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口子找人玩3p_春色教室上課系列短篇小說

第八章某人的性福生活(9) – 妳再和那個男人混下去,真的要連命都沒了 是誰規定的做為女人就要等待?
等待被男人追,等待被男人贊美,等待被男人疼愛,等待被男人親吻,等待被男人擁有。
等待男人來娶,等待男人給她孩子,等待和男人廝守一生。
可她滿心滿眼等來的也許只有傷害和失望。
朱麗安說,畫里的女人并沒有等來失望,她懷抱著對美好明天向往的希望,帶著他們的孩子在等待中因遺傳性心臟病靜靜地死去了。
她不知道那個她等待的男人甚至并沒有來給她和他們的孩子收尸。
葉沙沒辦法接受這個。這太可悲了。她完全無法想像自己躺在那里,懷揣著一個男人隨口說說的承諾,一動不動地等待到變成一具白骨。
光想一想就不寒而栗。
那幅畫她是無法再看第二眼,更別提和老師討論光線,色調和表現手法。
葉沙跟老師說要回去醞釀靈感,早早離開了學校。
一路上看著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街道,葉沙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恐慌感。
她是不是在放縱自己陷入一種與畫中類似的可悲的境地。
只不過慢慢死亡的,并不只是身體。
Ardon神清氣爽地駕車在通往downtown的海濱公路上飛馳,余光暼到副駕駛座位上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嘴角忍不住就得意地勾了起來。
車載電話按下她的手機號碼,舌尖上準備好了調戲她的話,就等著聽到她好像是不耐煩一樣應付他的語調,然后沒講幾句就被他激得開始口不擇言,卻還不認輸的非跟他較勁。
一想到就讓他興奮。
「We’re sorry. The number you have dialed is not valid……」
機械的女生在SLR的車廂里回蕩。Ardon愣了一下,確認了號碼,又打了過去。
「We’re sorry. The number ……」依舊是號碼不存在。
噢,對了,那只手機是她之前那個強姦犯的男人給她的,早就已成歷史。這幾天只顧著哈皮,完全忘記這回事。
Ardon不免心頭一陣邪火燒起,深吸了幾口氣才壓下去。
操,怎么會忘記了給她配一部手機。
不能怪他犯這種低級錯誤。這年頭,他老人家什么時候遇上過沒有手機的姑娘。AU多的是不用他去問就主動留號碼的妞兒。就算遇上了,他老人家什么時候屁顛兒屁顛兒上趕著去找過,手頭上隨便尋摸一個兩個就足夠共度美好時光了。
可偏偏就是這個女人。
此時此刻,能讓他有感的,還非她不可。
學校的號碼他當然不知道,葉沙的朋友他也不認識幾個,現在只能到了SLAI再說了。
郁悶。
葉沙開門進屋,視線習慣性地瞥向角落,熟悉的背影果然還在電腦前。內心中不知道升起了一股什么感覺,就像走丟的孩子突然看見了媽,她忍不住沖過去就把蕭蕭摟住。
「啊呀呀呀呀呀,妳嚇死我了。」蕭蕭摘下耳機,用手使勁摸自己的胸口,「妳還回來啊?我以為妳找到金主就決定脫離群眾了,我還說下個月再找個室友呢。」
「什么金主?」葉沙不愛聽,好像真把自己賣了一樣。
蕭蕭推了推眼鏡,斜著眼睛上下打量葉沙,伸手扯過葉沙的后衣領翻標簽,「Calypso St. Barth?我還以為他怎么也得給妳整套香奈兒啥啥的。不過光這襯衣裙也得妳半個月工資了吧?」
她又低頭看了看葉沙腳上的高跟鞋,「飛了鴨毛?」
「啥雞毛鴨毛的?」葉沙把高跟鞋踢到一邊角落,坐在沙發上揉腳腕。從學校擠了一路的公車,這倆蹄子都像不是自己的了,穿這種刑具的女人也只能出入坐豪車。
蕭蕭的嘴張成喔型,「Christian Louboutin今年的限量?天哪,葉沙,妳還說他不是金主。」
葉沙很想爭辯,但卻又不知道要從何解釋。她就知道會這樣,無論她想不想接受那個男人的饋贈,外人也一定會為他們之間的這段關系附上金錢的標簽。
「妳不會真的在找室友吧?」葉沙轉了話題。
蕭蕭手指敲著桌面,「我有什么辦法啊,我可付不起這一整套公寓的租金啊。想著妳找了那么有錢的男人,肯定不會回來了。」
「我是那么見色忘友的人么?」葉沙伸手摟住蕭蕭,「到什么時候我都不會丟下妳的。」
「別,妳可別。」蕭蕭歪著身子躲,「妳去找死不能讓我墊背啊。」
「妳胡說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會去找死。」
蕭蕭回頭看葉沙,表情嚴肅,「妳去招惹那種男人,不就是找死么?我和妳認識多久了?從妳剛出國咱們就是室友了吧。房東帶妳來看房子的時候,我就覺得妳很特別。妳那么聰明,卻念藝術學校。兩口子找人玩3p_春色教室上課系列短篇小說當然,我不是說只有笨人才學美術,我的意思是,妳一點兒也不象個藝術家。妳那么理智,總是知道自己要什么,喜歡什么,遇到事情要怎么做。妳看起來那么溫柔,散打卻又那么厲害。妳一直是我的偶像妳知道么?不是嘔吐的對象,是真的讓我崇拜的女生。」
「蕭蕭,妳想說什么?直說吧。」葉沙深吸一口氣。她知道蕭蕭肯定不是在對她告白。
「我糊里糊涂地跟歐陽在一起,算我高度近視眼神不好。談戀愛這事以前我也沒有實踐經驗,妳勸我,我就跟他劃清界線了。可怎么到妳自己卻又扯不清了呢?開始我們都以為是他糾纏妳,還說讓路大哥去幫妳,卻原來都是我們自作多情。
妳缺男生追么?不缺啊。只不過妳一個一個都看不上。找誰不行,為什么非得是那種男人?是因為之前背叛妳的那個男朋友么?好像就是去年妳和他分手之后,妳就有點兒不對勁了。路大哥那么好的男人妳不要也就算了,妳跟那個花花公子搞到一起,讓路大哥那么傷心。就是因為他,妳工作也不做了,散打也不練了,畫也不畫了。不但如此,連路大哥也被連累,學上不下去了,因為有案底,律師也做不成,只能回國,在國外奮斗這么多年就算都白搭了。妳再和那個男人混下去,保不準真的連命都沒了。」

第八章某人的性福生活(10) – 如果只是排解欲望,她并不是非你不可 蕭蕭真是有點兒夸張,她還能死在那個男人床上不行。
至于路遙,葉沙暫時不想去想。她是有對不起他的地方,但他對她的傷害,也不能因此輕易就磨滅了。
葉沙窩在沙發里,從膝蓋之間抬起頭,看著蕭蕭,「我以前一直不理解為什么妳看那個。」
蕭蕭有點兒反應不過來,「哪個?」
「就我回家時候妳看的……那個小電影。」
蕭蕭尷尬地眨眨眼睛,就算是相同的性別好像也不太好聊這個吧,雖然她似乎也沒特別避諱葉沙。
「我以前一直不明白,為什么男人都喜歡看那個,為什么妳也看。但我現在多少明白了。」葉沙舔了舔嘴唇,她也還不太適應和別人談論這個。莫言和她聊得深入多了,但她沒有辦法像莫言表現的那么理所當然,「食色性也,都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人渴了喝水,餓了吃飯,人……女人……有欲望……也很正常。」
蕭蕭略坐正了,一臉『我看妳還能編出什么花兒來』的表情。
「我以前不懂,所以男朋友背著我出軌。雖然錯在他,但我也有責任……」
蕭蕭打斷她:「妳是在給那個爛男人找借口?還是在給自己現在的所作所為立牌坊?」
葉沙搖搖頭,「我沒想給自己立牌坊。我承認,Ardon他……他讓我了解到了我自己從未發現的一面。我一直抗拒著,這一年來,我一直沒有辦法完全接受自己的改變。但是我現在不得不面對……」
「面對什么?面對妳自己犯賤拒絕不了和他上床?」
「妳不得不承認,Ardon……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
「魅力?不就是床上功夫……」蕭蕭想說點兒什么,張了張嘴,突然有些心虛,把話又咽了回去?
葉沙沒有注意到蕭蕭表情的不自然,只是自顧自地嘮叨:「我嘗試著拒絕過他。但他就像是一味毒品,明知道不該去碰,但還是忍不住……」
「黃毒。」蕭蕭斬釘截鐵,「既然知道是毒品,那更不能碰啦。回頭戒不掉,妳死定了。」
葉沙看著蕭蕭,看得后者有點兒發毛。
「如果是妳,妳能戒掉么?」
蕭蕭的目光飄走,過了一會兒,又飄了回來,回手拍拍電腦,「我想,有它,應該可以。沒有愛情的性,我接受不了。」
Ardon從SLAI走出來,漫天的火燒云把他剛剛剃短的頭皮都映紅了。
這個女人,說好了等他來接,居然早早就回家了。用他現在不算長的頭髮絲想都知道不會是回他家。
掏出手機來查看未接電話,按了沒兩下,Ardon突然覺得自己怎么有股怨婦的feel,憤憤然把手機丟回車里。
放他的鴿子,這女人真是膽子夠大的。
SLR開在去AU的方向,過了兩個路口,速度卻慢了下來。
要命的,身體像是病了一樣,他林大少居然沒了去玩樂的興致。
車停在路邊,Ardon摸過手機打去葉沙家,接電話的是葉沙那個室友。
「叫葉沙接電話。」他沒好氣。
「她說妳不用打來了。」
Ardon低聲罵了一句,問道:「什么意思?」
「如果只是排解欲望,她說,她并不是非你不可。」
Downtown華燈初上,繁忙的大街上,有一個憤怒的男人不等SLR的車門降落,一拳狠狠地砸了上去。
各國語言罵人的話嚷嚷了一圈,有詫異的路人駐足看過來,馬上被他冒著火的眼神嚇得轉頭匆匆走開。
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
他要是能咽得下這口氣,他林亞惇三個字倒著寫!
她是真把他當鴨了?之前還知道付他過夜費,這一次,他還得倒貼。
氣糊涂了,這哪里是錢的問題!
這是對他男人尊嚴肆意的踐踏!
給她留電話不回也就算了,一見面就過肩摔也就算了,抬腳把他命根子差點兒踹斷也就算了,公共場合拿錢砸他也就算了,害他進警察局也就算了,給他戴綠帽子也就算了,穿得像朵花兒一樣在AU勾引男人也就算了,她讓他吃飽喝足大人有大量不跟她計較。
這一回他家門也進了,當著老爺子的面兒女朋友也認下了,二人世界甜蜜時光正興頭上來一句,你就是老娘我一根黃瓜,我玩兒夠了,用不著你了,你哪兒涼快哪兒切絲涼拌去吧。
你讓他久戰沙場,戰無不勝的小A臉往哪兒擱?
士可殺不可辱!
葉沙!
妳給我等著!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5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