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互相摸嬌喘_昨晚我們班十個男生上我

2-3 因為她才搞丟了她? 「沒人。」
「那干嘛去驗尸間?怎么了?」瓜小紀好心慌呀,不明白齊雋澤怎么了,東問問西問問的,一臉緊張的神情惹得齊雋澤又一陣惱怒。
「帶妳去解剖!」齊雋澤冷冷地開口,有些低嘶吼,哇塞,瓜小紀絲毫沒理會齊雋澤怒氣爆表,一心只裝進了齊雋澤低吼的聲音,那沙啞沙啞的好性感啊。
「啊?解剖誰?」瓜小紀一時沒轉過來,滿腦子還是他低吼的性感聲音,誰知這一問問到齊雋澤的怒氣達到了Max的等級了。
「妳的腦。」齊雋澤停下了步伐,回過頭去面向了瓜小紀,那陰暗冷厲的臉色真的惹人一陣寒意,吐出來的語調更是讓人生在北極似的,「我看看妳到底有沒有腦,不然怎么會如此弱智?」
「我有腦呀,哪里弱智了?明明就聰明的呢,看我不就找著你了?我多聰明呀?」瓜小紀笑咪咪地回,還沒發現齊雋澤的臉色有多么鐵青,只是自己講自己的,還覺得齊雋澤終于停下腳步也面向自己了真的是偶像劇劇情呢。
還真以為自己身在偶像劇啊?說不定下一秒就要變成恐怖片了呢。
「看電影不能吵鬧是常識,妳卻連常識都沒有,妳不是弱智難道是腦殘缺?」齊雋澤當眾甩開了瓜小紀的手,這不紳士的舉動完全凸顯了齊雋澤的怒氣值已經滿點了,瓜小紀此時也噤聲了,瓜小紀連動都不敢動,只敢小聲的呼吸,她小心翼翼的抬頭用眼神揪著他。
「小伙子,怎么能這樣對女朋友啊?發這么大的脾氣做啥呢?人家對妳可那么用心,可為了妳鼓起勇氣一個人進烏漆媽黑的映廳耶!」方才售票給瓜小紀的大嬸在一旁看了忍不住出了聲,方才這女孩還很幸福的說男朋友在裏頭等呢,這回倒是被男朋友給拽出影廳了啊……
「我不是她男朋友。」齊雋澤狠狠地瞪了瓜小紀一眼,明白瓜小紀鐵定是又亂說了些什么話,不然這大嬸怎么會講得這么頭頭是道?
「怎么這樣講話?難道吵架了就要分手啊?唉,現在的年輕人啊……」大嬸忍不住搖了搖頭,唉氣唉的齊雋澤臉更加陰沉,齊雋澤沒有打算再理大嬸的念頭,面色難看的轉身離開了。
瓜小紀見狀立刻跟大嬸說了聲謝謝又說對不起的,總之瓜小紀也不知道她自己到底在說一些什么,只知道現在要立刻趕緊追上齊雋澤,于是她也沒管了那么多,提起了步伐就趕緊奔上去。
「欸!等等我呀!」
說瓜小紀蠢真的是太低估她了,齊雋澤早在五十幾秒前就停下腳步了,但瓜小紀就是笨,人家停了也不跟著停,蠢蠢的就直直撞上了。
「噢……疼啊!」瓜小紀揉了揉自己撞疼的額頭,看著眼前的背,頓時明白自己完蛋了,方才才惹他大發脾氣,現在又不知歹活的撞上他,這簡直就是雪上加霜嘛。
瓜小紀手心冒出了汗,連額頭都微微的沁出了些汗,明明是冬天的,怎么還流汗了呢,簡直不可思議,難不成剛跑完千六啊?
「疼?還知道疼?看看撞一撞腦子能不能好使點?」就在瓜小紀以為自己真的死定時,齊雋澤轉了過來冷眼的瞥了下她,那高傲的神情說明了氣消掉了一半,雖然瓜小紀不知道這廝人怎么突然消氣了,但見到氣漸漸地沒了,她就厚臉皮的貼了上去,她迅速的勾起了齊雋澤的胳膊,笑得一臉討好。
「哎呀,撞上你的背怎么可能不疼呢?你這么壯,我撞疼了才代表你能扛下所有呀,以后嫁給你真是有福了,呵呵。」那一臉討好的樣子看在齊雋澤眼里還真沒輒,他想,瓜小紀上輩子鐵定是只狗,不然他怎么會看見一條隱形的狗尾巴在瓜小紀屁股后面呢?
「要是妳以后再這么沒腦袋,我就真的送妳去智能中心了,聽到沒?」
「聽到了、聽到了!親愛的你對我最好了!」瓜小紀言聞趕緊點頭,這話讓齊雋澤是完全消氣了卻又讓他搖頭嘆氣,瓜小紀像是突然想到甚么似地,大叫了一聲,惹得齊雋澤整個眼神又銳利了起來,直直的射向了瓜小紀,「那個李予苡呢?不是和她一起看電影?」
「在電影院。」齊雋澤邁出步伐,順道也甩開了瓜小紀那黏得緊緊的手。
「啊?啥?」瓜小紀沒由來的疑惑,不是一起看電影嗎?
「難不成搞丟了她?」這么聰明的一個大男孩了還搞丟一個女生,真是笨呀!瓜小紀心里偷偷地恥笑了下齊雋澤。
「因為妳。」齊雋澤冷冷地吐出了句,讓瓜小紀怔在原地。
瓜小紀傻愣愣地看著齊雋澤沒有停下的步伐和離得越來越遠的背影,直到齊雋澤快消失到了人潮當中她才回過神來,趕緊追上了齊雋澤。
因為她甚么呀兩女互相摸嬌喘_昨晚我們班十個男生上我?好好奇呀!因為她才搞丟了她?這真是太感動了,呵呵。

2-4 也不知是真裝傻還是假裝傻 最后的他們一同去挑了資料夾,原本齊雋澤是想回家的,但瓜小紀左拉又拖,上勸下講的,為了讓瓜小紀閉嘴他只好也就被拽著去了。
隔天的齊雋澤一如往常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著小說,一直到了李予苡來找自己講話的瞬間,他才移開了在小說上的視線。
「早安,雋澤。」李予苡放下了書包,道了聲早,完全沒有提到昨天齊雋澤扔下自己的事情,就好像沒有發生過似地,一如往常。
「嗯。」齊雋澤嗯了聲,「昨天,抱歉。」
「沒事。」聽見了齊雋澤的道歉后揚起了笑,李予苡覺得有這句道歉就夠了,即使昨天被拋下讓她很難過,但至少齊雋澤有道歉,那就代表齊雋澤還是有顧慮到她的感受。
「過幾天就要期末考了呢,再剩下幾天就準備放寒假了。」李予苡道,「要新年了呢!感覺好快哦!明明感覺才轉來沒幾個禮拜的感覺呢。」
「嗯。」齊雋澤的目光繼續回到了小說上,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在聽人家說話,但李予苡也沒管,聽著他的應答聲也就當作他聽見了,她的心里莫名地開心了起來。
「可是這也表示要基測了耶,這樣下學期大家都要水深火熱了,也代表要畢業了,好捨不得啊。」
一旁的瓜小紀聽了便插入了話題,一嘴酸溜溜地,「終于要畢業能遠離一些該遠離的人了呢,真是開心!」
「遠離誰呀?小紀妳有討厭的人哦?」也不知是真裝傻還是假裝傻,一臉天真的樣子就好像無害似地,那無辜的樣子真讓瓜小紀氣得牙癢癢地,看著看瓜小紀就覺得是裝的,一臉氣嘟嘟的,旁人看得是覺得好笑啊。
「有啊!超討厭!」瓜小紀咬牙切齒,很明顯的就是針對李予苡,但李予苡或許真是智商不夠,又是丟了句:「誰呀?惹得妳這么生氣呢?」
「妳是真裝傻還是假裝傻啊?真是夠笨的!氣死我了!真搞不懂親愛的怎么會跟妳這種女人講話?」瓜小紀氣得口不擇言,但講這些話時也不想拿鏡子照照自己多笨,還敢指著別人是笨蛋,真是不知顏恥啊。
「親愛的?妳說雋澤嗎?」李予苡歪了歪頭,很賣萌,「我沒有裝傻呀?」
嘖,有小偷說自己是小偷的嗎?真是夠了!
還有,她憑什么叫齊雋澤雋澤的啊?真是夠不要臉的!
「瓜小紀。」一道不冷不熱的嗓音響起,瓜小紀立刻就像只哈巴狗似地黏了上去。
臉頓時一變,變得一臉討好,「親愛的——」
「我不是妳親愛的,別再亂叫。」齊雋澤目光沒有任何停留,始終在小說上,明明是正在專心的讀著小說的,還能隔出一些心思來聆聽她講話,瓜小紀心中的小確幸就又爆發起來了,臉上寫滿了我現在很黑皮的字樣。
「親愛的,你怎么不是我的親愛呀?你明明就是我親愛的啊,不然你是我的什么呀?」
「同學。」齊雋澤吐出了兩字,若今天換作是別人的話這兩字或許會讓人受到打擊跌入懸崖,但瓜小紀可不一樣,根本絲毫沒受這兩字的影響,嘴角討好的笑容依然掛著,仍然憨憨地笑著。
「我們的關係哪只是同學呀?明明就不只了呀!唉唷,原來我們家親愛的也會害羞呀?」瓜小紀打了哈哈,一旁的同學對于他們這種對話早就習以為常,所以也沒在他倆的視線上多作停留,自顧自地聊著八卦,只有一旁的李予苡聽著。
「除了同學之外,我們就沒瓜葛了。」齊雋澤再度開口,「不要再叫我親愛的了。」
「哎呀,反正以后咱倆都是夫妻,這樣叫又不會怎樣,甭害羞了啦!」瓜小紀笑咪咪地,從書包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遞給了齊雋澤,「親愛的給你,這是今天的棒棒糖!」
「我說過我討厭棒棒糖。」齊雋澤睨了眼瓜小紀手上的棒棒糖,嘴上雖然這么說,但還是老實地接過了棒棒糖,他拆開了包裝紙塞進了嘴里,含住。
李予苡看著這一切后感到不可思議,如此平常的對話在這兩人的互動里頭是多么不一樣,要是今天跟齊雋澤對話的不是瓜小紀,那齊雋澤還會這樣回話嗎?那他還會這樣那么多話嗎?那他還會理對方嗎?那他還會……
李予苡瞠大雙眸,打從心底的佩服起了這個瓜小紀,她從以前就覺得瓜小紀是個很特別的女生,現在不只特別,更是崇拜起了瓜小紀,但她不知怎么地,除了崇拜的心態,她的心里頓時也多出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一種酸酸的、澀澀地、令她隱隱作痛……
****
國三下學期開始了,大家依然活潑,絲毫沒有警覺到自己即將是個考生,依然每天聊著八卦,聊著昨晚的八點檔,包括瓜小紀也是。
當大家漸漸地意識到自己將要邁向高中時學期已經過了一半了,四月份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8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