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歲半寶寶動不動就哭哄不好_晉江2018古言排行榜

5-6 我可是真心的愛妳 約莫跑了總共有十次之多后,瓜小紀才一臉氣喘吁吁的坐到生物老師身邊。
生物老師拿了罐從車上拿下來的礦泉水給瓜小紀,瓜小紀二話不說,當場就像只狼一樣,立馬就搶了水打開蓋子,咕嚕咕嚕的就喝了,別人看了還以為是在喝甚么長命百歲的藥水,那樣的賣力,那樣的快速,好像別人會搶了那水似的。
「練完了?要休息了?」生物老師看向一旁猛灌水的瓜小紀,瓜小紀額前的劉海已經微濕了,那樣子,真的讓生物老師看得覺得噁心,于是又遞出衛生紙給了瓜小紀。
瓜小紀接過衛生紙后擦了擦自己的汗水,這才撒腳一坐,整個人癱到了草地上,那坐的好豪邁啊,也不怕草地上有甚么狗黃金呢,總歸坐就是坐了,就算知道有狗黃金也來不及了,不過幸好沒有甚么狗黃金,這讓瓜小紀鬆了口氣。
「果然跑一跑比較舒暢,也感覺比較沒這么郁卒了。」瓜小紀把礦泉水擱到了地上,她把手機拿了出來,播下了歌,歌曲從手機裏流了出來,女生細小且溫柔的獨特嗓音,竄入了她和生物老師的耳裏,是梁靜茹的歌。
「怎么了?」生物老師看著瓜小紀那有些郁悶的表情和她說的那些話,他下意識覺得她又發生了些甚么事,于是看了看瓜小紀,接著又裝作不在意的撇開視線,把自己的視線移回腳上。
「我和親愛的到現在……還沒有和好過。」瓜小紀又把自己的臉蛋給埋進雙膝裏,那是她難過時的慣性動作,這點生物老師非常清楚,因為上次瓜小紀也是如此,「看見他和別的女人越來越好,我覺得好像快受不了了,好難受,感覺心臟要撕裂了一樣,好疼、好疼。」
生物老師看著瓜小紀的肩膀在微微顫抖,他下意識的把她給攔進自己懷裏,他像上次一樣,柔柔地拍著她的背,輕輕地、輕輕地,但每拍一下,瓜小紀就覺得自己的心臟又更疼了一些。
「運動會完我帶妳去海邊走走。」生物老師道,雙眸盡是心疼,原本瓜小紀想問去海邊做些甚么的,但話到了嘴邊還沒來得及說出口時,生物老師就又說了,用著他那低沉卻令人感到慰藉的嗓音說:「我帶妳去海邊看看妳的煩惱有多渺小。」
瓜小紀一聽就惱怒了,她的煩惱哪里渺小了?明明就是國家級的大事呢,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且占了她生活大部分的人現在就在跟她冷戰,這哪是小事?如果這是小事那哪個是大事?瓜小紀立刻就抬起頭了,推開生物老師指著他鼻頭就大罵了,原本要哭的念頭在上一秒瞬間就跑了,她現在滿腦只有生氣。
「甚么渺小?你不怕我看海看一看覺得太過煩惱就一頭跳進海裏?」
「妳如果有勇氣面對以后都看不見齊雋澤這件事我不會攔住妳。」生物老師揶揄,「妳的世界不就只有齊雋澤?要是妳放棄齊雋澤了我想妳也大概找不到生活動力目標了,那就跳吧!反正妳那跟沙子一般大小的腦袋也裝不下甚么。」
瓜小紀雌牙裂嘴就往他的手臂給咬了下去,這話簡直氣人,先別說生物老師的話有多么瞧不起人好了,那表情簡直可以說是欠人揍那番的白目,簡單來說,生物老師上輩子鐵定是她的剋星,不然怎么會講出如此讓她惱怒的話?
這一咬,疼的生物老師天花亂墜,簡直就是把他的肉當成五星級牛肉一樣的咬,到底是多久沒吃肉才會咬得如此大力?痛的生物老師差點一拳就往瓜小紀腦袋揍。要不是看在瓜小紀是女生的份上,他哪會想破腦袋的幫她轉移心情?結果她居然恩將仇報的往他手臂咬,這簡直就是蠻人。
在這一番的妳咬我疼中,一道人影突地進了兩人眼裏,兩人還來不及分開,還來不及反應,那人就先開了口:「小紀?好巧哦,今天星期六怎么會來學校?」
瓜小紀聽著聽先是一愣,接著才回過神來放開咬著生物老師手的嘴,生物老師用著一臉疑惑的表情看向瓜小紀,瓜小紀只是瞥了他沒做些解釋,這讓生物老師的氣又多上了一層,他在心底默默地嘖了聲,但到底嘴上也沒出話,瓜小紀對著前頭冒出的人影說:「學長?你怎么會來?」
「我們籃球隊約下午四點練球,妳呢?」
「下禮拜就是運動會了,我來練習。」
「妳參加了哪些項目?」
「女子一百公尺、男女混合八百和大隊接力。」
「那還真是辛苦,加油。」梁浩杰頓了頓,接著笑了下,有些用眼神暗示瓜小紀,他眼神飄向生物老師,「他是誰?」
生物老師蹙起眉,面對這比自己小好幾歲的人不爽了起來,至于為什么,那大概就是因為梁浩杰的態度,對一個比自己還大的人是該這么問的嗎?更何況這問題不是他該問的嗎?怎么搶去了?總之,生物老師大概就是不爽自己要問的問題被搶過去問了,但這種小事也不能拿出來講,這會讓人覺得再耍任性,不好。
但,總歸他也是生氣了,于是就搶著瓜小紀還沒回答前就先摟住了瓜小紀的腰,「我是她男朋友,請問怎么了嗎?」
這答案先別說有多勁爆好了,不只梁浩杰傻眼,連瓜小紀也當場翻了個白眼,早知道這生物老師從不安甚么好心眼,結果現在還抹黑他自己教過的學生的清白……,嘖嘖,可恥。
「老師,我不談師生戀的,要玩就找別人,別每次都這樣!很無恥耶!」瓜小紀用力的捏了下放在自己腰間上的那只手,捏完之后還用力的打了兩下,總之這感覺上是有往暴力傾向的趨勢發展,但瓜小紀哪管甚么暴力傾向?難道她要放任他偷吃她豆腐嗎?
「我可是真心的愛妳耶!」
「少噁了,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被你騙了,我也絕對不會上當!」
瓜小紀根本不吃這套,翻了個白眼,內心的無奈大于悲傷,總之,也多虧了生物老師她的心情才能這樣稍稍平靜下來,每次都這樣,只要她碰見齊雋澤的事她都變得特別脆弱,總歸該堅強點,喜歡人這種事本就該是要一次又一次的變得更堅強才是。
總之,收起脆弱的心,即使碎了也要撿起來再拼湊一次,反正拼了回去就還是一顆心,帶著更加堅強的心去面對齊雋澤,因為她是堅強的啊。
「那還有要練跑步嗎?我正要熱身,如果妳有要練的話可以一起跑。」梁浩杰伸了伸懶腰,起先還有些驚訝,但看見了瓜小紀那回嘴的樣子大抵就能知道是甚么情形,反正對他來說,不是情侶就好。
「哦……」瓜小紀原本正想答應,但「好」字還沒來得及說出口時,身旁就多出一抹人影,拉住了她,把她給拉了起身。

5-7 痛到全身都在抖,痛到眼淚都流出來。 瓜小紀下意識回頭去看這替她擋住陽光的人,一抹熟悉的身影頓時映入眼底,他的身影背對著陽光,看上去好不耀眼,她一時之間有些傻了眼。
齊雋澤把瓜小紀給拉起身后又蹲下去把她的手機給拿了起來放進了口袋,總歸之就是替她收拾東西,但誰也不知道他為何出現,出現的用意又是為何,齊雋澤看了看失神的瓜小紀,接著又撇過生物老師,接著才開口說道:「瓜小紀,妳媽找妳,要妳趕快回家。」
「啊?」瓜小紀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所以也就只不經大腦的回了一句單音,那樣子在齊雋澤眼裏是顯得多么的蠢啊,她愣愣地看了看他抓住她的手的手,一種熟悉的溫度憶起,這跟之前那些感覺一樣,那樣的溫暖,那樣的令人怦然心動,讓她緊張,卻又讓她安心,讓她的腦海只能一片空白。
兩歲半寶寶動不動就哭哄不好_晉江2018古言排行榜「走了。」齊雋澤替瓜小紀收拾好后就拉著她往門口走,他還不忘跟另外兩人說聲再見,「老師、學長,不好意思,先走了。」
生物老師「嗯」了聲,眼神注視著瓜小紀酡紅的雙頰,他漸漸地看著他們兩人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裏頭,他在心里微微地嘆了口氣,看著他們兩個人從自己眼前消失,他的心里忽然覺得不甘心了起來。
梁浩杰甚么話也沒回,只是自逕地愣在那兒,他的鼻尖仍充滿著他們倆經過他身邊時的味道,他們之間擦肩而過,空氣中還存著瓜小紀的味道,淡淡地、甜甜地,那味道,在他腦海裏揮之不去,心臟莫名地又是一陣緊縮,他又再一次地品嘗到了心痛的感覺,那滋味,很不好受,讓他頓時沒了勇氣回過頭去看他們兩個走遠的身影。

「媽咪找我怎么了?」瓜小紀臉上爬滿了疑惑,這下總算是解開了齊雋澤出現在這裏的原因了,也肯定是她媽咪告訴他她在這的。
「妳媽打給我要我帶妳回家吃晚餐。」
「她怎么打給你沒打給我?」
「我又不是妳媽,妳問我做甚么?」齊雋澤那一臉就是不耐煩,腳也沒停、手也沒放、頭也沒回,但瓜小紀就是知道他臉上現在肯定寫著不耐煩,聽他的語氣就感覺得出來很不爽,也不知是又誰惹到他大爺了。
瓜小紀索性不再說話,齊雋澤現在跟一座活火山差不多,看上去隨時隨地就會噴發似地,好可怕呀,怕的瓜小紀只敢閉嘴不敢多話。
后來回到家的瓜小紀問了自家媽媽怎么會突然要她趕快回家吃飯,搞得好像她連絡不上還是很久沒回家吃飯似地,而她的媽媽只回了瓜小紀:「妳發甚么瘋?我哪有叫妳趕快回家吃飯?」
****
禮拜六的運動會天氣并沒有很炎熱,相反地,天空有些灰,參雜了幾朵烏云,空氣中夾雜著像下過雨一樣的淡淡雨味和草味,但意外地卻讓人覺得清新、舒爽,至少一年B班的人是這樣覺得的。
瓜小紀最近投入于運動會的練習,但絲毫也沒想到自己的女人日子是月初來的,說好死不死,好衰不衰,總之在運動會的前一晚,瓜小紀的大姨媽還是來跟她說哈啰了。
瓜小紀總討厭每次那個來時都還要墊一層厚厚的衛生棉,討厭內褲上還得黏一層東西,反正她就是討厭那種悶悶的感覺,但這些都不是要緊事,瓜小紀只要長的越大,女人日子來時就會越痛,總之,簡而化之就是現在是開場典禮剛結束,她整個人已經痛到臉色發白了。
「小紀妳還好吧?」程怡希趁著空檔時間抽空特地來關心瓜小紀,瓜小紀昨天晚上還特地傳訊息來向她哭訴呢,她也知道瓜小紀那個來時會疼的在地上打滾的那種,總之她就是有些擔心了。
「一點也不好。」瓜小紀皺眉,整個人疼的縮成一團坐在椅子上,還好他們學校規定運動會要把自己教室的椅子上搬到操場上,多虧了學校的規定,不然瓜小紀現在肯定是躺在地上了。
「妳要吃止痛藥嗎?」程怡希從口袋裏掏出昨晚替瓜小紀準備好的止痛藥,現在這種緊急時刻她也只能讓瓜小紀吃止痛藥了,但吃止痛藥是不對的,雖然可以暫時止痛,但過一、兩個小時藥效退了之后那會是疼上加疼,讓人痛的心撕肺裂、痛不欲身呀。
但瓜小紀現在疼的都暈了,想也沒想抓了一顆止痛藥就立刻吞了,喝了水,藥丸就順著水一起溜進胃裏了。
雖然是用激烈且傷害身體的方式止痛,但果虧藥效強,總之一吞下去沒過十分鐘瓜小紀整個人就生龍活虎了,甚么疼痛早就沒了,明明剛剛臉還白的像女鬼一樣呢。
瓜小紀蹦蹦跳跳的跑去報到了單人女子一百的項目,笑容扯得好燦爛,就像顆太陽一番,好耀眼,但是在齊雋澤眼裏卻覺得好刺眼。
齊雋澤在自家的班級棚裏看著興高采烈的瓜小紀,他真心地受不了瓜小紀,真覺得瓜小紀就是一個蠢蛋,而程怡希就是一個讓瓜小紀變成蠢蛋的元兇。
齊雋澤走到正在跟其他女生聊天的程怡希旁邊,他無聲無息的站到了她身旁,臉色自然是臭的要命,嚇得其他兩個女生都噤聲了,班上的男生都是景仰著齊雋澤的,而班上的女生則大多都仰慕著齊雋澤,但他們的共通點就是都畏懼著齊雋澤。
畢竟打從一開學他們就不曾看過齊雋澤笑過,或主動跟誰講過話,除了跟他們講班級要事,除此之外沒了其他,而且有時回教室時臉還會更臭一些。班上的人只知道齊雋澤似乎是個連老師都會有些害怕的人,所以大家就產生了一個共通的念頭就是別惹齊雋澤為妙。
「程怡希。」齊雋澤低沉且冷酷的聲音傳進了程怡希的耳裏,程怡希嚇得一陣哆嗦,但打從國中就跟齊雋澤同班的她哪會害怕齊雋澤?齊雋澤可是傷害她最好的朋友的人呢,她氣都來不及了哪還有時間怕呀?于是她就是一臉高傲的回過頭去了,但一回過頭面對齊雋澤她就后悔了,那臉冷的跟甚么一樣,她還以為她自己看到了甚么黑白無常呢,他根本就是活脫脫的會自動移動的冷氣機呀。
另外兩個女生都只敢偷偷地看著齊雋澤,這是她們第二次看見齊雋澤跟女生說話,第一個是一年C班的李予苡,第二個就是程怡希了,因此兩個女生都不禁羨慕起了程怡希了。
「怎樣?」程怡希努力讓自己裝的看起來很鎮定,好像很不怕齊雋澤那樣,總之就是讓她看上去很正常就對了。
「妳自己愛嗑藥就自己去嗑,不要叫瓜小紀跟著嗑。」嘩!這是甚么形容詞啊,讓人還以為程怡希在做甚么壞事呢,或許旁人的眼裏程怡希是為瓜小紀好,但在齊雋澤眼裏這就是在傷害瓜小紀,總而言之就是壞事。
「我讓瓜小紀嗑甚么藥了?不就是止痛藥么?」程怡希不服,但也沒膽指著齊雋澤鼻子罵,「難道你要看著瓜小紀活生生的痛暈在操場上?」
「妳知道瓜小紀吃了止痛藥之后退藥后會怎樣,妳自己不會經痛是妳家的事,瓜小紀上次退效之后疼到連抓水杯的手都在抖,痛到全身都在抖,痛到眼淚都流出來,妳自己沒有那種感覺那就不要讓人家有那種痛。」齊雋澤冷眼冷語的罵著程怡希,眼神犀利的讓人差點兒窒息,「妳要是再餵一次瓜小紀藥,我就會買一盒止痛藥全部塞進妳嘴裏。」
齊雋澤語畢就轉身跨出長腿走人了,程怡希和其他兩個女生看著齊雋澤走遠的身影,看著看不禁就發愣了,嘖……好恐怖呀。
齊雋澤只身一人從學校內設的萊爾富回班級棚內,一回到班級棚內就看見了李予苡正四處張望,他瞥了一眼她,接著再瞥一眼她的腳后就回到了椅子上,他看著眼前正準備比女子單人一百公尺的三年級學姊,李予苡一看見齊雋澤后就走向前去找了他。
「雋澤,我找你好久喔,你去哪了?」李予苡走到了齊雋澤身旁,坐到了他的旁邊,柔聲地詢問。
「萊爾富。」齊雋澤沒有無視掉李予苡,也沒有遠離她,他的視線盯在操場上的某個小人影上,那個小人影正在熱身,而嘴上也不停的跟著身旁的人聊著天,看上去好忙呀,好快樂、好努力,根本絲毫不知道方才有兩個人為了她而吵架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9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