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做人愛技巧姿視頻_春潮爛漫滿堂紅電影在線

第八章某人的性福生活(3) – 他的床就那么大吸引力,讓人上去就不想下來?(400加更) 「滋啦……」
又一顆雞蛋下了鍋,葉沙轉了轉模子,防止它粘鍋。
知道家里只有他們兩個,她倒不用總躲在臥室里了。偶爾出來走動走動,參觀一下Ardon的『豪宅』。
所謂『豪宅』,其實算不上是多大的房子,上下兩層,三個臥室,一個書房,外加客廳餐廳廚房,標準的family house。
不過給Ardon一個人住,葉沙覺得應該算很奢侈了。
廚房里本來沒有什么東西,一聽葉沙說要親自下廚給他做飯,Ardon一個電話,讓鐘點工把冰箱塞了個爆滿,還順便打掃乾凈了臥室和浴室,把那一堆床單拿去清洗。
有錢找人伺候還真是方便。可葉沙不太習慣這樣什么都有人給你做好的生活,她總覺得是欠著誰的。
有些人天生不是富貴的命。
更何況那些床單……想起來就讓人臉紅。
Ardon尋著香味下了樓來,遠遠看到開放式廚房里穿著他的大T恤,光著兩條小腿,長髮用兩根筷子鬆鬆盤在頭頂的女人。
從在葉沙家她給他煮泡麵那次開始,這樣的畫面就讓他胸口莫名的發暖。尤其現在葉沙穿著他的衣服站在他家的廚房里,這種感覺更加讓人通體舒暢。
姑娘這幾天被他滋潤的越發玲瓏了,舉手投足間徹底擺脫了那假小子一樣的硬朗,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子膩死人的女人味。
女人啊,就得讓男人多疼愛疼愛,像花骨朵一樣,瞬間就綻放兩人做人愛技巧姿視頻_春潮爛漫滿堂紅電影在線了,嬌艷欲滴得讓人忍不住一直舔嘴唇。
Ardon突發其想,應該給她買兩件性感的圍裙,真空穿了,那背影,定然更加的銷魂。
「小貓,好賢惠。」他走過去,從后面摟住葉沙,賴賴巴巴地用下巴蹭她的脖子。
他開始習慣叫她小貓了。
這女人就是一只貓。不熟的時候,牙尖嘴利爪子猛,一靠近就要給你留點兒傷。這一馴服之后,任憑你揉圓捏扁,乖巧得讓人不疼都不行。
葉沙被Ardon的胡茬刺得直縮脖子,回手用鍋鏟敲他的腦袋,「一邊兒坐著去,小心油濺到。」
Ardon怎么可能放手,摟著她的腰,跟著她螃蟹爬行,橫錯著步子蹭過去,開櫥柜拿盤子,又橫錯著蹭過來,看她關火,把雞蛋和bacon從煎鍋里盛到盤子里。
「喲,這煎蛋好可愛。」Ardon指著盤子里三葉草形狀的煎蛋。
葉沙得意地用筷子挑起丟在一邊的大青椒圈,「姐賣的這是創意。」
Ardon一頭埋在她后脖頸子里,又舔又親,含糊地說:「創意就算了,我跟妳買點兒別的行么?」
葉沙把他抓在胸前吃豆腐的手撥開,低聲埋怨道:「一天到晚滿腦子就沒點好事。」
Ardon不同意,「誰說的,我滿腦子只有好事。」
吐司面包剛好從toaster里跳出來,葉沙伸手去拿,不小心碰到不銹鋼外殼,「哎喲」一聲手縮回來。
「怎么了?怎么了?」Ardon心疼地握住她的手,白嫩的指尖燙紅了幾乎分辨不出來的一個小點點。
「沒事。」葉沙抽回手,這么一點兒紅對于整天跌打損傷的她來說根本不屑一顧。
抱著她的人卻突然鬆了手,眼前一晃,toaster已經進了垃圾箱。
「都是莫言買的什么破東西。」Ardon憤憤然。
葉沙暗自嘆氣,無奈地說:「你總要把吐司拿出來再扔吧。」
兩片可憐的吐司面包歪在垃圾箱的最上面,露出身上烤出來的可愛小貓的圖案。
真沒想到,莫言居然會買這么少女的東西。
也許每個女人,無論外表多么冷酷高傲堅強,心里都有一個小女孩,只有面對某個男人才會展現出來。
葉沙無法想象莫言居家的樣子,她在葉沙眼里就是一個把所有男人都踩在腳下的女王。
女王是要人侍奉的,怎么可能居家。
但Ardon和葉沙等鐘點工送菜過來的時候無意間提起,這間廚房里所有的餐具炊具都是莫言買的。除了莫言,誰都沒用過。
莫言跟葉沙講了很多關于Ardon的事,但她從來沒解釋過他們之間的關系。Ardon也從來不說。
他們應該認識了很久,彼此熟悉到似乎沒有什么需要解釋的。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兩人之間幾乎完全沒有任何隔閡,什么都說,什么都做,甚至赤身裸體的面對都那么自然而然。
越是這樣,葉沙越不能問。
她承認,她嫉妒。
「端到桌子上去。」葉沙把盤子塞給Ardon。后者俯身偷了個香,端著盤子去了餐廳。
葉沙回頭看了看廚房,總覺得自己好像占了別人的地盤,有一些彆扭。
可某人不給她時間機會鬧彆扭,把早餐往桌上一放,回身進廚房就把他另一份早餐橫抱了出去。
「喂,你干嘛?放我下來。」
Ardon是那么聽話的人么?
葉沙在Ardon懷里一陣翻騰,摟住他一邊手臂,腰一使勁兒,兩條長腿一翻,直接從他肩膀上跳了下去,回手朝他的腰窩就是一手刀。
Ardon背后一涼,剛才是誰說小貓乖來著?
不過葉沙也沒下重手,只是比劃了比劃。
打擊力度不夠,Ardon回身抱住她的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小貓,居然敢還手,看妳往哪兒跑。」
葉沙在Ardon腿上掙扎,想要站起來。可Ardon不放手,有些沒耐心地命令道:「乖乖坐著,吃飯。」
葉沙橫他一眼,「這怎么吃啊?」
Ardon端起一杯牛奶,「我餵妳吃。」
非要抱著她餵飯,真把她當小貓了。
Ardon沒當過孩子他爸,一杯奶餵著餵著就倒了葉沙一身。白色的液體順著小嘴一路流進衣服領子里。
精裝鮮奶,豈能浪費。他把杯子一放,舌頭就舔了上去。
「喂,Ardon,你干嘛,不要。」葉沙縮著躲,可身子被困在他的胸膛和桌子之間,避無可避,又要小心不想碰灑桌上的東西,動作不敢太大。
Ardon一只手探進她大腿之間,一邊用牙輕咬著她的耳朵,一邊挑弄著出入,「不要什么?嗯?又不穿內衣,勾引誰啊?小騷貨,總這么口不對心。」
葉沙一邊阻止他,一邊抱怨:「我根本沒有衣服換嘛。」
「怎么,怪我?等一會兒咱們出去逛逛,給妳買衣服。」
「你今天不是有課么?」
「什么課?我怎么不記得?」
葉沙無奈,這無賴,不是他說今天有課,誰要這么早起來給他做飯啊。渾身酸軟得不行,她巴不得在床上多躺一會兒呢。
完了,人真是不能慣著自己。以前比賽過后也是渾身酸疼,她都是一早就起來去做操跑步,舒筋活血。現在居然開始賴床了。
他的床就那么大吸引力,讓人上去就不想下來了?

第八章某人的性福生活(4) –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換個地方,再來一次。 不知為何,坐在Ardon的大腿上,葉沙總有一種被人從廚房那邊窺視的感覺。
她知道是自己心理作用,這房子里不可能有別人。
「先吃飯好不好?」葉沙想跟他打個商量。
可某人興頭來了,沒什么好商量的,「我想先吃妳。」
二話不說,他抱著她站了起來,掐著她的腰把她放在愛心早餐的旁邊,脫下她的T恤就遠遠丟了出去。
「可是我想先吃飯。」葉沙做著最后的努力。
「好,給妳吃。」Ardon捏起一片沒烤過的軟綿綿的土司面包,塞進她上面的嘴里,也不打個招呼,就把硬邦邦的自己塞進了她下面的嘴里,「滿意了么?看我餵不飽妳……」
這個男人的精力未免太過旺盛。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二十出頭的男人都是這樣。葉沙想,怪不得她前男友會背著她找別的女人。讓人家當了兩年苦行僧,也太不人道了。
這下可好,自己遭報應了吧。碰到這么個妖孽,無論自己想不想要,他都能兩三下給她挑逗起來。就她那點兒定力,在他手里根本就不夠玩兒的。
一墜淫門深似海,從此純潔是浮云啊。
最重要的是,她喜歡他。這就注定了她會被他吃得死死的。
那種被人窺視的感覺讓葉沙無法完全投入,她抓住Ardon的肩膀,半喘著說:「咱們換個地方好不好?」
Ardon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了然道:「小貓,嫌桌子太硬?」
「不是……」
他也不讓她把話講完,把她的腿往自己腰上一纏,托著她的屁股,抱起來就往客廳走,一邊走,一邊有節奏地顛著,一邊還絮絮叨叨地說:「好,換地方,換地方。換個舒服地方好吃飯。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換個地方,再來一次……」
葉沙趴在Ardon的胸前,揪著一根長得格外長的毛髮玩,「你真的不去上課了?」
Ardon抓住她淘氣的小手,齜牙要咬,葉沙快速地抽回來,順手打了他結實的胸肌兩下。
他摟著她的腰,意猶未盡地摩挲著,「小貓,妳就這么想趕我去上課?」
「你爸爸會怪我耽誤你學習的。」葉沙把臉貼在他懷里,聽著他堅實而穩定的心跳聲。她喜歡被他抱著的感覺,依靠著這個胸膛,莫名的讓她覺得踏實安全。
Ardon摸摸她的頭,手指糾纏她已經散開的頭髮,「上不上課其實無所謂,暑期課就是一些group project和essay。最后final過了就好。」
葉沙嘆氣,「我都不知道你學的是什么。」
「妳不需要知道。」Ardon勾起她的下巴,「知道了妳也不能替我去考試。」
葉沙撅嘴,還說她是他女朋友呢,除了床上那點兒事,她對他幾乎一無所知,說出去誰信啊。
他在她鼻子上啄了一下,「小貓,妳只要知道誰是妳男人就行了。」
Ardon不想說太多,之前遇到太多姑娘知道他家背景之后,態度驟然變得格外殷勤。他不喜歡那種被人當成凱子的感覺。
他倒不是追求多么多么單純的感情。大家出來玩,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其實關系很簡單。還都是學生,還沒有出社會,就犯不著弄得那么功利,開心最重要。
他知道葉沙大概不是那么虛榮的姑娘。可是人心隔肚皮,姑娘本人再單純,她的家人卻不一定單純。什么都不知道最好,不知道就不會亂說話,那些沒關系的人就不會亂出主意。
葉沙撐著Ardon的胸口想要爬起身,被他一把摟回來,質問道:「怎么,小貓,又要跑?」
「咱們總不能一直在屋子里呆著吧。」葉沙一個金蟬脫殼,從他懷里掙脫,撿起Ardon的T恤套起來,「你不去上課,我還是要準備畫展的。」
Ardon站起來,也不穿衣服,走過去抱住她,來回蹭著,「我還真想一輩子都這樣和妳在家里泡著。」
葉沙向下瞅了瞅小A,「你就不怕有一天鐵棒磨成針?」
「妳信不信磨成針了也能讓妳死去活來。」Ardon舔她的耳朵。
「變態。流氓。」葉沙笑著打他,「看你哪天精盡人亡。」
「那也要看妳有沒有這個本事榨干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5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