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歲寶寶莫名其妙的哭_曬曬我的什么作文800

7-1 我喜歡上梁浩杰了 「妳的傷到底甚么時候才會好?妳每天都掰咖,我走在妳旁邊都要扶著妳,很麻煩耶。」程怡希坐在籃球場旁的階梯上,眼神飄向瓜小紀受傷的膝蓋,她無語的嘆氣,當初她知道她受傷的時候就很想給她一個輪椅,這樣還比較好推。
「要是能好我也很想趕快好呀,問題是它就不肯好,我也沒辦法呀。」瓜小紀的眼神追逐著場上的齊雋澤,她看著打籃球揮灑汗水的齊雋澤她的心里就一陣舒暢啊,這是多棒多養眼的畫面?最好汗水再流多一點,這樣衣服濕了說不定還會把體育服脫了呢,但她也沒想過現在是冬天呢,脫衣服甚么的,真是太不明理了。
打從她知道今天的國文課跟體育課調課時她的心就雀躍不已,多棒啊!她有多久沒和齊雋澤一起上體育了學校知道么?就不能乖乖的安排她和齊雋澤一起上體育課嗎?
就算沒有把她和他排在同一節,憑甚么C班可以!瓜小紀想著想就往正和其他女生在一起打籃球的李予苡那兒看,想到她就氣。
每次想到李予苡,她就會想到運動會的時候還有圣誕節的時候,真的好可惡啊。說來說去,她就是忌妒。
「妳還去上甚么空手道,我看妳是腦抽風了吧?要去上也不等腳好,每天都跟我喊蹲馬步有多累,妳怎么不想想我每天聽妳講屁話有多累?」
「妳不懂啦,這就是戀愛啊!只要看到親愛的就覺得幸福,能跟親愛的同一節上體育課,更幸福!」瓜小紀根本眼神閃爍,那樣子看上去還以為是看到了甚么布萊德彼特還是山下智久等國際巨星呢,嘖,其實只是在看齊雋澤罷了。
「好吧,老實跟妳說一件事,說了妳可不許笑我。」程怡希一臉倔強,但臉頰酡紅,眼神帶了點嬌羞,很明顯是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我有喜歡的人了。」
咳,她有沒有聽錯?跟齊雋澤同班那么多年都沒有喜歡上齊雋澤的一個女生居然喜歡上別人了?
「對象是誰?誰!」瓜小紀也不知怎么了,總之她就是情緒特別的激動,好可怕呀,她一聽到程怡希的話她立刻就翻過身去看她,只差沒抓住她的肩膀了,「妳快說!」
「哎呀,那妳得先保證我不跟別人說我才告訴妳。」程怡希伸出手來,把雙手握拳接著把小妞妞給伸直,這是她們打勾勾作約定的儀式,雖然看上去顯然有點幼稚,但這就是她們做承諾的程序。
瓜小紀一瞬間就把自己的小妞妞也勾了上去,她們兩個手左右晃了晃,前后搖了搖,放下之后用雙手擊掌,這就是她們的儀式,程怡希這才深深地吸一口氣。
程怡希的臉難掩羞澀,總歸之就像個正發春的小孩一樣,臉頰紅通通地,「我喜歡上梁浩杰了。」
瓜小紀聽到真的差點被口水噎到,最近的事情實在是都太雷人了太奇異了,老實說真的讓人感到……充滿驚奇。
她慶幸自己剛剛沒喝水,不然她鐵定會噴水。
「妳講認真的?妳喜歡學長?」瓜小紀睜大雙眸,眼神瞧得很認真,但看啊看也沒看出半點虛假,倒是看出程怡希的春天好像真的來了的跡象,「甚么時候的事?」
「大概是跨年那時候的事情吧?」程怡希雙眸帶了點仰慕,看上去就好像瓜小紀的翻版,「那時候妳不是去上廁所嗎?那時候發生了一些事……我覺得梁浩杰真的好——」
程怡希還來不及講完,瓜小紀還來不及聽完,彷彿之間冷風中帶了許多人的小尖叫聲,幾個女生的警告聲,但瓜小紀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她忽然就覺得頭好像被甚么東西砸中了。
瞬間就失去了意識。
C班的女生們有大喊小心,但可惜還來不及傳進她的耳里,他們手中的籃球就已經先摸了她的頭了。
齊雋澤當場就停下了原本要投籃的動作,他緊蹙眉頭,他因為運動的關係而正大口地喘著氣,他眼睜睜地看著瓜小紀的頭被籃球砸中,他瞬間也覺得自己的頭很痛。
怎么沒事就愛受傷?連坐著都能被籃球砸,到底是上輩子得罪了誰還是這輩子真的太衰才會這樣?
齊雋澤把籃球往地上一扔,大家都還沒從瓜小紀被籃球砸的窘境里回神過來都傻在那兒時,他已經在眾目睽睽之下以公主抱的姿勢把瓜小紀整個人抱了起來,抱進了自己的懷里。
「雋澤……」李予苡看著看,原本還很得意的笑著,畢竟這球是她故意往瓜小紀那兒砸的,但她忘了齊雋澤的反應了,看著齊雋澤上前直接抱起瓜小紀,她就立刻也向前跟去。
「球是你們C班砸的吧?」齊雋澤眼神犀利,看上去很兇狠但卻帶了點焦急,他冷冷地開口:「叫砸球的那個等瓜小紀醒的時候過來道歉。」
齊雋澤說完就邁出步伐走了,走的有點急、有點快,看上去應該是很擔心瓜小紀所以才會這么的迅速。
他想趕快檢查瓜小紀的腦袋有沒有被打壞掉,不然要是以后照顧她,他會更累。
李予苡看著很快走遠的齊雋澤,她真的快氣瘋了,簡直可以說是火冒三丈,她的雙手緊握雙拳,她真的是越來越討厭瓜小紀了,討厭她討厭到要用恨來形容!

7-2 是誰砸的? 齊雋澤把瓜小紀給抱進了保健室,說來巧,說來妙,說來哇哇叫,總之保健室阿姨又跑不見了,別說跑不見這么直白好了,就說她跑去開會好了,總歸之,保健室一個人影也沒有,只有一個床簾是拉起來的,看兩歲寶寶莫名其妙的哭_曬曬我的什么作文800起來里面應該有個人在睡覺,于是齊雋澤就把暈過去的瓜小紀給放到了拉起床簾的旁邊一個位置。
靠媽……好像沒看過被籃球打暈的人要怎么治療。
齊雋澤有些慌了手腳,他掏出手機決定上網查一下該怎么處理一個被籃球砸昏的人,他滑啊滑的,看啊看的,總歸之結果好像就是等暈死過去的人起床之后再看反應才是重點。
于是齊雋澤就把手機給收了起來,很乾脆的就拿了一張椅子來坐在了床旁邊,還很順勢的把床簾也給拉了起來,他的動作很輕,雖然他知道暈過去的人是吵不起床的,但現在在保健室也是該遵守一下,更何況隔壁床好像還有人在睡覺,他還能微微聽見好像有打呼聲。
等了快要二十分鐘的齊雋澤想了想,感覺上短時間內,瓜小紀是不可能起床的,于是乎他也就跟著趴在床上想補個眠睡了。
齊雋澤就這么的昏昏沉沉睡了,也不知道經過了幾個上課幾個下課,總之等瓜小紀迷迷糊糊醒的時候是正好打中午吃飯的鐘,響的很透徹,也不知道是受了平常都聽到這種吃飯鐘響起床的影響還是剛好,總之當鐘響到最后一聲的時候,瓜小紀就睜開雙眸了。
……也沒昏睡很久嘛。
瓜小紀轉了轉眼珠,她沒有動,因為她知道她身旁還有個人,于是她只是低下頭去看看趴在她旁邊的人,她一看就知道是誰,那顆頭好熟悉啊,不就是齊雋澤嗎?
瓜小紀很努力的抑制了自己內心的好奇心,但怎么樣也壓不住,她老早就想摸摸齊雋澤的頭髮,看看他的頭髮摸起來是甚么樣的觸感,看上去頭髮好似很硬,但老實說,好軟啊。
細細的髮絲圍繞在瓜小紀的手心里,感覺好棒啊。但還沒摸超過五秒,齊雋澤就抬起頭來了,那臉臭的不得了,也不知道是誰得罪了他。
「親愛的你醒啦?」瓜小紀揚起笑容,笑得很討好,「可以多睡一點呀。」
齊雋澤看到這笑容就放心了一半,但卻又很想從她頭上巴下去,她到底知不知道人家有多擔心她?結果她還笑得這么開心。
「妳摸我的頭做甚么?」
「我沒有呀,親愛的做夢了吧?」瓜小紀笑嘻嘻,把剛才做的事情都撇得一乾二凈,講得好像跟真的一樣呢,但她以為自己在騙誰呀?她在騙的是齊雋澤啊!一個眼神就能讓她哭的齊雋澤啊。
「瓜小紀,妳現在是皮癢了,會說謊了?」齊雋澤眼神一飄,飄住了瓜小紀的心,好帥啊……
「我哪敢呀?親愛的你就別生氣了唄,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呀,我的手不受控制嘛。」瓜小紀撒嬌,手還很順勢的去抓住了齊雋澤的手,不管怎么說都很故意,總之她就是想吃豆腐了。
「妳會不會頭暈想吐?」
「不會。」瓜小紀誠實地搖了搖頭,她表示沒事。
齊雋澤上下看了看,大抵看上去是真的沒事,看她還能吃自己豆腐,還能笑的那么白癡,腦袋大概是還沒撞壞。
床簾忽然之間被拉了開來,瓜小紀下意識的去看來者是誰,映入眼眸里的是一群女生,有五個人,其中一個是李予苡,其他她都不認得,只知道是C班的人。
齊雋澤只看了她們一眼就撇過去了,他壓根本不想理會這群女生,再他眼里就是一群不會打籃球又硬要打籃球的笨蛋,講難聽點大概就是運動不在行的嬌嬌女,他想也知道大概就是來道歉的。
「怎么了嗎?」瓜小紀首先開口,這也不能說她無知,畢竟她根本不知道在她昏過去之后發生了甚么事,但該怎么說呢,是也可以笑她是白癡,畢竟人家拿籃球砸她她也不知道,要是哪天會不會路上被殺了還不知道自己死了?
「小紀妳還好嗎?對不起,我們體育課打籃球的時候籃球不小心飛出去了……」李予苡一臉歉意,看上去好委屈啊,好可憐啊,真的讓人忍不住就心疼了,忍不住就要原諒了,瓜小紀是真的就被騙了,原本下一秒就要說沒關係了,但齊雋澤這就很大少爺的開口了。
「是誰砸的?」齊雋澤坐在椅上,頭微微地抬起,往她們那邊看去,眼神很兇狠,散發出難以接近的氣息,那一臉一看就知道這人現在很憤怒,嘖……好恐怖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9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