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胸同時被兩個男人親_春浴三級資源在線播放

第七章 妳是我的女朋友(3) – 誰稀罕你那狗屁名分! 「小貓,來吃一塊紅薯姆斯蛋糕。」Ardon端著小碟子過來餵貓,卻見葉沙已經穿上了衣服,一副想要離開的樣子。
他把碟子放在梳妝臺上,貼著身子摟過來,「干嘛啊?穿戴這麼整齊,吃完了再睡會兒唄?」
葉沙掙開他的懷抱,面無表情地說:「我先回家了,在這里太打擾人家了。」
Ardon不明白剛剛還偎在懷里撒嬌的女人為什麼突然就變了臉色,一把拉住,「莫言又不是外人。」
不是外人那就是內人咯,那她更不應該待在這里。
「可我是外人。」葉沙伸手去掰他的手指頭。
Ardon手上一用力,把她又拉回懷里,突然覺得非常可笑,貼著她耳朵問:「吃醋了?」
葉沙別過臉,死不承認,「你以為你是誰?我干嘛吃你的醋?」
「妳說我是誰?嗯?妳說我是誰?」無賴就是無賴,手又開始不老實,鉆到她衣服里面,想幫她蛻皮。
葉沙抓住他的手,擡頭挑釁地看著他,冷冷地說:「你也不過就是我的男人……之一。」
Ardon半個得意的微笑卡在嘴角,顏面神經忍不住抽搐,這女人是要氣死他麼?
「怎麼,被人強暴還嘗出甜頭來了?沒看出來妳口味還挺重啊。」摟著她的手臂一緊,隨時準備把她攔腰掐斷。
葉沙學著他邪氣的笑:「你怎麼就那麼自信,這一年來,我除了你沒別的男人?」
Ardon眸色漸深,「哦?說來聽聽。」
「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沒有跟你匯報的義務。」
Ardon冷笑,「妳這是在跟我要名分?」
這樣的女人他經歷多了,追著屁股后面問『你到底把我當什麼』。他把她們當什麼?她們怎麼不問問自己把他當什麼。這姑娘,原來也沒有什麼不同。
他臉上的藐視表情刺痛了葉沙的眼。葉沙倔強地咬著嘴唇,憤然推開他,「誰稀罕你那狗屁名分,你自己光著屁股陪人吃飯去吧。」
莫言看看沖出門去的姑娘,又看看站在原地咬牙切齒的裸體男人,問道:「不趕緊追出去?」問完又覺得讓他裸奔好像也不太好。
Ardon一屁股坐在床邊,挖了蛋糕往嘴里塞,「誰愛追誰追去。莫名其妙。」
莫言提醒他:「大半夜的,她一個姑娘在外面不安全。」
Ardon從鼻子里輕笑,「就她那樣,誰敢惹她誰倒楣。」
「她可是兩天沒吃東西了,還剛經歷了那種事情,情緒不穩定是可以理解的。回頭真暈馬路邊上,讓不知道什麼男人撿了去,我看你不把肝兒都悔青了。路遙這事你還沒教訓?你要早找過去,她能被強麼?」
「是她自己跑去找罪受的,我上午打電話給她的時候已經晚了。」說起來Ardon就恨得牙癢癢。
「是,那天被人家抓了包,你就不該把她一個人留在家里。我就不信你現在一點兒也不后悔。」那麼氣急敗壞的要告人家,還不是因為接受不了事情脫離自己控制的無助感作祟。
Ardon端著碟子陷入沈思。莫言都替他著急,「你到底是追啊還是不追啊。再猶豫就又晚了。」
「妳去追吧。」
莫言直翻白眼,「你自己的女人你不追,我去干嘛?」
「妳不是一直對她有意思麼?」
莫言不知道他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你要這麼說我可真追去啦。」
Ardon擺擺手,「去吧。她現在對我有點兒誤會。我跟她說不清。說了她也不信。」
莫言又瞅了他兩眼,開始換衣服,「你就不怕我把她追走了?」
Ardon勾著一側的嘴角,居然笑得有些疲憊,「那我就再追回來。」
莫言并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找到了葉沙。她一個人抱著手臂坐在街角公園的長椅上,看起來又冷又餓。
葉沙對這里不熟,附近都是住宅區,沒有開過夜的快餐,也沒有淩晨的公車,她哪里也去不了。
晝夜溫差大,半夜的冷風足夠她受的,再加上兩天沒有好好吃東西,身上連點兒儲備熱量都沒有。
葉沙跑出來就后悔了。可倔強如她,又怎麼會厚著臉皮再跑回去。而且問題是,她不知道莫言家的buzz code是多少,兩個胸同時被兩個男人親_春浴三級資源在線播放也沒有莫言的電話,她連樓都進不去。
Ardon那樣藐視的看著她的表情,讓她很委屈。
既然給不了她名分,沒想讓她做他的女朋友,那為什麼還要拚了命的從路遙那里把她救出來,為什麼還要表現的那麼義憤填膺,為什麼還護犢子一樣的抱著她出出進進。
他難道對他所有的女人都這麼上心?
他跟那個混血美女到底是什麼關系?可以帶其他女人去過夜,又可以赤身裸體的在她面前晃。難道和莫言的名字一樣,不可言說麼?

第七章 妳是我的女朋友(4) – 他對妳已經開始認真了。 跑車的引擎聲在安靜的夜里由遠至近,葉沙沒有回頭,心跳卻驟然激烈了起來。
「美女,上車,我帶妳去吃點東西。」
嬌媚性感的女聲讓葉沙心頭一陣落寞。她對自己說:葉沙,都說了多少遍了,要現實一點,為什麼還要給自己無謂的期待呢。你就是期待太多,所以才會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怪不得別人。
還是那輛熟悉的SLR,司機卻換了另一個。葉沙默默坐在副駕駛,任由空調吹出的暖風在皮膚上抹下一片細小的雞皮疙瘩。
「妳想吃什麼?」莫言問。
「隨便。」
莫言失笑,「『隨便』是世界上最難做的東西。算了,現在開門的地方不多,帶妳去九記好了。」
港式餐廳,粥粉飯面,打冷宵夜的好去處。比起外面空蕩蕩冷颼颼的大馬路,里面可以說是熱火朝天。
莫言點了一窩粥,兩個小菜,已經占滿了兩個女人面前的小桌子。
「兩天沒吃東西,先來一些清淡的吧。」
莫言親自動手幫葉沙盛粥,熱絡的像是認識許久的姐妹。
葉沙看著莫言素顏的一張臉,沒有第一次見到她時那樣嫵媚張揚,卻有另一種自然陽光的性感。
有些人的妖氣是深入骨髓的,就算是披張床單也有種勾人嗜骨的魅惑感。只有這種女人才應該配那個滿腦子某種液體的無賴吧。
葉沙接過碗,悶頭把心中的郁悶當成食物消滅乾凈。
吃飽喝足渾身暖洋洋的感覺真是太舒服了,舒服得葉沙又想睡了。
莫言并沒有想走的意思,又點了兩杯港式奶茶,淺淺喝了一口,問道:「妳沒什麼想問的麼?」
葉沙一怔,睡意散去一些,「問什麼?」
「看妳想知道什麼了。」莫言翻了手背,看著自己鮮紅的指甲,「例如,我和Ardon的關系。」
葉沙挺了挺后背,擺出一副酷酷的表情,「妳和他之間的事,和我有什麼關系?」
莫言有點兒訝異,一雙美眸望了過來,細細探究。不知道是那雙眼睛太大了,還是中間的光芒太亮,看得葉沙不經意地揉了揉肩膀。
莫言笑出來,搖搖頭:「你們兩個,真不知道要別人說什麼好。一個不愿解釋,一個不愿問,都是那麼嘴硬。」
葉沙沈默不語,等著莫言繼續。
莫言問道:「我倒是一直很好奇,妳為什麼會覺得Ardon是做那一行的?」
「他不是麼?」
「當然不是。」莫言撇了撇嘴,又補充道:「在某些方面倒是有相似之處。不過他可不跟女人收錢。」
葉沙的視線飄到一邊,心里有些煩亂。
莫言用手指輕拂奶茶的茶杯,「不妨告訴妳,Ardon的家庭背景很複雜,以至于他從來不對任何女人太認真。他身邊女人很多,但他從來不給任何女人承諾。倒不是他不想對別人認真,或者不想給別人承諾。而是一旦認真起來,就免不了家里的一些麻煩。因為某些苦衷,他很可能沒法履行他的承諾。他不是個愿意傷害對方的人,所以他乾脆在一開始的時候就不讓自己和對方都陷得太深。」
還真是個有情有義的人。
葉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明白了。」
莫言看著她,「妳真的明白麼?」
「我明白,我跟他只能有肉體的關系,不能談感情。」
莫言氣得直翻白眼,「妳不明白。估計連他自己也不想承認,他對妳已經開始認真了。」
葉沙不信,「怎麼可能。」
「我也想知道怎麼可能。」莫言喝了一口奶茶,微微皺了眉頭,「我一開始也以為他只是覺得好玩。但這次發現妳不見之后,他一系列的表現太反常了。Ardon平時不是個沖動的人。出來混這麼久了,沒有人百戰百勝的。他搶過別人的女人,也被人搶過女人。我從沒見他為此生氣過。外面美女有的是,他往AU里一站,有大把大把的女人愿意跟他ONS,他根本犯不著跟別人著急。說句可能美女妳不愛聽的話,妳是挺漂亮的,身材也不錯,但比妳漂亮,比妳身材好,脾氣比妳溫順的年輕女孩子外面有的是。他如果只是想找人上床,犯得著冒著給自己弄一個故意傷人的罪名去報案麼?妳跟那個小子之間感情如何?妳會不會起訴他?最后最麻煩的是誰?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吧。」
葉沙咬著下唇,不置可否。
「他這種明顯失去理智的行為,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他是真的在意妳了。」
沈默的氣氛在小小的桌子空間飄蕩,奶茶里的冰塊突然坍塌,發出清脆的聲響。
葉沙擡起頭,表情沈靜,「所以妳的意思是……」
莫言微側了臉,嘴角勾著一抹隱隱約約莫名的微笑,「他的確是個浪子,但浪子也有回頭的時候。妳想不想從他的嘴里,聽到妳期待的承諾?」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4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