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老外讓我死去活來_春日負暄有什么作品

第六章究竟誰才是小三(7) – 老爺子追來了,都妥貼就怪了。(290加更) 蕭蕭看著鏡子里的那個女孩,有點兒恍惚。
摘掉了大眼鏡,戴上棕色的隱形眼鏡,粘了非常自然的假睫毛,原本一雙會說話的眸子現在簡直是要開演唱會了。上了淡妝的皮膚吹彈可破,白里透亮,配上閃得像鏡面的黑色直髮,白雪公主也不過如此了。
化妝師都是神仙啊,這一畫完了,她媽也認不出來是她啊。
蕭蕭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是這番模樣。人靠衣裳馬靠鞍,看來某些所謂的美女名媛們,也不過是用錢堆出來的。
她從鏡子里偷偷看著坐在身后低頭按手機的男人。他絕對不像葉沙說的那樣是個靠女人賺錢的少爺。再紅的少爺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氣場,那是種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氣場,絕對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培養出來的。
況且,能跟歐陽那種身份的人混在一起的人,家世又能差到哪里去,如今看起來說不定比歐陽家更好。
葉沙怎麼就這麼幸運呢,有路遙那樣癡心的超級好男人無怨無悔地追了這麼久,又碰上這樣一個有模有樣有款有錢的完美情人。為什麼自己就遇不到呢?
歐陽是有點兒錢,但對女人并不算大方。他功利心很重,妳必須要他得到了,他才會考慮要不要在妳身上下本錢。而就算妳讓他得到了,他也要看心情要怎麼對妳。他是那種如果能吃飯可以不給錢,他拍拍屁股就會走人。真正的小家子氣。
蕭蕭并不笨,歐陽讓她當女朋友,的確滿足了她的虛榮心。但看清楚他那個人之后,自然不會讓自己吃虧。葉沙出手幫她擋,那她就樂得躲著保持神秘感。她還為此挺感謝這個姐妹肯為自己兩肋插刀。
現在看著身后這個男人,她不禁懷疑,葉沙不讓她繼續和歐陽在一起的目的到底有多單純。恐怕是早看到歐陽身邊這個優質股怕她搶吧。所以才編出他是做那一行的白癡理由,把她當三歲小孩來唬弄,而自己居然傻傻的還信了。
Ardon沒耐心地頂著一頭假髮片堆出來的半長新髮型,翻弄著手機,心事重重。
這個女人怎麼就是不接電話呢?并不是電話沒電,也不是不在服務區,就是不接。
這個神經兮兮的女人又開始躲著他了?昨天那麼激情的下午,那在廚房里打鬧的甜蜜時光都是假的么?
Ardon越來越覺得自己被這個女人涮了,好像自己真的被她當成一個給她排解欲望的少爺了,把她餵飽了就給他扔一邊了,真是讓人無比的郁悶。
不知道為何,Ardon總覺得有什麼好像不妥。他跟自己說,當然不妥,老爺子追來了,都妥貼就怪了。
「林先生,蕭小姐已經弄好了。」
「走吧。」Ardon對鏡子前面的女孩說,「時間差不多了。」
蕭蕭非常的緊張,比真的見公婆還緊張,雖然她還沒機會見過,「我這樣去真的行麼?你爸要是問我問題,我怎麼回答?」
「有關于妳家里的問題想怎麼答就怎麼答。有關于藝術的問題,妳跟葉沙認識這麼久,又做人體模特,我想妳應該應付的來吧。」
胡亂說也沒關系,反正老爺子和他都知道,他現在無論交多少個女朋友也都絕對成不了林家的媳婦。
他的婚姻早晚是個籌碼,握在手里是要關鍵時刻拿來用的。到時候就算是個又老又丑的女人,只要是有必要的,對林家事業有利的,他也得硬著頭皮娶下去。這也是為什麼Ardon一直游戲花叢的原因:現在不玩夠了,到時候就只能吃自己了。
Ardon伸手比劃了一下蕭蕭的妝扮,「我爸對這種型的女孩子沒有抵抗力,應該不會為難妳。妳答不出來把問題丟給我就好了。」
「這樣真的可以麼?」蕭蕭一臉的無辜。
Ardon煩躁的嗯了一聲,站起身出門提車。
Ardon坐在駕駛座位上,心煩意亂的幾乎無法專心開車。他想,應該是自己快要面對老爺子,條件反射的心情緊張。
緊張個什麼勁兒的。做人體模特,追女孩子,還不至于要到用家法的程度,大不了又被罵一頓而已。從小被罵的還少麼?而且他就快畢業了,老爺子應該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讓他回國去的。
那自己到底在擔心什麼?

第六章究竟誰才是小三(8) – 我看你只學會了我當年的風流。 兩個人到Ardon住的地方,莫言正陪著老爺子在樓下家庭廳里說笑,她很會討好老人家,Ardon把她叫來陪綁,就是為了以防萬一。
他拉著蕭蕭的手,走下階梯,「爸,我們回來了。」
沙發上的兩個人齊齊扭過頭來,看到Ardon身邊畏縮著的女孩,眉頭都是一皺。
基因真是奇妙的東西,妄是莫言一張混血的臉,這一皺眉的動作,竟和老爺子如出一轍。
莫言朝Ardon使了個眼色,后者嘴角抖了一下,把蕭蕭拉了過來,「爸,這就是我女朋友。Sasa,這是我爸,這是我乾妹妹,莫言。」
蕭蕭擡頭一看林老爺子,傻了。
其實老爺子并不老,和Ardon一樣的帥氣逼人。而且保養得當,說是三十來歲也有人信的。他身形和Ardon很像,不過沒有Ardon那麼吊兒郎當,年輕時候在軍隊里服役過多年,脊背永遠挺得很直,舉手投足更多了一份不怒自威的氣勢。
林老爺子上下打量著蕭蕭,眉頭舒展了開,和Ardon一樣的薄唇突然一勾,笑著打趣:「是個啞巴?」
Ardon拉了一下傻在那里的蕭蕭,后者這才說一句「伯父好,初次見面,一點意思,不成敬意」,然后送上半路剛買的熏魚當伴手禮。
老爺子旁邊的莫言把禮盒接過去,放在一邊,然后扯著老爺子的袖子撒嬌,「乾爹,人都來齊了,開飯吧。」
莫言并不是林家承認的孩子,所以只能叫林老爺子乾爹。不過看在外人眼里,這句『乾爹』大概會衍生出別的意味。
林老爺子笑呵呵地站起身,「走,吃飯。」
蕭蕭暗自鬆了一口氣,看來Ardon的父親并不是個難相處的人。
飯是平時照顧Ardon的鐘點工做的,都是些家常菜。老爺子比Ardon會演戲,裝起慈愛來,很容易讓人放下心防。隨口說著飛機上遇到的趣事,莫言和Ardon在一旁幫著捧哏,飯桌上的氣氛居然還算融洽。
但Ardon輕松的表情下,是越來越亂的心。
老爺子如果上來就劈頭蓋臉罵他一頓,事情反而就簡單了。他大不了多說點兒甜言蜜語,哄得老爺子開心就行。可現在老爺子好像只是專程跑來跟他們幾個孩子吃頓飯,越是拖著不進入正題,越是讓人擔心。
「姑娘家里是做什麼的?」話題東扯西繞,總算繞回到蕭蕭身上。Ardon打起精神,準備應付。
蕭蕭從一起床就沒吃飯,折騰到現在,已是餓到不行。開始還裝淑女,隨著氣氛越來越輕松,她也不再拘束,放開了吃。
老爺子這麼一問,她剛好還有一口飯在嘴里,硬生生咽下去,結果噎住,直伸脖子。
「別著急,別著急。」老爺子樂呵呵地遞過去一杯水,「亞惇啊,你平時是怎麼對人家姑娘的,把人家餓成這樣?」
Ardon笑著答道:「還不是鐘點工阿姨看到您這位帥哥來了,芳心大動,今天的菜做得出奇的好吃。」
「那就多吃點兒。女孩子還是有點兒肉好,照片上看著太瘦了。」
「照片?!」莫言和Ardon異口同聲地問道。
老爺子挑了一邊的眉毛,「是啊。你陳叔叔的女兒給我看了她們參加畫展照的照片。真沒看出來啊,這麼年輕的女孩子,據說十歲的時候就開了第一個個人畫展。前途不可限量啊。」
蕭蕭的臉唰的白了。莫言和Ardon對了個眼色,兩人都看不出來老爺子是不是在裝傻。
老爺子仿佛沒事人一樣,還親手盛了一碗湯,遞到蕭蕭面前,「看的出來,妳是個挺乖的女孩。我們家亞惇有時候不太靠譜的地方,姑娘家多擔待著。」
這后半頓飯,幾個孩子都沒吃好。老爺子倒是依舊很開心的樣子,甚至聊起了Ardon小時候的糗事。Ardon和莫言都是看著場面長大的,依舊捧著老爺子聊。蕭蕭早已是如同嚼蠟,坐立難安。
女主角不入戲,這戲再演下去也沒意思了。Ardon插個空,跟老爺子說:「爸,Sasa明天要去巴黎參加一個畫展。我看,我還是送她早點兒回家休息吧。」
「哦,這樣啊~」老爺子不過拉了個長音,莫言已經接了話:「Ardon,你在家里陪爸,我順路送蕭……Sasa回去就是了。」
老爺子抓過Ardon的手,狀似慈愛地拍了拍,「這樣也好。」
Ardon對父親點了一下頭,「爸,我送她們出去。」
老爺子拉著Ardon一起站起來,「咱們一起去送吧。」
四個人站在門口,互相告別。老爺子微笑著站在一邊,目光在Ardon和蕭蕭之間徘徊。Ardon上前,摟住蕭蕭的肩膀,囑咐道:「到家給我打個電話。」
莫言在一邊開著玩笑,試圖化解空氣中的尷尬:「怎麼,還不放心我啊,怕給你的寶貝送到別的地方去?」
一老一少兩個男人目送莫言開著SLR離開,老爺子看看停在車位上的A6,點點頭:「你這車還算可以。莫言那丫頭,唉,你說說一個女孩子,開什麼跑車啊。花不少錢,又不安全。你不能給我開那樣的車啊。」
Ardon連忙點頭稱是,扶老爺子進屋。
大門剛關上,老爺子馬上就甩開了Ardon的手,「你真當我老了麼?」
Ardon趕緊說:「怎麼會,爸看著比我還年輕呢。」
老爺子回頭瞪他一眼,「那就是把我當小孩。」
「爸。」Ardon知道自己瞞不下去了,低頭認錯:「我謹遵您的教誨。」
「謹遵教誨?我看你什麼也沒遵,只學會了我當年的風流。」
「爸不風流怎麼會認識我媽啊。」
老爺子擡手照著Ardon的后脖子就掐下去,「還學會頂嘴了。說,這個是小三還是小四?」
Ardon縮著脖子不敢反抗,「爸。」
「那個畫畫的女兩個老外讓我死去活來_春日負暄有什么作品生呢?過來給我好好說清楚。」
Ardon被老爺子一番教訓之后已經是半夜,回到自己的屋子,翻出手機,只有莫言的兩個留言。
「嘿,你那個『Sasa』我給你送回家了。」
另外一個是五分鐘前。
「我還在葉沙這里,她還沒回來。」
Ardon只覺心口一沈,抓了車鑰匙就往外跑。
老爺子聽到響動,開了臥室的門朝著他的背影嚷:「大半夜的又要去哪兒?你給我回來!喂,臭小子,真是翅膀硬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4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