不理他。
「居然還塞錢給我,妳錢多的沒處花麼?」
「是你自己說過夜五百的。」葉沙在嘴里小聲嘟囔。
「妳聽不出來那是玩笑話麼?」Ardon在她耳邊嘆氣,看到她的側臉,脖子,鎖骨,一路紅到睡裙的領子里去。他忍不住想要把這礙事的衣服扯爛了丟到墻角去。
「我要是真想跟妳收錢,我一早就會和兩個美女大在家里互摸_春圖宮日本84式妳講清楚的。」
葉沙用手指輕輕碰了碰腳面的瘀青,鼻子一陣發酸,「為什麼是我?」
Ardon拿不準她問的是哪件事,反問道:「為什麼不能是妳?」
「你說過你有很多的女人,如果想找人上床,無論收不收錢,都不一定非要找我吧。」葉沙覺得非常的委屈,「我又沒錢,我在那方面也沒什麼經驗。我又不漂亮,身材也不好。」
她想起那個人比人比死人的混血美女。
Ardon把她緊摟在懷里,輕笑道:「可是妳很特別啊。」
特別的可恨。從來沒有哪個女人如此挑戰他的忍耐極限。
葉沙搖搖頭,「我沒什麼特別的。我就是個普通的女孩子,想找一個普通的男朋友,談一場普通的戀愛,然后結婚,生孩子……」
Ardon在她身后輕咬她的脖子,像個吸血鬼,「妳不覺得那樣的生活太過枯燥了麼?」
葉沙縮著脖子躲開,「可生活原本就應該是那樣子的,不是麼?」
「當然不是。」Ardon把她轉過來,對上她泛著水光的眸子,大手摩挲著她的長腿,慢慢向睡裙內進發,繼續蠱惑她,「我們應該讓枯燥的生活變得更加豐富多彩。」
葉沙向后縮去,直到后背靠在床頭,「為什麼每次見到你,你似乎就一直想著要做那件事?」
Ardon傾身追過去,依舊把她籠罩在自己的氣息之中,「這很正常。每個男人面對自己所欣賞的女人都會想著那件事。」
「可……」葉沙本想說,路遙就沒有。但她突然想起來她第一次吻路遙的那一夜,路遙也是那樣迫不及待的把她帶回家抱上床。
她長嘆一口氣,垮下肩膀,「男人果然都是一樣的。」
Ardon卻不同意,「男人當然不都是一樣的。」他托起她受傷的腳,輕輕地吻上她腳背的瘀青,「我對女人一向特別的溫柔。」
葉沙觸電一般地把腳縮回來,順帶著把Ardon也給勾了過來。他伸手撥開她臉側散落下來的長髮,捧著她的臉,輕輕地摩挲,「不用有負罪感。女人也有權利享受性愛的歡愉。我知道妳喜歡。」
葉沙別過臉,不愿意承認。
Ardon蜻蜓點水的吻過她的臉頰,在她耳邊低聲地說:「我來證明給妳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4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