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小無猜 by一顆蘿卜_晉江文學城

5-2 第二次撞倒 上了高一的瓜小紀這次真的下定決心要當個人見人愛的女生了,畢竟國小、國中都被女同學排擠的感覺還真的挺不好的,說不在意是騙人的,那畢竟是個陰影呀。
總之分班是這樣分的,齊雋澤和程怡希被分在A班,至于李予苡是C班,瓜小紀是B班。
這被拆的很開,瓜小紀是哀怨到一種別人以為是什么怨靈來著的那番可怕,原是抱持著要和齊雋澤同班的念頭看分班表的,殊不知就瞬間把她打進谷底了。
但后來的瓜小紀想了想,既然都被拆散了那也就散吧……她是說分班,畢竟她也不能沖進校長室把校長毆打一頓呀,這是會被退學的,她干不出來,所以她也就認了,更何況她的頭號情敵在C班呢,那距離啊是比她還遠,兩小無猜 by一顆蘿卜_晉江文學城中間還隔了一個她,不管怎么說都對她有力,比如說愛情,連班級中間都隔了個她,那他們倆才唱什么戲啊?這讓瓜小紀沾沾自喜了很久。
但其實這根本就沒什么。
下定決心要當乖小孩的她并沒有破壞自己的形象,當老師要她自我介紹時也很正常的介紹了,也很乖的坐在自己位置上了,聽人家自我介紹聽到打瞌睡時也沒打呼,總之也算是保住形象了。
只是偶爾看見齊雋澤從她們班教室前走過去時會一直盯著他看罷了,那眼神可以說是電車癡漢那番的變態,只差沒有流口水而已。但大家也就把她歸類成齊雋澤后援會的粉絲之一,總而言之在大家眼裏就是個有點瘋狂粉絲的女生。
瓜小紀在這個班上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融入。從國小開始就被人家排擠的她根本沒有什么可以融入的機會,簡單來說就是從以前她就不知道什么叫融入,因為她根本沒有那個機會可以去學。
總結來說,雖然她沒有被班上的人排擠但也就是沒跟班上的任何一個人熟稔。
如果問說要大家何時注意到瓜小紀的時候那大概也已經過了一兩個禮拜左右了,因為大家發現班上的班長很不負責任,常常自己帶頭搗亂,于是班導決定要換掉重選。
今天開學第二周禮拜三班會時間導師就帶著一臉嚴肅的說要撤換。大家一聽就哀嚎了,大家根本不想扛下當班長的責任啊,每次班上出事都是班長的事,每次廣播都是班長被叫,班長這渾水當初是大家隨便選出來的,誰知道被推出來的人不服,整天就作亂,導致連班導也沒轍。
「我提議瓜小紀!」坐在瓜小紀后頭的男同學舉手,大家一聽見便就開始雙雙附和,畢竟只要不是他們,他們也都好,于是瓜小紀就被拱上了臺,簡單來說就是被冠上了班長。
于是瓜小紀就開始了班長的忙碌生活了。
但瓜小紀并不覺得生氣,她反而慶幸,因為當上了一年B班的班長,這樣大家有什么事兒都找她,她也就不用學會什么融入了,大家自然而然的就去找她了,不管大小事,瓜小紀都包辦了。
班導滿意,同學們也滿意。
而且一年A班的班長,正是齊雋澤。所以每當各班班長被廣播時,她都能名正言順的看著齊雋澤,暗自竊喜。
雖然說是被推著出去淌渾水,但瓜小紀反而覺得這是件好事。
****
「班長,老師說下一節課會有社團來介紹,所以要先跟科任老師說不用來上課。」一名男同學跑過來跟瓜小紀說道,這名男同學是班上的財務股長,叫康立軒,他長得又高又瘦,看上去很文生的感覺,鼻梁上有時會有一副眼鏡,整體來說算是個很有文藝氣質看上去很會讀書的男生。
「好。」瓜小紀掛上大大的笑容,沖著康立軒點點頭表示明白,「我這就去說。」
語畢,瓜小紀從位置上站起身來,發揮了自己追齊雋澤的那種速度趕緊跑了出去,畢竟再過兩、三分鐘就要上課了,可是學校偏偏這么大,從他們教室走到教務處也要快兩分鐘呢,來回就要五分鐘了,那鐵定遲到的,于是瓜小紀就在走樓上奔走了起來。
畢竟她現在是班長,走廊上不宜奔跑這是在撞到齊雋澤就明白的事,所以她只敢快走,也不敢跑了,但是瓜小紀的腦袋只顧著教務處,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專心在看路,原本去教務處的路上還很順暢的,但回教室的路上就撞到了人了,總之就是瓜小紀又屁股著地了。
瓜小紀還來不及看見對方,對方就拍了拍自己的制服,接著直直的站到了自己前面,瓜小紀還以為對方站到她前頭是要跟她說道歉呢,結果也不見對方伸出手要拉自己起來,于是瓜小紀就抬頭了。
不抬頭還好,一抬頭就看見那讓她思念不已的人。
挫賽,什么人不撞,偏偏撞倒了齊雋澤……
「瓜小紀,妳故意的是不是?」齊雋澤的話飄進了瓜小紀的耳裏,那冷冷淡淡的語氣著實讓瓜小紀想念啊。
但有骨氣的瓜小紀怎么可能會罷休了,她昂起下巴開口就回了:「你不乖!你干嘛來撞我?」
「瓜小紀,」齊雋澤瞥了眼,瞥住了瓜小紀的眼,「妳想要我跟全校說妳在尿攤裏哭的事?」
「你壞!」瓜小紀氣得差點就罵髒話了,要是他真說了,那建立起來的形象豈不是就毀了?這不好,齊雋澤鐵定也知道她在建立形象!
「我在妳眼裏不是一直都是壞的?差這次么?」齊雋澤冷聲,那面攤的表情難得閃過一絲不悅,那看起來啊,沒準還在氣呢。
瓜小紀哪會不知道他在指什么事?原本瓜小紀下意識想讓齊雋澤消氣的,但一轉念就想起了他對生物老師說的話,臉頰氣鼓鼓地就撇開了頭,「總之你沒和生物老師道歉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齊雋澤原本還想著要不要拉她一把,把她拉起來的,現在想想根本就是多此一舉,拉她干嘛?她一開口他就覺得生氣,總之現在就是要他道歉不就是了么?他早就道過歉了,只是沒講罷了。
但沒講瓜小紀哪里會知道?或許在她眼裏,他就是如此的壞心啊,想到這里齊雋澤就覺得生氣,沒想到在她的眼裏他是這種人,氣得他瞬間就變臉了,他索性不再說話,邁開步伐就走了。
瓜小紀原本想叫住他的,但是看著他走遠的背影后,看啊看的也就算了,那背影啊……看上去好氣憤的感覺。

5-3 妳要是再不聽話我就直接把妳抱起來妳信不信? 瓜小紀回班上的時候已經是上課過快十分鐘的事了,方才和齊雋澤相撞,或許他沒事但她可是撞得她屁股一陣疼,連膝蓋都有些破皮滲血了,所以只得一拐一拐的走回教室。
當她開了教室門的瞬間,大家都往她身上看去,畢竟自瓜小紀當上班長以來都沒有遲到過,雖然才也當一個禮拜罷了,但總之也算是新奇事了,就連在臺上來宣傳自己社團的學長姊們也都朝她看去了。
著實有些丟臉。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瓜小紀首先發聲,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還好她的座位在門旁前頭而已,不然配上那一拐一拐的步伐啊,簡直是會讓人盯得像在看什么外星人似的。
見到她坐下后,學長姊也就繼續賣力的宣傳了。瓜小紀坐在自己位置上,她看著自己的傷口,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
她不懂,為什么每次都這樣,齊雋澤每次都能好像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而她每次都要想他想的要命。她也不懂,為什么只是道個歉而已他也不愿意,難道她的重要性都不比面子還重要嗎?難道在他心里她什么都不是嗎?為什么齊雋澤總是能對她一點也不在乎,而她卻要這么在意他!
難道她的愛真的這么不值錢嗎?難道她的愛真的不夠感動嗎?難道他對她的愛感到很嗤之以鼻嗎?難道他根本一點也不想要她的愛嗎?
「學妹?」一道熟悉卻又想不起在哪兒聽過的嗓音從她耳邊響起,有些溫柔地呼喚。
瓜小紀這才回過神來,一回過神便見著了放大數倍的臉,那臉俊的跟齊雋澤有得比,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間的距離是只剩下幾粒沙那樣的微不足道,簡單來說就是旁人看還以為是黏在一起了,嚇得瓜小紀立刻就彈了開來。
「誰?」瓜小紀嚇得不清,這定神一看才發現好似在哪見過這張俊臉,「你是誰?你很眼熟。」
「學妹忘了我嗎?」學長看著瓜小紀跳出的距離沒有多說些什么,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很陽光的笑容,「上次妳在籃球場跌倒我拉妳起來。」
啊!這笑容,這解釋,完全讓瓜小紀的腦袋回轉了那時的記憶,就連當時愚蠢的對話也一併想了起來,那雙頰啊就撲撲地紅了起來,「我想起來了,謝謝你當時拉我起來。」
「不會。傷口應該好了吧?」梁浩杰詢問,接著頭瞥了瞥前頭玩得正高興的大家,「怎么沒跟大家一起玩?」
瓜小紀循著梁浩杰的暗示這才發現大多數的同學都奔向前去玩了,只有少數人坐在座位上,但即使坐在座位上,大家也都笑的合不巄嘴,只有她,唯獨她一個人在位置上發呆,還時不時的配上一個嘆氣,就她跟大家的心情不同。
「傷口好了謝謝關心,我剛才在回來的路上不小心又摔了一跤受了傷,所以就不玩了,你們玩。」
「怎么又受傷了?妳去過保健室了嗎?受傷就別再把傷故意遮住了,這樣容易感染。」瓜小紀刻意拉下裙子不讓傷口露了出來,誰知方才那一說就立刻引來了梁浩杰擔憂的眼神,梁浩杰說著說就想把裙子往上掀,啊,這作為在不知情的人眼裏可是犯流氓呢,但梁浩杰哪管那么多?抓起了瓜小紀纖細的手臂就打算把她拖去保健室了。
「不用了啦學長!我沒有傷很嚴重!」
「不行,都破一層皮流血成這樣了怎么能不去保健室?去擦個藥也好,妳要是再不聽話我就直接把妳抱起來妳信不信?」
原本還很抗拒的瓜小紀就這樣停下了推辭的動作盯著梁浩杰,看著梁浩杰那看上去很擔憂且很認真的神情再加上了梁浩杰那不帶玩笑的口吻,瓜小紀盯啊盯決定嘆口氣,鬆口說好吧。
于是梁浩杰就真的把她給扶了起來,一手抓著瓜小紀的手臂,一手攔住瓜小紀的腰,這舉動啊……好溫柔、好曖昧、好體貼、好霸氣,總之就是在眾目睽睽下,在大家的疑惑注目下瓜小紀被梁浩杰一步一步緩緩地帶離教室走進了保健室。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8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