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情感故事吃奶講述_曬曬我的幸福700字

7-5妳給我磕頭之強姦犯 一名長髮女子正被丟棄在一處角落,因為燈光昏暗的關係,要是不去仔細一看還真看不出是甚么,那名女子看上去應該也是個高中生,因為也同樣穿著制服,但原本純白的制服早已被不知道是誰的鮮血給染紅了,她下身的裙子早已被掀起更是撕破,下體真的是春光無限好,一覽無遺,細細髮絲遮蓋住了她的臉,但看上去應該是已經昏死過去了又或者早就死了,瓜小紀沒辦法確定,因為她身上都是血。
這讓瓜小紀更加害怕了,她敢打包票,那女生會變成那樣八九不離十,應該就是眼前的男子干的準沒錯。
男子也不知道是突然發了甚么瘋,他趁著瓜小紀被嚇到的時候就低吼一聲往前一個撲去,好變態的撲法啊。
快的讓瓜小紀根本來不及反應,她已經被男子給壓倒在地了,她甚么都沒辦法抵抗,應該這樣說,她當下真的是腦袋一片空白。
她的大腿內側好像一陣熱,就感覺好像有甚么東西正在頂著她。
男子的力氣很大,大的瓜小紀根本沒辦法掙脫,男子一手就能直接把瓜小紀的兩只手給抓住了,男子把她的手給放到了她的頭上方壓住,他脫下了口罩,一頭就栽了下去吻上了瓜小紀的脖子。
瓜小紀現在確定,這男子大概就是所謂的典型綜合體,殺人加上強制性交的那種,稱為強姦犯。
瓜小紀被侵犯的很不爽,但也無法伸手打他,好在這男人是跨壓在她身上,于是她二話不說,她用了被生物老師操出來的柔軟功,把腳給用裏的往前踢去,一踢就踢中了男子的小腿。
但男子好像不痛不癢,反而變本加厲,瓜小紀這一踢,他就是瞪著瞪她,接著露出淫穢的笑容,他把另一只空著的手移到了瓜小紀的胸前,下一秒,他已經伸手用力的把瓜小紀的衣服給一把扯了下來。
胸前一陣著涼,男子的手直接的就伸進了內衣到了瓜小紀的胸前亂來,瓜小紀沒有喊不要,但就是一直尖叫,叫的很凄厲很尖銳,好像要把玻璃給叫破一樣。
男子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他抬手一搧,就立刻給了瓜小紀一個巴掌,用力到瓜小紀的頭都偏了過去,馬上就腫了起來,痛得瓜小紀當場就哭了,「哭啊,哭了老子比較爽,呵呵……」
瓜小紀也不知道是怎樣,反正就是停不下眼淚,還真就哭了,哭得特別大聲,特別委屈,她這才會開始開口,才知道怎樣開口,「我拜託你,你不要對我亂來好不好,我求求你……」
瓜小紀不斷的哭,不斷的哀求,男子不知道是聽到這哀求心軟了還是聽到這凄厲的哭聲真的軟了,但就是停下了動作。
「妳給我磕頭,給我磕!」男子動作粗暴不說,他一手直接抓著瓜小紀的頭就往地板撞,撞的瓜小紀眼冒金星,額頭都滲出血來了,好暴力啊。
但瓜小紀不敢不聽,眼前這男子看上去不只神經有問題,大概心里也有甚么問題,不管怎么說,要是現在反抗的話兩性情感故事吃奶講述_曬曬我的幸福700字難保下場會更慘,更或許又會跟角落的女生一樣悽慘。
瓜小紀不斷的磕著響頭,怎么講呢,那實在屈辱,男子還正硬著呢,瓜小紀就不斷的磕,看上去就很不忍的畫面。
男子就像是飽足虛榮心了,臉上還是掛著猥褻的表情,他頓時又是一陣淫蕩笑容,他眼神一閃,猛然之間就又往瓜小紀身上撲去。
瓜小紀嚇得尖叫,拳打腳踢的就往男子身上招呼,她嘴裏不斷地喊不要,但男子就好像是越來越興奮似地嘿嘿嘿地直笑。

7-6 我就在妳身邊就讓妳賴 猛然之間,瓜小紀甚至要放棄之際,壓在她身上的重量忽然之間就不見了,她聽到了一陣怒罵聲。
「我你媽的!」齊雋澤一進地下道就聽見了瓜小紀的哭喊聲,那聲音好害怕好絕望的感覺,聽的齊雋澤心頭頓時一陣緊縮,他腦袋頓時一片空白,只是靠著自己的意識行動,等到他意識過來時,他已經一腳把男子給踹倒了。
這一踹,不知為何卻讓他更加氣憤,但他努力的強忍住自己的怒火,他現在最在意的不是他,是瓜小紀,他轉身趕緊去哄住瓜小紀。
哭的梨花帶雨的瓜小紀。
他脫下他身上的外套細心地替瓜小紀給穿上,瓜小紀一看見齊雋澤立刻就緊緊的抓住了他,她越哭越大聲,越哭越難過,整個人無法控制的就像個娃兒一樣哭。
齊雋澤感受到瓜小紀的顫抖,整個人抖得不像話,感受到了她的恐懼,他緊緊地抱住了瓜小紀,他把她的頭按進他的胸膛裏頭,而瓜小紀也緊緊的拽住了他的衣裳,猛力的哭,死命的哭,就好像想哭斷心腸似地。
「沒事了,我來了,我來了,我就在妳身邊。」齊雋澤在她耳邊低語呢喃,他攥住她的力氣不斷加大,他輕柔地拍著她的背不斷安撫她失控的情緒。
他聽見了后方細微的呻吟聲,他聽的真的是越聽越火,簡直就是氣紅了眼,他放開了瓜小紀,他一個站起身,就立即往那男子身上踩,那踩還不是普通的用力,位置也可以說是特別呀,他就正踩著那男子的命根子處,他就是發揮了這輩子最大的力氣猛踩。
「社會上的敗類!」齊雋澤就是氣的可以說是喪失了理智了,嘴裏罵出來的滿是髒話,髒話還好呢,連重話也說出口了,「我他媽就算今天沒踩爛你,我也會把它給剁下來丟去太平洋餵鯊魚!」
瓜小紀看著大爆怒的齊雋澤看得很是陌生,該怎么說呢,第一,她現在極度沒有安全感,即使看著齊雋澤她也覺得隨時好像都有危險,她只希望齊雋澤能趕快回來她身邊。第二,她還真沒看過這么火大的齊雋澤啊,這是第一次呢。
瓜小紀稍稍的冷靜下來了,但一冷靜下來她就先被她的臉頰給痛的叫出口了。
齊雋澤以為怎么了,心急的回過頭去看瓜小紀,他這才真正的看清瓜小紀的臉,先別說臉頰上的紅腫好了,額頭上那磕的破了好一大洞,齊雋澤頓時好像也被淪了好幾個拳頭似地,挫敗感和氣憤感一個瞬間就又爆滿在他的內心了。
齊雋澤直把男子給拉起身,他二話不說一個拳頭就揍過去了,直狠狠的就把男子又打趴在地上,他直吼:「給我站起來!老子還沒有打夠!」
吼聲簡直是響徹云霄,他用力的往他的手上一踩,不知道是不是只有男子聽見,又或許齊雋澤也聽見只是沒打算放開,總之,「喀啦」一聲是很準確的進了男子的耳裏了,齊雋澤這一踩恐怕是直踩骨折了,但齊雋澤腳沒離開,依舊還是再出力,他疼的都冒汗了,簡直要痛到飆出眼淚了,他求饒:「放過我吧……求你了。」
「放過你?」齊雋澤勾起一抹冷笑,讓男子打從心底恐懼,齊雋澤蹲下身去,直狠狠地與他對眼,「剛才她求你的時候,你有想過放開嗎?」
男子不敢答話,噤聲,惹得齊雋澤臉又更黑了,「既然沒有,你又憑甚么奢望我放開?你在跟我說笑話?」
齊雋澤站起身,直往他臉直接踹去,男子一個疼痛,就直接活生生的痛暈過去了。
齊雋澤回過頭去看瓜小紀,語氣顯然的溫和許多,他眼底泛滿了心疼,他小心翼翼地碰了碰瓜小紀被打傷的臉頰,「很痛嗎?」
「拜託,不要再離開我了,我會怕……」瓜小紀一看見齊雋澤回來自己身邊后就快速地抱住齊雋澤,她現在不管怎樣都覺得好害怕,除了抱住齊雋澤尋求安全感之外也沒了其他辦法,于是她也就提出了這任性的要求。
但齊雋澤沒罵人,只是靜靜的回抱住瓜小紀,讓瓜小紀躲在自己懷裏發抖,躲在自己懷裏哭泣。
等過了約十分鐘之后警察才到,齊雋澤早在自己快到達地點時就打給了警察,他不明白警察為甚么能這么的遲,于是也就黑著臉質問,警察的回答則是:「你在電話那頭顯得太過于緊張,話沒有說清楚,我們也沒有聽清楚你就掛了。」
總之最后,這滿身傷的強姦犯才終于正式被逮捕,原來是之前警察就在追緝的現行犯,而一旁倒臥在血泊中的女學生也被緊急送醫,好在救回了一命。
警察不追究齊雋澤的暴力行為,或許是因為警察也覺得這男子很可惡,畢竟都同身為男人,當自己的女人被受屈辱遇上這種事,難保他們會理智,于是也就把這些行為歸類在正當防衛。
而那晚,瓜小紀是邊哭到抽噎邊做筆錄的,全程都躲在齊雋澤的懷裏,一刻也沒出來。
原本瓜小紀的媽媽要載她回家休息的,但瓜小紀不斷的猛搖頭,說甚么都不愿意,只要一離開齊雋澤她就哭的更加凄慘,搞得瓜小紀媽媽也拿她沒轍,只好請齊雋澤送她回家。
齊雋澤只是點點頭說好,沒有其他怨言。
他牽起瓜小紀的手,一步一步的緩慢走著,瓜小紀也回握著他,他倆雙手緊握,直到瓜小紀回家的那一刻。
瓜小紀問:「對不起,我當下只想到打給你……,你是不是會覺得我問題很多?還是覺得我很煩?」
齊雋澤回:「妳以后不管遇到大事還小事,第一個就得想到我,妳聽見沒?」
瓜小紀頂著哭得像核桃的紅腫雙眼說好,那她以后就賴定他了,不管是大事情還是小事情都第一個打給他。
齊雋澤難得沒有酷酷地說話,反而露出笑容說:「好,就讓妳賴。」瓜小紀一時看著有些失神,他的嘴角旁有兩朵小酒窩,讓人忍不住想戳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59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