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故事吃奶添下面動圖_曉青老師絲襪包書網

8-6 追上去 隔天的瓜小紀頂著一雙紅腫的雙眼去到了學校,她用力的放下了自己的書包,連看都沒看一眼齊雋澤,她只是給了一根棒棒糖到了齊雋澤桌上,但話也都沒說半句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了。
齊雋澤莫名其妙的看著瓜小紀這胡來的火是滿腹疑惑,不明白瓜小紀到底是又發了些甚么神經,奇怪呢,前幾天才和好的,結果今天又這樣抽風,難道是傷口好了就忘了痛?
齊雋澤也懶得理她,也只是靜靜地沒說話,也沒看那氣得亂七八糟的瓜小紀,自逕地坐著自己的事兒。
每個人你看我我看你,沒有半個人知道他們之間到底怎么一回事。
這種尷尬的低氣壓一直持續到了中午,該怎么說呢,瓜小紀不去主動找齊雋澤講話齊雋澤便也沒理她,兩個人就像平行線一樣沒有任何瓜葛,就好像從來不曾認識過一樣。
中午吃飯時間瓜小紀也就受不了了,這就整個人暴怒了,她看了一整個上午的齊雋澤看啊看的是一肚子火,老實講吧,她就是在看他會不會意識到自己哪里錯了然后來跟她解釋,結果等了一整個早上也沒見他看過她一眼,氣得她差點就要瘋了,啊,真是。
「齊雋澤!」瓜小紀怒喊,班上的人一眼就望去了,他們就打賭吧,打賭鐵定是瓜小紀先受不了,果真是受不了了,「你都沒有甚么話要跟我說嗎?」
「神經病。」齊雋澤攪著飯,看上去特別優雅,但說出來的話可真的跟他的外貌一點也不搭。
「對!我就是神經病!算了,我也不想講你了,你自己做過甚么事情你自己知道。」瓜小紀還真是特別心寒,她真的是寒的都哭了,她覺得特別丟臉,于是撒腳就跑出了教室。
哎呀,真的是自從上了高中以后就特別愛哭。
也太矯情了,不就只是哭而已兩性故事吃奶添下面動圖_曉青老師絲襪包書網嘛,用不著跑出教室呀,這一跑啊等等回教室是更尷尬啊。
瓜小紀想了想,想想自己哭也沒甚么用,于是也就只跑到樓梯轉角而已,她胡亂地擦了自己落下地淚珠,經過的人都往她那兒瞧,瞧得她是好不舒服啊。
忽地,瓜小紀的眼前出現了一道人影,她聞言便抬起頭來,一抹人影映入了她的眼眸,她看著模糊地齊雋澤看的是愈發的心酸。
「瓜小紀,妳能好好管管妳的眼淚嗎?」齊雋澤嘆了口氣,他還真的拿她沒有半點辦法,他拿出他擱在口袋的衛生紙,他緩緩地伸出手去替瓜小紀擦那熱騰的眼淚,他冷漠地臉龐難得出現了一抹溫柔,那煞是讓瓜小紀失神了。
「妳今天到底發甚么脾氣了?」齊雋澤柔聲地問,他微微地傾下身與瓜小紀對視,眼眸底閃過一絲心疼,他原本想敞開手抱住瓜小紀的,但無奈這里過于多人,他做不出來。
瓜小紀想到這里她就氣憤,她看著齊雋澤的俊臉,她愈看愈難過,想起昨晚她就鼻頭一酸,她推開了齊雋澤往樓下操場奔去,那樣子看上去真的好女主角的感覺呀。
被推開的齊雋澤很是傻眼,不知道該做些甚么,這么說吧,要照他的腦子判斷啊是不必追上去的,更何況他也有些怒了,他都來安慰她了她還給他推開,但看見瓜小紀那哭到丑得亂七八糟的神情啊他就又是一陣捨不得,他原地來回猶豫了一下,這才跟著追上去。
原本說好要有女主角矯情的樣子罷,但該怎么說呢,她跑一跑啊,跑到操場時原本是想剎車停在草地上的,但莫名奇妙的腳就突然地這么一絆,這下好了,往前撲去了。
瓜小紀這樣一跌是更難過了,天底下還有誰能比她更衰了?她啊眼看是四下無人也就整個放聲哭了出來了,連姿勢都沒想要變一下,就這樣趴在草地上哭了,哭的是特別有勁,就好像剛出生的嬰兒一樣呢。
「瓜小紀,妳這樣鬼哭狼嚎的丟不丟人?」一道屬于齊雋澤特有的低沉卻好聽的嗓音在她的頭正上方響起,一雙黑色卻乾凈到發亮的皮鞋映入了她的眼里,她抬頭一望,齊雋澤的俊臉就進了她的雙眸。
齊雋澤蹲下身,兩手放在他的膝蓋上,手正打直還碰到了地,他看著她那蠢到不行的哭臉是著實忍不住了,他嘴角輕扯,些爽朗的笑聲從他的唇畔里傳出,惹得瓜小紀又是一陣失神。

8-7 閉上眼睛之我的密碼是妳的生日 九月中旬正中午,過于猖獗的太陽高掛在天空上,藍天白云形成了襯托太陽的布景,陽光灑落在齊雋澤的身上,他正逆著陽光看著她,她一抬頭就見著了他的笑容,是那樣的好看,那樣的令人著迷。
一旁的花草樹木隨著微風輕一番搖曳,發出了沙沙地聲響,而夏日特有的蟬鳴聲也和樹木的聲音一同傾洩便成了夏季交響樂,是特別的夏天,但在瓜小紀的耳里以及腦海里卻只有齊雋澤那低沉地輕笑。
在她失神的這幾秒鐘,她彷彿聽見了齊雋澤用著那溫柔地嗓音叫她起身,她依稀看見齊雋澤伸出手拉她起身,她好像聞見齊雋澤身上那特有的清香。
「瓜小紀,妳別哭了。」齊雋澤站在離她約三公分的距離前,他鬆開了抓住瓜小紀的那只手。
「為甚么昨天晚上你會和李予苡在一起?」瓜小紀終于戰不過自己的好奇心問了出口,隨著她顫抖著雙唇問出口的同時她也覺得自己的胸口又犯了些疼。
「她昨天晚上突然來我家說有些事要跟我說,她說是急事,她來的時候我在洗澡,是我媽放她進來的。」齊雋澤解釋,他還以為是些甚么事兒呢,沒想到就這小事情而已,用得著哭的這么賣力不?
「那她為甚么會知道你手機的解鎖密碼?你手機如果要接聽的話不也要先解碼嗎?你為甚么肯她接你電話還知道你的密碼?」瓜小紀這就問罪了,劈哩啪啦的就把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全問了,她可知道齊雋澤手機有鎖屏密碼啊,每次要他告訴她,他怎么樣都不肯呢,怎么李予苡就知道?
齊雋澤蹙起眉,「我不知道她知道我的密碼。」
「我不管!為甚么你們之間變得這么好?」瓜小紀耍賴的功夫可就拿了出來,她一想起昨晚她打給他接起來的卻是別的女生時她真的瞬間就飆淚了,「你明明就是我的!明明就是我的啊!為甚么別人都要跟我搶!」
瓜小紀這一吼是吼的很大聲,吼的讓齊雋澤一時之間愣了,有些不知該怎么反應,他微張開了薄唇,他的心就好像漏跳了一拍似地,好慌亂,好不知所措。
「瓜小紀,妳不要任性了,妳要是再任性我真的——」
齊雋澤還沒來得及說完,瓜小紀就搶在他前面又開了口,蠻橫的有些過了頭,「那你跟我說你的手機密碼!」
「妳真的要知道?」齊雋澤沒有難得沒有動怒,薄唇一抿,露出一抹邪魅地笑,「那我有一個交換條件。」
「什——」瓜小紀還沒有說完,倏地,她忽然感覺她的手腕被一只大掌握住,她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她就被一股力道給拉了過去。
她以為自己會撞進齊雋澤的胸膛,但力道卻被他拿捏的恰到好處,在她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她聽見他在她耳邊低語:「閉上眼睛。」
而下一秒她還沒搞清楚狀況的當下,她的下巴已經被人霸道地勾了起來,齊雋澤的俊臉就這么硬生生地撞進了她的眼眸里,她感覺到自己的雙唇一陣冰涼襲來,而他的另一只手環著她的腰間,他就像抓準了力道似地把她往前一弄,使得她的上身就這么貼著他的胸膛。
他并沒有就這樣放過瓜小紀,正當瓜小紀以為這只是蜻蜓點水一番的吻要結束時,他忽地撬開了她的貝齒,他就這么直接地把舌頭伸了進去吸吮屬于她的那份甜美空氣。
直到瓜小紀都快要缺氧時,齊雋澤才放開她。
「你、你、你——」瓜小紀這時顯得特別口吃,別說她的臉頰有多紅好了,就連耳朵也都紅透了,根本就是面紅耳赤,樣子是特別嬌羞。
齊雋澤倒顯得挺悠哉地,看那樣子還根本就看不出剛才是做了哪些壞事,「瓜小紀,這是妳自找的。」
「妳就聽清楚了,我只說一遍,」齊雋澤手插口袋,薄唇又是一勾,看上去是特別性感,「我的密碼,是妳的生日。」
齊雋澤說完就酷酷地走了,而他的笑容是徹底的笑進了瓜小紀的腦袋里了,一波一波地重覆,她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雙唇,她愣在原地,久久沒有移動。
她的心不斷地怦然跳著,不停地悸動,她忽然覺得自己心里頭那陣陰霾全數瞬間掃去,只剩下了一種甜甜地滋味,那種感覺,特別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060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