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老外交換女朋友_春日宴白鷺有番外嗎

第六章究竟誰才是小三(5) – 當我一天的女朋友。怎麼樣?(280加更) Ardon看看手機,皺了眉頭,這女人,居然敢掛他電話。正要再撥,另一通電話便打了進來,是莫言。
「有什麼事快放。」Ardon沒耐心的。
莫言不樂意他態度那麼差,「當我的話是屁啊,那不聽算了。等老爺子下午到這兒你愛怎麼死怎麼死吧。」
「老爺子?」Ardon覺得背后一陣冰涼,「妳說咱爸要來?」
「我放屁啦?我沒聞到啊。」
Ardon真想從手機里伸手去掐她脖子,「別開玩笑。老爺子是真的要來?他來干嘛啊?」
「干嘛?還不是聽說咱林大少爺為了所愛的女人投身模特行業,為追求自然美貢獻肉身麼。他要親眼看看到底什麼樣的女人把他寶貝兒子拉下水了。」
Ardon一口氣沒上來,直翻白眼,「妳跟老爺子說的?」
「當然不是。」莫言自說自話:「我是那麼惟恐天下不亂的人麼?」
Ardon斬釘截鐵,「是!」
莫言呵呵嬌笑,「這次可真不是我。是陳露露他爸告訴你爸的。據說老爺子差點兒當場心臟病發作,買了機票就來了。我算算啊,估計下午一兩點飛機就到了。你還有四個小時……」
「Shit!」Ardon頓時慌了手腳,下了車就往樓上跑。
「葉沙,葉沙?」Ardon推門就往里闖,撞得蕭蕭一個踉蹌。
「哎,你……」
Ardon在本來就不大的屋子里一陣亂轉,臥室,廁所,陽臺,壁櫥,連洗衣機都打開看了,最后轉向蕭蕭,「葉沙呢?」
「她……她……」蕭蕭看著他,突然口吃。
Ardon掐住她肩膀,「她什麼她,她人呢?」
蕭蕭伸手指后面大門,Ardon順著方向走過去打開大門旁邊的冰箱,「沒有啊。」
「她一早就出去了。」蕭蕭兩個老外交換女朋友_春日宴白鷺有番外嗎翻著白眼總算憋出來一句話。
「一早就出去了?我說今天要接她上學,她居然給我一早就出去了?她去哪兒了?」
「我也不知道。」
Ardon又繞回來,掐著蕭蕭,「妳怎麼能不知道?妳不是她室友麼?妳怎麼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蕭蕭被他晃得有點兒暈,「她走的時候我還沒起床啊。」
「完了,完了。」Ardon雙手抓頭,站在原地吸氣吐氣運功。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麼?」蕭蕭被他影響,跟著緊張起來。
Ardon偏頭看著蕭蕭,上下打量她,瞅得蕭蕭心里發毛。她雙手抱著胸,向后連退幾步,「你要干嘛?」
「幫我個忙。」
蕭蕭警惕地看著他,拒絕道:「我等下要去上課。」
「上什麼課啊,要死人啦還上課。」
「死人?」蕭蕭被他嚇到,「葉沙怎麼了?」
Ardon擺擺手,「我不知道她怎麼了,我快死了。」
「你?」
Ardon鄭重地抓著蕭蕭的肩膀,俯身讓自己的視線和她的平行,「當我一天的女朋友。怎麼樣?」
蕭蕭愣了片刻,消化他的話,想明白了,連忙擺手,「不行,不行,這怎麼行?」
「反正就是演戲,我付妳錢。」Ardon掏錢包,翻了翻沒多少現金,抽出一張黑金卡,拍在廚房吧臺上,「妳拿去,隨便刷。」
蕭蕭看了看那張卡,無比驚訝,「你居然有……」
「怎麼樣?答應我。」Ardon追問。
蕭蕭有點兒動搖,「可是葉沙……」
「誰知道她現在跑哪兒去了呢。在她出現之前,妳先應付著,錢我照給。」
「好……好吧。不過,是假的女朋友。」
「當然是假的,難道妳想當真的?」
蕭蕭拿起那張卡,「這卡的限額,是多少?」
緊急問題暫時有了著落,Ardon冷靜了下來,看著女孩貪婪的目光,嘴角邪惡地勾起,「沒有限額。」
蕭蕭小心翼翼地問:「沒有限額的意思是說,可以隨便劃?你不怕付不起帳單麼?」
Ardon伸手摟住蕭蕭的脖子,姿態曖昧,貼著她耳朵說:「寶貝,那要看妳的胃口有多大。」
路遙解開葉沙手腕上的布條,輕輕地揉著皮膚上的瘀痕。葉沙吃痛,條件反射地收回手,身體像條肉蟲子一樣,迅速蜷縮成一團。
路遙嘆了一口氣,拉過被子把兩個人裹好,伸手把她摟進懷里。葉沙象征性的掙扎了兩下,終是放棄,背對他,任由他摟著。
「對不起。」路遙把臉埋在她的長髮里,輕聲地道歉。
為什麼人總要在傷害了別人,又傷到自己的時候才想起來后悔。做的時候怎麼就不過腦子想想呢。
「葉沙,」路遙怎麼想也想不明白,「既然妳知道他不在乎,妳知道他只是玩弄妳,為什麼妳還……」
葉沙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只能沈默。
「我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好麼?葉沙,我對妳不好麼?為什麼妳要這樣對我?我做錯了什麼?我昨天晚上想了一晚上我也想不通,我到底哪里做錯了,讓妳躺進他懷里去?」路遙突然撐起上身,把葉沙翻過來,看著她的臉,「他是不是威脅呢?他是強迫妳的對不對?」
葉沙搖頭否認,聲音淡得像是沒有感情:「不,路遙,你沒有做錯什麼,你很好,你一直對我很好,我都知道。是我的錯,是我不好,是我犯賤,是我經不起誘惑。他沒有強迫我,也沒有威脅我,我是心甘情愿的。」
「妳……」路遙的手高高的舉起,葉沙閉上眼,等著他的巴掌,可他遲遲沒有打下來。
「妳喜歡他,是麼?」路遙的聲音聽起來真讓人心碎。
葉沙睜開眼睛,眼神空洞地看著他,什麼也不說,默認。
路遙憤然,「為什麼女人都是這樣子,她是這樣,妳也是這樣。」
葉沙知道路遙說的『她』,是他在國內時候的女朋友。
他們在一起三年,幾乎談婚論嫁。結果,她卻在路遙參加完一場國際比賽之后,跟著打敗了路遙的美國選手走了。
她給他的理由是,那個美國人有名牌大學的學歷,平時的正職是律師。而路遙,從小在體校長大,除了散打什麼都不會。那個美國人可以給她身份,給她大房子住。而路遙,只會讓她一輩子陪他住體校的宿舍。
最重要的是,那個美國人打敗了他。成王敗寇,輸的人沒有抱怨的權利。
「他能給妳什麼是我給不了的?」路遙問:「身份?金錢?妳在等一等,等我畢業,我可以留在這個國家,申請移民,我會努力進最好的律師事務所,妳要什麼,我都給妳。」
葉沙搖頭,「我不要這些。」
「那妳要什麼?」
「你讓我說實話?」
路遙遲疑了一下,點點頭。
葉沙沈默良久,答了等于沒答:「我不知道。」

第六章究竟誰才是小三(6) – 他連快樂都給不了她,還談什麼別的? 她不能說,那太殘忍。
她想要的,是兩個人視線交錯的時候,拉都拉不開的綿密。
她想要的,是兩個人靠近之后,胸口無法抑制的悸動。
她想要的,是身體緊密糾纏,恨不得融為一體的欲望。
她想要的,是可以忘卻整個世界,眼前只有那個人的快樂。
路遙給不了她所期待的化學反應。而那個男人,起碼讓她窺視到天堂的存在。
帶著葉沙上天堂的男人,現在帶著另一個姑娘在downtown瘋狂購物。
蕭蕭擡頭看著店門口的牌子,猶豫著不肯邁步:「真的要進這里麼?去Winners隨便買一件啦,那里也有打折的名牌。」
Ardon沒耐心地摟著她的腰將她拉進店里,推給迎上來的帥哥sales,「幫她配一套見家長的衣服。」
「好的,林先生,請您這邊坐,稍等片刻。」
蕭蕭穿著小套裝,從更衣室走出來,手腳不知道往哪里擺。
Ardon已經換了一身妥貼的西裝,瞅了她一眼,上前拉著她就走。
「你不付錢麼?」蕭蕭回頭看看點頭彎腰恭送他們離開的sales們。
「已經付過了。」Ardon把她塞進新買的A6里面,前往下一個地點。
蕭蕭在做頭髮化妝的時候,Ardon的電話響起來。他低頭看了看號碼,深吸了一口氣,踱到一邊安靜的角落。
「爸。」
「臭小子,你在哪兒?」
「我……我在上課。」
「上課?上課可以接電話麼?」
「我看是您的電話,就算是考試也得出來接啊。」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胡說八道。」林老爺子罵歸罵,聲音還是柔和了下來,「我送你出來是念書的,別每天學著別人整些亂七八糟烏煙瘴氣的東西。」
「是,是,父親教訓的是。」
「什麼時候回家啊?」
Ardon裝傻,「最近學業比較忙,圣誕節的時候一定回去看您。」
「哼,學業忙?我看你是舍不得離開新交的女朋友吧。」
「怎麼會。爸媽永遠是我心中第一順位。」
林老爺子不再繞彎子,「我現在在你陳叔叔家,晚上把你女朋友帶來,一起吃頓飯。」
Ardon裝作才知道老爺子追來了,驚訝道:「爸,您飛過來了?您怎麼不早說一聲,我好去機場接您。麻煩陳叔叔他們,多不好意思。」
「早說一聲?早說一聲等你布置好了蒙我啊。」
「爸,我哪里敢蒙您啊。要不您先回我住的那里吧,讓莫言把鑰匙送過去。陳阿姨身體不好,露露還得念書寫作業。咱晚上吃飯就別麻煩他們了。」去陳家,還不讓那個大嘴巴的陳露露一眼認出來他帶去的這個是冒牌。
「下飛機沒敢去你那里,就怕你金屋藏嬌,不想驚動了。」
「爸,您真會開玩笑,您兒子是那種人麼?」
「不是那種人,居然光著屁股去做什麼人體模特?」
「爸,那是藝術。」
Ardon一邊講電話,一邊對著墻上的鏡子撥頭髮,撥了兩下,注意到兩側的『麥田怪圈』,心中暗呼好險,又跟父親嘮叨兩句,掛了電話,連忙招呼髮型師,指著自己的腦袋,「這里能接髮麼?」
路遙按掉Ardon第N次打過來的電話,手機電池終于挺不住了,忽閃一下黑了屏。
每一次他都想接起來,告訴那個男人,葉沙現在在他的床上。可每一次,他都退縮了。
看著蜷縮在床上的那個受傷的女人,酒已經徹底醒過來的他,無比的后悔。
他不想拿酒精當借口,錯了就是錯了。
那個男人對他挑釁的話由在耳邊:『看她是在你身邊快樂,還是在我身下叫得歡。』
他連快樂都給不了她,還談什麼別的?
所以他更不能讓那個男人知道葉沙在這里。因為她這一走,可能再也不會回來了。
人越是怕什麼,便越來什麼。
葉沙終于緩過勁兒,晃晃悠悠從床上爬起來,左右尋找著,「路遙,你把我的牛仔褲丟到哪里去了?」
路遙走過去,站在床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妳再躺一會兒吧。」
葉沙裹了床單,抬腿打算下床,「我該走了,下午約了朱麗安老師談畫展的事情。」
路遙伸手推上她的肩膀,把她推躺回床上,「我讓妳再躺一會兒。」
葉沙重又坐起來,仰頭看著他,「路遙,差不多也夠了吧。我是對不起你,你也已經報復過了。今天的事情我不怪你,我只當你是酒喝多了失去理智。咱們倆走到這一步,既然你說已經不能再做朋友,那不如好聚好散。」
路遙突然跪下來,抱住她的腿,把臉貼在她的大腿上,「葉沙,對不起,我錯了,妳不要走,好不好,妳不要走。」
葉沙低頭看著伏在自己腿上的男人,突然心中漫起一股厭惡。如果之前她還因為要失去這幾年的友情感到遺憾,因為自己的背叛而心有愧疚,在這一刻,她突然對這個男人失去了耐心。
路遙卻不自知,繼續硬的不行來軟的:「葉沙,就讓咱們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從頭來過,好不好?」
這句話徹底讓葉沙抓狂,「你想當做『什麼』沒發生?是我跟別的男人上床沒發生,還是你強暴我沒發生?你愿意自欺欺人,我不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4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