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歲半寶寶不高興就打人_晉江高分經典言情推薦

5-4 長大;距離;裂痕。 說好巧,說不巧,總之當梁浩杰拉開保健室的那一瞬間就注定會發生接下來的一連串事情。
比如瓜小紀撞見齊雋澤在幫李予苡擦藥、比如齊雋澤撞見瓜小紀被他不認識的男人給摟著腰、比如李予苡萌生起了陷害瓜小紀的念頭、比如梁浩杰發現保健室阿姨不在。
這種比如都能在一瞬間成立或出現,當瓜小紀看見齊雋澤正手拿一罐藥膏細心的幫李予苡擦藥時,瓜小紀的心裏可以說是五味雜陳。
當齊雋澤看見瓜小紀腳受了傷后先是擔心地皺起了眉頭,但就在下一秒他往上瞥后看見了瓜小紀手臂和腰上的那雙手,先別說擔心了,齊雋澤的心頓時少跳了一拍,內心無緣無故地就悶了起來,怎么說呢,簡明化來說大概就是怒火攻心那番的火大。
「小紀妳受傷了?怎么受傷了?還好嗎?」先開口打破沉默的是李予苡,那關心的程度接近了媽媽等級,她原本想站起來的,但一站起來就往齊雋澤身上撲去,這不能怪她,畢竟人家腳也受了傷,純粹是因為疼痛而使得她往前撲去。
瓜小紀看著齊雋澤接住李予苡的瞬間她倒抽了一口氣,原本想破口大罵,但還是被自己的理智給壓抑了下來,她看著他對她如此溫柔時,瓜小紀的眼眶真的就是馬上就熱了,鼻頭頓時就酸了,她乾脆撇過頭不去看他們。
「我沒事。妳怎么也受傷了?」瓜小紀強忍淚水,強忍自己開口不顫抖,總之她就是想表現的很自然。
殊不知,一旁抓著她的梁浩杰卻感覺的一清二楚,感覺到瓜小紀瘦小的身體在顫抖。
「我們班和雋澤他們班一起上體育課,我跑步的時候不小心被雋澤撞到了,所以雋澤帶我來保健室擦藥,結果保健室阿姨不在所以雋澤就幫我擦藥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總歸李予苡就把前因后果全講了,講得一清二楚,讓瓜小紀連想裝不懂都不行。
多諷刺啊,雖然從以前她就知道齊雋澤對李予苡很好,但也沒必要如此的差別待遇吧?
方才他撞倒她時別說連拉一把都沒有了還對著她冷嘲熱諷的,結果倒是好了,李予苡一受傷就呵護的跟什么一樣,幫她擦藥,她跌倒還扶住她。
「小紀,妳來這裏坐,我幫妳擦藥。」眼看不對的梁浩杰決定打破這尷尬的氣氛,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扶著瓜小紀上了椅上,接著拿起了藥膏準備替她上藥。
瓜小紀咬緊牙關準備迎接這疼痛時的剎那間,沾上藥膏的棉花棒就下去了,痛得瓜小紀飆出眼淚。
畢竟這淚水本就在瓜小紀眼眶中打轉了,這疼痛的感覺只是讓瓜小紀有正當理由流下眼淚而已。
瓜小紀含著淚看著一旁的齊雋澤,只看見齊雋澤一臉漠視,好像根本不甘他的事一樣,冷酷的程度讓瓜小紀又多滴下了幾滴眼淚。
幫李予苡擦藥就可以,他卻不肯替她擦藥。
儘管梁浩杰再怎么的小心翼翼或溫柔,瓜小紀依舊是痛的天花亂墜。
不知道是不想再聽見瓜小紀吃痛的叫聲了還是不想再看見瓜小紀的眼淚了又或者是心疼了瓜小紀如此疼痛,不管甚么原因,總之原本一旁事不關己的齊雋澤總歸出了聲。
「學長,我來。」齊雋澤一臉冷漠的拿過梁浩杰手上的棉花棒及藥膏,梁浩杰下意識的就退開了位置,接著他把藥膏放到了桌上,他用棉花棒沾了一點后,他伸出沒拿棉花棒的那只手讓瓜小紀抓住。
瓜小紀一看見齊雋澤的手伸了出來后立刻就抓住了他的手,就好像是在茫茫大海中看見了浮木般的那樣緊緊抓住,緊到瓜小紀抓著的手都泛白,齊雋澤開口:「吸氣。」
瓜小紀果真照做了,接著瓜小紀在內地裏數了一、二、三——齊雋澤的棉花棒果真就貼了上來,迅速地就抹了,來回重複了幾次之后齊雋澤終于把棉花棒給扔進了垃圾桶,把藥膏給蓋了起來。
李予苡和梁浩杰看著他倆一來一往的,看的是有些愣了。看著齊雋澤說了幾次吸氣,果真齊雋澤一出馬瓜小紀就不叫了,也不知道是怎么辦到的,反正結果就是擦好藥了。
「瓜小紀,妳如果挨不了痛那就不要受傷,妳可不可以長大點?成熟點?」正當瓜小紀全身都放鬆了正慶幸自己擦完藥,正想很歡喜的跟齊雋澤道謝時,他劈頭就出了罵瓜小紀的話。
那諷刺的程度是達了有三顆星之多,讓瓜小紀原本想道謝兩歲半寶寶不高興就打人_晉江高分經典言情推薦的話又全都吞回肚裏了。
一方面是又氣到了,一方面是又沒膽了。
齊雋澤微微地掃過了瓜小紀一眼后冷冷地吐出:「看了很煩。」
齊雋澤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了保健室,瓜小紀聽著他的話后就失了神,她的鼻尖還充斥著齊雋澤專屬的味道,但當她回過神來時,她已經看不見齊雋澤了,眼前盡是一片模糊。
是啊,齊雋澤說的一點也沒錯,是該長大了。
小的時候瓜小紀還不懂得控制自己的行為,現在懂得怎么控制了。
小的時候瓜小紀不懂得怎么和同學之間相處,現在懂得怎么相處了。
小的時候瓜小紀還不懂得怎么收放自己喜歡的心意,現在懂得怎么收放了。
小的時候瓜小紀總是追著齊雋澤跑,現在懂得什么叫適度距離了。
小的時候瓜小紀總是一昧的順著齊雋澤沒有脾氣,現在懂得了什么叫原則了。
總之,人都是會長大的,瓜小紀也長大了。
不會總是一頭熱的往他的背影跑去了。
但不知怎么地,總是覺得,當越發的長大,她的心就越不受控地疼痛,她的眼淚就越不受控地落下。
明明以前只要奔個幾步就能碰到齊雋澤,但現在卻覺得腳步愈來愈沉重。他們之間的距離伴隨著長大越發的長,而裂痕也隨著時間愈發的大。

5-5 運動會練習 瓜小紀和梁浩杰併肩的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梁浩杰輕輕地扶住她,原本想出聲跟瓜小紀說些甚么,但卻又不知從何開口,他偷偷地注視著她失神的側臉,及那微紅腫的雙眼,他的心忽地緊縮了一下。
梁浩杰明白這是甚么感覺,也懂這心境轉變的意思,這大概就是心疼的感覺,他心疼起了眼前這個女孩,心疼起這個看上去好像很堅強但其實很脆弱的女孩。
「這是我和親愛的的一種默契,國小的時候我很愛亂跑亂跳所以很常受傷,他知道我每次擦藥都會痛到哭,所以就用著這種方式來幫我擦藥,所以我從小到大的傷口,幾乎都是他幫我擦的。」瓜小紀緩緩地開口,聲音聽起來很微弱,不知道到底是在自言自語還是在跟一旁的梁浩杰說話,「但上了國中之后,我漸漸的不再受傷了,所以擦藥的機會也就開始少了,剛才他替我擦藥我整個人心里都慌了,好像再久遠的事情都昨天才發生而已,但其實已經過了三年了。」
「那也代表我已經愛了他超過三年了,我對他的愛一天一天的增加,但我心里的傷痛卻也同時一天一天的增加,我多么想像以前一樣伸手抓住他,厚著臉皮去黏著他?但一天一天過去,我的勇氣卻一天一天的消失,在我意識到了以后我才發現,他已經走了好遠好遠了,我的步伐太小,而他的步伐太大,我跟不上,也無力跟上。」
瓜小紀自顧自的說,沒有管一旁的梁浩杰是否有真的再認真聽她說話,她的眼神直視著黃白色的地板,看似專注卻又覺得是在發呆,那眼神好哀傷、好失落、好脆弱,就像一個徬徨無助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小孩一樣。
梁浩杰看著看不禁凝視,凝視著這個小女孩,他頓時有一股沖動,有一股想把她抱進懷里疼惜的沖動。
****
開學過了一個月后,瓜小紀面臨了高中的第一場期初考,成績可以說是一落千丈那樣形容,或許是因為少了齊雋澤和生物老師的惡補的關係,總之那成績幾乎都在六七十分的邊緣徘徊,成績只到了班上排行中中。
期初考完的隔天瓜小紀就被導師叫去了辦公室,瓜小紀這才知道原來也到了運動會的時候了,導師說學校決定把運動會敲在十一月的第一個星期六。
離十一月的運動會大致上還有兩到三個禮拜,但其實時間很緊湊,畢竟這算是班級上的大事,不僅要討論拔河的人員還有大隊接力的棒次,但這些都是小事,最要緊的就是還要練習。
當瓜小紀在班會課時間宣布了要運動會時,大家臉上難得寫滿了興奮,明明還沒有運動會,但大家似乎都已經充滿了干勁,總之,大家已經開始準備起來了。
當瓜小紀選出那些比賽人員名單時,大家都挺配合的,總歸就是瓜小紀說一個項目,大家就會推出最適合的人去比,很快的,名單很快就挪定了。
康樂股長是個高高瘦瘦的男生,看上去就是一副很會打籃球的樣子,瓜小紀要康樂去向體育老師要了當初測一百公尺秒數的單子,而大家就照著秒數來安排了大隊接力的名單。
總之,擬定的名單很快的就結束了。
瓜小紀自認自己跑步沒有很快,但不知道是到底她太看輕自己還是班上女生運動細胞都不太發達,反正瓜小紀就是被大家推出去比女子單人一百公尺、男女八百公尺、大隊接力。
畢竟這種都要多加的練習,所以體育課時大家也就開始練習了怎么跑步會比較快、怎么傳棒才不會掉,總之瓜小紀期初考過后的每天,幾乎都是埋首在練習裏面。
****
「擔心甚么?妳就發揮妳以前追齊雋澤的那種速度就好了,不然就把妳的對手當成都是要追齊雋澤的,這樣不用人家加油妳也會卯足全力沖第一。」生物老師愜意的坐到了沙發上,手裏拿了一杯香味濃郁的咖啡,那活脫脫的樣子讓人不自覺的自動連想是從哪本漫畫出來的妖媚男子。
「老師,這笑話不好笑!你到底要不要準備出門了?」
「外面太陽那么大,我出去會曬傷,我可以拒絕嗎?」
「不行!你現在就去換衣服,快點。」瓜小紀哪里同意?前一晚生物老師在電話那頭明明一口就答應要陪她去練習了,怎么才過幾小時就反悔了?這實在是有些失禮。
「妳干甚么偏找我陪妳?妳暗戀我是吧?」生物老師挑眉,昨晚接到好久沒見的瓜小紀的電話,結果一接起電話,她劈頭就要他陪她一起去操場練習跑步,雖然不怎么愿意,但也許是有些時間沒見了,著實讓他有些想念了她,于是就答應了瓜小紀。
但現在見到面了,發現這個瓜小紀依然沒甚么變,依然是插著腰常常指著他鼻子破口大罵沒有形象的女生,總之瓜小紀依舊是他印象腦海中的那個潑婦。
但答應了就是答應了,生物老師就把咖啡一飲到底,決定站起身回臥室換衣服,陪瓜小紀去學校練習。

瓜小紀就這樣被生物老師載到了學校,她說了一句:「因為練習這種事不就是該找老師嗎?」
這答案真的讓生物老師嗤之以鼻,甚么叫練習就該找老師,難道小寶寶練習拿筷子也要找老師嗎?但雖然覺得可笑,但可笑歸可笑,他還是好心的開車載她到了學校。
兩人一到操場后,瓜小紀就立刻沖到了跑道上,還興奮的對著生物老師招招手,原本空無一人的操場上多了兩個身影,原本謐靜的操場也瞬間被劃破了寧靜,「老師,我跑一圈,你要幫我計時喔!」
生物老師微微地無奈,但還是點了點頭,沒辦法,依照瓜小紀這過動的傾向,要是他不幫她計時,她就鐵定是自己拿著手機計時跑,總之,他坐到了跑道旁的綠色草地上拿出了手機,替瓜小紀開始計時。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9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