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一男雙飛電影視頻_春花宴白鷺成雙

第九章浪子回頭談戀愛(7) – 一個月一萬美金,做我的情人。 「一個月一萬美金,做我的女朋友。」
「好啊,什么時候過來接我?」
「才一萬妳就把自己賣了?」
「錢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做你Ardon的女朋友啊。」
這個女人太cheap,他提不起興趣,果斷掛了電話。
換一個比較嫩的。
「一個月一萬美金,做我的情人。」
「……」
「放心,我不會讓她知道。」
「……」
「告訴我妳愿不愿意,我給妳五秒鐘考慮,不拒絕,我就當妳默認。」
「……」
搞定。就他媽的這么簡單的事情,干嘛要弄那么復雜。
看來不是他Ardon有什么問題,是那個女人。
Ardon憤然,「她自己想找個金主,我說給她一個月五萬,結果她給我一巴掌。是嫌少么?那就好歹開個價啊。」
莫言快昏倒,「是我拉她兩女一男雙飛電影視頻_春花宴白鷺成雙去那里見一個人,給她介紹工作的。」
「什么時候妳成拉皮條的了?知道我對她感興趣還介紹別人給她。」
「不是拉皮條,是一個漫畫工作室要找助手,正經工作。我知道你肯定會去,想說給你一個驚喜,還幫她買了比基尼,哄她穿上。結果你就那么把她扔在那里了?」莫言癱倒,「我的哥哥啊,你想了半天怎么追她,最后怎么會想到要包養她,真不知道你的腦子是怎么長的。完了。完了。你算是徹底玩兒完了。」
換Ardon啞住,愣了半天才問:「所以她不是去援交?」
「她是那種女孩么?而且我帶你的女人去援交,說出去有人信么?那天在AU你那么高調的把她抱走,有眼睛的都看見了,最近你身邊都沒換人,誰還敢要她,不想混了?」
天已經黑了,再去那里找,顯然已經沒人了。
一路開回市區,都沒發現她的蹤跡。
房東太太幫Ardon開了門,正看到蕭蕭拿著一條毛巾小跑著到廚房倒水,跟他一對上眼就像見到Cockatrice,僵在那里。
「她回來了?」
蕭蕭點點頭,小聲說:「她回來就在生氣,還在發燒,脾氣不太好,不肯去看醫生,讓她吃藥也不吃,一個人悶在屋里不知道在畫什么東西,剛剛暈倒了。」
Ardon心里一沉,抬腿就往屋里走。
「沒有叫救護車?」
「還沒來得及,我正要過來給她弄條濕毛巾……」
蕭蕭話說到一半,Ardon已經打了911。進屋去看,滿地的廢紙和斷掉的炭筆。人躺在地毯上,身上依舊穿著他的大T恤,眼睛緊閉,雙頰緋紅。
Ardon蹲下,把她撈進懷里,上下檢查,倒是沒有外傷,頭臉滾燙,身上卻冰涼。
「你怎么不把她抱到床上?」Ardon朝身后呆立的丫頭怒吼。
蕭蕭委屈,「我哪兒抱得動她。」
也對。他急糊涂了。
自己把她抱起來,放在床上,蓋好被子等救護車。
「所以,你下午的電話,只是開玩笑的,對吧?」蕭蕭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問道。
Ardon眼睛依舊看著床上的女孩,「妳希望那不是個玩笑?」
蕭蕭搖搖頭,「你們之間鬧了矛盾,不要拉別人下水好不好。我玩不起。」
天生的玩家現在也沒心思玩了。看著床上毫無生氣躺著的女人,別說欲望了,殺了自己的心都有。
不是一直想要報復她么?這下好吧,給人家折騰病了,自己又心疼了。這都什么事兒啊。
救護車五分鐘就到了,Ardon還嫌人家慢。醫生略微檢查了一下,說是沒有什么大事,問Ardon要不要送醫院。
「當然要送。萬一肺炎腦膜炎燒傻了怎么辦?」
急救醫生大概見多了這樣的病人家屬,聳聳肩,叫人拿來擔架。
「血!」蕭蕭指著床單尖叫。
醫生撩起蓋在葉沙身上的被子,低頭檢查,皺起了眉頭,催促趕緊抬走。
Ardon傻眼了,發燒會發到流血么?剛剛他明明上上下下都摸過了,她身上沒有外傷才對啊。
「你和病人是什么關系?」
「我……我是她男朋友。」
「你和病人在她昏迷之前,有沒有發生性關系?」
「今天?沒有。」
「確定?」
「當然確定,這種事情做了會忘記么?」
「病人有沒有懷孕的可能性?」
Ardon頓了一下,話語遲疑,「如果是和我,應該是沒有。」
想起前幾天給她買過熱巧克力,「難道不是MC?」問完自己又懷疑,來親戚應該不會穿比基尼出門吧,而且都過去好幾天了,親戚也該走了。難不成真的折騰出人命了?不能夠啊。
醫生臉色不善,「那也要檢查過后才知道。」
Ardon郁悶地坐在急診室的隔間,胡思亂想,眉頭緊皺。
為什么不做他的女朋友,難道是又有別人了?那個四肢發達的散打男才剛被他干掉,這次又是誰?他竟然毫無察覺。
這個女人到底是要哪樣,放著他這么優秀的男人當猴耍,到處找男人給他戴綠帽子,折騰出人命他還的驗DNA。以后得好好看著好好管教才行,否則別人該以為他Ardon連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住了。

第九章浪子回頭談戀愛(8) – 相信浪子會回頭,不如相信一條狗。 葉沙醒來,覺得自己好像在石頭下面壓了五百年,渾身酸疼,四肢沉得抬不起來。
睜眼瞅瞅天花板,有些陌生,顯然不是自己家里。轉頭看看四周,總算分辨出好像是醫院。一時想不起之前發生了什么,自己為什么會在醫院?
床頭的椅子上坐著一個人,雙手抱胸,正在打盹。頂著勞改犯髮型的腦袋一顛一顛的,下巴上剛長出的胡子茬幾乎和頭髮連成一片。
他為什么會在這里?
葉沙從病床上坐起來,慢半拍的記憶在肇事者面前煙花一樣的噴發出來,跟隨著委屈并憤怒的情緒,腦海里亂成一團。
Ardon嚇了一跳,險些從椅子上摔出去,看清坐起來的女孩,鬆了一口氣,伸手抹了一把疲憊的臉,「妳終于醒了。」
「我為什么會在這里?」葉沙指指自己,又指指他,「你為什么還沒去死?」
Ardon剛要回答她前一個問題,硬生生被她后半句話噎死。
醫生剛好進來察看,見葉沙醒了,直接對Ardon說:「你們可以走了。讓你女朋友最近好好休息,不要太勞累。」
葉沙還想問什么,Ardon已經站起來抱住她,頗為激動地說:「妳沒事就好了。」
這舉動讓葉沙愣了一秒,等她回神,醫生已經出去了,只好問身邊的男人:「我到底怎么了?」
「咱們回家再說。」Ardon遞過一個包包,「莫言送來的,里面還有一套衣服,妳進來的時候那一套弄臟了,我扔了。」
葉沙接過來,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穿著醫院那種后面系帶的袍子,里面幾乎真空,只有下面一件一次性的紙內褲,還墊了厚厚的衛生巾。
衛生巾?自己遲到了快兩個星期的大姨媽終于來了么?呼,總算鬆一口氣。
「我記得我去找工作,遇到你,然后自己走……」想到這里,葉沙狠狠瞪了Ardon一眼。
她自認一直身體很好,徒步走個十幾二十公里根本算不上什么。
剛開始的時候,她一肚子的氣,走得還有勁兒有勁兒的。但穿著一身比基尼,走在陰冷的密林里,腳上還是一雙跑不起來的破夾腳拖鞋,沒多久有舊傷的左腳的腳筋就抻了。
傷痛對她來說都還不算什么,他那句『我給妳一個月五萬』著實傷到她了。
她想起小時候偷聽到那個男人對她媽媽說的話,『妳還有個拖油瓶,這個價錢妳就滿意吧。』
這些男人都當她們是什么?牲口?物品?寵物?
她以為自己逃得遠遠的,靠自己來養活自己,就能擺脫了那種生活,結果這里又冒出來這么一個。
最糟糕的是,她險些就愛上他了。
相信浪子會回頭,不如相信一條狗。
葉沙換了衣服,背著自己的包從洗手間里出來。
Ardon等在門口,見她出來就湊上來,「小貓,妳別生氣了,生氣傷身。」
葉沙不理他。
「當初妳也把我當成少爺過,這下我們扯平了。」
這是事實,葉沙心里動搖了一下,「我在你眼里就是這種女人?」
「我知道妳不是那種女人,我只是想留住妳在我身邊。」
「你這么個大情圣,原來只能靠金錢留住女人啊。」
Ardon又傷自尊了,「對不起,小貓,都是我不好,一時沖動。但妳也不能全怪我,妳穿成那樣去參加那種聯誼,我很難不亂想。」
「那你一邊兒繼續亂想去吧。讓開,我要回家。」
Ardon擋在她面前,「我送妳。」
葉沙繞來繞去繞不過這個活動障礙物,抬手比劃,「想讓我再給你來個過肩摔?這里是醫院,我想我就不用手下留情了吧。」
Ardon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手臂上,「摔吧。只要妳解恨,我想我還受得住。不過妳要答應我,摔完了就要原諒我。」
葉沙只是嚇唬他,在這人來人往的急救中心,Ardon愿意被虐,她也做不出這么失去理智的事。
Ardon瞧出葉沙的猶豫,壓低了聲音,慢慢靠近她,「葉沙,不管妳相不相信,我從來沒有對任何一個女孩子談過價錢。我Ardon從來沒缺過女人,但我現在只想要妳,用任何方法都要留住妳。妳去參加那種聯誼,想著可能會有另一個男人跟我分享妳,我受不了。我當時腦子里唯一的念頭,就是無論別人要出多少錢,五萬,十萬,一百萬,我就算傾我所有也要把妳留住。因為嫉妒,我忘記了考慮妳的感受,忘了給妳機會解釋。莫言已經告訴我經過。我承認,我不想妳去工作,如果你缺錢,我愿意幫妳。不過不要因為這樣就看輕自己,我知道妳是一個獨立的女生,如果你一定要工作,我不攔妳,只要妳開心就好。但妳也要理解我作為一個男人,想要照顧妳,想要隨時和妳在一起的心。」
葉沙不知不覺已經在Ardon的懷里,她抬頭看著他的眼睛,看不出他說這番話的真假。
這個男人太會演,前兩天還一副貼心關懷的樣子,轉眼冷著臉跟妳談價錢,這一轉身就又癡情無限。他的話到底哪句能聽,她真的拿不準。
「你真有心,那就為我禁欲一百天。如果你可以,那我就原諒你,乖乖做你的女朋友,不對你忽冷忽熱,不惹你生氣,不給你戴綠帽子。
你敢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6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