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故事吃奶添一下面_曉來誰染霜林醉gl伶遙

番外 生物老師的新班級 「上課了,都坐兩性故事吃奶添一下面_曉來誰染霜林醉gl伶遙好。」生物老師走到了講臺上方,點名簿擱了下去,他自認自己這樣還挺文生地,很氣質的感覺呢。
只見下方沒半點學生想要甩他,每人都「我不要你能拿我怎樣」的臉,各個跩個二五八萬的,惹得生物老師特別不爽。
「好,點名。」生物老師也沒理會,逕自地攤開了點名簿,看上去是特別愜意啊。
「鍾萬恩。」生物老師喊了一個人名,下方也沒人回應,他可真的是覺得特別想揍人,「沒來,曠課。」
「喂!你憑甚么記我曠課?你是沒眼睛看我在這里是不是?」一名男同學可就不滿了,叫囂的特別厲害,也是這個班級第一位跟他說話的人。
「李躍。」他見又沒人理他,「沒來,曠課。」
「我跟你說話你是沒聽見?我說我在這你還不替我消掉曠課?」名為鍾萬恩的男同學向前沖去,一個不爽就踹了生物老師眼前的講臺,講臺也倒好了很給面子的就應聲倒地,鍾萬恩那臉色啊可神氣得意了。
生物老師就瞥了他一眼,是特別的有殺氣,那眼神啊根本就好像把這里當道館了似地,大家看了是嚇了一跳,但讓人更嚇一跳的是他接下來的行為。
生物老師用力一扔,就把點名簿給扔到了地板上,特別有流氓的樣子,「老子替你劃掉曠課了你是沒眼睛不會看是不是?」
「點名簿在你手上我是看得到嗎?」鍾萬恩有些兒嚇到,但為顧及顏面也忍下了害怕很有尊嚴的嗆了回去。
「老子第一天來是知道你叫甚么名字嗎?」生物老師特別不爽,充滿犀利的眼神就往他那看去,「當老子是神是吧?」
生物老師的眼神像那些坐的不三不四的人那兒撇去,他審視了全班,方才愜意的感覺全都沒了,說甚么愜意呢,他現在渾身上下都充滿了低氣壓啊,讓人怕的都要挫賽了。
「老子跟你們說吧,老子根本不屑教你們,要不是人家千拜託萬拜託你們以為老子想來嗎?」生物老師講話起來特別的魄力,「都幾歲人了還這么屁,都高二了,你他媽還以為是在幼稚園啊?」
「我現在就告訴你們我的規則,以后要是我點名不舉手答右的一律曠課,我不會管你當時在不在場,還有,以后我講的話都要給我聽進腦子里,不管是髒話還是好話都給我聽進去,再來第三點,我叫你們干甚么就給我干甚么,不管是要你們去揍人還是要你們去吃屎都一樣,還有,我每次講完話都要給我回答,聽到沒有?」
隨著生物老師的聲音結束,觀光科二年四班的同學都被嚇得下意識脫口而出:「聽到了。」
「你,」生物老師指了被嚇得在一旁愣住的鍾萬恩,惹得鍾萬恩一陣惡寒,「給我把講臺弄好,我只給你一分鐘時間,其他人都給我坐好,服裝儀容全部都給我弄整齊,等等我點名的時候全都走到我面前我一個一個看,不來的我一律記曠課,每五節曠課一支申戒,每七節一支小過,十節一支大過,都聽清楚沒?」
「聽清楚了!」班上的人都特別害怕,在生物老師的威脅下各個都趕緊整理起了自己的儀容,大家看著眼前從一進門就特別不耐煩的班導,看的是一陣哆嗦。
「啊,」生物老師作勢地啊了一聲,特別讓人感到驚悚,「在這里老子就是神,不管誰說甚么,就只要聽我的,不管是校長還是誰,都只能聽我的,有沒有聽到?」
「聽到。」全班很一致地回答,生物老師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就掛起笑,看上去還真特別斯文。
嘖,要他來帶一群比國中生還屁孩的小鬼他還真的想直接辭職算了,要不是看在瓜小紀在這所學校里面打死他也不會踏進來的。
下課時分,生物老師很準時地就放了大家休息,大家都特別地鬆了一口氣,坐在位置上吱吱喳喳地討論著這新來的班導。
生物老師也沒多想理會他們對自己的看法,他只就收起點名簿地就往外頭走,倏地,門外出現了一道巧小的身影。
女孩喘著氣,一手扶著門外地柱子,一手拍著自己的胸口,看上去是特別的狼狽呀,但他卻覺得特別好看。
這是他的太陽啊,很閃亮,很溫暖人的太陽呀。
就好像是他快樂的來源。
「老師你給我出來!」瓜小紀指著在教室內的生物老師,喊得可大聲了,大家看啊可是秉氣凝神了,大家的注意力全到了瓜小紀身上,剛才生物老師才發脾氣啊,這樣指著他,他不把她給殺了才怪……
「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你剛剛為甚么對我這么兇還跑這么快,你是怕被我揍對不對!」
「瓜小紀,妳是太想我是吧?一下課就跑來這里,怎么?妳不管妳的齊雋澤了?」生物老師挑眉,很一派悠閑地往她那兒走去,嘴角勾起一抹笑,薄唇一彎,煞是特別迷人,大家看得都不免心跳少一拍。
「你少給我轉移話題!你給我說!」瓜小紀哪那么容易就放過生物老師啊?她一個向前就手插著腰到了他的面前,還昂起下巴很有悍婦的姿態。

二年四班的人看啊是看的膽戰心驚,他們想啊想,全校應該也只有瓜小紀敢對他那樣吧?也只有她沒看到他可怕的一面啊。

8-5 接電話的是個女生 瓜小紀覺得這下真的挫賽了,該怎么說呢,既上次被咩咩頭推下樓事件以后瓜小紀以為只是個小事兒惡作劇,但其實后來的她才發現根本不是,她真的越來越常收到其他各種惡作劇,但其實都是小事情,就只是例如把她的課本偷藏起來或是把她的書包扔去回收場之類的總歸之也沒真涉及到恐怖的事件範圍內。
但會讓瓜小紀真的覺得挫賽的原因是因為現在是放學時間,而她人呢正被鎖在廁所裏面,
學校每到了晚上都會在樓梯間拉下鐵門,而她的位置現在是四樓,不管怎么講就算她真的從廁所裏頭跑了出去好像也不可能離開學校了。
這是多老梗的事情呀,怎么那群愛捉弄她的女生還想的出來呢。
瓜小紀沒有像正常女生那樣一直拍門求救,因為她知道那是浪費體力浪費唇舌的事兒,于是她靜靜地坐在了地上,原本她還不敢坐呢,畢竟廁所嘛,髒的要死,但站啊站,站到腳痠了自然就是坐了,她現在都痠的要命哪還管甚么髒呀。
門啊,應該能踹開吧?
瓜小紀的腦海閃過了這個念頭,怎么說呀,她雖然不想破壞學校公物,但她現在可真的想不出甚么法子了,只能使用蠻力了。
于是瓜小紀還真的二話不說抬起腳就給她踹了,門還真的就給她踹開來了,嗯,門把也就很戲劇性的就壞了,門外用來困住她的掃把也就這樣斷了,瓜小紀就這樣欣喜地大搖大擺的走出來了。
外頭的天色早就黑了,哪還有甚么夕陽啊,根本半點毛都沒有呢,學校可以說是一個人都沒有,暗的不得了,瓜小紀經過了上次的事情之后內心蒙上了幾道陰影,對于一個人走暗的地方是特別敏感,惹得瓜小紀是特別害怕。
她這是真的很害怕,她畏首畏尾地走到三A,沿路真的是抖的不得了,怕的眼眶都濕了,她難道要這樣一個人待到隔天早上嗎?她不要。
她打開了教室的燈,與外邊不成正比,但卻讓她安心不少,但不管怎么說她還真的不敢一個人走出去,她光想她就覺得很害怕,內心的恐懼又是一點一點地增加。
全校就她一個人,外頭又這么暗,她看了看手機時間已經是晚間九點多了,也是,她被困在廁所的時候是下午六點放學的時候,而她也因為被困的無聊而睡了,真是,真不該睡的。
她的周遭沒有半點的聲音,靜的不得了,只有她的喘息聲,她的手不斷地顫抖,她一想到之前的事情她就害怕,她拿起書包里邊的手機,她播下了齊雋澤的電話號碼。
「喂——」電話那頭傳來的一個女生的聲音,瓜小紀愣了,對于這聲音是熟悉的不得了,「小紀,怎么了嗎?」
「這不是齊雋澤的手機嗎?」瓜小紀嚥了口口水,害怕甚么的早就忘了,她現在滿腦子只有不解,不解齊雋澤的手機為甚么會在她那兒。
「哦,對呀,小紀妳找雋澤嗎?他現在去洗澡了,妳有事情嗎?我可以替妳轉告。」
這段話還真的講進了瓜小紀那一片空白的腦袋裏面去了,還真的讓她有些無法思考了,「不用了,我沒甚么事,我明天在跟他說就行了。」
「好喔,那就這樣啰,再見。」瓜小紀按下結束通話鈕,她不自覺地盯著電話發呆,她握著手機的力道逐漸地加大,就好像手機是她的仇人似地。
最后救她出來的是生物老師,空手道下課的生物老師打了通電話給瓜小紀,每個禮拜四瓜小紀都會來上課的,但今天沒有于是生物老師就覺得怪了才打的,打了才知道原來是被困在學校。
他馬上就跑到了學校去替瓜小紀開門,他先是打了一通電話給他叔叔,他叔叔又打了一通電話給學校警衛,這才替瓜小紀開了門,他沖到了她的教室,一看見瓜小紀她就看見了瓜小紀失神的表情,臉色煞是難看。
后來的他把她帶上了車,他以為她是被嚇壞了才會這樣所以也沒多說些甚么,但當他載她到了她家門前時,瓜小紀的眼淚就撲簌簌地往下墜。
「為甚么李予苡可以去齊雋澤的家?這都幾點了?為甚么齊雋澤肯李予苡碰他的手機?」瓜小紀眼淚嘩拉拉地掉,很放聲的哭,哭的生物老師真的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怎么了?好了別哭了啊,妳直接就哭了妳要我怎樣啊?我怎么安慰妳啊?難不成要我跟妳一塊哭嗎?」生物老師趕緊抽了幾張衛生紙抵到了瓜小紀的眼前替她擦拭眼淚,樣子可以說是滑稽呀。
瓜小紀哭了整整要半小時,她哭到打嗝,哭到打哈欠,哭到眼睛腫得不成眼形后才肯打開車門下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0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